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91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俞安雨回过头补充:“再加六个。”

陆离愣是没看明白,这些大高个是怎么躲在树后没被自己发现的,俞安雨有些不好意思:“嗨,不用管他们,一群跟屁虫。”说着接过店员递过来的第一个冰淇淋,陆离连忙将手里的证书放在台子上,双手去接俞安雨递过来的冰淇淋。

被俞安雨发现的众人也不再躲了,蜂拥而上来抢新做好的冰淇淋,俞安雨骂他们:“饿死鬼投胎是吧?”

“哎哟,这么热的天,不赶紧接过来,化了怎么办?”

俞安雨翻了个白眼,转过头,看到陆离正低着头小口小口地抿着冰淇淋,双手捧着冰淇淋,表情竟有几分虔诚,俞安雨的心脏被狠狠地戳了一下,暖意在胸口漾开这也太可爱了吧!他的嘴唇上沾着白色的冰淇淋,流到嘴角,他就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又继续小口小口地抿起来。

突然陆离的动作一顿,转过头来,两人视线就对上了,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了起来,他赶紧低下头,犹豫了片刻,开口道:“谢谢你请我吃冰淇淋,上课了,我、我先走了!”

“嗳?”俞安雨还没回过神来,陆离就已经快步朝前走去,俞安雨连忙叫住他:“嗳!陆离!”

听到俞安雨叫自己的名字,陆离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眼里还有几分疑惑,俞安雨笑了起来:“看来没听错,你真叫陆离啊。”俞安雨说着走近陆离,收起和他们插科打诨的语气,倒有几分正式,“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俞安雨,晚上我就要回白云了,那个,真的不能加一个你的微信吗?”

陆离的脸已经红到耳根了,敷衍地答了声:“下次吧,一路平安!”说着就转身跑掉了。

俞安雨站在原地看着陆离落荒而逃的背影,有些失落,又有些哭笑不得,身后看热闹的狗东西们立刻起哄:“呀!雨哥!第二次被人家拒绝了!”

“呀!这怪谁?”俞安雨怒火中烧,转过头骂道,“不都他妈怪你们吗!你们死不死啊!”说着就气势汹汹要过来踹人了。

大难临头,大家纷纷开始甩锅:“不、不怪我啊!怪小白!小白推我的!”

“我靠!你他妈自己没站稳怪我?”小白立刻抗议。

“赶紧闭嘴吧你们!”俞安雨没好气。

“嗳?这什么啊?”

俞安雨循声望去,干净整洁的收银台台面上放着一本镶着金边的大红色证书,小白已经手贱地伸过去翻开了,把里面的内容念了出来:“陆离……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全国、一等奖?卧槽,大学霸啊!”

俞安雨呆呆地望着小白手里的证书,猛地回过神来,立刻笑开了花,一把夺过证书,转身就朝着陆离跑掉的方向追了上去。

*

他说的,下次就加微信。

--------------------

这是七夕番外崽崽和离离那一段的后续~嘻嘻终于写出来了~

第三次了,请陆离离不要不识抬举,辣个男人,他爸爸是白云镇首富俞侃,他妈妈是白云剧院台柱子柳婉婉,他是白云一中校草,你凭什么不加人家微信啊!

然后就是,魏风尘x顾亦然单篇《易碎品》的已经发啦,还发了一个粗长的序章~虽然正篇要11月才能和大家见面,但是可以先浅看一章嘛~

戳进我的主页就能找到啦,还请宝贝们多多支持呀!♂

第175章 【番外平行世界篇】向往

飞机停止滑行,方知有就迫不及待地关掉了飞行模式,信号搜索结束,不同社交软件的新消息都依次弹了出来,方知有打开微信,置顶联系人的头像右上角果然有一个红色的“1”,显示的时间是“刚刚”。

叶听泠:我猜你落地啦!

方知有的嘴角不自觉就翘了起来,叶听泠的微信头像是他手绘的Q版自己,简单几笔就把他的特点都表现了出来,嘴角粉红色的小漩涡代表了他的梨涡,随时随地,方知有看到都能被甜进心窝里。

而作为方寰文化现任CEO的方知有先生,即使微信上添加了各种合伙人、和他父亲同时期的公司董事会高层、各种直接向他汇报的下属,依旧顶着叶听泠手绘的Q版自己的情侣头像,任谁说不合适、不稳重,他都充耳不闻,比起其他人对“方总”的看法,他更在乎叶听泠的情绪,叶听泠的所有小小的灵感都是宝藏,他胡乱的涂鸦方知有都能夸到天上去,更何况是他亲手画的他们的情侣头像,要不是国家不认可,方知有连身份证都能让叶听泠给自己画。

方知有回复道:猜对啦

下一秒叶听泠就发来一张照片,偌大的展厅里空无一人,展厅正中间是一个巨型的月球雕塑,暖黄光源的照射下,像一个正在发光的月亮,月球的下方是蓝色的紫色的绣球鲜花,中间还缀着几株铃兰,静谧沉稳,却一点不孤独寂寥,反倒是让人在看到的那一刻心情也随之放松下来,这就是叶听泠的魔力,他的作品就是可以治愈所有人。

方知有拨通了叶听泠的电话,叶听泠几乎是秒接:“老公,你下飞机啦?”

听到叶听泠的声音,方知有的心都化成一滩水了,语气里满是自责:“还没,飞机刚停稳,马上下飞机,抱歉,宝贝,让你久等了。”

“没事呀,临时出差也没办法嘛,还好提前想到工作人员熬夜撤场太辛苦了,就多租了一天,你看,老天自有安排!我保证,老公看到的,会和这几天其他人看到的一模一样!”叶听泠的声音里带着孩童一般的兴奋与真诚。

方知有总能被他感染,也笑了起来:“好,我火速赶来,支持我老婆的艺术事业!”

电话那头的叶听泠乐呵呵地笑了起来,又说:“对啦,你直接来展馆,不用去买喝的,我点咖啡了。”

“这么晚了还喝咖啡啊,”方知有微微皱眉,像是在教育小孩一般,苦口婆心,“一会儿晚上又睡不着。”

“嘿嘿,就是要让你晚上睡不着不准睡。”

方知有又惊又喜,有些难以置信:“老婆,你这算是在勾引我吗?”

电话那头的叶听泠似乎是害羞了,声音也小了许多,还带着几分委屈:“很明显吗?”

“不明显,嗯……大概,是老公悟性太高了?”方知有厚脸皮地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电话那头的叶听泠才松了一口气,假正经道:“唔,那、那就是你的问题,你小心思多。”

*

方知有举着手机和叶听泠腻歪了一路,他走出机场,车就停在他的面前,电尾门缓缓打开,方知有和随行的助理跨上车,副驾驶座上的另一个助理转过头来,叫他:“方总。”

看到他怀里抱着的玫瑰花,在他汇报前,方知有就先一步竖起食指,示意自己正在和叶听泠打电话,助理懂事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车径直朝着会展中心的方向开去,机场路上的巨型广告牌上正是这次叶听泠个人艺术展的宣传,作为新生代的艺术家,和同时期名声大噪的颓废、张扬、暗黑风格的创作者不同,叶听泠的作品全是温暖治愈系,无论是圈内人士,还是普通人,似乎都能够体会出他作品里的温度,也总能被他的作品治愈。

这次艺术展展出了叶听泠过去三年创作的画和雕塑,艺术展叫“花好月圆”,和此次展出的最大的一个展品同名,也就是刚才叶听泠发给方知有那颗巨大的月球。

艺术源自生活,是创作者内心世界的投射,方知有想,他的宝贝应该足够幸福吧,所以他的作品才会如此治愈。

*

车在会展中心停下,方知有吩咐两位助理:“你们回去吧,不用等我。”

副驾驶座上的助理推开门下车,待方知有下车后将怀里的玫瑰花呈给方知有,方知有向他道过谢,接过了玫瑰,径直朝着大门走去。

白天人来人往的会展中心现在空荡荡的,连照明设备也关了一半,方知有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地上有一张手绘的简笔画,红色的箭头指向右边,空白处还有一个撅着嘴作亲吻状的Q版叶听泠头像,方知有捡起地上的路标,顺着箭头指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又有分叉路,地上果然躺着另一张手绘的路标,空白处的Q版叶听泠头顶上有一个发光的小灯泡。

方知有忍不住笑了起来,无奈地摇了摇头,比起这点可爱的小浪漫,他更想要叶听泠来门口接他,他想他这个宝贝都快想到命里去了,巴不得马上见到,一秒都不愿多等。

循着叶听泠的手绘路标的指示,方知有总算到了展厅,叶听泠站在月球雕塑前,正门和月球雕塑中间还有一个展品,是一个悬空的窗框,刚好把月球框在其中,展厅门口的角度,刚好可以将两个展品神奇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新的作品,而看展的人也可以加入其中,与作品形成互动,也算是展品摆放的一个小巧思了。

听到脚步声,叶听泠回过头来,一看到方知有就笑了起来:“你来啦!”

“嗯。”方知有点头,叶听泠像只欢快的小鹿转身朝着他跑过来。

方知有将怀里的玫瑰花递给叶听泠,语气颇有几分正式:“祝贺你,艺术展圆满成功。”

叶听泠双手接过玫瑰抱在怀里,仰起头看方知有,主动地踮起脚,方知有便搂过他的腰,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唇,喃喃道:“想死我了,我的宝贝。”

叶听泠笑得眯起眼,轻轻舔吮着方知有的下唇,用一个温柔缱绻的吻给他回答。

两人吻了好一阵,叶听泠才主动退开,脸红扑扑的,怯生生地开口:“虽然没有人,但是,监控还开着呢……”

方知有挑眉,这才松开搂着叶听泠腰的手,去牵叶听泠,开口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能够请我们叶大艺术家给我介绍一下这些展品及其背后的故事呢?”

叶听泠微微耸肩笑了起来,连忙点头:“当然有啦!我的大金主方总想了解哪一个呀?”

“嗯……都想了解怎么办,要不,就先介绍一下这个窗框?”方知有示意叶听泠身后悬在空中的窗框。

叶听泠牵着方知有走近,这个展品的名字叫“向往”,方知有这几天都在外面出差,但空闲时间都会在微博上搜看了这个展的人的反馈,展厅门口刚好能够看到“向往”和“花好月圆”构成一幅画,很多人都会拍下来,所以微博的返图中除了“花好月圆”的特写,也有这样一副窗外明月的照片。

“嗯……”叶听泠垂眼看着展品旁边的名牌,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这是一扇,通往我所向往的世界的窗,有一个很大很亮又很圆的月亮,有鲜花,还有……”叶听泠转头看向方知有,“你。”

方知有一愣,叶听泠继续说:“这是我记忆中,戒同所那个房间里的窗户,在戒同所的时候,我每天躺在床上透过这扇窗户都能看到窗外的月亮,无论白天发生过什么,好像在看向窗外月亮的那一刻,我的心都会平静下来,我很清楚我的答案,也知道我想要什么。”

“宝贝,你别说了……”这是方知有最不愿意让叶听泠回忆起的一段过去,随着他的年龄增长,社会地位的提高,他从不同的地方了解到了戒同所的“治疗”手段,只是想到叶听泠曾承受过这一切,方知有都觉得呼吸苦难。

“老公,你还记得吗,你来戒同所救我的那天,窗外是超级月亮。”

方知有的心口一颤,他呆呆地望着那个巨大的月球雕塑,叶听泠的声音不大,却温柔有力:“谢谢你来救我,带我去到了我向往的世界,从那天起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像梦境一样美妙,因为我可以无拘无束,做我想做的所有事,画画,和不被任何人阻拦地,爱你。”

方知有回过头来望向叶听泠,他的目光闪烁,嘴角的梨涡依然甜美,方知有情难自禁地凑过去吻了吻叶听泠嘴角的梨涡,开口道:“我爱你。”

“我也爱你。”叶听泠笑着偏过头,迎上了方知有的吻,又说,“其实,这次的展,我做了一件很疯狂的事情。”

方知有眨眨眼,退开来,他是很难想象叶听泠会作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叶听泠说:“我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擅自做了决定,给来看展的朋友们安排了一个彩蛋,有520张票根的’花好月圆’上有隐藏的二维码,他们拍票根的时候手机会识别出来”叶听泠的表情很神秘,小声地说,“我和你婚礼的请柬。”

方知有瞪大双眼看着叶听泠,叶听泠像个闯了祸的小孩,嘟了嘟嘴,小心翼翼地问方知有:“请柬已经发出去了,所以……方知有,你要不要娶我?”

方知有的喉结滚动,他觉得眼眶有些酸,他不想哭,不想让此刻的自己看起来太过狼狈,他仰起头想要让眼泪倒流回去,但是突然涌出来的喜悦还是将他轻易淹没,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尾滑落下来,他索性投降,低头看向叶听泠,凑过去用一个吻给了他回答。

*

“我当然要娶你,还要给你最盛大的婚礼!我爱你,谢谢你,来到我的身边,成全了我所有的向往。”

--------------------

答应大家的方叶he线~是七夕番外十年后的故事~

呜呜呜!方叶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