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85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顾亦然的声音也从通讯器里传来:“罗局,我的观点和俞队一样,裴松南在这里吃过亏,他知道警方来了他依然逃不掉,他没打算在这里和我们发生正面冲突,李锦奕在这里把他送到我们手里一次,所以,他要复刻那个场景,让李锦奕也感受一次,这不只是针对警方的戏耍,这是他对李锦奕的报复。”

得到顾亦然的赞同,俞安雨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推测,吩咐在餐厅外围布控的小队:“所有人提高警惕,我们即将进入餐厅二楼破门,嫌疑人可能会跳窗逃走,有异常情况及时报告并请求支援!”

*

俞安雨领着分局的几个刑警快步上了二楼,他比了个手势,大家便配合地跟在他的身后,他们站在包间门口,俞安雨竖起食指示意大家噤声,用手势示意其中一人破门,又点了点自己,表示自己走前面,其他人跟上。

俞安雨做完指示,环视一周,所有人都点头回应他,最后俞安雨点头,示意让破门的人开始行动。

门被踹开,俞安雨举枪指向包间内,大呵道:“警察!所有人举起双手,都不准动!”

房间内鸦雀无声,果然裴松南和他的保镖都不在,只有一人趴在餐桌上,生死未卜,俞安雨连忙询问:“餐厅外所有小队汇报情况!是否有异常人员出现!”

伴随着耳边此起彼伏的“无异常”答复,俞安雨指了指旁边的洗手间,示意就近的两人去查看,又示意靠近露台的两人检查露台,自己举着枪缓缓绕到餐桌边,那人的手自然下垂,手腕上还有血在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落,俞安雨连忙伸手去摸那人的脖子,还有体温,但脉搏已经很微弱了,他急忙吩咐一起的刑警:“叫救护车!”又将桌上的毛巾甩开,缠在那人的手腕上,为了止血得系紧,俞安雨咬着牙用力拉紧,他能感觉到手臂伤口传来的痛感,果然血瞬间就浸出了他的白衬衫。

俞安雨将那人推起来靠在椅子上,平日里总在给自己加戏的粗眉,此刻耷拉着,让李锦奕看起来竟有些可怜。

“李锦奕!李锦奕!醒醒!李锦奕!”俞安雨一边继续抽另一张毛巾来扎紧李锦奕的手臂为他止血,一边不住地叫李锦奕的大名,他有些恍惚,那个十恶不赦的小恶魔,他装傻充愣,把所有人都骗得团团转,把警察玩弄于鼓掌之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草菅人命令人发指,却次次都能全身而退,那样狡猾的泥鳅怎么会被人抓住?怎么会以现在这个姿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李锦奕!醒醒!”俞安雨忍着手臂的疼痛为李锦奕做完止血的急救措施,心里暗骂裴松南,要是等着顾亦然从工厂赶来,李锦奕估计已经失血过多一命呜呼了。

俞安雨轻拍李锦奕的脸,按他的人中,想要唤醒李锦奕,被俞安雨这么折腾一番,李锦奕果然缓缓睁开了眼,他的眼神有些涣散,突然抽搐了两下,看到俞安雨,脸上并没有恐惧,反倒是笑了起来,带着几分满足,他的视线没有在俞安雨身上多停留,他双眼翻白,像极了高潮时失神的模样,因为失血过多而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微张,唾液从嘴角滴下,他却全然不觉,像是沉浸在某种喜悦中,对周围举着枪瞄着自己的警察无动于衷。

俞安雨望着李锦奕,心脏在胸腔里剧烈跳动起来,他骂道:“操!李锦奕!你清醒一点!”手上拍打李锦奕脸的力度也不自觉加大了,他向顾亦然求助,“顾队!他们给李锦奕打药了!”

这就是裴松南,当初李锦奕装嗑大了聚众淫乱骗过自己,这样的人竟然真的不碰毒品,那裴松南偏要把高浓度的毒品注入他的体内,偏要让他真正体会一次被毒品支配的感觉。

“让人准备冰水,浇醒他。”顾亦然远程指挥道。

很快就有人送上来了几瓶冰镇的矿泉水,他们拧开递给俞安雨,俞安雨毫不留情将冰水从李锦奕的头顶淋下,一瓶接一瓶,李锦奕被淋得直打颤,还被水呛了几下,不住地咳嗽起来,俞安雨一边给他拍背顺气,一边还在叫他:“李锦奕!你清醒一点!”

“操、咳咳咳、你、妈、咳咳咳……”李锦奕边咳边骂,他的眼神开始对焦,看起来像是意识恢复了,俞安雨连忙将他推起来,质问他:“李锦奕!裴松南呢!”

李锦奕浑身都在颤抖,看清了俞安雨的脸,大笑起来:“你问我?哈哈哈你他妈问我?你们不是把他抓了吗?啊!废物东西!抓进去了还能让他逃出来!你们这群废物东西!”俞安雨毫不留情一巴掌给李锦奕扇了过去,拽着他的衣领又问了他一遍:“我问你,裴松南呢?”

“哈哈哈,他找他去啦!”李锦奕笑了起来,“他回国不就是为了找他算账吗?哈哈哈,他活该!他活该!”

李锦奕歇斯底里地吼出来之后就咳嗽起来,俞安雨连忙松开手,莫名紧张起来:“找谁?他找谁去了?”

“你不知道?”李锦奕挑眉,一脸喜闻乐见,“你老婆不是很厉害吗?他不是什么都知道吗?哈哈哈,你们被他玩得团团转,竟然不知道他是谁?哈哈哈,笑死人了!”

“李锦奕!你好好说话!”俞安雨浑身止不住颤抖起来,陆离大晚上拉上元秘书说要去找一个重要的证人问话,他知道自己要来找裴松南和李锦奕却一反常态没有阻止,他会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知道裴松南不在这里,这里很安全。

“呵呵,好好说话?我为什么要好好说话,我巴不得他们都死,全死最好!利用我的混帐东西,就该被那个该死的毒贩搞死!喜欢摸老虎的屁股?呵,我都跟他说过了,高彪不能碰,俞侃不能碰,自以为是的东西!我也被他骗了,这么久了我都没有发现,原来他就是Anesidora的主人,哈哈哈,他竟敢玩儿我?”

“谁!你到底在说谁!”俞安雨的情绪也有些失控了,一把掐住李锦奕的脖子,恶狠狠地质问他,“回答我!他是谁!”

“怎么?你想杀我?”李锦奕被俞安雨掐着脖子却一点不怕,“你弄死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他是谁了,哦,明天就会知道,明天谁死了,答案不就揭晓了吗?哈哈哈,杀了我啊,杀了我,你们这些蠢警察,就什么都查不出来了,哈哈哈!”

“李锦奕,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俞安雨突然沉下脸,手上突然用力,“趁我还愿意听你说话,赶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你以为你这条贱命我稀罕留着吗?你威胁不了任何人!”

感受到俞安雨的杀意,李锦奕突然挣扎起来,大口地倒气,俞安雨还在继续加大手上的力度,李锦奕瞪大双眼,意识到俞安雨是真的想要杀自己,连忙拍俞安雨的手腕,他已经发不出声音,只能艰难地用唇语求饶:“我说!我说!”

俞安雨这才松了手上的力气,李锦奕大口地喘气,浑身止不住颤抖,俞安雨盯着李锦奕冷冷地命令他:“说!”

李锦奕怕俞安雨再动手,忙不迭开口:“黎万海!裴松南,去找黎万海了……”

--------------------

果然爆字数了♂明天最终话~

没错,黎万海就是真boss,宝贝们都猜对了吗~

第166章 最终话

仁心医院的高级单人病房里,黎万海靠坐在床头,坐在旁边陪护椅上的正是那个臭名昭著的北美大毒枭,三十六度的天气,他穿着规矩的白色长袖衬衫,大臂上戴着黑色袖箍,干干净净的脸,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头发用发蜡一丝不苟地固定好,倒像是个商界精英。

裴松南点燃了一支香烟,黎万海笑眯眯地提醒他:“恕我冒昧,坏了裴先生的雅兴,医院是禁烟的。”

裴松南也跟着笑了起来,毫不客气将嘴里的烟雾喷了黎万海一脸,黎万海接下了裴松南的二手烟攻击,呛咳了两声:“咳咳,主要是,病房里有烟雾报警器,把医生护士保安都招来了,就不好了。”

裴松南点了点头,似是认可了黎万海的说辞,满脸遗憾,将只吸了一口的烟在黎万海的手背上摁灭了,黎万海没有挣扎,忍着手背的疼痛,强撑着保持礼貌的微笑。

“你剩下的两个雪砂工厂,我烧了一个,炸了一个,祝恒嘉到死都还在哀求我不要杀他,你的好朋友李锦奕,挣扎着拒绝我的手下把你那雪砂注入到他的体内,你看,连他都拒绝,你怎么可以把这样的垃圾投放进市场里呢?”裴松南漫不经心地开口。

黎万海干笑了两声:“我不明白裴先生的意思,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裴松南挑眉:“黎总是觉得哪里有误会呢……”裴松南的话没有说完,敲门声响了起来,他抬眼看向门口,保镖将门推开了一个缝隙,压低声音开口:“老板,门口有两个人说要见您。”

“见我?”裴松南歪了歪头,没人知道自己在这里,顾亦然正在赶往滨江路的路上,他不可能来得这么快。

保镖点头答应:“是的。”

裴松南来了兴趣,立刻正襟危坐,开口道:“让他们进来。”

得到裴松南的许可,保镖这才推开门,让到一边,陆离领着元朗走进了病房,裴松南皱了皱眉,走在前面这人气质不凡,还长了张丝毫不输给顾队的漂亮脸蛋儿,自己如果见过肯定会有印象。裴松南开口问陆离:“我们之前见过吗?”

“没有。”自称来见裴松南的陆离甚至没有看裴松南一眼,目光直直落在黎万海身上,黎万海见进门的是陆离,愣了两秒忍不住大笑起来:“怎么回事,今天各位大驾光临,真是让我这病房蓬荜生辉啊!噢,不能叫‘蓬荜’,这毕竟是俞警官高价打造的超豪华单人病房,我也是沾了俞警官的光。”

陆离冷笑:“这下连装都懒得装了?”

黎万海缩了缩脖子,有些俏皮地答道:“既然陆警官都找上门来了,再装就不礼貌了,不过怎么办才好呢,要是讲个先来后到的话,应该是裴先生先来呢。”

裴松南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陆离,听完黎万海的话,陆离这才将视线移向自己,面无表情,眼里也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他的确和其他警察不一样,那些警察不是想抓住自己扬名立万,就是怕自己伤了他们避犹不及,这个人一边借口说要见自己,一边却对自己视若无睹,分明就是冲着黎万海来的。

想不到在这小警察眼里,自己竟然不如一个视频网站运营者?裴松南丝毫没有收敛语气里的不满,问陆离:“你是警察?”

陆离高高在上:“我是市局的法医。”

听到“市局”二字,裴松南对陆离的兴趣更浓了,追问道:“市局?那你和顾队熟吗?”

陆离的语气十分淡薄:“不太熟。”

裴松南皱眉,难掩遗憾:“这样啊……”

“裴松南,如果你愿意把他让给我,我可以当作没有在这里见到过你。”陆离没有迂回,和裴松南提出了交换条件。

裴松南刚还有些失望,听完陆离的话,眼里又泛起光来,戏谑道:“那可不行,为了买这哥们儿的情报,我在暗网上花了六百万呢。”

“你这条命只值六百万吗?”陆离不为所动,“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这个人,让给我,你也可以选择拒绝,那我就先杀你,再杀他。”陆离说着掏出枪干脆地上了膛,指向裴松南。

裴松南瞪大双眼,想不到自己还不如一个法医像强盗,他赶紧竖起双手作投向状,脸上却是笑得更开心了:“你真的和顾队不熟吗?还是你们市局的人都这么疯?哈哈哈,你太有意思了!”

听到病房里的动静,外面的保镖推开门,看到陆离的枪正指着裴松南,都纷纷举枪指向陆离,警告道:“不许动!”

裴松南收起脸上的笑,转头呵斥道:“谁让你们进来的?滚出去!”

“老板!”保镖有些紧张,裴松南冷着脸瞪了保镖一眼,两个保镖咬咬牙,这才听话地退了出去。

裴松南又望向陆离,刚才训斥保镖的严厉都收了起来。笑意又爬上他的脸,声音也温柔了下来:“那这位陆警官,我可以询问一下,你非要亲手杀掉他的原因吗?”

陆离微微皱眉,语气里透露着几分不耐烦:“将死之人,问题还挺多。”

裴松南大笑起来,摇了摇头,似是在自言自语:“惹不起惹不起,你太有意思了!行吧,让给你了,六百万,就当交个朋友嘛”裴松南又望向黎万海,“黎总,下辈子,多栽花,少树敌,这可是用命换来的经验教训。”

裴松南站起身掸了掸西裤,朝陆离点头示意,又扫了一眼站在陆离身边脸色煞白的元朗,抬脚大步朝着门口走去,走到病房门口了,才开口:“噢对了,陆警官就不用假装没见过我了,如果可以的话,请替我向顾队问好,希望他保重身体,我很期待下次和他的见面,我也会很期待下次和陆警官的见面。”

陆离没有回答他,默默将手里的枪指向门口,裴松南耸耸肩,拉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听到关门声,元朗才松了一口气,黎万海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陆离垂下手,语气很平静:“你这口气松得太早了。”

黎万海摇头:“陆警官胆子是真大,敢这么跟那毒枭说话,真不怕他把你杀了?”

陆离不屑:“恐惧只会找上胆小的人。”

黎万海一脸受教的表情,配合地点了点头,又朝陆离扯出一个笑来:“陆警官连夜赶着来找我,看来是终于想明白了。”

陆离走近黎万海,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他,像是在蔑视一个低等生物:“多亏了方知有,如果没有他留下的提示,我可能也不会这么快想明白。”

黎万海若有所思,缓缓开口道:“方知有……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我妈之前天天跟我念叨,她的得意门生,他去世这么久,我妈还惦记着他。”

“她当然得惦记他了,比起你这个她亲手养大的,聪明的小怪物,她当然会更喜欢方知有了。”

黎万海收起脸上了笑,似乎对陆离的描述有些不满:“陆警官又有什么立场,说我是怪物呢?”

陆离并不在乎黎万海的挑衅,冷笑道:“你母亲在提出‘安妮斯朵拉’效应并全身心投入研究的时候,应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的研究成果会被亲儿子用这种方式利用吧?让张子龙杀掉黎成晔,就是你送给你母亲的‘礼物’,以此交换她必须对你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且在必要的时候为你提供帮助。”

“那个男人那时候已经不回家了,每天都和他的情妇厮混在一起,我妈每天以泪洗面,医生说她重度抑郁,她是心理学教授,什么都清楚,也还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所以我告诉她,一切都会结束的,他和他的情妇都会死,连他们死后都会被使人唾弃,而我们娘俩会得到他留下的所有东西,并以负心汉留下的孤儿寡母人设,得到一切优待,更轻松地活下去。”

“我早该发现的,你两次在我面前提起‘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就是为了观察我的反应,并且引导我认为‘杀父仇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理应杀掉他’,为日后把段恩祈作为‘礼物’送给我做铺垫。”

“可惜啊,陆警官并没有收下我精心准备的‘礼物’呢。”黎万海靠在床头,仰头看天花板,喃喃道,“还真能忍住啊……”

陆离的声音竟有一瞬间的温柔:“我不想做一个配不上他的人,用沾满仇人肮脏血液的手,是不配拥抱他的。”

黎万海直起脖子,转头看向陆离,语气里满是嘲讽:“竟然是一个和救赎相关的故事吗?”

“没有被救赎过的你,应该很难体会到吧。”陆离嘴上从不吃亏,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

被陆离揭穿,黎万海突然有些生气了,语气不善:“那又如何?你以为我稀罕吗?”

“你当然不稀罕,喜欢你的女孩子,你都可以把她当作诱饵毁掉,你这种人,也不配得到爱和救赎。”

听出陆离指的是仲夏,黎万海冷哼了一声:“不过是个玩具罢了,普罗米修斯多的是,睡了几次就相信天长地久,你们这些恋爱脑真可笑。相比之下,我倒是更想知道,陆警官为什么能够肯定是我呢?”

“你要送给我‘礼物’,有一个必要的前提,就是我得一个人去,我家那位那么粘我,在那个时间,想要我脱离他单独行动,只有让他因为其他的事情抽不开身,而能够做到这件事的只有你,”陆离看着黎万海的双眼,缓慢地开口,“只需要让你的主治医生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你醒了。把段恩祈的死嫁祸给我的这件事,有一个最大的漏洞,就是现场的DV录像机,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实时转播的吧,但那时候你没能守着直播观看,因为俞队来了,而正是因为监视的人忽略了我在录像的事情,才导致了杨逸舟暴露。”

“嘛,毕竟对手是你,连杨逸舟也束手无策呢。”黎万海笑道。

“也怪我自己,当局者迷,不愿去细想,其实医闹发生在医院的那一刻,我就应该明白,幕后人不会是李锦奕,这个剧本有一个核心前提,就是你的车祸一定不会导致你的死亡,这才可以让后续的一切顺理成章,但如果李锦奕是幕后人,你必死无疑,他要让医闹呈现在我面前有太多种方法,但一定不会是这种。”

黎万海一愣,一时竟找不出反驳的话来,这次换陆离嘲笑他:“你是一个理想主义,你的剧本强调逻辑,所以从逻辑层面去推敲都是合理的,以至于即使发现异常也会忠于逻辑选择相信,但人是有感情的,一个没有感情的剧本,就会漏洞百出。”

黎万海微微皱眉,开口道:“可是陆警官,你的同事们每次传唤我去局里问话,我实话实说,他们却默认了李锦奕和钱振元是主谋,硬要说,也只能怪你们警方太傻了吧?”

陆离扯出一个笑来,毫不留情地拆穿他:“怎么会是警方傻呢?不过是你的小阴谋罢了,不然你为什么要选择李锦奕作为你的合作伙伴,不是以A网的运营者,而是作为普罗米修斯的投资人,和他共事,又让他们叫你‘黎总’呢?”

黎万海笑而不语,看着陆离,陆离叹了一口气:“汉语的习惯,两个三声连读的时候,第一个三声要读二声,‘李总’和‘黎总’是相同的发音,所以江云死前对我说的是‘黎总怎么会觉得我没有价值’,而俞队第一次问询问仲夏时,她口中对老板和对李锦奕的态度会让人觉得前后不一致,因为她默认的老板是你真是傲慢啊,实话实说,却可以引导所有人误会,李公子的确是个不错的迷惑选项。”

“是个不错的选项,再迟钝一点就更好了,说来都怪陆警官,为了救下陆警官,我弄坏了他喜欢的玩具,作为报复,他也要弄坏我喜欢的玩具,江云的确可惜了。”

“可惜?”陆离挑眉,“毁掉一个优秀的特种兵,让他沦为你的杀人工具,抛弃自己的名字活成另一个人,他的死,是解脱。”

“解脱吗……”黎万海梦呓一般重复着陆离说的话。

“聊了这么多,你应该死得也够明白了,我说过吧,你敢伤他,我一定会杀了你。”陆离抬起手,将枪指向黎万海的头,理所应当,连音调都没有变。

一把枪突然抵住了陆离的太阳穴,陆离没有转头看他,元朗开口:“陆主任,你怎么敢只身一人,带我来这里见黎万海的?”

陆离嘴角牵了牵,扯出一个笑来,黎万海藏在被子里的手也伸了出来,握着枪,枪口却是指向了元朗。

元朗难以置信:“为什么?”

黎万海脸上带着有些狡猾的笑,像是开玩笑一般解释道:“三角关系,比较牢固嘛。”

陆离嘲笑道:“元朗,你是打算在黎万海面前打如意算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