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66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陆离拿着X光片回到病房,看到俞安雨的脸黑得吓人,刚才看到刑侦队众人的神情,陆离也猜到是发生什么事了,但没想到他们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向俞安雨透露,一点也不考虑病人需要稳定的情绪,陆离有些怨他们,脸色也冷了下来。

齐一慈回头看到陆离,问陆离:“医生怎么说?”

陆离淡淡地应道:“恢复得很好。”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陆离答完后毫不客气下了逐客令:“你们回去忙吧,他没事的。”

虽然不知道陆主任是听谁打了小报告,又或是大家表情管理做得不到位被他察觉到了,但总之,陆主任应该是看出来他们说了不该说的话,这就是明的让他们赶紧滚的意思,大家也只有趁着陆主任翻脸前顺着台阶下了,纷纷站起来祝陆主任生日快乐、祝老大早日康复,灰溜溜退出了病房。

众人走后,病房又安静了下来,陆离倒也没有找俞安雨算账,一切照旧,喂水喂水果,末了坐在病床旁边也会把俞安雨的手牵着,有一下没一下地给俞安雨做按摩。

俞安雨却坐不住了,主动对陆离说:“离离,我听说裴松南越狱了。”

“是吗。”陆离不咸不淡地应声,没有表现出对这事一丝一毫的情绪。

“他还大摇大摆出现在商场的监控里,给顾队留了一封信!”俞安雨义愤填膺地补充。

“他留给顾队的,又不是留给你的,你生什么气?”陆离一边说一边抬起手来抚摸俞安雨的脸,柔声问他,“困没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我睡不着!”俞安雨不自觉提高了音量,说完了才发现自己没有控制好情绪,语气立刻弱了下来,小声询问陆离,“老婆,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陆离脊背一抽,也没有生俞安雨的气,柔声回答他:“病好了就能出院,你看你现在是好了的模样么?”

俞安雨追问:“什么时候能好?我到底还要在医院待多久?都大半个月了,我怎么还不能把脖子上这玩意儿取下来?”

“好了好了,你别生气了,你自己不乖,才受伤住院的,你这是颈椎出了问题,不好好养伤,可是要瘫痪的。”陆离的危言耸听也都是绝对的温柔,完完全全就是哄小孩的模样,俞安雨血冲上脑子了,也没有像平时那样乖乖装出被唬住的模样,而是反问陆离:“为什么要把我关在医院里?我现在不用一天到晚都输液,也能走动了,已经可以回局里了,每天抽两个小时来输液不就行了吗?”

陆离深吸一口气,抬眼看向俞安雨,只一个眼神,俞安雨就懂事闭嘴了,从他醒来到现在大半个月,陆离没有对他说过一句重话,没有凶过他一次,对他百依百顺,要亲要哄都一概满足,陆离没有追究他超速行驶出车祸,对于他不听话一意孤行导致了现在的状况,也没有一个字的抱怨,以至于他有点得意忘形了,可现在看到陆离的眼神,沉睡了大半个月的妻管严基因瞬间被唤醒。

“俞安雨,可以了,我希望你不要再跟我提‘回局里’这三个字了。”陆离的话如同圣旨,掐灭了劳模俞队心中想要回去继续为人民服务的火苗。

今天是陆离的生日,俞安雨自知是自己不懂事,伤成这样够得陆离心疼了,自己还在作,赶紧开哄:“不提了不提了,老婆,别生气,别生气……”

陆离也比往常更好哄了,俞安雨一句话,他就被哄好了,还主动凑过来吻了吻俞安雨的唇,说:“我没生你的气,好了,睡会儿吧。”

*

晚上罗局来看俞安雨,俞安雨受宠若惊,裴松南越狱了,他应该焦头烂额了才对,竟然有空来看自己,俞安雨惶恐自己招待不周,就一个劲儿表决心,说自己正在全力恢复中,很快就能回归岗位,罗局只让他好好养伤,不用急着回局里,末了又对陆离说:“陆主任,累了就休息一阵,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也能充分尊重俞队的想法。”

俞安雨云里雾里,送走了罗局,罗局说的话却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他有种不祥的预感,虽然陆离待人一向疏离,但他看到罗局那一刻脸上的神情说是厌恶也不为过,不管罗局说什么,他的态度也都十分敷衍,下了几次逐客令,自己一直在努力找补,罗局硬生生装听不懂,耐着性子说完了最后一句话才走。

“离离,罗局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话?让你不高兴了?”俞安雨小心地试探道。

陆离淡淡地说:“没有,只是今天下午,我把我们俩的辞职信发给他了。”

“什么?我不辞职啊!为什么我们要辞职?”俞安雨大惊,自己怎么就“被辞职”了,他这才明白罗局的意思,罗局估计也是猜到了这是陆离的意思,才会来医院探自己的口风,得知自己毫不知情,才旁敲侧击,一来是提醒陆离要尊重自己的想法,二来就是要暗示自己让自己发觉了好和陆离推心置腹地谈一谈。

“可以了,”陆离长叹了一口气,垂下眼,声音很疲惫,“已经够了,你要玩警察游戏,我陪你玩了十年了,也够了。我不知道是什么误会,让你觉得我喜欢警察这个职业,虽然很多次我都想要澄清,但是看你这么开心又有干劲,我就贪心地觉得,就算是个误会,只要你喜欢也可以。但是现在,我不愿意了工作辛苦,没有休息时间,这些只要是陪着你,再苦再累我都可以忍受。但是,不是第一次了,你为了查案子,为了追嫌犯,不顾自己的安危,这么受伤,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离离……”俞安雨嘴唇颤抖,他想要打断陆离,这是一份切切实实的恐惧,陆离没有闹着玩,陆离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发自内心,而如果由着他说下去,自己就不能够拒绝他了。

“俞安雨,我承认我对你说谎了,说你伤受多了麻木了就不会心疼了,说你残了死了我不会难过还会去找其他人,这些,都是假的……”陆离抬眼望向俞安雨,眼眶里噙满眼泪,他一眨眼,眼泪就顺着眼尾流了下来,他艰难地扯出一个苦笑来,“我快,痛死了……”

俞安雨的心脏跟着抽疼了一下,他忙伸手去擦陆离的眼泪,急得声音都带着哭腔了:“老婆,你别哭,你别哭啊……”

陆离抬手挡开俞安雨的手,吸了吸鼻子,继续说:“我看着你被人从车里抬出来,失去意识浑身都是血,我感觉天都塌了,你昏迷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是哪里出了错?高中的时候,你以为我喜欢警察,所以立志要当警察的时候,我不该为了鼓励你学习而默认;我不该压着你学习到深夜,让你凭自己的本事考上警校。当个无所事事的富二代有什么不好?爸那么有钱,就算爸不养你,我也可以养活你,为什么要让你,当这狗屁警察?为什么要帮你查案子,为什么要自作聪明去找那些真相,只看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不行吗?为什么,要去深挖背后的人?”

“不是的!离离!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看陆离把一切都归咎于自己,俞安雨急得也掉下眼泪来,他刚想去给陆离擦眼泪被拒绝了,现在也不敢碰陆离,只能哀求,“离离,你别这样说,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不提了,我不提想要回局里了,我乖乖在医院,我养伤,我保证能恢复到原来那样,你别哭了宝贝,求你,别哭了……”

“就是我的错。”陆离嘴角牵了牵,“那天晚上遇到的那对碰瓷的母子,他们的同伙趁着我们下车在和他们交涉处理,在你的车里放了发讯器,早知道,我就是撞死她,也不会停下来,或者,我要是再机警一点,发现了身后有人在你的车上放了东西,掰断他的手,扭断他的脖子,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不会让你承受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才让你那么痛的。”

“不是,离离,不是你的错……”俞安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牵过陆离的手拉到自己面前一下一下地亲吻手背,安抚他,“不是的宝贝,你别这样想,就算是我开车,也一定会停下来,我自己,也没有发现后面有人,这怎么会是你的错?”

“俞安雨,我从来,没有喜欢过这个职业,对警察也从来没有过任何憧憬,我对自己的人生规划从来都不源自于我内心,我想做医生,是因为我爸妈是医生,我做了法医,是因为你做了警察。俞安雨,你真的很笨,你这么笨,凭什么要当刑警查案?你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我高考故意考低二十分就是为了读法医学。你看,就像现在,都需要我告诉你,我,你心中的白莲花,就是在道德绑架你,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牺牲,依了你那么多次,现在,我要你依我这一次也不行吗?”

--------------------

来了来了~真的是相互妥协相互成全的爱情,呜呜呜我崽和我离都好好!!

今天是双更,前面还有一话哦~

第130章 130

俞安雨的震惊都写在脸上,陆离三次诊断考试一次比一次考得差,高考更是发挥失常,比三诊还低二十分,虽然仍然是超过重本线大几十分的高分,但是他高中三年是铁打的年级第一,国内医学院校任他选择,要不是因为分心来管自己的学习,他的成绩也不会一再下滑,但他总是以“读医学院不需要考那么高的分”来搪塞自己。陆离的目标很明确,他不是奔着清华北大去的,自己也就接受了,还因此更加努力地学习,不想辜负陆离投入在自己身上的时间和精力。

所以,不是因为他的成绩下滑了,他那么聪明的人,高三只是在复习之前的知识,他的成绩不可能一降再降,他分明就是有预谋地在降低他的分数,以他之前的分数,就算是协和医学院的临床医学也没有问题,可要从那样的高分到本地医学院的法医学,一口气考低几十近百分,一定会被自己察觉,所以他从一诊就开始谋划,一次比一次低,慢慢降低自己的预期,再到高考,名正言顺地读上本地医学院的法医学。

那个十七岁的陆离,步步为营,让读上本地医学院的法医学成为当下所有人都能接受的选择,他在拿他的前程赌自己,赌自己能够考上警校,赌自己对他不会变心,赌自己永远和他在一起,他孤注一掷,掐灭所有的可能性,只为了自己说的那句“以后想要当警察”,就奉陪到底。

“离离……”俞安雨大口地倒气,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为什么……要为我做到……这样……你怎么、这么傻……”

陆离苦笑:“是啊,我怎么这么傻,一开始我就错了,让你玩就好了,做个不学无术,没有理想、没有抱负的富二代不好吗?俞安雨,我后悔了,我真的很后悔,这不是一条正确的道路,这不是……如果,这是对我过去耍的那些小心机的报复,我认了,我不该那么自大,觉得可以掌控一切,我无法控制,所有可能会带给你伤害的潜在因素,我不能都一一排除,这是它在警告我,我应该察觉到,并且,认输……”

“你没错,离离,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俞安雨红着眼纠正陆离,“虽然!虽然我是因为你喜欢警察,才会想要做警察的,但是,当我真正成为了刑警,保护人民群众,救人于水火,为死者讨回公道,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我能够感觉到我在做有意义的事情,这是我过去的人生都没有体会过的‘价值感’,我切切实实地觉得,我是活着的,我甚至能够明白,为什么,你会喜欢警察,我常常都在庆幸,还好高中的那个我,那么努力地学习,考上了警校,成为了你喜欢的样子。”

“我不喜欢警察,你要我跟你说多少遍,我不喜欢,我只喜欢你,我只想要你好好的……我不知道是我哪个举动让你觉得我喜欢警察了,但是我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任何职业,我,最讨厌这个世界了,没有爸爸妈妈的世界,每一秒都是黑暗的,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也死了,外婆要怎么办,才苟延残喘地活着,如果不是因为有你,我那时候的打算就是陪外婆活到她离世的那天,我就可以解脱了,我每天都是怀着这样的心情活着的,要不是你非要介入我的生活,我才不会活成现在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让我有了重要的人,又让我时刻害怕会失去你,你为什么总是要以身涉险,你有没有想过我,你有没有想过,没有你,我真的会死?”

“对不起,对不起离离……我真的错了,让你这样担惊受怕,让你这么难过心疼,我真的,很对不起,可是,我也不想放弃做警察,案子没有查完,那些人,他们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我不能因为他们的一点恐吓就退缩,如果我退缩了,那就让他们继续逍遥法外吗?正义怎么可能会败给邪道?我不信。”俞安雨咬牙切齿,虽然流着眼泪,眼神却很坚毅。

陆离呆呆地看着俞安雨,突然笑了起来,无奈又绝望,摇着头感叹道:“你没救了,我跟你,简直,没得谈……”陆离说着抽回自己的手,站起来朝门口走,俞安雨连忙叫住他:“离离!你去哪里?”

“别跟过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陆离开口,声音疏远又冰冷,俞安雨的心脏狠狠地砸回胸腔,他紧张地想要下床,陆离明明没有转头,却先一步预判了他的动作:“你假装摔倒我不会扶的,不要让我更烦了,躺好,我冷静一下会回来的。”

陆离说了“会回来”,俞安雨才放下心来,紧张地说:“现在是晚上,你别到处走,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有用吗?你现在这样,能保护我吗?”陆离没有等俞安雨回答,留下这句话跨出了病房的门,他抬手擦了擦眼泪,冷冷地对保镖说:“保护好他,半小时后给他测体温,之后一小时一次,超过37.5度就给我打电话。”

*

陆离出了医院拦了辆出租车,报了目的地:“市公安局。”

窗外街景飞速倒退,这就是那个人在保护的城市,就在此刻,有人在伺机犯罪,有人在实施犯罪,有人在背地里高谈阔论骂警察没用,犯罪屡禁不止,连他热爱着的团队里也有蛀虫,他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却还在坚信,正义不会败给邪道,真是荒唐至极。

出租车在市局门口停下,陆离快步进了市局,门卫刘叔大半个月没有见到陆主任,热情的打招呼却被他完全无视,他径直去到局长办公室,罗局果然从医院离开后回到了市局,见到陆离,有些诧异:“陆主任,你怎么来了?”

“罗允政,这么做有意思吗?”陆离毫不客气,直呼罗局大名,罗局也沉下脸,回应他:“你不应该替俞队做选择,如果是俞队发自内心想要离开这个队伍,我也不会阻拦。”

“你为什么要揪住他不放?他好欺负吗?还是因为他爸爸是俞侃,那些人不敢动他,所以你把那些敏感的案件交给他可是现在你看到了吗?那些群人里也有疯子,他们怎么不敢动俞安雨?他们说不定连俞侃也敢动,你要怎样?像你的走狗一样被你驱使着查案子,要查得他俞家家破人亡吗?”

“陆主任!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呵,那要这么说?你和陈青云,哪个不是在利用他?你们没有心吗?他现在躺在医院里那个模样,你们,就没有责任吗?”

“俞队是个好警察,于公于私,我们都不想失去他,最终的去留,我们会尊重俞队,也希望陆主任,你能够尊重俞队,他是有有血有肉,有自己思考的人,你不觉得,你的控制欲太强了吗?”

陆离居高临下瞪着罗局,发出一声冷笑:“他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控制他?罗允政,你给我听好了,就算最后如你所愿他留在市局,我也绝不会让他再做危险的事情,你也休想再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案子交给他,我一定会从中干涉阻挠,你有本事就让我滚,看他还愿不愿意留在你的市局。”

陆离说完转身就走,狠狠地摔上局长办公室的门,又飞奔下楼到刑侦队办公室,办公室里冷星宇和周游在值班,两人看到陆离都有些诧异,陆离也没有和他们打招呼,推开支队长办公室的门跨了进去。

办公室被他们打扫得干干净净,连俞安雨乱七八糟堆满资料的桌面也被整理得整整齐齐,等着俞安雨回来。

冷星宇和周游连忙起身跟着陆离进了支队长办公室,就看到陆离够着身子拽下郑心玫送来的锦旗,飞快扭开球头,把里面的窃听器倒了出来,窃听器还一下一下闪着红光,陆离握着窃听器的手都在颤抖,他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李锦奕,你给我听好了,你最好,永远,不要再踏上大陆的领土,不然,我一定会抓住你,亲手杀了你。你要是再敢动他一根汗毛,不管你躲在这个世界的哪一个角落,我都一定会找到你,然后杀了你,和你的全家。”

陆离说完,泄愤似的把手里的窃听器丢给冷星宇,冷星宇接住窃听器,就听到陆离冰冷的声音:“送去技术科。”

--------------------

来了来了,是黑化的离离子~

第131章 131

陆离在回医院的出租车上就接到保镖的电话,说是俞安雨体温升高,呼吸不畅,心动过速,已经通知值班医生了,现在搬来了吸氧的设备,准备让俞安雨吸氧。

陆离赶回病房时俞安雨还在吸氧,胸口起伏着,停了好几天的心电图机又打开了,上面的数值的确不友好。

看到陆离回来了,俞安雨虚弱地抬起手伸向陆离,刚才还能和自己争辩的小狗,突然肉眼可见地虚弱下来,陆离抽了一口凉气,压住心中的心疼,几步走到病床边,伸手握住俞安雨的手。

“离离……回来啦……”俞安雨艰难地开口,语气里满是讨好。

陆离抬起另一只手抚摸俞安雨的脸,有些不满:“你是在向我抗议吗?只要我离开你身边,你就病给我看?”

俞安雨笑笑,开口道:“我没事,我刚才,有点激动,又担心你,才会……这样……”

“好了,你别说话了,好好吸氧,不想成顾队那样,就闭上眼睛休息。”

“你亲我一下……说你,不生我的气了……”俞安雨现在有的是恃宠而骄的资本,耍无赖就可以得到原谅。

陆离也没有扭捏,凑过去吻了吻他的额头,柔声说:“我没生你的气,乖,睡吧。”

*

俞安雨凌晨醒来时陆离正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吸氧面罩已经摘下来了,低烧也退了,心跳也恢复正常了,他现在浑身轻松,说陆离包治他身上的百病也不为过。

“离离?怎么还不睡?”俞安雨想要坐起来,陆离便按了床边的升起按钮,床头慢慢抬起,俞安雨也跟着坐了起来。

“宝贝,你休息的时间已经很少了,你这样会熬坏身子的。”俞安雨牵过陆离的手吻他的手指,哄道,“我没事了,你快睡吧。”

陆离摇头,轻声说:“我不困。”

“我的小祖宗,你是要心疼死我吗?”

陆离抬眼看俞安雨,嘲笑道:“你这点心疼,比得上我这些天的心疼吗?”

“对不起……”俞安雨嗫嚅着开口,“是我不好,让你这么心疼、担心我……离离,我想抱抱你……”

陆离一怔,脸立刻就红了,俞安雨受了伤,四肢都是这几天才恢复知觉,勉强能动,陆离哪敢让俞安雨抱自己,便佯装生气着拒绝他:“胡闹,你恢复得很好了吗,还想抱我。”

“你不是说我是颈椎伤到了才导致腿一开始没有知觉吗,又没有伤到骨头,怎么就不能抱了?乖嘛,过来让我抱抱,让我解解馋。”

陆离皱眉,犹豫了片刻,还是依了俞安雨,骑上俞安雨的大腿,但也没有完全放松,双膝在暗暗用力支撑自己,俞安雨一把搂过陆离的腰,这手劲儿竟然有些大,让陆离都怀疑刚才自己急匆匆赶回病房,他伸手来要自己牵的时候,那虚弱的模样有很大的表演成分。

“别闹。”陆离小声地警告俞安雨,声音已经不自觉软了下来。

俞安雨坏笑着揉了揉陆离的腰,又顺势往下揉了揉陆离的臀肉,眉头又拧起来了:“看看看,都瘦成什么样了!本来就瘦,这下连屁股上都快没肉了!”

陆离又羞又气,要推开俞安雨正在摸自己屁股的手,嘴里嘟嘟囔囔:“你别摸,色狗……”

“要摸要摸,我老婆的腰和屁股,不给我摸给谁摸?”小流氓大半个月没有耍流氓了,这下美人儿自己投怀送抱了,就怨不得他了,陆离假意挣扎了几下,俞安雨也没有要收手地意思,他怕伤到俞安雨,也就放弃了,由着这只色狗口水滴答地过手瘾。

只摸还不够,俞安雨嘟了嘟嘴,得意忘形:“宝贝,你已经是个成熟懂事的宝贝了,你得主动一点,主动凑过来亲老公。”

陆离被俞安雨逗笑了,但还是听话地俯身向前吻住了俞安雨的唇。

两人这么吻了一阵,陆离才退开来,俞安雨缓缓睁开了眼,视线和陆离对上,他牵了牵嘴角:“离离,对不起,之前是我太迟钝了,我只知道你成绩下降是因为我,却没有想到是你为了和我一起做警察才故意考差,那时我还暗自庆幸,我们以后能一起工作了,之后又一起进了市局,我还觉得太棒了,简直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却没有想过,这一路全是你在牺牲自己……我不想说你这么做不值得,因为这对我而言实在是太珍贵了,我很感激,也发自内心地开心能够得到你的青睐,真的,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陆离听着俞安雨的话,眼泪又噙上了,他太了解俞安雨了,俞安雨后面会说什么他太清楚了,这先抑后扬的语境,分明就是想要说服自己答应他继续做警察。

“你高中的时候,为什么觉得我喜欢警察?”陆离试图扯开话题。

“哈哈,你高中的时候,对什么都没兴趣,参加讲座还有文艺汇演什么的,你从来都不理,头都懒得抬一下,但是那次白云分局的民警来我们学校做反诈宣传,主持人在台上介绍,你竟然抬头去看主席台……老实说,我那时候醋疯了,你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才好,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你会被其他人吸引然后被其他人抢走,所以我觉得,一定是因为警察很威风,你喜欢警察……”

陆离哭笑不得,难以置信:“就因为这个?你就断定我喜欢警察?还一口气误会了这么多年,甚至自己当了警察?”

俞安雨傻呵呵地眨了眨眼,说:“是啊,难道不是吗,那不然你那时候为什么抬头去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