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1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陆法医在上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简介:《关于俞队是妻管严这件事》,刑警队长x法医主任

原创小说 - BL - 连载 - 正剧

现代 - HE - 刑侦 - 1v1

大长篇

文案1.0

一个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刑侦队长,转身只会老婆贴贴。

一个是公事公办不近人情的法医主任,回家却要老公抱抱。

文案2.0

俞安雨天生就是做警察的料,一身正气,嫉恶如仇,他热忱、勇敢,尊重生命,尊重真相,热爱这个世界。

陆离不是做法医的料,除了聪明的脑瓜子和漂亮的皮囊,一无是处,他不热爱工作,不慈悲,没有同理心,对伸张正义毫无兴趣,他只爱俞安雨,连带对这个世界的情感,不过是爱屋及乌。

是俞安雨将陆离从深渊中带回人间,所以,陆离决定为俞安雨而活。

关于本文的立意,当然是:相信科学!相信正义!相信天理!

架空的设定,所以职级什么的,以及过于专业的刑侦知识的大家就不要深究了,感恩!

第1章 001

“……屋内没有打斗痕迹,物品也没有明显的翻动痕迹,门锁没有被撬,物证比对了遗书的字迹,是本人写的,虽然自杀的方式壮烈了一些,但是初步看来,确实是自杀。”齐一慈站在俞安雨的身边,小声地向俞安雨汇报。

俞安雨听完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站在一旁的派出所片警不敢吱声,刚中队长被训得狗血淋头的模样还历历在目,他倒是借着带市局漂亮警花去物业管理查看监控为由溜之大吉了,留自己独自面对这两尊市局的大佛。

“俞队!”宋越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俞安雨身边的齐一慈,又叫了声:“齐队!”

见宋越回来了,俞安雨开口询问:“小宋,小区监控那边有什么发现?”

宋越把手里的一叠材料递给俞安雨,俞安雨一边翻看,一边听宋越汇报:“我们核实了小区近三天的监控,死者24号晚上十一点二十三分进入小区大门,小区道路监控及天眼还原了死者回家的路径,是正常回家的路,电梯里的监控显示,他的神色没有异常。这里有从23号开始进出小区大门使用指纹开锁的记录,虽然不排除多人同行导致未留下记录的可能,但是结合监控看来,死者确实在24号晚上回家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宋越的汇报和他们刚来时派出所片警的汇报情况一致,虽然舆情控制上处理得一塌糊涂,但是基础信息的传递没有错,俞安雨也没有看旁边唯唯诺诺的片警,顺手把手里的材料递给齐一慈,问他:“法医确定死亡时间了吗?”

俞安雨说着自然地回过头望向卧室的方向,陆离没有穿法医白大褂,白色的衬衫扎在卡其色休闲西裤里,看起来纤细白净,俞安雨嘴角不自觉地翘了翘,陆离靠在书桌旁,左手撑着书桌,右手正在指挥法医助理孙瑜。

俞安雨朝着卧室走去,卧室里弥漫着血腥味,一米八的大床中间躺着男性死者,血从他的腹部一直蔓延到床单上,在床上绽出一朵暗黑色的玫瑰。

俞安雨抽了抽鼻子,问陆离:“陆主任,死亡时间能确定吗?”

“尸僵已经开始缓解,目测死亡时间超过24小时,死者身上有些异常的伤痕,都是生前伤,但都不致死,详细情况回局里解剖了才清楚。”陆离看也没有看俞安雨,俞安雨抬了抬眉毛,转过头看向陆离,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陆离的脸上,他的脸白得出奇,瞳孔在阳光下呈现出更清浅的琥珀色,他的每一根睫毛都在闪闪发光,俞安雨咽了口唾沫,周一一大早就接手舆情案件的烦躁被一扫而光,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句:我老婆真好看。

回答俞安雨似乎就耗费了陆离很多力气,他无力地吩咐助理孙瑜:“先这样吧,你把他放进裹尸袋,让小宋帮你一起抬上运尸车,拉回局里再做详细尸检。”

孙瑜忙点头,关切地说:“陆主任,这里交给我吧,您快找个地儿坐下休息一会儿!”

俞安雨耳朵都竖起来了,这才意识到陆离是白,但是也不是此刻这种惨白,早上出门前吻他的时候还粉粉嫩嫩的嘴唇此刻没有一点血色,陆离不是出现场会把事情都安排给法医助理做的人,为了保证现场不会新增干扰因素,一般也不会碰现场的东西,他此刻手撑在书桌上,已经是很克制的借力行为了。俞安雨忙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陆离脸上的神情总算有了缓和,轻微地撅了撅嘴,是只有俞安雨一个人能够看到的小动作,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委屈:“没来得及吃早饭,有点低血糖,刚才一直起身子,眼前就白了。”

俞安雨瞳孔一震,有些责怪:“你怎么不跟我说?”

“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是说,你怎么不跟我说你还没吃早饭,你进办公室半个小时了都没有时间吃早饭吗?”

“你在找什么茬儿?”陆离在俞安雨发作前瞪了俞安雨一眼,俞安雨的气势就弱了几分,陆离接着解释:“吕法医通宵解剖了交警队那边的事故死者,还有些收尾工作,我帮他一起处理了好让他下班休息,所以才没来得及吃。”

“我没怪你……我是说你没来得及吃,该跟我说一声……”他轻叹一口气,说:“你先休息一下吧,我们这边情况了解得也差不多了,具体回局里再说吧。”

俞安雨走出卧室,就掏出手机拨通了汪月的电话,汪月秒接:“老大。”

“月月,你从物业出来了吗?”

“是的,刚从监控室出来,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嗯,我有别的事要你去办。”

*

目送市局的运尸车从门前开走,陆离这才舒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几步外正在和物业负责人交谈的俞安雨,站在一边的派出所中队长视线和陆离对上,忙不迭恭恭敬敬地朝陆离点了下头,看起来有些诙谐。俞安雨也察觉到了陆离的视线,下一秒停在一旁的纯黑路虎车灯闪烁了一下,伴随着短促的解锁声,俞安雨不用开口吩咐,陆离也能明白他的意思,是让自己去车上等他。

陆离也没有扭捏,远远地朝中队长颔首回礼,对一旁的孙瑜说:“走吧,我们先上车。”

陆离拉开副驾驶座车门坐了进去,早上忘记拿下车的保温杯解了燃眉之急,陆离拧开盖子喝了一口,温水入口那一刻,才总算是缓了过来,隔着车窗看俞安雨把人训得连连点头哈腰。

陆离将视线从俞安雨的身上收了回来,扫了一眼后视镜,孙瑜正在刷微博,便一边拧上保温杯盖,一边问:“小孙,现在网上情况如何?”

孙瑜刷着微博的手指没有停,有些无奈:“刚听小宋说,网警那边已经联系微博删掉了那些不实爆料,但是现在还是有很多截图在流传,‘戒同所教官被谋杀’已经上热搜了。”

*

这就是互联网的力量,一开始只是小区某个住户的日常微博,内容十分简单:救命!小区进了警车,不会是发生什么命案了吧!

配图也是随手拍的停在路边的警车,因为临时车位已经停满了,警车便大剌剌停在单元楼门前,但警车如此随意的停放却给了人曲解的空间,不需要任何佐证,提出假设就会有人附和。

就是这条普通的微博,突然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关注,评论里热议不断,新的爆料不断,整个事件在短短半个小时内被网友东拼西凑逐渐完整,那些语气笃定还有新鲜配图的爆料不断被赞上热评,很快这个“命案”的全貌就呈现在了网友面前:C市某小区内,戒同所教官在家中被杀,死相惨烈,疑似仇杀。

“戒同所”、“同性恋”、“仇杀”这些字眼都足够博人眼球,而最初接到报警的派出所没有警惕舆情发酵速度如此之快,等意识到失控才把案子报到市局的时候,词条已经上热搜了,罗局大发雷霆,一边让网警尽快处理网络舆论,一边安排了俞安雨接手这个案件。

*

不一会儿俞安雨也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坐了上来,手上端着热腾腾的关东煮,塞进陆离的手里:“喏,快吃点热的。”

陆离愣了一下,眼前的俞安雨已经收起了一身的戾气,见陆离没有反应,俞安雨语气里的关切又多了几分:“怎么了,还不舒服吗?”

陆离摇了摇头,轻声说:“没,和王队长他们工作都交接好了吗?”

俞安雨不满:“有什么好交接的,网上那些爆料都来自这个小区,IP定位他们上门抓人能有什么难度?管不住他们的嘴,连带回派出所教育一下也不会?”

看着俞安雨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陆离无奈一笑,从纸杯里抽了一串贡丸递给后座还在刷手机的孙瑜,嘴上却是在劝俞安雨:“好了好了,别生气了。”

天降贡丸,孙瑜受宠若惊,忙抽了一张纸垫在手里接着,生怕弄脏了俞队的车,托陆主任的福,孙瑜出现场都是和陆离一起坐俞队的路虎,虽然孙瑜对车不了解,但是刑侦队的小宋对混上俞队的车有着近乎疯狂的执念,这也让小孙法医对俞队的车心生敬畏,就算小宋每次都被俞队一个“滚”字打发,也锲而不舍屡败屡战。懂车的人夸起来那是一个天花乱坠,说俞队这辆是顶配的路虎卫士,开着它能上刀山下火海,在小孙法医看来最帅的覆盖整个车身的黑武士只是改装里最普通的一部分,轮毂和排气管的改装是隔壁交警支队长都专程过来哇噻的那种级别。

用小宋警官的原话来说,得亏俞队是白云镇富二代这事儿人尽皆知,不然就凭这辆车,监察委得把咱们市局门槛都踏烂。

小孙法医接过陆主任递来的贡丸串,连谢谢都说不利索了:“谢谢,谢谢陆主任。”

孙瑜才来警队时,出现场摸过尸体后,水都喝不下去,就算戴了双层手套之后又洗了手也始终迈不过那道坎,但随着给陆离做了小半年法医助理,见的多了也就麻木了。越是重案要案罗局越是会交给俞队,而越是难搞定的现场,俞队他老人家越是信不过陆主任以外的人,就像个可怕的恶性循环。托陆主任的福,他这小半年的职业生涯,已经见过很多派出所里的法医没有见过的大世面了去河里捞过巨人观,去山里拼过蠕动着蛆虫的肉块,和陆主任花了整整半天,把一堆散乱的白骨从下午拼到深夜还原出人形。见得多了,也就不矫情了,这种哥特风尸体搬完了也丝毫不影响吃贡丸的心情。

“谢谢俞队的投喂吧。”陆离回过头,系好安全带,才咬了一小口菠菜鸡蛋糕,鸡蛋鲜甜柔嫩,再搭配上混在里面的菠菜又多了几分清淡可口,在初春还有丝丝寒意的早晨的确是能够带给人慰藉了。

*

“死者详细信息出来了吗?”陆离吃完菠菜鸡蛋糕,才问俞安雨,俞安雨看着前路,随口应了声:“月月应该已经发在我手机上了,你吃完了再看。”

陆离当然不会听话,咬了一颗贡丸又把串塞回纸杯,腾出手去够俞安雨的手机,俞安雨用余光瞄了陆离一眼,气色好了很多,嘴唇也有血色了,这才由着他了。

陆离熟练的解锁了俞安雨的手机,打开了他们队的工作群,就看到了汪月发出的死者身份信息。

*

“宋罄,性别男,年龄32岁,职业……”陆离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俞安雨说,“俞队,刚才我们初步尸检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疑点。”

“哦?说说。”俞安雨淡定无比,他手扶着方向盘,随意地扫了一眼后视镜,把车切进了右转道。

“我们发现死者身上有一些异常的伤痕,集中在胸部、大腿内侧、臀部,脖子上有两道平行的红印,是被什么摩擦后产生的伤痕……”

见俞安雨沉默不语,陆离继续补充:“所以我查看了他的肛门,有撕裂的旧伤,死者可能是个sm爱好者,还是个同性恋这和他‘戒同所教官’的职业身份有点割裂,他的死,可能真的如网上所言,另有隐情。”

--------------------

第一次写刑侦,有不成熟的地方大家多多包涵呀~

会努力争取日更的!

谢谢你来看,希望你能喜欢~【土下座】

【顺便问一下各位大佬,首行缩进的字符勾选了,可是预览的时候还是没有,是预览没有还是确实没有啊~于是只能手动加空格(不太聪明的亚子),提行中间要空一排也不显示,所以加了*号,大家见谅呀】

第2章 002

刚跨进市局,就有负责接待的女警过来给俞安雨打招呼,说是宋罄的家属来了,现在正在接待室,俞安雨点头示意知道了,女警便退开了。

陆离压低声音简短地吩咐俞安雨:“尽快让家属把解剖通知书签了”也不等俞安雨回答,便唤跟在身后的孙瑜,“小孙,准备一下尸检。”

“是!”孙瑜拎着工具箱加快脚步跟上了陆离,陆离和俞安雨的视线有个短暂的交流,俞安雨轻轻点了下头,陆离这才扬长而去。

*

解剖室里,宋罄的遗体先一步送到市局,现在正躺在解剖台上。

“小孙,经过现场勘查,你觉得我们应该做些什么?”解剖通知书还没有送到,陆离作为孙瑜的导师,不紧不慢考起了孙瑜。

孙瑜战战兢兢,思忖片刻才答道:“除了尸表的常规检查,刚才您提到死者生前,可能有……性行为,这与死者的死因密切相关,所以我还会提取死者的肛门拭子、乳头拭子、口腔拭子。”

陆离点头,肯定道:“思路是正确的,虽然目前从掌握到的证据都偏向于死者是自杀,但既然有疑点,我们就必须探究清楚,不排除自杀有其他诱因,一会儿你主刀,我配合你……”

说话间解剖室的门打开了,站在门口的是兰希,法医科唯一一个女同志,是个有着十年法医经验的老法医了,兰希手里拿着的正是宋罄的解剖通知书,她朝着陆离抬了抬下巴,说:“刚刑侦那边小宋送过来的,需要帮忙吗?”

“不是什么比较麻烦的解剖小孙你可以应付吗?”

孙瑜立刻站直,答道:“没问题!”

兰希笑着摇了摇头,提醒孙瑜:“小瑜儿,慢点儿啊!”

*

死者宋罄的尸体缝合结束已经是下午了,孙瑜剪断最后一个线头才长舒一口气,抬眼望向站在自己对面的陆离,他垂着眼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尸体,眼里看不出一丝情绪,像尊俯视人间的观音。

尸体经过他们的冲洗、解剖、缝合,比起现场惨不忍睹的模样好了很多,加上孙瑜是学院派,缝合技术和他的解剖技术一样无可挑剔,虽然胸前多了个T字型缝合伤痕,但整体看起来都干净整洁多了。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宋罄尸检的一系列的检验结果也都发到陆离的电脑上了,陆离的桌上放了一个外卖袋,用脚趾头也能猜到是谁买的。

吕恩豪熬了个通宵也懒得回家了,早上在陆离的协助下完成手里的工作就在休息室凑合睡了几个小时,又回到了岗位上。睡了一觉吕法医的精神好了许多,指着陆离桌上的外卖袋讲解:“俞队给你们俩买的,让我监督你们俩吃完,还恐吓我不准偷吃。”

陆离无奈摇头,这印着银海酒店logo的外卖袋透露出来的人民币味已经压过了外卖本身的香味了。

还是零花钱给多了。

*

陆离将外卖取出来,三人默契地就近打开自己眼前餐盒的盖子,孙瑜掀开盛汤的大餐盒盖子,就惊呼出声:“哇!陆主任,这是我能吃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