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55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两人赶去解剖室外,只有白玲守在解剖室门口。看到周游,白玲有些诧异:“周游?你怎么在这里?俞、俞队好!”

俞安雨点头,询问白玲:“阳蕾的遗体在解剖吗?”

白玲欲言又止,轻轻摇了摇头:“家属不同意解剖,监控拍摄到了她跳江的画面,再加上她在直播里说的话,自杀没有异议,我在等殡仪馆的车过来接她。”

“她的自杀有疑点,现在案子转到市局了,市局的运尸车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俞安雨张口就来,底气十足,要不是周游和他是一伙的,他也被俞安雨给诓进去了。

白玲一惊:“有、有疑点?她不是自杀的吗?我们亲眼看到监控里她跳进江里了。”

“是有个人跳江了,但不一定是她,所以我们要把她带回市局去进一步调查……”

“俞队。”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俞安雨和周游都回过头,来的正是临江新区分局的局长王永,跟在他身边的是陈卓,白玲忙叫他们:“王局、陈队!”

俞安雨也不和他迂回了:“王局,阳蕾的案子有些疑点,吴涵来我们这里提供了一些新的证据,我们在调取监控录像查看的时候也发现了一些疑点,她的‘自杀’另有隐情,我们需要把她带回市局解剖做进一步调查。”

“俞队,我不知道报警人去市局找你们说了些什么,但是阳蕾自杀证据充足,监控清晰地拍摄到了她跳江的画面,阳蕾的家人也认可了她的自杀,我们也已经发了案情通报,这本来就是舆情案件,尽快给民众一个结果,安抚民众的情绪,自然要放在首位,市局这个时候再重启调查,对警方的公信力是不是会有影响,俞队不能不考虑这个啊。”

“公信力?王局,我们要的是真相,不是虚无缥缈的公信力,掩盖事实真相,得到了民众的赞扬,我们真的会心安吗?粉饰太平就是你想要的公信力吗?”

王永面色冷峻:“哪里掩盖了什么事实真相?我看俞队办案,思维是不是太发散了?”

“我思维太发散了,还是王局太着急结案,是为了掩盖什么?”俞安雨迎上王永的目光,没有丝毫闪躲。

周游连忙掏出手机打开微博热搜,果然大家都在讨论阳蕾的自杀,都在为这个女孩点蜡祈福,都在谴责当初网暴她的那些人,呼吁严惩赵旭。

没找到网友的质疑言论,周游咬咬牙,悄悄退出微博,点开汪月发在他们队工作群里的视频,手机里就传来阳蕾的声音:“我试过几次匿名举报戒同所,每次都不了了之,我没有办法利用我在网上的影响力发声,也没有勇气直接去更高的部门,像公安市局之类的地方实名报案,所以之前,戒同所教官那个案件,我一直在关注,也尽可能转发,但最后好像警方还是没有去调查那个戒同所,除了有保护伞,我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了……”

周游抬起头来看向王永:“王局,这是有人发在微博上阳蕾小号的直播录屏……”

王永和俞安雨的脸色都陡然一变,周游继续说:“不要怀疑网上这些人的扒皮能力,他们很会就会查到阳蕾口中的戒同所在咱们临江新区,而阳蕾的案件通报下落款也是临江新区分局,您现在还觉得,在这样的视频面前,警方以阳蕾自杀结案,能够服众吗?”

王永没再说话,汗水从额头浸出,双方僵持着,一段手机铃声打破了僵局,王永接通挂了电话,咬着牙答应了几声,挂断了电话,扫了俞安雨和周游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了。

俞安雨的手机也震动起来,是陆离打过来的,他滑开屏幕,陆离的声音就从那边传了过来:“罗局那边搞定了,运尸车已经在路上了,不要再让分局任何人碰阳蕾的遗体。”

俞安雨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还得看老婆大人的!俞安雨干劲十足地应道:“明白!”

--------------------

这两个人,都是张口就来,胡言乱语的高手,怎么当上警察的啊喂!

第109章 109

等市局的运尸车来分局这段时间,俞安雨和周游就在解剖室外守着,解剖室里躺着的这个女孩,她曾看过这个世界的黑暗,却依然努力发光,她被人陷害玷污,声誉尽毁,雪崩于眼前,她无力反抗、无处可逃,只能让舆论将自己掩埋,她有过爱人也被爱过,她的死亡疑点重重,却被轻易盖棺定论,是谁想要隐藏其中的真相,而她又触碰到了什么?她身上藏着怎样的秘密,又含着怎样的冤屈?

她已经不会再开口了,但她说过的话,总要有人听到,给她回应才行。

俞安雨一直在通过电话和齐一慈、何念保持联络,了解他们调查取证情况,他们分别都找到了套牌本田和克隆出租车,市局的物证、痕检同事也都到了现场支持他们的工作。

周游低着头刷微博,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我操!俞队!”

俞安雨刚挂断电话,回过头看一惊一乍的周游,确认旁边没人,周游才说:“阳蕾小号直播的录屏,被人发网上了!”

俞安雨皱眉:“你刚不是说过了吗?”

周游抽了一口气,压低声音:“刚是我编来唬王局的……”

俞安雨接过手机,是一个新注册的小号,连头像也没有,微博里只有这一条微博,转发评论已经过万,热评清一色都在质疑警方,周游预测到的言论都出现在了评论区,C市唯一的戒同所地处临江新区,而一个小时前官方通报落款正是“临江新区分局”,阴谋论家们已经开始发挥,一个因为动了大佬的蛋糕被抹杀,警方出面擦屁股的故事被杜撰出来,而可悲的是,这可能并不是杜撰。

一时间网络风向都变了,没有人再骂“大蕾蕾的小世界”是个装清纯操人设翻车的网红,她从一个不检点的“婊子”变成了实打实的受害者没有人再因为她在那个色情视频里的主动浪荡的姿态辱骂她,相反,大家只会同情她被人下药迷奸还拍摄这种视频;没有人再因为她性少数人群的身份而抨击她,相反,大家同情她在戒同所被虐待凌辱的遭遇,赞美她的勇敢,将矛头指向了戒同所和警方;大家开始缅怀她,回忆她的好,开始在她的微博内容里做阅读理解,将她塑造成一个乐观、善良、温暖的女孩,即使重度抑郁也依然在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好像她死之后,全世界突然开始爱她了。

*

两人回到市局,网警已经通过微博小号绑定的手机找到了它的所属者,正是刑侦二队不舍昼夜盯着的钟诗婷,通过比对,确认了这个微博小号就是给吴涵发私信的账号。

原视频和相关视频一刀切都被删除,这样的行为也只是欲盖弥彰,反倒是引来了网友的嘲讽,妄图捂住网友的眼睛从而捂住网友的嘴,但越是这样,舆论发酵越快,官方不得不发声,表示阳蕾相关的案件均已转到公安市局正在侦查中,网友才总算是消停了些。

陆离亲自对阳蕾进行了尸检,检验部门加班加点,总算在晚上八点把所有检验结果都反馈到了陆离手上。

俞安雨通知八点半在会议室开会,陆离忙了一下午,也没胃口吃晚餐,俞安雨亲自把艇仔粥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了端到陆离面前,监督他吃下,一旁的小孙法医已经狼吞虎咽把干炒牛河吃完了,满嘴是油还不忘感谢俞队的投喂。

艇仔粥喝了一半,陆离实在没胃口,便借着马上八点半了为由放下手里的勺子,收拾起手上的材料,还吩咐俞队把自己的保温杯满上。

三人从法医办公室出来,就遇到急匆匆路过的梁圆圆,她面色凝重。脚步很急,俞安雨叫住她:“小梁,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你们收网把钟诗婷带回来了,麻烦给月月说一声,我们这边也有些问题想要问她。”

梁圆圆一愣,眉头就拧了起来,语气里满是歉意:“俞队,钟诗婷跟丢了。”

“你说什么?”俞安雨瞪大双眼,一整个刑侦二队全天24小时不间断盯着钟诗婷,怎么会把她跟丢了?

梁圆圆咬着下嘴唇,犹豫了片刻才开口:“可能是我们暴露了,有人在暗中帮助她,我们一直跟着她的车,不知道在哪里她被人调包了……我们正在尽力弥补!”

俞安雨点头:“好,那你快去忙吧!”

*

会议室里人比以往多,除了罗局和元秘书,还有俞队从禁毒队借来何念和曾重。

汪月做了简短的前情介绍,因为是舆情案件,大家都有关注,汪月也没有赘述,目光投向俞安雨,俞安雨便开口道:“陆主任,先说一下阳蕾的尸检结果吧。”

陆离点头,开口道:“死者阳蕾,女,23岁,身高163,体重43公斤,死于心脏麻痹,死者体内有两种致死毒素,百草枯和雪砂,我更倾向于是大剂量的雪砂进入血液导致心脏麻痹猝死。死者气管内无泥沙,胃内无溺液,死者是死后入水的,所以,出现在监控录像中的‘阳蕾’应该并不是阳蕾本人。”

何念举手,询问陆离:“陆主任,会不会是干性溺死?”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何念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补充道,“之前的案子,我们队遇到过一个死者,因为所有特征都符合死后入水,最开始我们也是推测死者是被人杀害后才被抛尸水中,但是现场只有死者的脚印,无法还原作案手法,顾队就提出可能是干性溺死,虽然情况非常少见,结果还真是干性溺死,死者自己跳江,因为接触冷水导致声门痉挛而不能正常呼吸,从而窒息死亡,所以之后我专门去了解了干性溺死,它也可能会引起心搏骤停导致死亡,也会有气管内无泥沙、胃内无溺液的情况。”

“有这个可能,只是在这三种致死原因中,我更倾向于选择最早发生的一项作为死因,而既然它是合理的,就没必要去考虑更特殊的其他因素。”

“对啊,一个人不会杀自己那么多次……”周游恍然大悟,“百草枯、大剂量雪砂、跳江,个个都是必死项,要自杀三选一不就好了吗?”

陆离点头:“所以,我推测,百草枯是她自己喝的,她的确想死,她的直播可以印证,她就是抱着必死的心揭露那些真相的,但是要杀她的人不知道,所以他们给她注射了大剂量的雪砂,又让一个身材和她相似的人上演了一处跳江的戏码,再把她的尸体抛进江里,就可以制造出她是因为舆论压力太大被逼自杀的假象,就算尸检检查到她的体内有大量雪砂也没有关系,还可以继续给她泼吸毒的脏水,就算进一步尸检出她是死后入水的,也可以用干性溺死来解释。”

陆离分析完,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凉气,不免有些唏嘘,这个本就对这个世界毫无留恋心灰意冷的女孩子,明明已经放弃了活下去,却连死亡也不能自己选择,那群恶人坏事做尽,毁了她的人生,还要给她致命一击。

她活着不由自己,连死也不能。

俞安雨咬着后槽牙,闭上眼长舒了一口气,才稳定了一下情绪,开口道:“何念、曾重,你们那边的情况如何?”

何念点头,快速翻动了一下压在手下的记事本,开口道:“我们查看了那辆克隆出租车,车上十分干净,只有少量几枚指纹,司机驾驶戴了手套,并没有司机的指纹,除了阳蕾的指纹,还有一个人的指纹,她叫周巧云。”

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的瞳孔一震,何念的声音压得很低:“也就是上个月俞队在龙脊山找到的那个被杀害后侵犯的女孩这辆车,就是当时她坐的那辆,换了车牌,所以这辆车的用途很明确。车已经拖回交警大队了,物证明天还会再做一轮搜查,看能不能发现更多线索。”

俞安雨点头,又问齐一慈:“老齐,你那边呢?”

齐一慈连忙回答:“噢,我和星宇带人看了那辆本田,车内没有任何指纹,但是发现了几根女性的发丝,经过DNA比对,确认是阳蕾的,阳蕾的确上过这辆车,还有一根发丝来自其他人。”

俞安雨挑眉,看向齐一慈,齐一慈开口道:“她叫仲夏,也是一个网红,就是微博上那个有百万粉丝的‘仲夏夜之梦’。”

--------------------

其实这个故事的灵感就来自于文中那句话,网络上的热评“你死之后,全世界突然爱你”

这其实也是在叶听泠的故事里提到的因为死亡崇拜产生的晕轮效应,那个人死之后,所有的缺点都可以被忽视,而所有的优点都会被放大,那个人又没变,但为什么大家的态度却可以有这么大的变化

如果一开始大家都能用爱与包容的眼光去看待,是不是世界就会更好

第110章 110

仲夏靠在男人怀里,他们刚经历了一场酣畅的性事,她毫无保留把自己交给男人,把过去这一天经历的所有恐惧、不安、担忧、委屈都抛到了脑后,她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此刻他完完全全属于她,没有其他莺莺燕燕,他亲吻她的额头,轻声询问:“没感冒吧?”

仲夏撒娇似的蹭了蹭,开口答道:“唔……没……”

男人把她搂得更紧了,另一只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烟盒,单手打开烟盒抽了一支烟含在唇间,仲夏跨开双腿骑上他的肚子,将男人嘴里的烟拿起来,男人微微皱眉,声音分明是在撒娇:“老婆,你不能不允许男人抽事后烟啊。”

仲夏扑哧一笑,乖乖把烟又塞回他的唇间,亲自替他点燃香烟,男人猛吸了一口,片刻后烟雾从他的鼻间溢出,他脸上的表情很是惬意。

男人虚了虚眼,开口道:“这案子现在转到市局了,稍微有点麻烦,但是你不用担心,所有的工作都已经做好了,就算他们找上你,你也别害怕,该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明白吗?”

仲夏垂下眼,乖巧地点了点头,她忘不了阳蕾被他们注射雪砂时的表情,她没有反抗,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然后闭上眼不再看自己,她的语气听不出来是悲伤还是惋惜,她分明说的是:“怎么是你……”

仲夏有太多身不由己,她早就不能独善其身了,她在这潭浑浊的池水里沉浮,浑身散发着恶臭,却以最光鲜亮丽的一面展示给世人,她盲目地相信他给自己的每一个许诺,贪恋他怀里片刻的温存,即使她知道他嘴里的情话不只说给自己,而此刻的阳蕾很可能就是未来某一天的自己,但她没法放弃,只要是他说的,砒霜也是蜜糖,谎言亦是情话,他肯说,她就肯信,她从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不是为了金钱或知名度,而是他的宠爱,所以才会那么轻易地被他拿捏,他一句甜言蜜语就够她赴汤蹈火。

仲夏俯下身靠进男人的怀里,男人像在抚摸小猫一样轻抚着仲夏的长发,悠悠地开口:“钟诗婷也挺有意思的,这么多年了,她是第一个敢利用我的人。”

听到别的女人的名字,仲夏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她把脸埋在男人颈窝,没有回应他,他继续说:“本来还说补偿一下这对苦命鸳鸯,呵,竟然被摆了一道,他们到底是凭什么觉得能逃出我的掌心?按照我说的做不就好了吗,傻一点不就有傻福了吗?”

仲夏胸口一震,抚摸着自己头发的手连力道都没有发生一丝变化,他的声音依旧平稳,带着丝丝笑意:“我的宝贝当然最乖了,永远都会听我的话,不会背叛我,对不对?”

仲夏低低地应了一声,男人发出一声轻笑,将没有燃尽的香烟摁灭,抱着仲夏翻了个身,又重新进入她,她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吟,双手挂着他的脖子,眼眸含情,眼里只有他,男人笑笑,低下头凑过去吻她,这个带着烟草味的吻几乎可以让她意乱情迷,他又许诺道:“等这次的事情过去了,我就给自己放个假,陪你出去玩一玩,好不好?”

“嗯……”仲夏红着脸眨了眨眼,主动地追上去想要延长这个吻,他从善如流,吻住她的唇,下身顶进了更深的地方。

*

早上仲夏接到市局的电话,让她去一趟市局,她简单地梳洗了一下,打车去了市局。

俞安雨和周游走进审讯室,看到两人,仲夏一愣,主动开口叫他们:“俞警官、周警官……”

“又见面了。”俞安雨看着仲夏,语气不咸不淡。

仲夏点头,乖乖坐正,在警局的问话比上次在咖啡店的询问正式很多,一一回答完基本信息,才正式进入主题。

俞安雨开口:“昨天凌晨三点到六点,请问你在哪里?”

仲夏呆呆地看着俞安雨,像是不太理解俞安雨为什么会这么问,语气里甚至带着几分自我怀疑:“那个时间,我……我在睡觉。”

“一步也没有离开过家?”俞安雨追问,仲夏和阳蕾住在同一栋公寓楼,他们检查了公寓的监控录像,阳蕾离开后,直到凌晨六点,除了巡视楼道的安保人员,楼道里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仲夏点头,补充道:“我大概十二点过洗漱完,在床上刷了会儿微博,回复了几条评论就睡觉了。”

“你和阳蕾平时关系好吗?”

仲夏一听到这个名字,眼眶就红了,她哽咽着开口:“我们在一个公司,平时在微博上会互动,这次的事情,公司不让我们发声,网友已经失去理智,任何站队行为都有可能引火上身,特别是我们几个粉丝数量多一点的,都被禁言了,我也想要替她说话……”

俞安雨轻叹了一口气,又问:“你前天见过她吗?”

仲夏点头道:“嗯,我们住在同一栋楼,虽然不能在网上发声,但是我想线下陪陪她,我点了甜品带去她房间找她。”

“什么甜品?”

“蛋糕卷,是一家网红店做的,因为之前有合作过,所以和老板互相加了微信,我在微信上下单,然后老板让跑腿送来的。”

“拿到甜品后你就直接去找阳蕾了吗?”

“嗯,我们这边跑腿和外卖不能上楼,物业管家送来的,我和物业管家一起坐电梯去了蕾蕾的楼层。”

“那时候她有没有什么异样?”

仲夏垂下眼,开口道:“她的情绪很低落,皮肤状态也很差,我们一起吃蛋糕卷,我想要安慰她,但是安慰着安慰着,我们俩就开始抱头痛哭……”仲夏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想要扯出一个笑来。“我不是想要卖惨,但是做网红挺辛苦的,蕾蕾这样的情况我想都不敢想,我才有点粉丝的时候就有人在评论区里骂我,粉丝越来越多,骂声也越来越多,可能是我太矫情了,上百句赞美我可以一扫而过,但里面若是有一句骂我的话,我会记好久好久,但这几天,蕾蕾打开微博,上面每一句都在骂她,除开‘网红’这个身份,她也只是个普通女孩子啊……”仲夏边说着边抬起手来擦眼角的泪。

“她和你的交谈中,有表现出自杀的欲望吗?或者,她有说什么自杀语境的话吗?比如,‘最后一次’、‘以后不能’之类的话,她有说过吗?”

仲夏茫然地看着俞安雨,似乎是在回忆自己和阳蕾的对话,她迟疑着开口:“她有说‘早知道就做个普通人了,不用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中,也不用满足任何人的期望’……这个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