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81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除了周游,众人目瞪口呆,周游见怪不怪,问俞安雨:“老大,这个人是谁啊,我们为什么要打开他的电脑?”

“他就是我得到的那个A网账号的主人。”俞安雨看着黄屿柠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打,一条条指令在他手指下完成,俞安雨转过头看周游,苦笑道,“陆主任说的,活人会撒谎,死人肯定不会。”

“他真的是搞学术的耶,浏览记录全是各种文献、论文的网站……”黄屿柠一边飞速敲打键盘,一边还能分神来感叹,“找到了,这个应该就是A网的里网入口,但是现在我们已经进不去了。”黄屿柠说完,众人都不自觉凑近了一些,却也都看不出个所以然。

“你能还原这台电脑上曾经的操作吗?比如输入过的文字记录。”陆离询问。

“嗯……理论上,是可以的,”黄屿柠迟疑了片刻,手指缓慢地敲打着键盘,继而突然加快速度,“我试试吧。”

*

从C大带回来的台式电脑也链接好了,陆离才总算是有些明白牟言口中“百年一遇的天才”是什么概念,方知有的两台电脑加上黄屿柠自己带来破解方知有手机的笔记本,他能同时操控三台电脑,还不忘挂心他的午餐,扭过头叫俞安雨:“哥,我饿了!这你不给我安排顿好的?”

“先把离离安排给你的事情做好!”俞安雨抬手把黄屿柠的头又扭回去逼他看屏幕,又压低声音问陆离,“家里是不是有饺子?”

“嗯,上次去超市买了两盒。”

“好吃不过饺子?”听到要吃饺子的黄屿柠坏笑着转过头来,俞安雨脑补了一下后面一句,火立刻就窜上来了,陆离赶紧抬手来拦,俞安雨才没有爆发,只是瞪着黄屿柠咬牙切齿地问他:“你是不是活腻了?”

陆离有些无奈,也不知道这对兄弟扭曲的感情到底是怎么维系到今天的,一个爆发了次次都舍得下狠手,一个不要命回回都敢皮,没有酿成惨剧,两个人的运气都挺好。

黄屿柠怂兮兮回过头,自知自己摸到老虎的屁股了,开谁的玩笑也不能开嫂子的玩笑,是自己太大意了,自救达人赶紧开口:“这里!我还原了他笔记本最后七天的文字录入记录!”

陆离立刻凑过去,屏幕上黑底白字,不断有新的文字刷新出来,黄屿柠解释:“这是所有录入过的文字,包括删除的文字,我没有办法拆分开最终录入的内容是什么,只能自己判断一下。”

黄屿柠说着又扫向从学校带回来的台式电脑:“这台电脑没有问题,全是知网、期刊论文网站,这好歹是公用电脑,他应该也不会用学校的电脑做什么。”

陆离转过头看另一边的显示屏:“保险起见,你还是把他浏览过的那些论文、期刊都给我吧。”

“嗯,好。”黄屿柠有求必应,手指又在键盘上敲打起来。

*

俞安雨这人小气得不一般,被黄屿柠一句话膈应得不想吃饺子了,气呼呼地点了外卖,叉着腰守着黄屿柠,黄屿柠也不敢造次了,乖乖听陆离的话,陆离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俞安雨的手机震动起来,还以为是外卖到了,掏出手机发现是齐一慈打来的电话,他滑开屏幕:“老齐,你那边怎么样?”

“的确和顾队猜测的一样,火灾和斗殴都指向雪砂贩卖,但这不是重点老俞,裴松南入境了,他现在就在C市。”

--------------------

弟弟:好吃不过饺子!

崽崽: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爆你的脑子?

第159章 158

刑侦队三人也等不及外卖送到,急忙赶去机场,交警已经设卡对出机场的社会车辆逐个盘查了,从机场辐射出来的每条支路都排起了长龙。

顾亦然亲临现场,顶着四十度的高温在室外指挥工作,贺仙够着手举着伞站在他身边。

“顾队!”俞安雨下了车甩上车门,冷星宇和周游也从另一边的警车上下来。

顾亦然的脸色很差,俞安雨紧张他的身体:“顾队,这么热的天,你去指挥车上休息一会儿吧,这里我看着。”

顾亦然咬着后槽牙,也没有动作,贺仙也忙帮腔:“是啊顾队,你休息一下,喝口水吧,小心中暑了。”

顾亦然扫了她一眼,她便抿着嘴没有再劝了,俞安雨又问:“你们吃午饭了吗?”

贺仙轻轻摇了摇头,瞟了顾亦然一眼,俞安雨忙叫周游:“小周、星宇,你们去机场里买点汉堡出来给大家垫垫肚子,给顾队买碗清淡的粥,有家港式餐厅。”

*

虽然特意给顾亦然打包了清淡的粥,但他也只是象征性地吃了两口,已经错过了抓人的黄金期,顾亦然比谁都清楚,裴松南很可能已经离开机场了。

一点刚过,顾亦然的手机就震动起来,是个隐藏号码,顾亦然扫了贺仙一眼,贺仙立马连线技术科,待贺仙点头了,顾亦然才接通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呼呼风声,分明是汽车正在高速飞驰,风灌入车厢的声音,继而风声逐渐变小再到消失,电话那头才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彬彬有礼,儒雅随和:“顾队您好,顾队如此盛情的欢迎仪式,我实在是受宠若惊啊!”

顾亦然强压着心中的怒气,叫出了他的名字:“裴松南。”

“呵呵,”裴松南轻笑两声,“距离上次见到顾队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了,我对顾队甚是想念,于是把顾队对我说的话嚼碎了一遍又一遍地复习,回忆着顾队把刀扎进我肩膀时那美妙的果断,那充满恨意的视线,每每想到,我浑身就像过了电一样,这世间,也只有顾队能带给我这样的感受了。”

“别恶心人了,既然你敢来,应该也没打算活着回去,”顾亦然咬牙切齿,“下次你再出现在我的视野范围内,我保证你会被当场击毙。”

电话那头的裴松南叹了一口气:“哎,顾队的脾气可真是越来越差了,一定是天气的缘故,顾队早点收队回去休息了吧,请保重身体,不要中暑了,我也不想要给顾队添堵,但是无奈还有没有处理好的雪砂工厂,我也是劳碌命啊!”

顾亦然的瞳孔骤然紧缩,警告道:“裴松南!你敢轻举妄动试试!”

“呵呵,好了,顾队,再多说两句,顾队得上门来抓我了,但我依然很开心能够听到顾队的声音,也期待和顾队的见面,回见。”

裴松南挂断电话后,顾亦然的视线扫向贺仙:“仙鹤!”

“稍等!”贺仙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打,她抬起头来看向顾亦然,“顾队,通话时长不够,没有定位具体位置,只定位出了大致区域,在柳巷区,他的确已经离开机场路了。”

顾亦然毫不犹豫:“通知设卡的交警收队,让交警支队把柳巷区所有道路监控拉出来比对,刚才通话的时间,开着窗又关窗的车辆,百万级的豪车优先,全部拉出来回溯!”

*

大G在最前面开路,后面跟着指挥车和几辆警车,朝着市局的方向一路疾驰。顾亦然拨通了罗局的电话:“罗局,我是顾亦然,裴松南刚才给我打了电话,市内还有其他的雪砂工厂,裴松南一定会有所行动,我需要调动分局和辖区派出所立刻排查所属区域内所有的工厂,包括厂房及仓库,部分辖区工厂较多,可以申请支援,务必在今晚之前找到另外的雪砂工厂!”

罗局毫不犹豫,给了顾亦然绝对的支持:“好的。”

顾亦然继续补充:“特警队和消防支队也需要随时待命。”

挂断电话,顾亦然继续吩咐贺仙:“通知禁毒队和刑侦队全员回局里集合开会,让技术科研究一下刚才的通话录音,辅助视侦尽快锁定裴松南!”

*

一行人回到市局就马不停蹄往会议室赶,罗局也亲临会议,刑侦二队对市内近一个月的火情和相关警情进行了复盘,果然发现大量与雪砂相关的案件,齐一慈总结:“多个酒吧、KTV、台球室等娱乐场所发生火灾,均与雪砂交易有关,多起恶性黑社会暴力斗殴事件受害者都是贩卖雪砂的拆家或是介绍雪砂交易的掮客,可以确定这都是裴松南针对雪砂交易进行的打击报复。”

“老大,我的线人刚才也发信息给我,圈子里已经传开了,大家都知道裴松南回来了,他这次行事高调,分明就是冲着雪砂来的,手里有大货的几个上家都准备跑路了。”郑一诺压低声音。

“先不用管他们,这次我们的目标是抓住裴松南,适当抓大放小是可以接受的。”顾亦然沉默片刻,才开口道,“诚如各位所见,找到其他雪砂工厂,阻止裴松南的破坏行为并将他抓捕归案已经迫在眉睫,希望各位克服一下,轮流休息,保证24小时都有人力在岗,以便随时出动,现在各分局辖区派出所正在全面排查所属辖区内的工厂,应该很快就会找到,这次任务有一定危险,全员申请配枪,请务必保护好自己和身边同事的安全。”

*

眼看九点过了,俞安雨也没有回家,陆离从七点就开始焦虑了,俞安雨的伤痊愈没多久,上次抓裴松南弄得他一身都是伤,额头还缝了七针,陆离不担心才怪了。

陆离还是按捺不住给俞安雨打了电话,好一阵电话才接通,是在一个很安静的环境,俞安雨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宝贝,对不起,我忘了给了你说了,今天晚上我不回来了,裴松南给顾队暗示还有其他的雪砂工厂,现在分局和辖区派出所正在全力排查市里所有的工厂,我们得赶在裴松南行动前找到雪砂工厂,提前做出应对,不能再让他这么为所欲为了!”

陆离的心里担忧大过不满,心疼地询问道:“你晚上吃东西了吗?”

“吃了吃了,在食堂吃的大鸡腿,肯定得吃饱了才有力气抓坏人嘛,别担心我啦,老婆你吃了吗?”

“吃了呀,中午的外卖不是点了五份么,多出来的那两份我让屿柠带走了。”

“那可不是便宜他了?”俞安雨还在生黄屿柠的气,陆离觉得好笑:“好啦,屿柠就是嘴上说说,你们走了之后,你不知道他和我独处的时候有多紧张,吃过午饭我就让他先回去上班了。”

“他的事情做完了吗?”俞安雨这明明白白就是找茬儿的语气。

“嗯,这次屿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A网已经关闭了,我们也只能通过方知有录入过的文字去推测他做了些什么。对了,方知有给你的信,你放在哪里的?”

“嗯?噢!书房,我书桌右边下面的柜子,第一个抽屉里,应该就在最上面。”

陆离起身朝着书房走,边走边说:“你先别挂,我看看。”

“嗯……老婆,我想你了。”委屈小狗前一秒还在凶人,下一秒就撒起娇来了,陆离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允许你现在回来。”

“哎,可我现在回不来,只能看看我老婆的照片,听听我老婆的声音解解馋了。”俞安雨说着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陆离拉开抽屉就看到了方知有的信,拿出方知有的信,露出了下面的录取通知书,是俞安雨的录取通知书,抽屉里右侧是一长条卷起来的纸,尘封的记忆被打开,陆离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是自己给俞安雨制定的百日复习计划表,精确到天的复习计划,让俞安雨每天必须做完打勾才准睡觉,那时他明明叫苦连连,还以为他恨透了那张纸。

“老婆?老婆!找到了吗?”耳边俞安雨的声音传来,陆离这才回过神来,答应道:“嗯,找到了,还找到了些别的东西。”

俞安雨愣神一秒,惨叫出来:“啊!啊!老婆,你别看!”

但陆离已经打开了百日复习计划,的确是自己的字迹,日期下每一格都有不同的复习计划项目,每一条后面都打了勾,非常豪迈的一个个大勾,计划表的抬头旁边的空位是俞安雨的字迹:我喜欢学习!离离就会喜欢我!离离不和成绩不好的人玩!

计划表两边还有些空白,被俞安雨用狂草字迹一左一右写着“考上警校成为警察”、“迎娶离离走上巅峰”,陆离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当初,还真是靠信仰在读书啊?”

“啊!你别看啊……”陆离已经脑补出电话那头俞安雨羞得脸都红了的模样,俞安雨更委屈了,“我困嘛,我那时候,一到晚上就困,我一看到这些我就精神了,我就能继续学习了……”

陆离笑得不行,好像能看到打着瞌睡还在努力学习的俞安雨,心里一暖,哄道:“但是你看,你多赚啊,你写上去的,都实现了。”

俞安雨一顿,傻笑起来:“嘿嘿,是呀!这叫什么!皇天不负苦心人!”

陆离把俞安雨的计划表又卷起来放回原处,就看到录取通知书下露出的报纸的一角,陆离脸上的笑意一滞,明明没有看到全貌,却已经猜到了那张报纸上记录的是什么,他屏住呼吸将录取通知书拿起来,露出了下面的报纸,果然是当初他们扔到自己脸上的,记录着与自己父母相关的那场医闹的报纸,除了打着马赛克的现场照片,右上角还有一个圆框,是段恩祈的登记照。

这曾是陆离的噩梦,只要这一页报纸就足够让他情绪失控,但是真奇怪,陆离现在好像能够释然了,父母已经离开他很久了,段恩祈也死了,他也该从这场困了他十八年的噩梦中苏醒过来了。

俞安雨似乎也想起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下是什么,连忙对陆离说:“离离,你乖,别把录取通知书拿起来,我求你了!”

“可我已经拿起来了。”陆离的语气很平静,隔着手机陆离都听出了俞安雨的心碎,他啜啜着说:“对不起……”

“没关系,已经过去了,况且段恩祈已经死了,无论怎么样,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俞安雨还沉浸在愧疚中:“陈局告诉我他出狱的时候,我就应该多一个心眼的,是我太失职了。”

--------------------

高中的崽崽真的是快乐小狗了哈哈哈,靠信仰读书

第160章 159

挂电话前俞安雨隔着手机狠狠地亲了陆离一口,这才哄着陆离早点休息,让他挂了电话。待陆离将电话挂断,俞安雨才收起脸上的笑意,推门从母婴室里出来,加快脚步朝着旁边的会议室走去。

推门而入,梁圆圆正讲到结合禁毒队提供的涉及雪砂交易的娱乐场所,剔除已经有过警情的娱乐场所所覆盖的区域,还有两个区暂时没有警情,裴松南这次高调回国,就是冲着雪砂交易来的,这两天一定会找机会下手,无论是对活跃在该区的拆家还是提供交易场所的老板,他一定会伺机报复。

“所以,老俞,我的建议是,我们一人负责一个区,先去蹲点,我有一种预感,今晚绝不宁静。顾队留在市局,找到雪砂工厂后视情况安排我和老俞就近支援。”齐一慈的视线和俞安雨对上,两人默契地点了下头,双双将视线向顾亦然,顾亦然看着投影上的地图,代表火灾的小火焰图案和代表斗殴的棒球棒图案分布在不同区域,仅有两个圈出来的两个红色区域内没有小火焰和棒球棒,是一目了然的犯罪地图。

顾亦然点头,郑重地开口:“俞队、齐队,请务必注意安全。”

*

眼看快十二点了,分局还没有上报找到雪砂工厂,但齐队料事如神,刑侦一队蹲点的酒吧发生小型火灾,一队众人及时疏散现场群众,接到报警的消防中队也及时赶到扑灭大火,经过调取监控查证和现场勘查后,很快找到了起火原因,锁定了纵火嫌疑人。

凌晨一点,开发区分局上报,找到雪砂工厂,开发区有大大小小的工厂不计其数,除了开发区本身的警力,从其他各区都加派了人手支援,也愣是排查到凌晨才找到,顾亦然立刻带人前往,还在路途中,就接到分局的上报,在存放雪砂的仓库中发现了疑似定时炸弹的装置,上面的计时器剩余时间不足十分钟,但现场没有拆弹专家。

即使派遣直升机带着特警队的拆弹专家去现场也不可能赶到完成拆弹任务,顾亦然命令立刻拍摄炸弹的照片,同时安排现场警力疏散附近厂房的群众。

很快炸弹的照片传到贺仙的电脑上,贺仙立刻转发给了特警队,不出三十秒魏风尘的电话就拨过来了,顾亦然接通电话,那头是特警队的拆弹专家左洋的声音:“顾队,我是左洋。”

“长话短说。”顾亦然提醒他。

“炸弹我看过了,这个炸弹是三明治结构,定时电路在内部,外层的铁皮和内层的铝箔之间夹着一层绝缘橡胶,一旦让铁皮和铝箔接触,构成通电回路就会立刻引爆,我没法远程指挥外行解除炸弹的定时装置,炸弹内部贴着铝箔的PVC管有一根金属摆锤,让现场的同僚千万别碰,发生倾斜,哪怕是震动都有可能触发炸弹。”左洋听话地挑出了重点来说,他的语速很快,炸弹的棘手程度可想而知。

顾亦然却依旧冷静:“所以,你的建议是什么?”

“立刻退到安全范围,这个炸弹要炸毁一个小型仓库完全没问题,只能放弃,任由他引爆,优先保证现场人员安全。”

顾亦然紧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才说:“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顾亦然才吩咐贺仙:“通知现场所有人后撤,确保群众全部疏散,放弃工厂,联系消防准备灭火,雪砂可溶于水,记得提醒消防注意防止未完全燃烧的雪砂二次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