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74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俞安雨很后悔昨天没有安排李想转院,他不想以恶意去揣测是否是医护人员做了什么导致李想发病,也不希望找到证据证明医生没有尽全力抢救导致了李想的死亡,但现在瓜田李下,他必须按照流程办事,不仅是李想的死,他也必须证明医护人员绝对的清白。

一行人回到市局时周游刚去洗手间洗漱完,他熬了一晚上,就睡了三个小时,把李想的资料和他的社会关系都排查了一遍,得知今早李想发病没有抢救回来,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小周,你有什么发现没?”俞安雨指了指放在茶几上,陆离点的肯德基早餐外卖。

周游翻了个帕尼尼出来吃,语气里充满遗憾:“李想,挺惨的……他的病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他学习很好,人际关系简单,成天都泡在实验室里。有个各大高校和企业联合举办的校企合作创新大赛,第一名可以拿到项目组的奖金三十万,最重要的是,有很多大公司参与,被大公司看上买回去,那就不止三十万了。”

俞安雨立刻会意:“李想得奖了?”

“不,他落选了。”周游叹息,“学校公布的名单,他是第二名,每个学校的第一名才会选送去参赛,但是周一的官方推文里,有李想主导的那个项目。”

“联系学校,问下为什么要破格选送李想的项目参赛。”

“问了,学校负责人支支吾吾,很含糊,后来才说,李想那个本来就是第一名,有问题的不是李想,而是名单上的第一名,拿了全校第一却不能以全校第一的身份参赛,不知情的人第一反应都是他有问题,这也太窝火了。”

汪月推门而入,红着眼框,满脸的不甘心,开口叫俞安雨:“老大,技术科那边把李想手机上还原的信息给过来了,是106伪基站的短信,又是那伙人干的。”

俞安雨伸手接过汪月手上的材料,翻看起来。

*

“不会不甘心吗?本该是你的东西被人抢走。”

“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所以呢,又像之前那样,默默接受,归咎于自己还不够强大吗?”

“可是你没有时间了,没有‘下一次’了。”

“就这样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什么都不留下吗?”

“你本来可以创造更多的价值,你的项目明明也更加出彩,只要能够参赛,一定能够拿奖,也能够被大公司看上买下,那么大一笔钱,应该够你母亲余生无忧了,真可惜啊。”

“天赋、努力、机遇,天时地利,东风为你而吹,一切垂手可得,可是这个世界又好残酷啊,地位、人脉、金钱,只要掌握它们,就可以轻易掌握成功的密码,轻易夺走已经握在别人手上的努力成果。”

“善良有什么用?诚实有什么用?弱肉强食,物竞天择,就是有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战胜你的努力,普通人家的小孩,怎么跟人比呢?”

“这个世界已经没救了。”

*

“让我来帮助你吧,让一切回到正轨,让本该属于你的东西都回到你的身边,这是最后一次了,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

那个人要利用别人的不幸到什么程度,俞安雨多想要告诉李想,不是这样的啊,不能因为他经历了不公,就不再相信这个世界的真善美,错的怎么会是这个世界呢?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和他一样咬牙坚持努力着的普通人,还有很多在真心为别人付出,在自己岗位上发光发热的普通人,他们也一样善良、真诚,他们不应该成为牺牲品啊!

可是没法传达了,李想躺在冰冷的解剖台上,他来这个世界一遭,病魔夺走了他的父亲,校友夺走了他的功勋,说来可笑,他躺在病床上头疼欲裂生不如死的时候,竟是来自地狱的声音救赎了他。

--------------------

虽然不能操控人心,但是可以蛊惑人心

第145章 144

李想的病理化验和毒物化验结果都表明他是脑癌晚期发病导致死亡,结合医院急救室的录像和库房李想所有使用药品的记录,医院并无任何违规操作,且复盘了急救室的录像,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在急救的时候都毫无保留,拼尽了全力,俞安雨的内心很复杂,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中午俞安雨给陆离打电话时,他已经接到柳婉婉了,正要带着柳婉婉去吃午饭,车里接了蓝牙,俞安雨和陆离的通话里内容柳婉婉也听得一清二楚,她不满地抱怨:“什么工作,周末都没有?”

俞安雨自知理亏,现在他们家两个权力巅峰珠联璧合,他只有卑微求饶的份儿:“对不起,晚上我一定回来陪你们吃晚饭。”

挂断电话,柳婉婉还气呼呼的,问陆离:“宝贝,安雨平时周末都这么加班吗?也带着你加?”

陆离顺势茶里茶气地告了俞安雨一状:“原则上有事才会回局里,只是一般都有事……”

柳婉婉一听又不乐意了:“宝贝,要不你们辞职了吧,回家接爸爸的班,爸爸也好退休了,你们这工作又辛苦,工资又这么低,还危险,这才多久,你们俩接二连三地受伤进医院,妈妈都要心疼死了。”白云剧院台柱子说着就要抹眼泪了,陆离赶紧哄住:“我会找个机会和他谈谈的,妈,你别担心,我们这不好好的么。”

柳婉婉瘪了瘪嘴,见好就收了,陆离赶紧转移话题:“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逛街,妈有什么想买的么?”

柳婉婉委屈兮兮地开口:“别破费啦,爸爸会给我买的,离离把钱留着吧。”

陆离眼珠子一转:“可是俞安雨把工资卡上交给我了耶。”

柳婉婉一听,跟着露出一个坏笑来,对好大儿主动上交工资卡的行为表示了赞许,开口道:“这样啊,那买个包也不是不行啦!”

*

俞安雨说到做到,晚上果然赶到紫苑广场来陪柳婉婉和陆离吃晚饭了,三个人都很默契没有谈公事。

回家路上,俞安雨在前面开路,陆离跟在他后面,柳婉婉心疼儿媳妇的钱:“爸爸给我说离离让他帮忙联系订车,我还在训他,为什么不把钱付了,两个孩子哪有什么钱啊?”

陆离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回答她:“妈,没事的,这两年家里有些投资,小赚了一笔,加上路虎那边保险公司赔了一些,卖出去也有些钱,生日礼物嘛,你们就别和我抢啦。”

柳婉婉感叹:“他也配?”

车载音响里传出俞安雨的声音:“妈,还通着话呢,我听得见。”

“听得见怎么了?”柳婉婉提高音量,“听得见我还不是要说!你为这个家做了什么贡献?啊?还敢开这么贵的车!”

“妈,你现在挎的爱马仕是我的工资卡刷的。”俞安雨提醒道。

“那是你的工资卡吗?上交给离离就是离离的了,这包是离离给我买的!”

“啊对对对,您说的都对。”俞安雨也不挣扎了,转念一想,把陆离这么好的小白菜给拱了,这应该就是他对这个家最大的贡献了。

*

周日俞安雨没有去局里,吃过午饭陪柳婉婉和陆离久违地看了场电影,虽然中途一直在用手机看消息回消息,但是他肯跟着来,已经是极大的诚意了。

吃过晚饭离开购物商场时,他们才发现外面下大暴雨了,好在大G底盘高,即使排水系统无法负担突如其来的大暴雨导致道路积水,大G也毫无压力,俞安雨把车开得跟冲锋舟似的,一路畅通无阻地回了家。

到家刚坐下,俞安雨的手机就响了,是医院打来的,是黎万海的主治医生,打电话告诉俞安雨黎万海醒了。俞安雨挂断电话就拨通了周游的电话,让他十分钟后出门,自己到他楼下接他去医院。

俞安雨急匆匆地要出门,陆离跟着送他去玄关,有些紧张,俞安雨安抚道:“没事,黎万海醒了,我去看看。”

陆离点头,提醒他:“在下雨,你开慢点。”

俞安雨当然听话,趁柳婉婉不在,飞快地亲了陆离一口,抱怨道:“今天都没怎么亲我老婆,可馋死我了,妈真是个电灯泡!”

陆离无奈地摇了摇头,挥开俞安雨:“早点回来。”

*

俞安雨和周游赶到医院时,医生已经给黎万海做过检查了,黎万海坐在病床上,看到俞安雨来了,先是一惊,然后露出了一个微笑来:“警官,您好。”

俞安雨和周游走进病房,飞快地瞟了一旁的康淑玉一眼,黎万海便懂事地点头,语气像是哄小孩,对康淑玉说:“妈,警官有些话要和我说,你先去外面坐一会儿好不好?”

康淑玉扫了俞安雨一眼,又看向黎万海,哑着嗓子开口:“你不舒服,就按铃叫医生。”

黎万海点头,给旁边的胖保姆递了个眼色,保姆便扶着康淑玉朝门口走去。

待门关上了,俞安雨开门见山:“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还准备替李锦奕保守秘密吗?”

黎万海一顿,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来:“没想到啊,我真的没想到,他竟然连我都不放过,我以为扛住警方的压力守口如瓶,他会感受到我的诚意。”

*

柳婉婉去个洗手间的功夫,俞安雨就又赶着去工作了,她数落了俞安雨一通,陆离在旁边听着,认真地附和她。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短信,陆离扫了一眼,是106开头的短信,不知道又是哪家淘宝店发来的大促宣传广告,陆离没有理,起身去给柳婉婉洗葡萄吃。

两人吃着葡萄看综艺,柳婉婉笑得不行,对俞安雨的不满很快就被抛到脑后,陆离对综艺兴趣不大,一心二用地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滑开手机屏幕,手指就停了下来。

*

“陆警官,您好,首先对于我的手下不服管教,一意孤行,导致俞警官受伤的事,我非常抱歉,是我在管理上的疏漏,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让陆警官如此动怒,我十分愧疚,为表歉意,我为陆警官准备了一个礼物,还望陆警官能够收下。”

“礼物特殊,是只对陆警官有意义的礼物,如有其他人在场,我想那份喜悦会因此大打折扣,到时候,就是陆警官的损失了。”

“陆警官自行判断吧,礼物在海林公园后勤保管室,尽快哦,这份礼物的赏味期限挺短的。”

*

陆离平静地锁上手机屏幕,偏过头叫柳婉婉,柳婉婉眼泪都笑出来了,听到宝贝儿媳妇在叫自己,泪眼婆娑地望向陆离,陆离抽纸巾来擦柳婉婉眼角的眼泪,温柔地说:“妈,我得去局里一趟,有个材料需要我核实了签字,很快就回来。”

柳婉婉一听,脸上笑意荡然无存,她询问:“明天再核实不行吗?就非得赶在今天晚上核实签字吗?”

陆离点头,语气里满是愧疚:“对不起,我很快就回来。”

柳婉婉哪里舍得自己的宝贝受了委屈还给自己道歉,只能点头:“去吧,在面在下雨,车开慢点,啊。”

*

陆离赶到海林公园,把车停在公园外的露天停车场,大雨骤至,偌大的停车场就停了两三辆车,公园现在空无一人,外面的小摊贩早就没了踪影,连公园外那一排门店也早早关门了,只有门口的24小时便利店还屹立不倒。

陆离撑着一把黑色的长柄雨伞快步地走进公园,他站在公园平面图前,很快就定位到了后勤保管室的位置,他的心跳不自觉地就加快了,大脑很活跃,陆离很快就将整个公园的平面图记了下来。

陆离将手机录像功能打开,顺便借着录像补光作为电筒照亮前面的路,很快就看到了隐蔽在花坛后的后勤保管室。

花坛中间有石板铺成的小路通往后勤保管室,陆离的裤管脚腕处已经被雨水沾湿了,他讨厌在雨天出门,下了暴雨反倒是像在蒸笼里,热烘烘的,薄汗打湿的衣服贴在身上,黏糊糊的,陆离只想赶紧看看那个人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再回家洗澡吹空调。

“我已经到了海林公园后勤保管处,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四十三分。”陆离一边录像一边讲解,走到后勤保管处,有两道门,本身是木门,木门外还加了一道铁门,通常铁门都是锁上的,而此刻铁门上并没有挂锁,而是用红丝带缠绕着,系了个蝴蝶结。

*

真是个包装劣质的礼物啊,陆离想着,抬起手拉开了系着蝴蝶结的丝带。

第146章 145

陆离推开木门,漆黑中有一个红点在闪烁,他站在门口借着手机补光灯快速扫过屋内,屋子面积并不大,陆离很轻易就发现了躺在地上的男人,他平静地开口:“屋内发现一男子,年龄50岁左右,侧卧在地,脚腕、手腕被麻绳捆在身后,眼罩蒙眼,胸口有轻微起伏,疑似被绑架。”

灯光环绕一周,陆离看到了门边墙上的电灯开关,他抬手开了灯,屋子里立刻明亮起来,扫帚和簸箕规规矩矩靠在墙角,塑料水桶上方挂着一排旧毛巾,角落里堆着一些厚纸板,另一边的角落里摆了一张木桌,木桌上放着一暖水瓶和两个旧旧的搪瓷杯,还有一张破抹布,两个木凳,闪烁的红点便来自其中一个木凳,是放在这张木凳上的一台正在拍摄中的DV录像机,这角度不高不低,既拍不到地上的男人,也拍不到进门的人的正脸,是个不太聪明的拍摄角度。

“你好,我是警察,你听得到我说话吗?”陆离无视了DV录像机,提高音量对地上的男人喊道,男人没有反应,陆离皱眉,虽然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屋内,但同时也警惕着身后,这样的下雨天,无论是踩在石板上还是踩在泥土上都会发出声音,不可能有人悄无声息靠近他,但如果他进了这间屋子,他将处在被动,随时可能有人从外关上门,将自己和男人锁在里面,在没有弄清楚状况之前,他不想轻举妄动。

陆离回过头确认身后安全,将手里的伞卡住门,这才举着手机靠近地上的男人,待陆离蹲下身,才意识到DV录像机正对着自己,虽然有些不太舒服,但他安慰自己就当是个野生的执法记录仪了,便忍着被人怼脸窥视的不适感,伸出手探了探男人的鼻息,又摸了摸他脖子上的脉搏,开口道:“确认存活,体表无明显外伤,尝试再次唤醒。”陆离一边说着一边揭开男人的眼罩,“你好,我是警察……”

揭开男人眼罩的同时,男人睁开了眼,陆离的视线猝不及防地和他对上。

*

山呼海啸,天崩地裂,黑暗再次降临。

陆离手里的手机滑落到地上,他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埋藏在心底的恨意迅速涌了出来,待他回过神来时,双手已经掐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双手双脚都被麻绳捆住,毫无还手之力,无法动弹,只能绷紧身体,和自己做着无谓的挣扎。

这是陆离所有噩梦的源头,陆离幻想过无数次杀死眼前这个人,用刀捅进他的身体,砍掉他的头颅和四肢,将他大卸八块,剥皮抽筋,斩断骨头,碾碎器官,他理应尝尽人间所有酷刑,在痛苦中死去。

陆离大口地喘息着,眼泪止不住往外涌,他明明已经尽全力了,双手却使不上力气,耳边除了男人大口的倒气声,还有一个更清晰的声音,那个声线怎么会不熟悉,撕心裂肺,是自己的声音。

杀了他,为爸妈报仇,他该死,他这样的垃圾不配活着!

他必须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