陆法医在上 第86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元朗的胸口剧烈起伏,他瞪着黎万海,但三个人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再动。

陆离叹了一口气:“你果然是个理想主义,以为形成制衡就可以掌控局面,但是你错了,黎万海……”

黎万海怔怔地看着陆离,他才意识到此刻陆离脸上无所畏惧,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制衡,只要陆离不怕死,自己就必死无疑。

*

俞安雨还在狂奔上楼,两声枪响接连响起,他心口一沉,推开安全通道的防火门,朝着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病房跑去,听到枪响的护士捂着头蹲在走廊的长椅旁。

俞安雨推开病房的门,病房里没有灯,窗外是一轮圆月,月光从窗户洒进病房,站在窗前那个纤细却挺拔的人影回过头来,他白色的衬衫上是喷射状的血迹,白皙的脸上也有几道血迹,看到站在门口的俞安雨,垂下的手才松了力气,手枪应声落地。

元朗还跪在地上浑身止不住颤抖,被击碎的顶灯碎片洒落一床,靠坐在床头的黎万海双目圆睁,还保留着生命最后一刻恐惧的神情。

陆离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温柔的月光如水般倾泻而下,几乎是瞬间安抚了俞安雨,所有的紧张、不安、恐惧通通都烟消云散。

陆离嘴唇轻启,声音依旧温柔:“来了。”

俞安雨牵了牵嘴角,柔声答应道:“嗯,回家吧。”

*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

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

-【正文完】-

--------------------

正文完结啦~

感谢一直以来陪伴着我的宝贝们♂

我以为正文写完会有很多想说的,但是爆字数让我心力交瘁那就留到写完番外的时候再说吧

过两天想好魏顾单篇的文案就会发出来,会在当天作话里提醒大家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多多支持呀♂

然后关于番外,到关站还有十几天,会坚持写番外陪大家到最后一天的~

目前已经确定的番外:

1.方叶平行时空he线的故事

2.崽崽和离离高中时候的故事

3.齐哥的故事

大家还有其他想看的番外都可以在评论区回复告诉我哦~

第167章 【番外齐一慈篇】绿茶精的处世之道1

正午十二点,齐骥准时敲开齐一慈的房门,声势震天走到齐一慈的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嘀”的一声响,空调上的温度数字消失,扇叶缓缓合上,齐一慈猛地睁开双眼,就迎上了齐骥威严的目光。

见齐一慈醒了,齐骥就开始了他的表演:“哎呦,几点钟了,几点钟了?啊!一天天的加班加班,难得休息一天,你看你在床上这一躺,是不是一天就过去一半了?”

齐一慈揉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这个呵欠感染力太强,以至于刚还在数落齐一慈的齐骥也不由自主跟着打了个呵欠,打完呵欠,老爷子就炸毛了:“呀!你看看!把你的懒病都传染给我了!”

齐一慈坏笑着翻身下床,溜进了卫生间,齐骥提醒他:“快点儿,出来吃饭了!”

*

父子俩吃着午饭,齐一慈给老爷子汇报:“爸,我晚上不回来吃饭,一会儿要和同事去音乐节。”

老爷子双眼一亮:“女同事?”

齐一慈夹了块红烧牛肉送进嘴里,口齿不清地纠正齐骥:“一群同事,男女都有。”

齐骥一脸嫌弃:“一天就知道和你那些同事泡在一起,天天加班还没看烦?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也不想着赶紧找个姑娘谈个恋爱。”

齐一慈咽下牛肉,一点不避讳这个话题,反客为主:“老齐,请你反省一下你自己,我每天辛辛苦苦上班,上哪儿找姑娘谈恋爱?你这当爹的也不操心一下?参加同学会的时候,你那些同学的女儿,你不想着给我介绍介绍?你一天天跳广场舞,认识那么多叔叔阿姨,他们家没女儿没侄女? 你不去和他们勾兑勾兑?看着儿子一把年纪了,你不着急啊?嘴上就知道催我,自己一点行动也没有?别人家的爸爸妈妈,就算交际圈实在是窄,还知道去相亲角给自己孩子相一个,反观你自己,要有这时间,不是和你那些老兄弟去山里钓鱼去了?”

老爷子有些心虚:“你、你、你……”

“我我我、我怎么我?我拿不出手是不是?噢,合着说我这张脸,遗传了你的帅气我妈的温柔都是骗我的是吧?”

老爷子刚想开口,齐一慈就先一步堵他:“当年高考完了填志愿,你给我说警察好,让我当警察,惩恶扬善、除暴安良,啊,那你倒是这么出去夸夸我给我找个女朋友呀!还嫌我加班,是我想加班的吗?我想的吗?这么多年了,你说你为我的终身大事有做过一点努力吗?有推给我一个微信,有安排过一次相亲吗?你没有,你根本就不在乎你儿子,你只在乎明天天气好不好,适不适合去山里钓鱼。”

被齐一慈一波反套路,齐骥哑口无言,默默吃菜,半晌,才有些干瘪地开口:“我、我下次留意一下……”

齐一慈强忍住笑意,给老爷子夹了一块土豆,假意递台阶:“爸,我没怪你,我妈走得早,我们俩糙汉这么多年不也过来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你也知道,我工作忙,确实没时间,就算你给我介绍了,说不定我工作起来,人就消失了,也不一定有姑娘受得了。”

齐骥小声嘟囔:“那也可以试试嘛,现在的小姑娘都懂事独立得很,又不是没了你不能活。”

“那你就多留意一下,赶紧给我安排一个。”齐一慈笑出一排白牙,强调道,“记得给人姑娘说清楚,我是个刑警,工作来了随时可能消失,陪她吃饭逛街看电影的时候,来了案子可能会把她丢下出现场,她发的消息我不一定能及时回……”

“哎行了行了,和你谈恋爱和丧偶有什么区别?”老爷子夹了一筷子的清炒空心菜塞进齐一慈的碗里,试图堵住齐一慈的嘴,最后总结,“活该你单身!”

*

托陆离的福,齐一慈带着刑侦二队加班了整整两个星期,收集了黎万海作为A网运营者,长期和李锦奕以开传媒公司孵化网红为名,主导权色交易,使用非法手段获取他人隐私进行威胁,以此谋取更多利益,和祝恒嘉合作制作雪砂贩卖,并参与策划了利用雪砂迷奸女孩拍摄私密视频进行盈利,策划了多起恶性蓄意杀人并伪装成意外的上百份证据,随着那个大黑客island攻破A网的里网,黎万海的罪行进一步得到坐实。

而风暴中心的陆主任和俞队双双喜提停职调查,说是停职调查,倒没有一点要严肃处理两人的意思,整个市局一路保驾护航,愣是把陆离抢了俞安雨的枪、放走裴松南、亲手崩了黎万海这几件事给合理化了,连市局最大的内鬼元朗也在证词中提到,陆离避免和裴松南的正面冲突,放走裴松南是当下最优做法。虽然对于陆离和黎万海究竟谁先开枪的问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黎万海先开枪,但在最后那一刻,黎万海的确是用枪指着元朗并且最终开枪了,陆离的开枪最终判定只会是无过失。只是证据提交上去,流程得走,两个人借着这个机会就当给自己放了个长假。

俞队愣是把这停职调查过成了蜜月,每天在群里花式晒老婆,每天吃吃喝喝,烈日当空也拦不住他们出去玩的脚步去深山寻古寺拜菩萨,去海边吃西瓜晒太阳,去湖畔露营看星星,俞队巴不得一日三餐都拍照打卡炫耀,得亏他们不能离开市区,不然他们这蜜月能度到国外去。

*

齐一慈开着车,大老远就看到宋越和汪月正站在路边,宋越撑着遮阳伞将汪月护在阴凉里,肩膀上斜挎着汪月的小挎包,本就袖珍的小草莓挎包挂在宋越的身上让他看起来有种莫名的萌感,他一手撑伞,一手提着咖啡打包袋,汪月举着手持风扇,手动摆风,让自己和宋越都能吹到。

看到打灯靠边的齐一慈,两人如见救世主,拉开后座车门上了车,宋越就笑嘻嘻给齐一慈问好:“齐哥好!”

“好好好,”齐一慈答应着宋越,扫了一眼后视镜,松了脚下的刹车,又吩咐汪月,“月月,你给兰法医发个消息,给她说我们十分钟到她楼下。”

“噢噢,好!”汪月连忙给兰希发了微信。

沉迷度蜜月的俞队总算是想起了在市局为他们两口子日夜操劳加班的大家,在陈局三令五申不准私下拉小群的警告下顶风作案,把刑侦两个队和法医室的人都拉了进来,壕气十足地表示为了感谢大家的照顾,诚邀周末休息的同事一起去湖畔音乐节,小机灵鬼周游秒改群名为“湖畔音乐节志愿者招募群”,俞队补充,包门票和接送,群内欢呼声一片,跟着起哄的齐一慈怎么也没有想到,包接送是指包安排有车的朋友就近接送没车的朋友,齐一慈就负责接送汪月、宋越和兰希。

宋越把咖啡从打包袋里拿端出来递给齐一慈,因为涉及俞安雨,一队要回避调查,宋越迫不及待问齐一慈:“齐哥,我听说你们不是已经把证据提上去了吗?老大和陆主任什么时候能回来?”

齐一慈抿了一口咖啡,放在扶手盒里,答道:“快了吧,最快可能下周三就能回来了。”

宋越点点头,又追问:“话说,齐哥,你说那个island,裴松南到底给了他多少钱啊?黎万海都死了,还要把A网拿下,也得亏他出手,公开了里网,还公布了运营者的身份,把黎万海锤得死死的。”

齐一慈挑眉,语气格外神秘:“要听八卦吗?”

后排两人一听到八卦,立刻竖起小耳朵俯身向前,齐一慈悠悠地开口:“不是裴松南。”

“什么不是裴松南?”

“island的雇主,不是裴松南。”

“那是谁?你不会想说是我们老大吧?”宋越瞪大双眼。

齐一慈一本正经:“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厉害的黑客,他可能属于国家呢?”

“卧槽!”宋越细思恐极,“原来是这样!这么牛逼!”

齐一慈点头,笑眯眯地说:“还是牟队亲自写邮件发给他求助的呢……”

看着齐一慈努力憋笑的模样,宋越和汪月立马意识到又被齐一慈诓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八卦!宋越气呼呼地抗议:“呀!齐哥!”

齐一慈大笑起来,努力扶着方向盘,肩膀止不住地抖动,艰难地强忍着笑意,用标准的中学生朗读英语课文的语气补充道:“Dear Island……”

“呀!齐哥!你赶紧闭嘴吧!”宋越狂翻白眼,听着齐一慈回荡在车厢里的嘲笑声,恨自己太天真,他就是信七月半的鬼,也不该信齐一慈的嘴。

*

车开到兰希家楼下,兰希已经早早地等在路边了,她戴着一顶宽檐牛仔帽,宽松的米色麻布短袖衬衫下搭牛仔短裙,斜挎包上的流苏元素锦上添花,点缀了简单的服饰,一双西部牛仔靴衬得她的腿又白又长,往路边一站,妥妥的回头率百分之百的大美女。

宋越放下车窗,示意让兰希坐副驾驶座,嘴甜地夸她:“兰法医今天好漂亮!”

兰希笑着拉开车门上了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有些不好意思:“我抄的作业啦,我第一次参加音乐节,在小红书搜的‘音乐节穿搭’,太热辣的我不配,刚好家里有这些单品,就搭在一起了,刚才站在路边等你们,被路人看到好羞耻哈哈哈!”

“才不羞耻!超好看!对不对,齐哥!”汪月赶紧向齐一慈寻求认可。

齐一慈连忙附和:“对对,好看,他们看你,当然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啦!”

--------------------

我永远喜欢齐一慈!!

第168章 【番外齐一慈篇】绿茶精的处世之道2

齐一慈一行人到停车场时俞队夫夫已经早早到了,齐一慈敏锐地发现他们俩穿的是情侣装,明明是同款白色短袖衬衫,俞安雨和陆离却穿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俞安雨的墨镜被他推到头顶,白色T恤外搭敞开的白色短袖衬衫,大大方方露出手臂上的医用纱布,倒是一点没有伤员的狼狈,下身穿着黑色的短裤,踩着皮凉鞋,休闲随性,和平日里规规矩矩的俞队判若两人;陆离则是常规穿法,扣子扣得严严实实,扎在卡其色的九分休闲裤里,脚上也踩着俞队同款的皮凉鞋,相比俞安雨是更规矩的装扮。

两人的体型差和风格的差异让其他人几乎没有察觉到,这对狗男男正在暗怂怂地秀恩爱。

齐一慈只恨自己太敏锐,独自端起这一大碗狗粮,既哀怨又嫌弃,把俞安雨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指指点点道:“又开始膈应兄弟了是吧?”

俞安雨朝齐一慈挑挑眉,自己的小心思被齐一慈发现了,暗地里还有些得意,没有狡辩,反倒是指着他们手里端的咖啡,恶人先告状:“怎么没给我们买?”

齐一慈笑嘻嘻地搂过俞安雨的肩膀,茶里茶气地开了口:“雨哥哥想喝可以喝我的,就是……陆主任看到我们喝同一杯咖啡,不会生气吧?”

俞安雨拳头都听硬了,咬牙切齿道:“你不恶心人会死是不是?滚滚滚,你不嫌热啊!”说着把齐一慈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扒拉下来。

反正这俩兄弟,危难前一致对外,安逸时互相添堵,这基操大家都见怪不怪了,大家显然更关心陆主任,围着陆离嘘寒问暖。段恩祈的事情之后,陆离好像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好像隔在他和大家之间那堵无形的墙被某种力量打破了,大家才终于切切实实走近了他,而他也切切实实给出了回应。

汪月从她的草莓斜挎包里取出一瓶分装的驱蚊水,对兰希和陆离说:“希姐,陆主任,你们站好,我给你们喷点驱蚊水!上次我去音乐节,被毒蚊子咬了好大一个包!”

这是血的教训,兰希和陆离都不敢怠慢,站得笔直等着汪月给他们喷驱蚊水,汪月一边给他们喷,一边招呼在旁边打闹的两位领导和吃瓜看戏的小周同学:“老大、齐哥、小周,你们也快过来,我给你们喷点驱蚊水!”

俞安雨一转头,就看见老婆大人正乖乖站着让汪月喷了驱蚊水,也一把推开齐一慈,凑了过来,齐一慈才回想起上次露营买的驱蚊贴还在车上,忙说:“我车上还有驱蚊贴!也贴上,双管齐下,看还有没有蚊子敢靠近我们!”

齐一慈取了驱蚊贴分发给大家,俞安雨接过驱蚊贴,很自然的就蹲下身,撕了一张小小的笑脸图案的驱蚊贴,贴在了陆离的裤脚,陆离自然地垂着手玩俞安雨的头发,俞安雨就由着陆离使坏,陆离小声提醒他:“你问问屿柠到哪儿了。”

兰希和汪月都穿着短裙,虽然在裙摆上贴了驱蚊贴,但大长腿完全暴露在外,但又不方便蹲下,宋越已经懂事地蹲下把驱蚊贴贴在汪月的帆布鞋外侧了,兰希的视线不经意间就和齐一慈对上了,兰希很自然地朝齐一慈笑了笑,说:“谢谢齐队的驱蚊贴呀!”

“嗳?”齐一慈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顺势问兰希,“我给你靴子上也贴一张吧,不然一会儿腿被咬了,像月月上次那样肿老大一个包。”

兰希的脸瞬间就红了,连忙摆手:“不用不用,这怎么好意思……”兰希还没说完,齐一慈已经蹲下了,兰希的腿很细,西部牛仔靴的靴筒宽大,就衬得腿更细了,齐一慈撕了一张驱蚊贴,很贴心地贴在了靴筒的内侧的顶端,心机地将驱蚊贴藏了起来,这样既不影响美观,又能达到驱蚊的功效。

齐一慈的动作堪称迅速,蹲下站起时视线都很绅士的偏开了,直到齐一慈站起来,视线和俞安雨对上,才看到俞安雨一脸暧昧的坏笑,齐一慈翻了个白眼,又给他竖了个中指。

*

得亏俞安雨和黄屿柠约定的时间比和局里同事约定的时间早一个小时,这些警察一个比一个守时,不仅守时,还要提前,黄屿柠按时到达竟然算是晚到的,他到的时候牟言已经到了。黄屿柠大老远就看到他哥的新大G,一脚油门就轰了过去。

一辆光洁如新的迈阿密蓝敞篷保时捷718停在众人面前,黄屿柠甜甜地叫了俞安雨一声:“哥!”

众人都随着声音转过头看向黄屿柠,俞安雨的表情有些复杂,对这个用力过猛适得其反的弟弟有些无语,盯着黄屿柠看了半天才问他:“你有病吗?这个天气开敞篷车?”

黄屿柠有点委屈,嘟嘟囔囔:“音乐节不也是在室外吗,为什么不可以开敞篷车?我还专门去洗了个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