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75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你为什么在这里?”陆离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那三个字,“段、恩、祈……”

段恩祈被陆离掐着脖子,陆离抖得厉害,手里的力气并不大,虽然有窒息感,但不至于完全不能呼吸,段恩祈艰难地倒着气,骂道:“你他妈是谁!”

段恩祈的话成功地火上浇油,陆离怔怔望着眼前的男人,这个人杀了他的父母,毁掉了他的人生,却连他是谁都没有认出来。

陆离冷笑道:“一个要取你狗命的人。”说着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陆离屏住呼吸,把所有力气都灌注在手上,他的指尖充血,指节发白,段恩祈的脖子被陆离死死掐住,隔绝了空气,便停止了倒气,屋子里突然就静了下来,时间被无限拉长,看着段恩祈翻白的双眼,陆离的眼泪却一个劲儿往外涌。

*

“离离,爸妈会在天上看着你,守护着你……”

“你这不是还有一对爸妈么,还有外婆,还有我……”

“你不是孤身一人……”

“我们都很爱你……”

*

陆离浑身的力气突然被抽走,他猛地松开手,往后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连呼吸声都带着哭腔,这个他模拟过无数次的场景,最终都是以他亲手了结段恩祈结束,而在病态的酣畅之后,他被困在无法复仇的暴怒与无能为力的绝望中,彻夜难眠。

这个做梦也在幻想的场景就在自己眼前展开,终于可以付诸行动了,可是为什么,手却抖得那么厉害?为什么,要在那一刻想起俞安雨的脸,想起他对自己说的话,想起他温暖的怀抱。

是啊,已经无法舍弃现在拥有的一切了,自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有了爱的人,被他们爱着,也害怕他们对自己失望。

可是,父母要怎么办,天上的父母,真的会原谅贪恋眼前的幸福,而忘记仇恨的自己吗?杀害父母的凶手就在眼前,自己真的要懦弱地回避吗?

陆离抬起手捂住头,他还没有做好准备,还没有想好再次见到段恩祈该怎么做,明明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经笃信的答案,怎么会在和俞安雨的朝夕相处中产生那这么大的偏差?

可是,任谁都会贪恋的吧?被那样的人爱着,保护着,在那样的温暖里栖息过,已经不想再坠回冰冷的地狱了。

*

陆离无法抑制地想念俞安雨,想要立刻见到他,想要躲进他的怀里什么都不思考。陆离伸手去捡掉在地上的手机,指尖刚要触到手机,突然一个黑影挡住了视线。

绳索似乎是活结,段恩祈竟然自己挣脱了,他刚被陆离这么掐着,脾气也被激出来了,扑过来掐住陆离的脖子,凶神恶煞地骂道:“小兔崽子!掐啊!你怎么不掐了!你有本事掐死我啊!”

突如其来的窒息感仿佛是把陆离狠狠地摁进深海里,连耳朵也跟着堵了起来,段恩祈的骂声明明就在面前,陆离却听得不真切,只能竭尽全力抬起手握住段恩祈的手腕,用指甲扣进他的皮肤,但陆离刚才似乎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被段恩祈压在身下,竟使不出一点力气。

直到段恩祈猖狂大笑:“我想起你是谁了你和你妈妈长得真像,她也是像你现在这样,哭着求我不要伤害你爸爸的……”

陆离双眼睁大,胸口的痛感逐渐苏醒,先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接着被乱石砸过、被千军万马辗过,从胸口蔓延开的痛感遍布全身,他艰难地开口,声音都变了调:“你……住口……”

“我偏不,我不仅不住口,我还要说,你爸妈都是废物,连个人都救不活!他们就该死!”

“闭嘴!”陆离的眼泪狂流,哑着嗓子朝段恩祈怒吼道。

为什么?这个人接受了十几年的劳动改造,却没有一丝悔意?他的嘴里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他对自己的父母的死没有任何愧疚,反倒耀武扬威地贬低着他们,这样的垃圾,要怎么欺骗自己去原谅他?

看着陆离歇斯底里的模样,段恩祈反倒笑得更大声了:“小兔崽子,就你还想杀我?你和你那没用的爸妈一个德行!也是有缘,你们一家人都要死在我的手上,也算是另一种圆满了吧?好了,我这就送你去你那废物爸妈那儿……”

“我让你……闭、嘴!”陆离不知从哪里迸发出的力气,奋力挣扎起来。

陆离突然的反扑让段恩祈措手不及,双手的力气不自觉一松,氧气迅速进入陆离的肺部,陆离得到了喘息,松开掐着段恩祈手臂的手,他是专业法医,清楚地知道人体的所有血管筋骨的分布,他抬手在段恩祈的手肘一拨,段恩祈从手肘到小臂延伸到小拇指一阵酥麻,掐住陆离脖子的手彻底失了力气。陆离收回手,用手肘击打段恩祈的下巴,段恩祈被近在咫尺的肘击打得眼冒金星,陆离借势翻身将段恩祈反压在了身下。

情势突然逆转,陆离红着眼恶狠狠得盯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段恩祈,许是此刻自己的神情足够吓人,段恩祈有些懵了,张着嘴呆呆地望着自己。

段恩祈突然转过头看向旁边,陆离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一把寿司刀正安静地躺在木桌下的阴影里。

段恩祈正要伸手,陆离就先一步握住了寿司刀。

*

就在那一刻陆离突然明白了,Anesidora,送上礼物的她,她是被众神造出来,拥有一切天赋的女人火神给她做了金长袍,她拥有了取之不尽的财富;爱神给了她妩媚与诱惑男人的力量,她掌握了可以肆意操控的权力;神使教会她语言的技能,她拥有了用语言蛊惑人心的力量。

她太清楚人们想要什么,她的礼物太尽如人意,以至于没有人可以拒绝。

也是在打开盒子的那一刻,人们才幡然醒悟,她是众神送给人类的礼物,亦是众神给人类降下的惩罚。

*

陆离忍不住大笑起来,段恩祈也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刻改口求饶:“不是的!你听我解释!你把刀放下!你是警察!你不能杀人!你听我说!我已经接受过惩罚了,对你父母造成的伤害,我已经赎过罪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他们!我刚才都是胡说的!你把刀放下!”

陆离收起笑,看着眼前的男人,岁月确确实实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他的皮肤黝黑,脸上沟壑纵横,头发虽然很短,但是能够看到夹杂在其中的白发,他被自己压在身下苦苦哀求,一点没有年长者的矜持自傲。

陆离牵了牵嘴角,声音很轻,却没有一点温度:“这些话,你还是说给我爸妈听吧。”

--------------------

呜哇啊啊啊我的离离

第147章 146

“……我看到游戏群里很多人在讨论,就刷上去看,发现是杀人现场的视频,看到被捅的是钟诗婷,除了震惊,还有恐惧,我觉得可能是他们想要除掉我了……”黎万海紧张地咽了口唾沫,还心有余悸。

“为什么看到这条视频会想这么多?”俞安雨询问。

黎万海苦笑:“没有巧合,自从我开始和他们共事,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间没有那么多巧合,都是有人特意为之……”

俞安雨刚想继续追问,手机特别提示音响了起来,是俞安雨给陆离设置的专属铃声,他掏出手机,果然是陆离发的消息,是一个定位,海林公园停车场,没有附加任何文字,俞安雨心里一颤,顿也没顿就回复:原地等我,我马上到

回复完信息,俞安雨抬起头来,视线和黎万海对上,开口道:“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你也才醒,需要休息,我们明天再来找你。”

这没头没尾的结束语让在一旁记录的周游有点茫然,转过头看自己的顶头上司,脸上是肉眼可见的归心似箭。

黎万海虽然也有些懵,但还是应道:“好的好的,对了,警官,还有一件事……”

俞安雨有些不耐烦:“什么事?”

黎万海小心翼翼,似乎是对自己的矫情有些自知之明:“我明天可能会转院,公立医院的环境确实不太好……我想转去环境好些的私立医院,刚才正在和我妈商量……所以警官来之前先联系我吧,以免白跑一趟。”

俞安雨作为一个才因为车祸住院了一个多月的人,在这方面太有发言权,的确是私立医院的条件更好,个人可以操作的空间相对也更大,为了让自己更好地养伤,俞侃把自己病房里能换的东西都换了,从病床到陪护床,从空气净化器到电视机,要不是装修会有甲醛,他巴不得把病房再翻新一遍。

俞安雨飞快地点头:“好的,来之前我们会联系你,你好好休息吧。”

周游跟在俞安雨身后出了病房,俞安雨只对坐在门口长椅上的康淑玉说了句“我们明天再联系你们”便扬长而去。俞安雨的步子迈得很大,走得也很快,就是欺负周游腿比他短,周游只能在他身后小跑步跟着。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停车场,俞安雨拉开车门,对周游说:“不用跟着我,我要去接陆主任,你自己打车回去,我给你报账。”

周游懂事地点点头,还没来得及开口,大G就如同黑夜中的一道闪电,飞快划走,周游不可思议这人一点也不像三个月前才出了大车祸的模样,换个人指定得PTSD,他不仅能正常开车,竟然还敢飙车。

*

俞安雨一路狂飙到海林公园停车场,偌大的露天停车场,稀稀拉拉停了几辆车,迈巴赫格外显眼,他一头扎到迈巴赫旁边的车位,甚至没有熄火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雨已经小了很多,一场大雨后,气温骤降了好几度,但也仍然在炎热的范畴,空气中夹带着泥土的味道,还有几只顽强的知了不知道躲在哪棵大树上不要命地叫着,和雨砸在车顶、滴进水洼的声音更唱迭和。

陆离坐在驾驶座,双手伏在方向盘上,把脸埋在臂弯里,俞安雨拉了下车门,车门反锁着,便抬手敲了敲车窗玻璃,陆离猛地一颤,回过头来看向车窗的方向,他的脸上满是泪水,视线和俞安雨一对上,眼泪就又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俞安雨的心脏跟着一抽,疼痛感瞬间蔓延开来,他不知道他的宝贝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受了什么委屈,竟然哭成这样,他又担心又懊悔,只想赶紧将陆离拥入怀里。

陆离抬手解了车门锁,伴随着解锁声,俞安雨几乎是下一秒就拉开了驾驶座车门。陆离没有发动汽车,车内和车外温度几乎一样,有些闷热,陆离朝俞安雨张开双手,俞安雨毫不犹豫也张开手,一手护着陆离的头,一手绕过去托住陆离的屁股将他抱下车。

陆离被俞安雨抱在怀里,像是在外面被其他小朋友欺负的小孩见到了家长,刚才还只是一个人委委屈屈地掉眼泪,现在情绪的闸门被打开,他抱着俞安雨的脖子,嚎啕大哭起来。

俞安雨鼻尖一酸,眼泪也跟着往外涌,哽咽道:“别哭宝贝,别哭,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来晚了,对不起……”

陆离抽抽噎噎地把脸埋在俞安雨的颈边蹭了蹭,声音断断续续:“我不要、和你、分开……”

俞安雨吸了吸鼻子,忍着心疼,温柔地安抚陆离:“不会分开,我们不会分开的,对不起,我不该大晚上出门,对不起……”俞安雨说着抱着陆离绕到停在旁边的大G后座,拉开车门抱着陆离上了车。

关上车门,是一个更私密的空间,陆离哭得更厉害了,俞安雨这才意识到,一直以来陆离表现出的极度淡漠并不是因为他没有情绪,而是他习惯将所有情绪都埋在心底自己消化,可是总有一天情绪会超负荷,陆离也会随之被压垮。

俞安雨一下一下亲吻着陆离的额头,安抚道:“没事了,我来了,已经没事了……”

陆离在俞安雨的怀里哭了一阵,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俞安雨不敢问他发生了什么,陆离不说他就不问,他要做的就是用世间最温柔的情话哄好他怀里的这个宝贝。

“乖宝贝,不哭了,嗯?都哭成小花猫了,来,让老公看看,老公亲一个,好不好?”俞安雨的嘴唇贴着陆离的额头,柔声问他,一边还在用手指擦陆离脸上的眼泪,

陆离意外地没有拒绝,反倒是听话地仰起头,泪眼婆娑地望着俞安雨,他在渴求这个亲吻,俞安雨承受着一万吨的可爱暴击和一万吨的心疼暴击,低头吻住了陆离的唇,喃喃道:“老公的心肝宝贝儿,你这么个哭法,老公的心都要让你碎了……”

陆离冰凉的唇贴着俞安雨的唇,委委屈屈地开口:“我、使不上力气……踩不动,刹车……我……”

俞安雨连忙开哄:“没事没事,手指有力气给老公发定位就行了,老公来接你。”

陆离抽噎着闭上眼,眼泪就顺着眼尾往下滑,俞安雨一边给他擦眼泪,嘴上也没有闲着,一下一下轻轻啜着陆离的嘴唇,言行一致地告诉陆离自己有多宝贝他。俞安雨突然有些后怕,他不知道为什么陆离大晚上要来到这个公园,也不知道陆离来这里见了谁,为什么会情绪失控成这样,陆离要是有遇到危险怎么办,要是被欺负了怎么办?

俞安雨这样想着,把陆离抱得更紧了,陆离贴着他的嘴唇,小声地开口,语气里竟然带着几分哀求:“老公、我想回家……”

俞安雨连忙答应:“回家回家,老公现在就带你回家!”说着又狠狠地啜了一口,这才依依不舍地退开,又凑过去亲了亲陆离满是泪痕的脸颊。

*

俞安雨抱着陆离回家的时候柳婉婉正在和俞侃视频电话,看到被俞安雨抱在怀里已经睡着的陆离,柳婉婉抬手来捂嘴,心疼地询问:“怎么了?我的宝贝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俞安雨摇了摇头,轻声说:“没事,妈,你别问了,早点回房间休息……”

柳婉婉上下打量了陆离一番,看到了陆离手上的抓痕,指着陆离的手臂,一惊一乍:“宝贝受伤了!你这么搞的!脖子上也红红的,是谁欺负我的宝贝了!”

俞安雨一愣,也垂眼朝柳婉婉手指的方向望去,陆离的手臂上是几道触目惊心的抓痕,已经干涸结痂了,他的心脏又猛地一抽,强忍着心疼对柳婉婉说:“我一会儿给他消毒,没事,妈,你去休息吧。”

回到房间,陆离才睁开眼,俞安雨当然刚才就发现陆离在装睡了,也没有揭穿他,不厌其烦地用最温柔的声音哄怀里正在撒娇的小猫咪:“先洗个澡,咱们就睡觉,好不好?”

陆离点了下头,俞安雨又问:“手怎么受伤了,谁欺负你了?老公去教训他。”

陆离勉强地扯出一个笑来,声音不大,是乖巧的语气:“不用了,我已经处理好了。”

俞安雨没有揪着不放,点了点头,又说:“明天我让小宋去把车开回来,要是太累了明天就别去局里了,我给陈局说一声就是了。”

陆离摇了摇头:“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俞安雨点了点头,跟着附和道:“嗯,好,让老公抱着睡一觉就好了。”

--------------------

来了来了,可把我狗心疼坏了

第148章 147

睡了一觉,陆离果然就恢复了,依照惯例哄俞安雨起床洗漱,为他选要穿的衬衫,替他戴好狗牌,又踮脚来吻他。

柳婉婉起了个大早给他们准备早餐,懂事地对昨晚的事情只字不提,悄悄观察陆离,陆离就当无事发生,反正自欺欺人这一套他最是在行。

到局里了俞安雨还是不放心陆离,三番五次找借口往法医办公室跑,兰法医昨晚熬夜帮刑侦二队解剖了一具命案受害者遗体,凌晨给陆离发了消息说今早会晚点来,办公室里有吕法医和已经出师的小孙法医,陆离索性就以帮忙查看卷宗为由主动跟着俞安雨回刑侦队办公室了。

周游联系了黎万海,黎万海早上果然在处理转院的事宜,和他约了时间,中午就能转到私立医院,挂断电话,周游八卦地问俞安雨:“俞队,仁心医院很出名吗?黎万海也转的仁心医院。”

这名字俞安雨再熟悉不过,他在这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现在还要去复诊,他点头:“我们这儿最好的私立医院了吧?”

齐一慈插话:“住院费一天五位数。”

周游听得直摇头:“那没事了……对了,俞队,黎万海说他中午之前能到仁心医院,我们中午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