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87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俞安雨懒得理他,敷衍地翘了翘食指:“滚那边去停,别停我旁边儿。”

惨遭哥哥嫌弃的黄屿柠都准备灰溜溜地滚开了,齐一慈往旁边跨了一步,忙招呼黄屿柠:“不用呀,就停这儿呗!你这迈阿密蓝有点好看耶,这天气这背景,妥妥出片儿啊!弟弟,停进车位前,要不先借给我们家小姑娘拍几张?”

刚还很失落的黄屿柠双眼一亮:“好呀!”

汪月也满眼放光,跟着她齐哥附和道:“真的吗!我可以拥有吗?”

黄屿柠笑嘻嘻地答道:“当然可以呀!随便拍!”

齐一慈环视了一周,指了指另一边空地,很是满意:“去那儿拍吧,后面还有棵树,天上还有一片云,有点儿味道了。”

黄屿柠听话地飙了过去,又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树下,停好立马下车让位,恭恭敬敬邀请汪月来摆拍,就屁颠屁颠地踱到牟队身边去了。

汪月拽住兰希,叫上梁圆圆,语气里难掩兴奋:“希姐!圆圆姐!我给你们拍!”

兰希有点害羞,让汪月拽着往树下带,嘴上却是在打退堂鼓:“我就算了吧,我给你们拍……”

齐一慈也跟上她们,鼓励道:“都拍都拍,难得天气好,又有这么帅的车,加上你们仨今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当记录一下生活嘛!”

宋越也跟上,点头说:“对,我帮你们拿包,咖啡也给我吧!”

汪月毫不客气地把手里的咖啡塞进宋越手里,齐一慈也朝兰希伸出手,兰希犹豫了片刻,还是听话地把咖啡递给了齐一慈。

*

等人到齐了,三位警花凹造型摆拍够了,俞安雨才勉强接受了让这辆在夏天只有傻子才开的敞篷车停在他的宝贝大G旁边。

他们比不得那些狂热的粉丝,等他们进场,舞台前已经有很多人了,他们只能在外围凑热闹,除陆主任这种自愿举手返程当司机的朋友,和俞队这种耍赖皮说他的车已经有司机就不参与惩罚游戏的朋友,剩下的人各凭本事,划拳输了的“自愿”滴酒不沾负责送其他人回家,获胜者则可以举着冰啤酒快乐干杯。

齐一慈也自愿举手放弃快乐水,兰希悄悄凑到他耳边耳语:“齐队,你放心的话,回去可以我来开。”

汪月也说:“齐哥,我不喝酒,也可以帮你开回去。”

齐一慈很欣慰,朝她们摇摇头,又抬了抬下巴示意俞安雨,解释道:“老俞现在还在停职中,才敢这么喝,案子要来了都得我来处理,我就不喝啦。”

明白齐队的用意,有几位觉悟高的同志也自觉退出了游戏,但并没有人因此觉得扫兴,警察这个工作就是这样,时刻在待命,总有些东西要酌情放弃,但也要苦中作乐。喝酒的人开怀畅饮,喝饮料的人也能一起说说笑笑,刑侦一队和二队其乐融融,好像一开始就没有任何隔阂,哪怕杯子里是不同的液体,干杯之后,那些误会也都一笔勾销,而齐一慈当然知道,俞安雨这么做的用意,哪怕他们之前没有就这个突如其来的小活动交流过半个字,也能懂彼此的心意,因为他们是朝夕相处了十年的搭档。

*

天色暗了了下来,气温也随之降了下来,音乐节到了尾声,现场气氛却越发高涨,大家跟着台上的歌手一起唱着,欢呼、尖叫、鼓掌,卖力地互动,好像融入到了这个环境,所有人都可以轻易拉近彼此的距离。

主持人在台上介绍音乐节最后一组重量级嘉宾即将登场,是圈子里炙手可热的乐队眠鲸,全场都在欢呼尖叫,汪月踮着脚想要看清舞台,无奈在最后排,人墙太过结实,汪月有些沮丧地放弃了挣扎,转过头委屈巴巴地望向宋越,宋越立刻懂事蹲下,汪月就乐呵呵地骑上了他的肩膀,宋越缓缓站起身来,汪月总算看清楚了舞台,也兴奋地尖叫起来。

后排的情侣们看到汪月的操作纷纷效仿,看出陆离眼里的跃跃欲试,俞安雨也干脆地蹲了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朝陆离挑眉:“我不允许我老婆没有!”

齐一慈转头看向兰希,兰希笑眯眯的看着大家闹腾,像个矜持的大家长,果然在这个环境就是容易让人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齐一慈弯腰凑到兰希耳边,小声问她:“兰法医想要吗?我愿意贡献我的肩膀哦。”

兰希转过头有些惊讶地望向齐一慈,苦笑道:“谢谢齐队的美意,但是我穿的裙子啦……”话音刚落,另一边就响起了梁圆圆的尖叫声,冷星宇一左一右,肩膀上扛着梁圆圆和周游也站了起来,其他人都在旁边欢呼起哄。

齐一慈皱了皱眉,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强调:“我单肩应该也可以。”

兰希愣了一下,没再拒绝,而是害羞地点了点头,小声地说:“可是我昨晚吃了火锅,今早起来长了两斤……”

齐一慈乐了,蹲下身来,说:“那让我感受一下?”

兰希小心翼翼地靠坐在齐一慈的肩膀和手臂上,齐一慈只说了一句:“抓住啦。”便慢慢站了起来。

伴随着眠鲸出场,全场疯狂尖叫,兰希的尖叫声淹没其中,但齐一慈能够感觉到,她扶着自己脖子的手触感冰凉,突然一紧,却也没敢太用力。

兰希稳稳地坐在齐一慈的肩膀上,看着舞台上的眠鲸领着全场大合唱,心情格外舒畅。

明明周围声音嘈杂,但兰希还是听清楚了齐一慈对自己说了什么。

齐一慈说:“羡慕俞队,能有自己的专属法医。”

兰希的心跳突然就加快了,她犹豫了两秒,才轻声回答他:“你也可以有哦。”

--------------------

久等啦久等啦~

齐哥番外结束

我!永远!喜欢!齐!一!慈!(超大声)

第169章 【番外高中篇】心动

白云一中一年一度的篮球比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高二一班和三班的比赛已进入白热化阶段,双方主力得分手都在疯狂抢分,快节奏的攻防不只让场上的选手精神振奋,场下观众的情绪也随之格外高涨,两个班的拉拉队都在卖力呐喊助威,连远在教学楼的教室也能依稀听到尖叫声。

但那声音太过缥缈,连同此刻在篮球场正在发生的一切,都好像在另一个时空,那些沸腾着的青春热血早就不在陆离的身上流淌了,他就像一潭死水,不会为任何事情泛起波澜。

教室里只有陆离一个人,他坐在最后排的角落里做着数学试卷,平日里一小时就能写完的试卷,今天快四十分钟了,才刚做完填空题,做题的思路也混乱,好几次都是算出答案觉得不对劲,回溯解题过程,才意识到竟然会粗心地算错最简单的加减法,看漏最关键的小数点。

陆离将试卷翻了过来,看着简答题下方的大片空白,手里的笔仿佛有千斤重,怎么也提不起来了,心里空落落的,明明自己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期待了,那失落感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俞安雨从今早就表现得极度亢奋,因为下午是和三班的生死战,他特意选了一双限量款篮球鞋,似乎还特意理了头发,连手指甲都修剪得干干净净,以最高的礼仪迎接今天的胜利。

平日里不是睡觉就是趴在桌子上盯着自己的俞安雨,今天一直埋头在微信群里和队友们讨论下午的战术,时不时在草稿纸上画个进攻示意图拍下来发群里,还向班主任申请了下午第二节课去热身,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声一响,他就呼朋引伴争分夺秒冲向篮球场了。

这样想来,自己已经两个小时没有看到俞安雨了,真奇怪,平时被俞安雨缠着的时候,自己都能视而不见,他今天不过是没有在自己耳边聒噪,怎么就不习惯了?

陆离很清楚,俞安雨是被溺爱着长大的小孩,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向来只有追着他、喜欢他的人,所以他从来没有见过像自己这样对他没有兴趣的人,他对自己的感情应该也谈不上喜欢,只是因为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自己从不迎合讨好他,所以他才会对自己有一种莫名的征服欲,那些越界的亲密举动,是他在向自己示威罢了,而那些笨拙又奇怪的示好,无非是想要逗自己笑出来他想要自己的情绪鲜活,只是为了证明他魅力无边。

遗憾的是在父母离世之后,自己就笑不出来了,这个世界逼自己接受的现实已经足够残忍,保持情绪不波动已经是折中后的选择了。也是在父母离世后,陆离才明白,不是所有善意都得照单全收,更无需因此给出任何回应,在这个世界上,付出和回报本就不成正比,那不然父母一生救死扶伤,怎么会不得善终呢?

所以俞安雨付出的任何,自己都不需要回应,也无需愧疚。

陆离正盯着试卷出神,下课铃声便响了起来,原本安静的教学楼也喧闹了起来。陆离闭上眼,嘈杂的背景音唤醒了相似的记忆,整天一门心思在篮球比赛上的俞安雨,在抱着篮球走出教室前,分明是对自己说话了。

他说:“今天记得来看我比赛。”

可自己又没有答应他,也都是自己的选择,为什么会像是没能去赴一个自己满心期待的约会,而感到不甘呢。

*

陆离睁开眼,撑着桌面站起身来,刚走到门口,隔壁班的几个女生就从他面前走过,快步朝着楼梯间走去,她们的说话声也传了过来。

“什么情况?怎么打起来了?”

“不知道啊!”

“我听说俞安雨被送进医务室了……”

“嗯,说是俞安雨在医务室,吴柯好像伤得有点重,田老师送他去医院了。”

陆离站在原地,突然有些晕眩,他抬手扶住门框,女生们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尾音淹没在嘈杂的人声中,再无法辨别。

*

陆离狂奔到医务室时,医务室门口还三三两两聚集着一些人,有一班的,也有其他班的,站在门口的女生正犹豫要不要敲门,其他人都默不作声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她做了一番心理斗争,还是抬起手敲了敲门,细声细气地开口:“俞安雨,你还好吗……”

女生的话音刚落,里面就传来俞安雨的咆哮声:“滚!”

其他人都吓得一抖,但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意料之中”,站在门口的女生瘪了瘪嘴,转头看站在身边陪同的女生,两个女生视线对上,默契地摇了摇头,退开了。

陆离舒了一口气,走到医务室门口敲了敲门,还没张嘴,里面就传来俞安雨的声音:“滚啊!听不懂人话是不是!不要来烦我!”

“我是陆离。”陆离的声音并不大,里面并没有第一时间传来俞安雨暴躁的拒绝声,过了好几秒,才传来比起刚才平静许多的声音:“你来干什么?你也回教室去吧。”

陆离反问他:“你确定吗?”

周围静得出奇,陆离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底气,话说出口了,才意识到自己的未免太自负了。

好像已经不需要等俞安雨回答了,陆离垂下眼,刚转过身,就看到围观众人惊讶的神情,手腕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陆离仓促的回过头,视线就和俞安雨对上了,热度从手腕蔓延开来,好像眨眼间就暖到了耳尖。

俞安雨只是淡淡说了句:“你们都回去吧。”便将陆离往医务室里一带,又重新关上了门。

*

门被俞安雨重重关上,他的手还保持着扶在门上的动作,另一只手紧紧握着陆离的手腕,把陆离圈在他和门之间这个逼仄的空间里。

陆离仰头看他,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脸上没有伤,又低头查看俞安雨裸露出来的四肢,确认他还完好无损,这才松了一口气。

“呵,陆离,我比赛你不来看,听说我被老师关在医务室,就来看我的笑话来了?”俞安雨的话中带刺,字里行间都是对陆离没有去看他比赛的不满。

确认俞安雨的确没有受伤,陆离这才彻底放下心来,抬眼看俞安雨,微微皱了皱眉,小声辩解:“我没有。”

许是没有料到陆离会解释,俞安雨愣在原地几秒,才回过神来,嘴上还在硬撑:“那、那你来干嘛的?”

陆离突然有些委屈,是啊,他能来干嘛?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听人说俞安雨受伤了在医务室,就狂奔过来,结果只是一个乌龙,可就算俞安雨真的受伤了,和他能有什么关系?这样想着,陆离赌气地想要抽回被俞安雨握着的手,俞安雨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反倒是加重了力度。

陆离瞪着俞安雨,警告他:“放手。”

“不放!”俞安雨一吼,像是用内力打通了任督二脉,突然回过神来,“你是不是在担心我,听说我在医务室,你以为我受伤了?”

“我没有。”被俞安雨猜中心思,陆离矢口否认,这个傻富二代平时说的话做的事都不太聪明,今天倒是格外敏锐。

“你就是担心我!那你为什么不来看我比赛!”俞安雨也闹起脾气质问起陆离来。

陆离强硬地挣开俞安雨的钳制,也浑了:“你怎么样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来看你比赛?”

“怎么不关你的事了!”俞安雨提高音量,“要是你看不到,我练这么久的灌篮有什么意义?我想在你面前耍帅,昨天还特意理了发,剪了指甲,我到底要怎样做你才能看看我,才能喜欢我!”

陆离呆呆地望着眼前发着火的俞安雨,就在刚才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眼前是一只正在闹脾气的大狗,得给他顺顺毛,安抚一下他才行。待陆离回过神来的时候,手已经在揉俞安雨的头发了,俞安雨显然也是被陆离这个举动惊到了,陆离连忙握住拳头收回手,转身想要逃走,腰却被俞安雨一把搂住了,他温热的胸膛也贴了上来。

俞安雨才打了球,汗涔涔的,陆离却意外的没有嫌弃,他的心跳突然就加快了,像是被人抽走了力气,只能由着俞安雨从后面抱着他。

“陆离,你是不是,有一点喜欢我了?”俞安雨的声音在耳边,比起询问,更像是在撒娇。

“我……”

“不要说你没有,”俞安雨怕陆离又否认,把脸埋在陆离的颈边,委屈道,“喜欢我一下怎么了,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啊!”

陆离抿着嘴唇,不可否认的是,被俞安雨圈在怀里的感觉很好,虽然迟了些,但他还是来赴了这场约,收获了内心期待的所有愉悦。

陆离放松下来,由着俞安雨把自己箍得更紧一些,嘴里小声地否认:“我没有,不喜欢你。”

--------------------

抱歉久等啦~今早实在是太困了没有码♂明天的更新应该也是晚上~

假期就会恢复到白天啦~也会发魏顾单篇文案~

然后然后,高中的崽崽和离离也好乖啊~

第170章 【番外高中篇】奖励1

高三似乎是在眨眼间过完的,但每一个熬夜学习的夜晚都那么真实,俞安雨的确是尽全力了,他努力到柳婉婉苦口婆心劝他不用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毕竟他们家家底足够殷实,养一个废物也没有关系,但俞安雨可不干,他必须得考上警校当警察,这样陆离就会对他刮目相看。

皇天不负有心人,成绩垫底了这么多年的俞安雨,愣是在陆离的规划下,一步步从总分两三百分,到专科线再到本科线,高考更是超常发挥,超过去年警校录取分数线三十多分,收到录取通知书也只是时间问题。

陆离高考发挥失常,虽然超过重本线大几十分,进C市医大绰绰有余,但临床医学似乎有点悬,与其被调剂到不确定的专业,不如自己选择,陆离索性将第一志愿改成了法医学,俞安雨因祸得福,自己考上警校,陆离考进医学院读法医学,等他们毕业了能够一起进入公安系统,说不定能在一个公安局里工作,俞安雨想想就开心,做梦都能笑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