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80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欣欣子太乖了!!呜呜呜!丹音小姐姐也好圈粉!!(对不起,原来她叫丹音,容音好像是富察皇后♂♂)

我真的很弯诶,全程都在看各种小姐姐。

对两位男主的态度是:嗯,这个可以/嗯,其实他也行/嗯,随便选个吧/算了还是东方青苍好点点

但是对欣欣子的态度就是:哇啊啊啊宝贝好乖好甜!!啊啊啊~甜妹yyds!!

这样的爽剧,看到现在,我竟然有一个飙泪画面,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就是带东方青苍的嬷嬷(其实是个很有气质的阿姨,对小青苍应该就像是妈妈那样的存在),被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抓走处刑的时候,其他婢女一直在求饶,她却一言不发也没有磕头认罪,她挣脱抓她的士兵,把手伸过来只为了擦了一下小青苍的眼泪。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场一个爆哭……

(为什么要去get这样的场景啊!!相比之下,强行渲染的父爱完全让我无感,果然,我爱的只有女人)

等等,苍兰诀绝对没有影响咱码字,真的!♂

第157章 156

俞安雨说完后,会议室里陷入了沉默,顾亦然慢悠悠地开口:“但是现在网站已经关闭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找到里网的入口,俞队,你刚才的推测无从考证。”

俞安雨皱了皱眉,说:“是这样,但是,因为牵涉到之前的一些案子,我现在心里有一个怀疑对象李锦奕,他极大可能是网站的运营者,只是他已经逃出国了。”

顾亦然沉思片刻,说:“我明白了,裴松南和网站的纠纷,我们暂时隔岸观火,李锦奕的确具备骗裴松南回国并设套让我们抓住裴松南的条件,只是证据不够充分,情势也不够明朗,但弄清楚网站的构成和运作模式确有必要,俞队,关于网站的情况,就麻烦你下去和牟队交流一下,尽可能掌握更多有效信息,辅助我们的判断。”

俞安雨点头答应,顾亦然又继续说:“上周喜鹊酒吧失火,所幸撤离及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听到这个名字,齐一慈和俞安雨默契地看向了对方,眼里都有几分警惕,这个酒吧是狩猎场,调酒师利用雪砂迷晕女孩,客人带走女孩侵犯并拍摄私密视频,犯罪曾在这里悄然发生,而如今统统付之一炬。

“喜鹊酒吧?老大!是喜鹊酒吧!”宋越的记忆也被唤醒,情绪有些激动,“那个!那个、迷奸女孩儿那个!”

“嗯,你别激动,等顾队说完。”俞安雨低声提醒宋越。

宋越这才收敛了一些,挠了挠头,嗫嚅着向顾亦然道歉:“对不起顾队,我不是故意要打断你的……”

顾亦然没有计较,嘴角牵了牵,似乎是笑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如常,继续说:“圈里的人都知道,哪些地方可以买到货,喜鹊酒吧、狼吟酒吧、真爱酒吧,这几个酒吧的老板有门道,‘安全’,大一点的掮客通常会选在这几个酒吧进行交易,但是对买家的筛选也相对严格。还有很多没那么‘安全’的场所,就更鱼龙混杂,东西也乱七八糟,拿到货的拆家通常会在这些地方交易给散客。所以,”顾亦然的视线扫过齐一慈,“齐队,二队就和禁毒队一起,复盘市内这些娱乐场所近一个月的情况,无论是火灾还是斗殴,有报案的,全部拎出来一同参考,这并不是巧合,无论是化工厂还是喜鹊酒吧,都直指雪砂的贩卖。”

齐一慈点头:“明白!”

*

顾亦然分工完毕结束了会议,齐一慈叫住俞安雨:“老俞,你反正要去牟队那边,我这边信息容量有点大,可以把月月借给我一下吗?”

俞安雨听完,有些不可思议,伸出手一把掐住宋越的后颈肉,把他拽过来,问他:“我让你给老齐说的话你没说?”

宋越耸着脖子一脸茫然:“啊?我说了啊!一字不漏!不信你问游崽!”

俞安雨也没有松手,目光扫向周游,周游提了一口气,快速对比了一下,老实巴交地交代:“的确转达了,只是你说的是‘一毁俱毁’,宋哥改成了‘一损俱损’,理解上没有太大偏差,所以我也没有及时纠正。”

俞安雨不满:“那他怎么跟我说这话!”说着转过头瞪齐一慈,“连体婴你不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借什么借,会不会说话?你不嫌伤感情啊!”

齐一慈叹了一口气,笑着摇了摇头,说:“知道了知道了,就算你这样说,咖啡的钱我也不会转给你的月月,跟我走吧。”

“好嘞!”汪月溜到齐一慈身边,对俞安雨挥了挥手,“爸,妈妈就交给我吧!”

“嗳!别乱认妈啊!你这丫头!”俞安雨松开手里的宋越,宋越也一步跨到齐一慈身边,委屈兮兮地说:“我也要去齐哥那里!”

俞安雨抬手挥了挥,一点没有挽留的意思:“去去去,一天就会当人家月月的跟屁虫,我也是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老大!”汪月一跺脚,脸立刻就红了,俞安雨扳回一城,浑身都舒坦了,带着冷星宇和周游潇洒转身,大摇大摆地走了,刚走几步,周游就提醒他:“老大,楼梯在那边。”

“嘁!”装逼失败的俞队又灰溜溜地转过身,齐一慈已经领着二队的人先一步转身走了,还抬起手扬了扬,又一点不避讳给俞安雨竖了个友善的中指,跨进了电梯。

*

陆离被周游请到了网安办公室时俞安雨正在参加网安的小会,俞安雨像是能嗅到陆离的味道,提前就转过头来,就看到陆离正扶着门把推门而入,立刻就咧开嘴笑了起来,招呼他:“陆主任,这里!”

待陆离和周游走近了,牟言才给他打招呼:“陆主任,你来了。”

陆离点头,俞安雨立刻就让出了自己的座位,陆离也没有谦让,坐了下来,对牟言说:“牟队,你们继续吧。”

牟言这才说:“好的,刚才那部分陆主任没有听到,我简略回顾一下,Anesidora我们就简称A网,半个月前关站,因为裴松南之前一直在暗网上召集黑客攻击A网,关站的契机是有黑客说那个沉寂已久的著名黑客‘island’也参与了进来,A网为了自保才关站的,还有小道消息说,‘island’其实已经攻破了A网,只是在等,谁给的钱更多,再决定下一步。”

“这个‘island’很厉害吗?”陆离饶有兴趣,不经意瞟了俞安雨一眼,俞安雨不敢吱声,牟言叹息:“这么说吧,只要他愿意,白宫的监控系统他也能黑进去,他是黑客圈百年一遇的天才。”

陆离挑眉,意味深长地开口:“牟队,对‘island’评价还挺高嘛。”

牟言苦笑:“能怎么办,毕竟系统内还没人能对付得了他,他不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就要感谢他了。”

“应该不会吧,看起来,像是个好人,”陆离说着问俞安雨,“对吧,俞队。”

俞安雨赞同也不是,否认也不是,老婆大人递话又不能不接,才破罐破摔点头道:“应该是吧。”

陆离把俞安雨逗够了,这才继续问牟言:“然后呢,牟队觉得下一步要怎么做?”

牟言这才接话:“目前我们已经确定了A网有里网,那是发布者才可以看到的,虽然我们不知道里网是什么样子,但是我们手里有见过A网里网的人。”

“你们准备从抓捕到的发布者入手?”

“没错,从行动开始以来,我们联合兄弟省份落地抓捕十余人,从他们入手,撬开他们的嘴,问清楚里网到底是怎么运作的。”

*

走出网安办公室,俞安雨就赶紧给老婆大人报备:“陆主任,你先跟星宇他们回刑侦队办公室,我去打个电话。”

“哦?是我不能听的电话吗?”

俞安雨欲哭无泪:“不是,可以听,但没必要,不是很重要,通话内容也不一定有营养,就……”

“就什么?”陆离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俞安雨,这哪是俞安雨能够经受得住的攻势,他只有认栽:“哎,就你在的话,我有些话骂不出口的嘛……”

“那就好好说话,每次对人家都那么凶,哪有你这么当哥哥的。”陆离说着抬脚就走,走了两步回过头来看俞安雨,“回你办公室打。”

“哦……诶!不是,陆主任!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

“有什么好误会的,什么顶级黑客会用自己的名字做代号啊,江湖传言真的没有神化他吗?”

“嘘!嘘!”俞安雨压低声音,凑到陆离耳边,“老婆,你小声点儿,屿柠那时候是中二病,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了!”

*

俞安雨冲进支队长办公室就迫不及待掏出手机拨通了黄屿柠的电话,劈头盖脸就骂了过去:“你他妈老实给我交代!A网你到底查到什么程度了!里网你到底进去没有!”

黄屿柠被吓得不清,赶紧撇清关系:“我都给你交代了啊!牟队说不需要查了,那我就没插手了呀……”

“说、实、话!”俞安雨咬牙切齿。

黄屿柠自知糊弄不过去了,沉默了很久,才开口:“我是进去了,但是有掩码,我还没有破解,既然牟队说不用查了,我也就丢一边了。”

“黄屿柠你他妈是不是没有见过钱?准备高价卖给裴松南是不是?”俞安雨质问道。

“天地良心!”黄屿柠也急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干嘛卖给他啊,我又不缺钱!我都答应你不会做违法犯罪的事情了,怎么会去跟毒贩子扯上关系啊!再说了,要是让牟队知道了,我不就没戏了吗?我又不傻!不是,哥,牟队跟你说什么了?牟队知道我之前干的那些破事了?”

“你是指的哪一件破事?”

“不是!哥!”黄屿柠都要急哭了,陆离从俞安雨手里夺过手机,开口道:“屿柠,我是陆离。”

“嫂子?嫂子你快劝劝我哥啊!牟队要是不理我了我真的会自闭的!我会死的!”黄屿柠的哀嚎声从电话那头传来,陆离下意识将手机拿远了一些,等黄屿柠嚎完了,才象征性地安抚道:“放心吧,你哥不会告诉牟队的。屿柠,我现在要你做件事。”

--------------------

陆一肚子坏水离:我的好弟弟,来帮嫂子办件事

黄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黑客island在家狗都不如柠:呜呜呜牟队要是不理我了我会死的

第158章 157

“所以,屿柠到底做过什么事情,让他退出江湖这么久,江湖上还流传着他的名字?”陆离坐在副驾驶座上,手肘撑在窗框上扶着头,偏头来看俞安雨。

“嗨,那真是多了去了,你记不记得有一年,阿拉斯加州闹独立,夏威夷州也蠢蠢欲动,有一天檀香山国际机场的广播系统被黑客黑了,放了五分钟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全机场都在欢呼起哄,后来在推特上都爆炸了。”俞安雨一脸嫌弃,“那就是屿柠干的。”

陆离听笑了:“牟队把他吹得那么牛,他的技术就拿去干这些事儿了?”

“哎,那时候他才十几岁,完全就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但他真正牛逼的事情不是这个……他攻击过好几个国际恐怖组织的官网,只要他出手,网站少说要瘫痪十天半个月,所以他至今在恐怖组织的暗杀名单上,得亏他叫island,那些人都以为他是个姓小岛的日本人。”

“所以,是什么事让他决定退出江湖?”

俞安雨欲言又止,好半天才压低声音:“老婆,这个是真不能到处乱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知道了,我不问了。”陆离转过头去看窗外,俞安雨生怕陆离生气,立刻就妥协了:“我说我说,你别生气。”

陆离这才回过头,摆出洗耳恭听的模样,俞安雨深吸一口气,开口道:“island黑进了东欧某国的情报系统,得到了他们在世界各国的间谍名单,包括在我们国家的。”

陆离皱起眉头来,俞安雨继续说:“这件事太敏感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闷在心里,都闷出病来了,高烧不退被同学送进医院,我大姨都快被他吓死了,我去医院看他,没人的时候他才给我说了,不过好在他做了最正确的决定,他选择相信国家,国家也妥善处理好了这件事,经过这一出,他当然不敢再乱来了。”

车转进一个别墅小区,保安滑开保安亭的玻璃窗询问道:“您好,请问您找哪一家?”

俞安雨亮出警察证:“警察办案。”

*

在方家门前的临停车位停好车,两人下车去按门铃,片刻后屋子的大门就打开了,方太太亲自来门口迎接,来开门的是一个小姑娘,她的眼睛很大,水灵灵的,一点不怯场,细声细气招呼两人:“请进。”

俞安雨朝她笑了笑,又抬眼望向站在门口的方太太,她穿着黑色的长裙,衬得她的皮肤雪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个漂亮的人偶,好像几个月过去了,她也没有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

俞安雨不经意地转过头,方知有的特斯拉还停在院子里,方太太解释道:“那是知有的车,警官,外面热,你们快进来吧。”

两人进了方家的大门,内部是中式风格的装修,进门便是古香古色的巨大屏风,博古架上放着花纹图案漂亮的瓷器,墙上挂着价值不菲的字画,满屋都是梨花木家具,的确很符合方家书香门第的气质。

方太太领着两人在会客区坐下,吩咐阿姨来泡茶,俞安雨连忙摆手:“不用了,方太太,时间紧迫,我们拿了就走,非常感谢您的配合。”

方太太也没有多劝,叫阿姨把已经收好的一个帆布口袋提了过来,里面有方知有的各种电子设备,充电器都被规规矩矩地卷了起来。俞安雨接过帆布口袋,谢过了方太太,方太太红着眼框看着两位转身欲走的警察,突然开口:“警官,我们家知有,是个好人吧?”

俞安雨愣了一下,才点头:“嗯,方老师当然是个好人。”

得到了警察的肯定答案,方太太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眼里噙着泪花,偏开头,哽咽着吩咐小姑娘:“鸢儿,送送两位警官。”

*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黄屿柠已经在沙发上坐着吃雪糕了,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给他们打招呼:“哥,嫂子,给你们也买了,放在冰箱里的。”

俞安雨把手里提着的帆布口袋放在黄屿柠旁边,厉声道:“吃完了赶紧干活儿。”

黄屿柠瘪了瘪嘴,偷偷瞟陆离,陆离耸了耸肩,配合地转移俞安雨的注意力:“你问问星宇他们到哪儿了。”

俞安雨听话地答应,掏手机就要打电话了,他一转过身,黄屿柠就在后面做鬼脸,握着拳头隔空攻击,看到陆离强忍笑意,俞安雨回过头就把背后暗算人的黄屿柠逮了个正着,黄屿柠赶紧翻身逃开:“我去给你们拿雪糕!”

很快冷星宇和周游也从C大把方知有在学校办公的电脑带回来了,电脑在办公室里,现在是其他老师在使用了,好在是个上了年纪的老教授,也就用电脑查查资料,电脑还保持着方知有使用时的所有设置。

连上电源,开机就遇到了第一个拦路虎,方知有的笔记本有密码,陆离推测道:“可以试试叶听泠的生日……”话音刚落电脑就被黄屿柠打开了,他大大咧咧地说:“不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