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56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俞安雨皱眉,没有回答她,又问:“她有告诉你,是赵旭拍摄了视频之类的吗?”

仲夏摇头,难掩脸上的悲伤:“她什么都没有说,我也是昨天看微博上蕾蕾的直播录屏才知道的,我太震惊了,之前我也和赵旭一起吃过饭,不过还有其他的朋友,因为那天和朋友买了之后的电影票,所以吃过饭我们就先走了,他还说要买票和我们一起看,但是被他其他的朋友拉住了……那时候我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想不到……”仲夏红着眼框,“警官,请一定要严查,如果是真的,请一定要惩罚他!”

俞安雨眨了下眼,说:“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严查,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说着从手里的资料里抽出一张白色本田的照片,将它推到仲夏面前,询问道,“这辆车,你见过吗?”

仲夏仔细端详了半晌,才摇头:“没有。”

俞安雨平静地开口:“但是在这辆车上,我们发现了你的发丝。”

仲夏满眼震惊:“怎、怎么会?可我没坐过这辆车啊!”

“你再回忆一下,有没有坐过朋友的车。”

“我出门都是打车或者坐网约车,可是我记得,网约车不是这个车型吧?”

*

询问结束,两人送仲夏离开市局,提醒她近期不要离开C市并保持电话畅通。

回刑侦队办公室的路上,周游分析:“可能是她和阳蕾抱头痛哭的时候,头发掉在阳蕾身上了。”

“她的身高和阳蕾差不多,体重应该也差不多,加上阳蕾穿的衣服很宽松看不出明显的身材,她是符合伪装条件的。”俞安雨皱眉。

“但是监控录像我们都查看了,她的确没有出门啊……”

推开刑侦队办公室的门,齐一慈和冷星宇也从交警队那边回来了,俞安雨开口问他:“老齐,今天有什么新发现吗?”

齐一慈开口:“车上有一些干了的水渍,可能是跳江的假阳蕾之后又回到了车上。”

办公室众人都沉默了,太多证据表明跳江的那个并不是阳蕾,但是具体指向性的线索又太少,通过公寓的监控,仲夏并不满足作案,那个时间她的确在家里没有出门。

齐一慈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道:“对了老俞,经侦那边调查了一心十美慈善基金会,果然有问题,高彪的小舅子利用基金会在给黑产团伙洗钱,已经抓回来了,也查了高彪,但他好像没有问题,基金会已经停止募捐在整顿了,高彪引咎辞去了理事长的职务,把基金会交出来了。”

--------------------

最近太热啦,宝贝们要做好防暑工作呀~

第111章 111

俞安雨皱眉,在慈善拍卖会上,柳婉婉花一百万给他买的那个和高彪会面的机会,几乎坐实了高彪和这一系列的事情有关联,面对突如其来的调查,他竟然就这样把自己摘干净了。

还来不及等俞安雨开口,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冲进来的是刑侦二队的向东,他大口喘着气,叫俞安雨:“俞队,有钟诗婷的消息了!老大让我过来找你们帮忙!”

刑侦队一行人到会议室时,整个刑侦二队已经到齐了,个个难掩脸上的疲态,会议室里烟雾缭绕,杨逸舟身边的位置空着,一看到俞安雨,便招呼他过去坐。

*

见人到齐了,梁圆圆把资料投到投影上,也不用杨逸舟说什么,便开始了讲解:“这个人,叫沙恒,圈子里的人都叫他‘沙丁鱼’。”

画面中是个里面穿着老汉背心,外搭了一件橙白色花衬衫的男人,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面相看起来有些凶悍。

“他是一艘远洋捕捞船的船老板,三月才结束了上一次远洋捕捞,休整了近两个月,已经做好了再次出航的准备,据了解,他的船将于今晚离港。据老大的线人了解到的情报,船本来是准备后天离港的,突然提前,是因为沙丁鱼接到了一个大生意……”

俞安雨立刻会意,李卫东在通缉中,他根本没法用常规方式离开C市,梁圆圆继续说:“有人花六十万买了两张‘船票’,通过圈子里名声很臭的一个掮客介绍,当场付全款完成交易,买家一男一女,两人话都不多,女的身材很好……”梁圆圆说着将图片切到了下一张,是监控拍摄到的画面,画面中一男一女都用墨镜帽子把自己挡得严严实实。

“但几乎可以确定,买这两张‘船票’的就是李卫东和钟诗婷。”梁圆圆放大照片,像素有限,照片中女人左手食指指背上糊成一片的图案,却和旁边一张照片钟诗婷左手食指上的纹身毫无二致。

*

抓捕行动前的会议结束后,两个队都申请了配枪,很快前前后后五辆车就从市局开了出去,直奔码头。

随着天色暗下来,可视度越来越低,航行计划突然提前,船员们正紧赶慢赶地把远洋航行需要的物资都运上船,杨逸舟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各小队汇报情况。”

“码头无异常。”

“步道A点无异常。”

“马路A点无异常。”

“马路B点无异常。”

汇报本该按照各点顺序,负责步道B点的周游和宋越迟迟没有汇报,通讯器里传来俞安雨的声音:“小周、小宋,汇报情况。”

“老……老大……”宋越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带着几分尴尬,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话,就听到周游的声音传来:“俞队、杨队,步道B点已排除嫌疑人出现可能,我和小宋正在转移,我们准备找个机会溜上船。”

“啧……”俞安雨欲言又止,长舒一口气,才耐着性子反问周游,“你凭什么排除步道B点?”

“前面有辆运沙车正在作业,嫌疑人在堤岸上看到,一定会避开,绕到另一边的步道A点从码头上船。”

周游的话有理有据,几乎是立刻就把俞安雨说服了,如果俞安雨是指挥行动,那他自然就不计较了,但毕竟指挥是杨逸舟,他厉声训道:“服从指挥的安排是基本,有任何想法和意见应该先提出来,而不是越过报备直接执行!”

过了好几秒,通讯器那头才传来周游的声音,分明没有一丝悔改之意:“好的,对不起领导,我下次一定注意。我和小宋已经上船,准备先观察一下,请领导批准。”

杨逸舟有一瞬间被周游逗笑了,擅自行动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意,毫无负担地承认错误,像是为了证明自己“听话”,箭已搭在弦上,还虚情假意地来请你批准。他嘲笑似的问俞安雨:“这就是你用五一节值班跟顾队换来的?”

俞安雨叹了一口气,只得提醒他们:“小心谨慎,动作不要太大了。”

“好的领导。”

*

半个小时后一个手绘的船内平面图就被周游发在了刑侦队的工作群里,他和宋越已经把整艘船检查了一遍,确认了李卫东和钟诗婷现在都不在船上,船内的布局、每个房间的使用情况,以及如果两人上船可能会躲藏的位置都被周游标了出来。

俞安雨挑眉,发了个拳头的表情,是在警告周游不要再擅自行动,周游赶紧发了个下跪磕头的表情包认错,俞安雨把平面图转发给了杨逸舟,心里虽然得意,但是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平淡地敲了几个字:船内情况

没等到杨逸舟回复,俞安雨先发现情况有些不对,船员已经把物资都搬上船,纷纷上了船,汽笛声响,这船作势是要离港了,俞安雨脱口而出:“什么情况?杨哥,船怎么要开了,他们没上船啊?小周,确定他们不在船上吗?”

“我确定,如果是这样,应该是他们快到了,刚才‘沙丁鱼’接了通电话……”

通讯器里突然传来向东的声音:“老大、俞队!马路A点,疑似嫌疑人出现!”

*

钟诗婷和李卫东从车上下来,两人都轻装上阵,只一人背了一个双肩包,包里有现金和两三件贴身衣物,他们会跟着这艘远洋捕捞船一路南下,在马来西亚补给时下船,只要船离开这个港口,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逃离老板的束缚,躲避警察的追捕,做一对亡命鸳鸯,浪迹天涯。

李卫东紧紧攥着钟诗婷的手,两人快步走下长阶,突然看到朝着他们快速移动过来的人,几乎是本能,李卫东拉着钟诗婷就开跑,一声枪响,紧接着钟诗婷发出了一声惊叫,船已经启动,两人距离上船只有一步之遥。

“警察!李卫东,钟诗婷!立刻站住!”向东朝他们喊道。

继而又是一声枪响,俞安雨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询问:“谁开的枪?”

“我没开枪。”

“我也没有……”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纷纷汇报,就在众人汇报之际,又有一声枪响,李卫东刚把钟诗婷推上船,自己跟在后面,他突然浑身一颤,抬起手来捂住手臂,钟诗婷紧张地抱着他的胳膊,李卫东也没有管手臂的伤,一脚把船和码头间连着的木板踹了下去。

“大家注意安全!还有其他人!”俞安雨浑身汗毛倒竖,几乎是咆哮出来,“老齐!”

另一边的快艇已经发动追了上去,通讯器里传来齐一慈的声音:“我们已经跟上了,小周、小宋,你们在船上注意安全!”

“还有其他埋伏,是追杀他们俩的!圆圆开枪的人在哪里,找到了吗?”杨逸舟吩咐完梁圆圆,又提醒齐一慈,“齐队,李卫东中枪了。”

“明白!”齐一慈应道。

“小周,汇报船上情况!”俞安雨叫周游,那边没有回应,俞安雨忍着一肚子的火又叫宋越,“小宋!”

“老大!不对劲!他们!他们不是一伙的!”宋越的声音明显带着紧张,通讯器那头传来钟诗婷的尖叫声:“你们干什么?疯了吗?”

“嘘!”周游捂住了宋越的嘴,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这船有问题……这群人是想要杀了他们……”

*

俞安雨和杨逸舟一行人上了停在另一边的快艇也跟着追了上去,杨逸舟举起喇叭朝他们发出警告:“CN20012837619,立刻停下!接受警察检查!再重复一遍,CN20012837619立刻停下!”

渔船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船上只有周游和宋越,李卫东受了伤,钟诗婷只是一个女孩子,他们俩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但周游和宋越只有两个人,以多对少,还要保护嫌疑人的安全,加上船上颠簸,别说捞不到一点好处,他们俩要是此刻暴露,处境指不定更糟糕。

俞安雨咬咬牙,给他们下达命令:“你们俩躲好,不要出来,等齐队支援!”

通讯器那头传来深呼吸的声音,钟诗婷带着哭腔的尖叫声和质问声还在传来,俞安雨咬牙切齿:“周游!不要冲动!”

周游默不作声,但从他的呼吸声,俞安雨已经听出来他在努力克制自己了。

“游崽,怎么说?”说话的是宋越,他似乎是平静了下来,正在询问周游的意思,“咱们当警察的,总不能看着女孩子被一群男人欺负吧?”

继而传来周游的声音,如释重负,带着笑意:“宋哥,你可别拖我后腿啊。”

“你才是吧?”宋越不承认,“我是冷师兄训出来的诶。”

--------------------

游崽:呐,这不算我擅作主张嗷,是我和小宋哥的讨论结果嗷

第112章 112

“你们想要干什么?疯了吗?”钟诗婷跪坐在甲板上,怀抱着李卫东,李卫东的腹部插着一把匕首,她瞪大双眼看着围着自己的沙恒和神情麻木的船员,嘴唇止不住颤抖,“为什么?你是老板的人?”

沙恒冷哼一声,声音里带着几分轻蔑:“什么老板不老板?李卫东,你还记得我吗?”

李卫东靠在钟诗婷怀里,手捂住腹部的伤,手臂和腹部痛感源源不断地传来,他头皮发麻,额头青筋突突地跳着,艰难地望向沙恒,他开了口,声音沙哑又微弱:“你到底……是谁……”

沙恒随着船身颠簸摇晃着,他抬手掀开背心下摆,露出了腹部的旧伤,长约十厘米的刀疤,伤口两边是缝合留下的疤痕,看起来像一条肉色的千足虫。

钟诗婷抽了一口凉气,浑身止不住颤抖起来,李卫东高中毕业之后没有读大学,和他的发小跟着一个开地下钱庄的老板做事,那老板专门借钱给赌鬼,赌鬼们押完房子车子,接着押老婆孩子,再押自己身上的器官,李卫东过了几年替钱庄老板追债要钱的生活,任凭那些赌鬼怎么在自己面前磕头求饶,要自己宽恕几天,李卫东也毫不动容,该动手动手,该动刀动刀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眼泪顺着眼尾狂流,钟诗婷乞求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东哥以前做过什么伤害你的事,但是请你原谅他,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钱……我把所有钱都给你,求你不要伤害他……他现在需要止血,他需要去医院,你把船停下,把我们交给警察,我们身上的钱都给你……你不要再伤害他,求求你了……”

“不行……”李卫东的声音比刚才更加虚弱,嘴唇颤抖,“不能……停……”

钟诗婷低头看李卫东,用力地摇着头:“不!你受伤了,你要去医院,在船上不行的……”

“没、关系……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他们,不会伤害你,到了、马来西亚,开始、新的生活,照顾好自己……”

“不!”钟诗婷撕心裂肺,拒绝道,“你不要这样说,我要和你在一起,在哪里都可以,我不要你死……我们回去吧,我们回去……就算你进去了,我也会等你,我会等你的……”

“老板、不会放过我们的……回去,我们都活不成……”李卫东扯出一个艰难的笑来,“婷婷,别害怕,他们不是老板的人……”李卫东说着看向沙恒,艰难地喘息着,“当年的事、身不由己……兄弟,你还了我这一刀,我希望,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她没有对不起你什么……希望,你能遵守我们的承诺,带她,到马来……”

沙恒像是听到了个好笑的笑话,蹲下身来,笑道:“你看,你毁了我的人生,却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

李卫东目光涣散,他甚至看不清沙恒的脸,但耳边沙恒的声音却很清晰:“李卫东,当初我跪着求你们说我老婆羊水破了要去医院的时候,是谁说还不上钱哪儿都别想去的?我老婆和她肚子里甚至没有来这世界走一遭的那个孩子,又对不起你什么了呢?”

李卫东的瞳孔骤然紧缩,双眼开始对焦,他这才看清眼前这个男人的脸,尘封的记忆被唤醒,那个涕泗横流男人的脸和眼前男人的脸竟然重合了起来,那时他磕着头乞求宽恕,额头在木地板上磕得“哐哐”直响,完完全全就是放下尊严的姿态,他身边的女人抱着肚子边哭边骂他,此刻眼前这张脸更黝黑更苍老,沟壑纵横,连牙齿也被熏得更黄了。

“看你的表情,好像想起来了?”沙恒眼里闪过兴奋,比起莫名其妙挨一刀的愤怒与不解,他更希望李卫东感受到的是知道真相后的绝望与恐惧最好不要抱歉,也不要愧疚,不然就太膈应人了。

“‘猴子’让我送老熟人一程,呵,怎么能不送呢?”沙恒说着手去握插在李卫东腹部的匕首,钟诗婷尖叫起来:“不要!你不要碰他!”

沙恒抬眼瞪了钟诗婷一下,手上的动作却也没有停,钟诗婷不敢碰他,唯恐会给李卫东造成二次伤害,只能尖叫着摇头大哭。

前有狼后有虎,就在她以为柳暗花明却跌入到另一个深渊时,她才明白,那点光不是藏在潘多拉盒子最底下的希望,那不过是重重厄运中紧扣着上一份绝望的灾祸,那个名为希望的宝藏,早就被那个掌握盒子的人藏起来了,她早该想到,他们怎么可能轻易从老板的手上逃掉,自己给老板添了这么大的乱子,他怎么可能放自己走?李卫东那个叫“猴子”的朋友,在圈里声名狼藉,怎么会有船老板肯接受他的介绍,带两个身份不清不楚的人偷渡?老板清楚地知道李卫东的过去,也调查了“沙丁鱼”的过去,所有巧合的事情,都是他在背后穿针引线,他看似什么都没做,一切却又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都是老板的恶趣味,就像猫捉到老鼠后不会一口咬死,它会放手让老鼠看到希望奋力逃生,再轻而易举地捉住它,再放掉,再捉住,直到老鼠丧失生的希望,或者,直到它玩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