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79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

俞安雨跟在陆离身后走出审讯室,等在门口的除了禁毒队的人,还有刑侦队其他人,一看到陆离,个个都松了一口气,陆离的目光扫向他们,笑了笑:“大家辛苦了,俞队说,请大家吃宵夜。”

“好耶!”全程寸步不离地在隔壁指挥室守着陆离的宋越刚欢呼完,就被齐一慈按住了头,宋越这才想起在审讯室内情绪崩溃的梁圆圆,立刻耸着肩,抬起双手来捂住自己的嘴。

兰希和孙瑜也从走廊的另一边快步走来,看到陆离了,兰希加快了脚步,叫陆离:“陆哥!”

陆离朝她抬了抬下巴,算是回应了,快到陆离跟前了,兰希反倒是放慢了脚步,踱到陆离面前时,有些愧疚:“对不起,陆哥……”

陆离无奈:“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作为法医,尽可能还原死者死前经历了什么,辅助刑侦人员办案,这不就是我们的工作吗?”

*

俞安雨带着刑侦队众人和三位法医浩浩荡荡地走出接警大厅,刚好看到魏风尘停好车,从车上下来。

俞安雨大老远就给他打招呼:“老魏,撸串儿去吗?”

魏风尘加快脚步上楼,对他们视而不见,等他走近了,俞安雨又问了一遍:“老魏,撸串儿去吗?”

魏风尘这才抬眼看俞安雨,丝毫不收敛眼里的不满:“把顾队留下来加班,你也有心情撸串儿?”

俞安雨良心痛了,弱弱地说:“我一会儿再买点宵夜打包回来慰问禁毒队的大家……”

魏风尘冷哼了一声:“免了,不卫生,顾队吃不了那个。走吧,反正你们也帮不了忙。”魏队说完也不等他们接话,自己就先一步绕开他们上楼了。

*

禁毒队办事向来高效可靠,刑侦二队所有人停职检查,很快禁毒队就把有关刑侦二队所有人的调查报告交给了领导等待评估,杨逸舟杀人、渎职证据确凿,依法移送司法。

“刑侦二队”就像个诅咒,市局乃至整个公安系统都知道C市公安局刑侦二队正副队长都与黑恶势力勾结,连市局内部都在私下议论,更别提分局和辖区派出所。

齐一慈敲开局长办公室的门,两位局长和元秘书都正在会客区,陈副局的茶已经泡好了,倒了四杯茶,招呼齐一慈:“齐队,来。”

齐一慈走近,向他们打了招呼,才规规矩矩地坐下来,端起茶抿了一口,并没有开口。

“齐队呀,上次我们这么找你谈话,是什么时候?两年前?”陈副局悠悠地开口。

齐一慈轻轻点了下头,扯出一个笑来:“是啊,两年了。”

陈副局也笑了,呷了一口茶:“上次我们想把禁毒队拆成两个队,让你去带一个队,给顾队减减负,你说你能力不足,恐不能胜任,又过去两年了,这两年,齐队自觉可有成长?”

齐一慈没有立刻回答,垂下眼看着眼前的茶杯,陈副局也没有催他,继续旁敲侧击:“俞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鲁莽的小子了,不用你时刻在旁边守着他盯着他,怕他又闹出什么事来,你该为自己想想了。”

“陈局,您误会了,我是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实力不足,不能胜任队长的职务,禁毒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让我去管理他们,也不能服众。至于俞队,我一直也只是在辅助他,没有您说的‘守着他、盯着他’,毕竟我们俞队,有较强的自我管理能力。”

陈副局听笑了,这俩人从一开始当刑警做搭档就跟连体婴似的,平日里没少互相挖苦整蛊,俞安雨人都不在现场,也没能逃脱齐一慈的挖苦。陈副局把茶满上,嘴里碎碎叨叨是在对罗局说:“老罗,别老让我来棒打这对鸳鸯,你说两句吧。”

罗局端起陈副局刚满上的茶,也呷了一口,开了口:“齐队,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知道,这个时候谁都不想接手市局的‘刑侦二队’,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市局刑侦二队’都要背负着十字架前行,所有人都会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即使获得成功,也会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而任何小小的失误,都会被别人放大看待,好像又找到了一个新的罪证,可能付出双倍甚至十倍的努力,也很难扭转大家的看法,哪怕,‘背叛’从来都只是个人行为……”

齐一慈抬起头来看向罗局,牵了牵嘴角,开口道:“罗局,我愿意带着‘刑侦二队’,付出双倍甚至十倍的努力,打破大家的成见,虽然不能保证二队会像一队和禁毒队那样,让别人提起就赞不绝口,但我想尽绵薄之力,守护市局和市局刑侦队的荣耀。”

--------------------

呜呜呜守护最好的齐哥!!

第155章 154

接到复职通知,周一一大早梁圆圆就到了市局,刑侦二队办公室所有的电脑主机都被技术科抱回去里里外外检查过,通过检查的主机被送了回来,贴着标签放在每个人的办公桌上,桌上积了一层薄灰,梁圆圆有些鼻酸,也就几天的功夫,好像连清洁阿姨都抛弃二队了。

梁圆圆开了空调,放下包,拿着抹布去洗手间,途中没有遇到任何人,梁圆圆却一直提心吊胆,她现在害怕见到任何人,门卫刘叔给她打招呼她会紧张,接警大厅的小张和小倪分明有说有笑,看到她笑意敛了几分,招呼打得十分仓促,好像她的出现让接警大厅的空气都冷了几度,没人不尴尬。

梁圆圆逃也似的回到二队的办公室,她开始给大家抹桌子,可不知道为什么,抹着抹着,眼眶就又酸了,支队长办公室的门关着,刘沛的办公桌早就空空如也,用作案情讨论的小白板上是杨逸舟的字迹,明明在几天前,杨逸舟还站在白板前,面色冷峻,提醒大家:“这次的案子很特殊,陆主任有重大作案嫌疑,我知道大家都很信任陆主任,但是上面把案子交给了我们,我们还是要秉公执法,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如果不是陆主任,我们绝不冤枉他,但如果的确是陆主任,我们也绝不姑息。”

可为什么啊,知道一切真相的杨队,为什么可以当着大家的面,如此义正词严?那个教导自己看事情不要只看表面的杨队,那个劝自己要多笑收起锋芒的杨队,那个市局人人都喜欢的杨队,为什么最后却迷失了?

梁圆圆握着白板擦,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白板上杨逸舟写的每一个字,她曾那么信任他,崇敬他,他办案中的杀伐决断,他生活中的低调圆滑,他那么好的人,为什么要投身黑暗呢?

梁圆圆抬起手用力地擦掉白板上的字迹,但留在耻辱柱上的刑侦二队之名要怎么才能抹去?

多讽刺啊,负责调查市局内鬼的刑侦二队的副队长是市局内鬼,负责调查杀人案的刑侦二队的队长是杀人凶手。

他们真的爱过这支队伍吗?不然怎么会一次两次,让这个名字蒙羞?

*

刑侦二队其他人陆陆续续都到了,大家没有发现是梁圆圆先到办公室做了清洁,干净整洁的二队办公室好像本该如此,大家只简短地互相打了招呼,也没有天降长假回来后的舒适惬意,没有人主动开启话题聊天,都默默地蹲在桌子下连接完电脑主机,坐回椅子上整理各种被人翻检过的资料。

九点刚过,门口就传来敲门声,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望向门边,梁圆圆站起身,忙着应声:“请进!”

二队的门被人推开,站在门口的正是陈副局和一队的副队齐一慈。

所有人都在瞬间明白了当下是个什么状况,纷纷起立迎接,陈副局跨进办公室,齐一慈紧跟在他身后。

陈副局慢悠悠地开口:“刑侦二队的各位,大家早上好。”

众人干瘪地应道:“陈局好,齐队好。”

陈副局开口,和蔼可亲:“过去的一周,对于二队的各位,是艰难的一周,杨队的事,我也感到很遗憾,对各位例行调查不可避免,还希望大家不要多想。”

梁圆圆摇了摇头,又垂下眼,这个状况下,二队似乎连“委屈”这个情绪也不配拥有。

“二队也不能没有人领导,我和罗局呢,跟齐队聊了很多,齐队也愿意在这个最艰难的时刻加入大家,和大家一起,度过这段最黑暗的日子,我们也相信,在齐队的带领下,我们二队一定能够重振雄风,证明我们市局刑侦二队,依然是一支打不垮、了不起的队伍!”

*

陈副局离开刑侦二队的办公室后,齐一慈才舒了一口气,有些无奈:“那老头干嘛啊,搞得这么悲壮,”说着仰起脸笑了笑,“大家这么熟了,我就不自我介绍了,总而言之,就像陈局说的那样,以后大家就要和我共事了,我也是第一次自己带队,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有做得不好的,大家及时指出来,我们共同进步。当然,各位如果有做得不好的,我也会提出来,比如,在办公室吃螺蛳粉不带我,王者开黑不叫我,私下拉群不拉我,我知道了肯定会翻脸,好吧?”

齐一慈说完,大家都笑了出来,齐一慈的眼神也温柔了下来:“对嘛,大家别绷着一张脸呀,做刑警工作太苦啦,查案的时候全情投入就好了,没案子的时候,大家放松一点嘛。”

向东举手:“齐队,办公室吃螺蛳粉是认真的吗?”

齐一慈点头:“小宋教我的,打不过就加入,闻着虽然臭,但是吃着香,只要大家都吃,就都真香了,所以不能你们自己香让我臭,我们要有福同享,懂?”

梁圆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好像一早上的压抑都被齐一慈几句话给治愈了,看着眼前的齐一慈,她突然在想,如果是这个人,好像可以拯救刑侦二队,他肯在刑侦二队的低谷加入,自己又怎么甘心不送他登上巅峰呢?

齐一慈又说:“也许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或多或少会因为我们是‘市局刑侦二队’而行动受阻,但是,不要害怕,我们只要在做对的事,就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们,老天也会帮我们的,当然,市局内部的大家肯定是会全力支持我们,我们自己不要多想,市局能利用的资源放心大胆地用就好,所以,这对我们的工作其实影响微乎其微,外边儿那些闲言碎语,大家听听就是了,别往心里去,自古强者都要受杂碎诋毁,但对强者也没有任何影响,对吧?”

“齐哥,你嘴上可以积点德吗?”身后是宋越的声音,齐一慈回过头,宋越和周游两人两只手都提着咖啡,齐一慈嫌弃道,“滚滚滚,我在讲开学第一课呢,别来插嘴。”

“嗨,大家熟人熟事的,你话太多了会被他们烦的,说你打官腔,喏,老大说你今天是你来二队的第一天,花里花哨的都是假的,得请大家喝咖啡才行,他帮你买了,账单发你微信了,一会儿你把钱转给他。”说着侧身从齐一慈旁边溜进二队的办公室,把咖啡放在就近的办公桌上。

齐一慈被气笑了:“什么啊,我怎么还不能逃脱他的魔爪啊?”

宋越一边暴力拆开用订书钉钉好的外卖袋,把咖啡从里面一杯一杯端出来,招呼大家来拿,一边随口应道:“不能啊,老大还说以后咱们一二队就是连体婴了,你看着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呀,让他别再来拖累我了,放我自由吧!”齐一慈佯装嫌弃,见二队众人都没有动,也跟着招呼大家,“来拿咖啡呀,放心吧,我是一定不会把钱转给俞队的小宋小周你们回去给老俞说,谢谢他为我们开学第一课赞助的饮品。”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宋越竖了个大拇指,又把一杯粉粉嫩嫩的咖啡递给梁圆圆,“圆圆姐,这个是月月帮你选的,让我一定要送到你手里,说美女必须喝草莓味的咖啡!”

众人分完咖啡,齐一慈刚要开口,手机就震动起来,来电显示是俞安雨,齐一慈接通电话:“要债鬼,干嘛?”

见齐一慈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敛起来,所有人都不自觉屏住了呼吸,齐一慈拧着眉头一边点头,一边低声答应:“好,我们马上来。”挂断电话,齐一慈的目光扫向众人,嘴角翘了翘:“家人们,来活儿了。”

*

齐一慈带着众人到大会议室时,禁毒队和刑侦一队已经到了,顾亦然端坐在上座,闭着眼正在养精蓄锐,听到脚步声,他才缓缓睁开眼,朝齐一慈微微颔首,待所有人都坐下了,顾亦然才开口:“俞队、齐队,刑侦队各位早上好,事出突然,且需要大量人力,所以临时召集大家来这里开这个紧急会议,预计在未来至少一周内都会加班,工作强度较大,请各位提前做好准备。”

众人没有异议,顾亦然便偏了偏头,不需要说任何的话,站在投影仪前的贺仙就看懂了顾亦然的指示,开口道:“大家好,那么接下来就由我来给各位讲解一下情况。前天晚上,城南一个化工厂发生了火灾,消防和分局十分重视,火势经过三个多小时扑救得到控制,化工厂损失严重,厂房及仓库全部损毁,将现场残留的化学品依法送检实验室,今早实验室反馈了检验结果,现场化学品残留,是高纯度雪砂。”

--------------------

这下真的是最终案了~全家人必须整整齐齐!!!

第156章 155

门口传来敲门声,继而门被人从外推开,元秘书跨了进来,开口解释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罗局上午有事,还在路途中,由我代替罗局参会,稍后我会整理会议纪要给罗局。”

贺仙被打断,愣了一下,还没说话,就听到会议桌中间的座机里传出罗局的声音:“小元,我在电话会议。”

元秘书“噢”了一声,一时有些尴尬,罗局又给他递了个台阶:“来都来了,一起听吧。”

“是。”元秘书找了个空位坐下,打开带来的笔电,快速地做好了准备。

突然被打断,顾亦然脸上有些许不悦,吩咐贺仙:“仙鹤,继续。”

贺仙点头,又继续开口:“消防已经找到了起火原因,有多个起火点,是人为纵火,分局正在全力调查找到纵火人。同时分局联系了工厂负责人,其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名下还有一个化工厂,他有其他的全职工作,综合评估他的经济实力不足以办厂,他只是信息被他人利用,后续我们会继续调查这个工厂的各种资质,应该会有所发现。目前有极大可能,这只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化工厂,它的真实用途是雪砂制造工厂。”

众人哗然,清明抓捕裴松南之后,禁毒队顺藤摸瓜查到恒久药业,恒久药业两个厂房的仓库内都发现了大量已经包装好的雪砂,此次行动是禁毒队的大成功,不但缴获了大量雪砂,还查封了雪砂制造工厂,原本以为随着市面上仍在流通中的雪砂被消耗完,雪砂将会完全退出市场,却不料还有其他的雪砂制造工厂。

“我们查封了恒久药业的两个厂房,缴获其库房内所有雪砂后,雪砂的供应链条仍然没断,虽然不如之前那样猖狂,利用雪砂迷奸的警情也在下降,但雪砂的贩卖似乎并没有受太大影响,加之裴松南被抓后,虞美人大幅度涨价,雪砂的价格优势就更明显了,可能存在部分大掮客手上有存货,但几个月下来了,如此大的供应量,显然不符合一般掮客的存货量。”贺仙解释道,“所以,一定是还有其他雪砂制造工厂当然,我们的猜测也是有根据的。”

屏幕上画面切换,是一个视频的封面,在场所有人都是刑警或缉毒警,什么血腥暴力没有见过,但贺仙还是友善地给出了预警:“画面有些血腥暴力,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这是网安给过来的暗网上的视频,裴松南之前在暗网上高价悬赏祝恒嘉,之后在泰国找到了逃逸的祝恒嘉,并对他进行了枪决,这是裴松南拍摄发到暗网上的视频,通过视频,我们可以得知,祝恒嘉并不是制造雪砂背后的唯一主谋。”

禁毒队之前已经看过这个视频了,现在又得陪刑侦两个队重看一遍,何念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顾亦然扫了他一眼,他就卑微地垂下眼,也不敢再发出任何声响了。

*

视频开始播放,画面抖动,十分模糊,但哀嚎声和求饶声却很清晰,随着画面对焦,跪在地上的祝恒嘉也逐渐清晰起来,他的双手被人捆在身后,鼻青脸肿,连他亲妈要认出他都够呛。祝恒嘉的嘴角有鲜血在往外涌,看起来是伤到了内脏,他神情痛苦,嘴里不住哀求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真的没有给你打过电话我发誓!东西不是我产的,只是我包装的,我发誓,我发誓,你不要杀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死到临头了,怎么还满口胡言?”顾亦然的耳朵动了动,他当然熟悉这个声音,这是整个公安系统都恨得牙痒痒的大毒枭的声音,即使抓住他也没有用,只要不就地击毙,他就有办法逃脱,这件事一次又一次被证明,而且自己却还是重蹈覆辙让他逃出生天了。

顾亦然有点怨自己,他闭上眼睛,听着耳边裴松南的声音,语速平缓,是从外国人嘴里说出来算是非常标准的中文,除了个别字的发音带着美式腔调:“我再问你最后一次,Anesidora的主人,是谁?”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只是我接的一个任务!我发誓!我知道的我都说了!我都说了……不会有人知道他是谁,网站是匿名的,他在榜首,不可能有人看得到他的真实信息!我都说了,我都说了……你不要杀我……”

“你确定,你都说完了吗?”裴松南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可言说的诡异,让所有人都不自觉屏住呼吸,只觉汗毛倒竖,明明身处视频外,却仿佛同时在被拷问。

视频中的祝恒嘉用力地点头,他的眼里含着眼泪,充满乞求,裴松南似笑非笑:“那你,可以去死了。”

祝恒嘉疯狂摇头哀求,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背心肌肉紧实的保镖走到祝恒嘉面前,手枪在他的手里显得格外袖珍,杀伤力却丝毫不减,贴着祝恒嘉的脑袋,无视了祝恒嘉的求饶,扣动了板机。

血浆和脑浆迸裂而出,祝恒嘉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像一条被捏死的虫子,不再动了,画面静止了几秒,裴松南的声音才悠悠地传来:“下一个就是你了。”

*

视频戛然而止,贺仙快速跳转到了下一页,语气没有丝毫变化:“祝恒嘉死后,裴松南开始开始针对网站Anesidora进行了攻击,裴松南在视频最后提到的‘你’,很可能就是Anesidora的运营者。网站服务器在境外,虽然网安的牟队也表示,运营者可能是个中国人,但没有明确的证据,也无法定位,我们暂时无法行动。A网于半个月前关站,但裴松南仍在暗网悬赏黑客尝试突破壁垒,这是一场网络安全攻防战,整个黑产圈似乎都在关注,牟队这边也在持续关注。”

周游转过头看俞安雨,这就是黄屿柠给他们看过的视频,陆离看完视频后也给了有关Anesidora的分析,俞安雨果然开口:“仙鹤,这里我要补充一下。”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俞安雨的身上,贺仙也朝俞安雨点点头,俞安雨开口道:“这个网站的确有些问题,在之前的案件中,我碰巧得到了一个发布者的账号,通过发布者的账号,网站内其他的发布者有部分是有实名信息的,我把这个账号交给了牟队,本地的发布者落地抓捕了几个,应该是网安联动二队落的,后续也推送了一些有实名信息的发布者线索给兄弟省份的公安,初期颇有成效,但突然被叫停,因为有省厅领导干预。”

座机里传来罗局的声音:“又是这个网站,省厅的确有指示,但可能和俞队说的有些出入,这里小元你来解释一下。”

元秘书停下打字,清了清嗓,声音一如既往斯文儒雅:“各位好,这个事情是我在跟进,俞队刚才说的那部分需要纠正一下,叫停的原因是‘取证不合规’,因为中期有推送相关线索给到兄弟省份的公安局,落地抓捕相关嫌疑人,一切进展十分顺利,但同时系统内部有相关传闻,我们局使用非正当手段取证,省厅要求我们这边提交材料自证,因为账号来自俞队,但账号归属并非俞队,网站使用游客账号无法查看用户实名信息,但使用俞队提供的账号却可以查看部分用户实名信息,所以这里的确涉及到‘取证不合规’,落地抓捕行动只能暂停,我这边也在准备材料……”

罗局的声音又从座机里传来:“得亏这次有小元在,这是我们关了门自己说!要不是小元的父亲把这个事情压下来,督查组又得下来一次!这次下来就是查我们了!”

元秘书尴尬地笑笑:“罗局,您别这样说,我也是市局的一份子,况且我们取证、抓捕都是合乎规范的,我们也有底气,只是信息来源确实有些说不清楚,但请大家放心,这边压力暂时不是太大,可以解决,只是后续调查取证,需要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如果有不确定的,请优先报备个领导,不要擅自行动……那,俞队,继续吧?”

现场气氛有些凝重,俞安雨接过话茬,声音也不自觉压低了:“关于元秘书提到的游客账号和我手里的账号看到的网站显示不同问题,应该是账号权重不同导致了权限不同,根据我们之前的推测和刚才视频里祝恒嘉说的话,我们认为这个这个网站是个双重网站,一个是表网,也就是使用游客账号可以看到的视频网站;另一个是里网,也就是发布者们能够进入的网站,我们尝试过,发布者是要进行筛选的,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发布者,我们怀疑,网站真正的运营者实际操控的,是网站的里网,表网与其说是个视频网站,不如说是犯罪者们罪证的记录网站,他们把证明自己罪证的视频上传,同时在某个规则的约束下不得不参与某个‘游戏’,尊重规则,从而保护自己的实名不被公开。”

--------------------

大家都看苍兰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