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38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陆离连上VPN打开了Anesidora,虽然Anesidora内色情视频占比很大,但它并不同于一般的色情网站,没有令人反感的弹窗和悬浮广告,作为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网站,它未免太干净了一些。

“这个网站,服务器虽然在境外,但是网站内默认是简体中文,这是中国人的在运营的网站,看起来他服务的,是中国大陆用户。”陆离平静地分析,随手点开了一个视频,不出意外需要注册登录才行,一阵行云流水的注册操作成功后,陆离选择了充值,弹出的二维码是国内常用的支付方式都可以结算的。

陆离掏出手机扫了二维码,并不是支付到个人账户,违规类网站会把钱从洗钱团伙那里倒一遍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视频开始播放,俞安雨的手机蓝牙连接着车内的音响,四面八方传来女人有些浪荡的呻吟声,立体环绕的叫床声,吓得俞安雨转过头瞄了陆离一眼,就看到自家老婆面无表情端着手机正在看色情视频,抽了一口凉气:“老婆!你看什么呐?”

陆离头也不回,无比自然地把声音关掉了,提醒俞安雨:“你好好开车。”

这掩耳盗铃得,难道自己听不到声音,就不知道他在看色情视频了?俞安雨气呼呼:“老婆,你怎么在看色情视频啊!”

陆离这才有些不满地转过头白了俞安雨一眼,不耐烦:“那你这案子还查不查了?不查我就不看了。”

俞安雨才反应过来陆离是登上Anesidora了,弱弱地说:“查……对不起,我看你看其他女人,我吃醋嘛……”

这小傻瓜如此坦然地承认了,陆离心都酥了,佯装不高兴:“成天被你这么捉着做这档子事还不够吗,还要去网上找来看?”

俞安雨耸着肩抿着偷笑,喜滋滋地开着车,补充道:“就是,我们俩自己做不香吗?那天在网安办公室里,牟队还想嘲笑我,说我一听到色情视频就走不动路了,真没见过市面,我都看过我老婆高潮的样子了,还会……”没等俞安雨说完,副驾驶座上的陆离就提高了音量:“你赶紧给我闭嘴!”

俞安雨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陆离羞得耳朵都红了,忍不住就笑了出来,逗陆离:“宝贝,害羞啦?”

陆离伸出手来推俞安雨的脸,警告他:“不想睡次卧,你就给我看路!然后闭嘴开车!”

俞安雨也不敢逗得太狠了,毕竟他的家庭弟位只允许他皮一下,陆离真发火了他只有下跪求饶的份儿,便乖乖地看路开车了。

*

Anesidora网站有不同分区,虽然色情相关视频占大头,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猎奇视频,战场拍摄实录、恐怖分子撕票人质、自杀自残,其中鲨鱼游戏相关的视频在这个分区是很热门的视频,网站内的血腥暴力视频并没有打码,为了吸引此类视频的爱好者点开,封面也都很有视觉冲击力,连陆离这个见过大场面的法医看下来也稍微感觉有些不适。

果然陆离在偷拍分区内看到了林广拍摄的女大学生如厕视频,是系列视频,通过上传者找到发布的所有视频,整整89条。

“果然有林广偷拍的视频,发布时间在他被网暴之前,你猜对了,Anesidora就是这些视频的首发网站。”陆离说着退出了上传者的主页,刚才他脑内灵光一闪,掠过了一个有些跳脱的想法,他一边觉得不可能,一边却又觉得这是那个人会做出来的事。

犹豫了片刻,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陆离在分区中选择了sm,按照热度排行筛选后,映入眼帘的就是穿着西装坐在酒店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男人,那张熟悉的脸,有些傲慢地微微抬着下巴,用他乌黑的瞳孔睥睨着跪在自己面前撅着屁股后庭大敞的裸男。

他曾说过的所有话,他留给俞安雨的信,他坏心眼留下的那个谜题,和他字里行间的暗示、明示。

“原来是这个意思……”陆离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Anesidora,送上礼物的她,这是潘多拉的另一个名字,所以他才让你查林广……”

“什么?”车开进地下车库,一个大角度的转弯后,眼前是一片开阔亮堂堂的车库。

“方知有留给你的信,你还记得吗?只有你会用尽一切方法解开他留下的谜题,就算它或许是潘多拉的盒子,如果你解开了,就能打开他留给这个世界的彩蛋。”

*

“他拍下来了,他和宋罄sm的过程。”

--------------------

呜呜,死去的方老师突然开始攻击我!!

第76章 076

一到家,俞安雨就快步回到房间,把躺在抽屉里方知有留给自己的信取了出来,回到客厅陆离已经把手机画面投到电视屏幕上了。

画面并不是偷拍的角度,拍摄是经过宋罄允许的,宋罄从浴室出来,脖子上戴着项圈,手腕和大腿都戴着蕾丝花边的手环和腿环,俞安雨有些抗拒地往后靠了一些,这个反应着实把陆离逗笑了,转过头看俞安雨,问他:“这么纯情?”

俞安雨愁眉苦脸:“老婆,我想让你快进,又怕错过线索,但是这个,我真欣赏不来……”

陆离一本正经:“所以下次小宋再在办公室吃螺蛳粉,你就把他发配去扫黄大队吧,既然他诚心诚意想去,你这个做领导的,满足一下下属,不过分吧?”

刚还紧张的气氛因为陆离一句玩笑就得到了缓和,俞安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点头道:“不过分,确实不过分。”

*

方知有和宋罄的交流很少,虽然不排除有人喜欢高冷S的设定,但方知有未免太过高冷了,甚至可以说是配合度极低,他远远地看着宋罄自己玩弄自己,只在宋罄乞求他命令自己的时候给一两句命令。他手里握着电子烟,另一只手虚虚地握着教鞭,也只在宋罄像只小狗一样爬到他跟前乞求他鞭打时,才会象征性地抽他两下。

但方知有的确很帅,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他的视频热度会这么高,顶着这张脸,连调教都高高在上的S,应该很能激起M的受虐欲望。

一直到视频的最后,方知有才主动开口:“你一点也不像他……”

方知有嘴唇轻启,没有任何声音,是他做了消音处理,但口型看来,的确是“叶听泠”,这是安全词。听到安全词的宋罄显然是惊了一下,似乎是加入了精神上的刺激,精液喷薄而出,他浑身脱力瘫软着靠在床头,插在后穴的震动棒还在搅动着。

“……你偷不来他的人生,你们一起杀了他,你却妄想取代他?”

*

“你令我感到恶心。”

*

方知有说完后起身关掉了录像,视频结束。电视屏幕回到主界面,两人都没有动作,视频最后一刻拍摄到了方知有手腕上iWatch上的时间,和酒店走廊记录的他离开1414时间几乎一致,方知有说的没错,他全过程都没有诱导、教唆宋罄自杀,警方永远无法定他的罪。

“方知有上传第一个视频的时间是在林广被网暴之后,他是循着林广查过来的。”陆离很快就从刚才的情绪里走了出来,低头仔细研究起方知有上传的视频,虽然视频不多,但是每条视频的播放量都很高。

“既然他查到林广上传视频的网站,为什么不举报林广?”俞安雨的内心还久久不能平复,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和案情讨论会上陆离推测几乎一样,看到真实的视频,那份不确定被印证,却丝毫不影响亲临其境会感受到的震撼。

“两个原因,第一,网站是境外的,只要林广的电脑够干净,警方拿不到任何证明上传者是林广的证据,第二……”陆离转过头看向俞安雨,“他不相信警察,你是个例外,可即使对你,他也是带有保留地把信息留给你,他根本不在乎这个世界会变成怎么样,按照他信里说的,追查林广的事是在他决定要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的时候进行的,所以他会执着为学生讨回公道,但是他查到了这个网站……”

陆离说着低下头,电视黑屏后又有了新的画面,是一间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教室,里面的孩子们穿着一样的衣服,互相辱骂、互扇巴掌,他们的情绪失控、哭着喊着伤害别人的同时被伤害着,俞安雨的血压瞬间飙了上来是戒同所治疗的录像。

“戒同所里的某人,把治疗过程上传盈利了。当方知有看到网站里的这些视频,他发现这个世界已经没救了,而与此同时,宋罄出现了,所以他决定利用宋罄。”

“那那串数字呢?是什么意思?”

陆离接过俞安雨手上的信:“10093847是方知有最后的调教视频站内编号,56ForeverYTL是密码,我没记错的话,5月6日好像是叶听泠的生日。”

说着陆离把自己的手机也打开了,登上Anesidora,输入了方知有的账号和密码,果然登录成功,在偷拍区找到林广的视频,陆离的手指一顿,俞安雨凑过来,也猛吸了一口凉气,从方知有的账号内看,林广的账号不再是一串系统数字,在那串数字后还有个括号,写着林广的名字和他的身份证号码。

“为什么方知有的账号上看林广的账号是实名制的!”俞安雨大惊。

陆离立刻会意,点开上传戒同所治疗视频的账号,账号仍是一串数字,像是为了验证,陆离又找了几个视频点开,部分上传者有实名信息,部分仍是数字。

“我好像,知道是为什么了……”陆离转过头看俞安雨,“上传视频会有相应积分,积分高的人,可以看到积分低于自己的人的实名,方知有的积分高于林广,所以他能够看到林广的实名,这也是为什么他要上传和宋罄调教视频的原因,他为了看到林广的实名……疯了吧,实名制上传这些视频,和裸奔有什么区别,为了实名不被其他人看到,就会一直上传视频,这不是恶性循环吗?”

“那迷奸的视频呢?”俞安雨眼里有些期待。

“方知有的积分应该低于迷奸视频上传者,”陆离提前降低俞安雨的预期,防止他一会儿失落,手上还是配合地找到迷奸的视频,上传者果然仍然是一串数字,“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张子龙能够精准地找到武家兄弟,假设他的老板就是迷奸视频的上传者,以他的积分应该能够看到鲨鱼游戏视频上传者的实名。”

“这个网站果然有问题。”俞安雨面色凝重,“看来明天得和牟队好好聊聊了。”

*

Anesidora的事让俞安雨一晚上都没睡安稳,一大早到了刑侦队办公室,就开了个小会安排众人的工作:让冷星宇去找视侦追一下江云的行踪,让汪月继续核实江云过去的履历,和宋越一起电话联系到相关的人员核实真伪,等他从网安回来就开会确定下一步行动。

俞安雨从网安办公室回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过了,好消息是就像陆离所说,江云一切照常,今早九点过出门,现在正在滨江路给网红街拍,汪月和宋越核实江云的信息一切都正常,眼看要到午饭时间了,俞安雨让汪月定了会议室,准备好材料,联系罗局、陆主任下午两点开会。

*

陆离刚睡了午觉,还没完全清醒就被宋越请去会议室开会了,进了会议室发现罗局已经到了,待陆离坐下后,汪月开始向罗局汇报了从昨天到今天上午的排查思路。

“……4月23日晚上,李锦奕在muse酒吧,作陪的全是他名下传媒公司的签约网红,而江云作为同公司的摄影师,在muse酒吧出现看似是合理的,但我们再三排查,包括muse酒吧外的天眼,都没有江云的入场记录,江云的身高体型和张子龙几乎一致,两个人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很大。”

罗局又问:“江云的行踪呢?”

“目前一切正常,冷师兄早上和视侦的同事确认了,江云正在滨江路给网红拍照,他应该很有自信不会被发现。”

“这都只是推测,没有更实质性的证据证明江云就是张子龙,”罗局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靠在椅子上,虽然刑侦队的侦查思路没错,但强关联性证据仍然缺失,“联系和江云有关系的人,确认江云这个身份是否属实了吗?”

汪月看了俞安雨一眼,弱弱地开口:“江云的父母车祸身亡,家里其他的亲戚只剩下远房的一个表姨,和他们家的联系本就不多,但确认了的确有江云这孩子,我们又联系了江云的小学、中学班主任,她们都确认了江云的身份属实,江云并不是凭空捏造的……”

陆离提醒汪月:“不要只问官方了解情况,问问他的同学、朋友,包括前女友,了解这个人,而不只是他的存在,江云成绩一直很好,大学突然退学,又报考成教,读了个野鸡专业,他过去没有任何摄影相关经历,却成了传媒公司网红的摄影师,你们去了解的那个‘江云’,真的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个‘江云’吗?”

--------------------

今日双更~下一话大概2点更新~记得来看呀!

第77章 077

“张子龙是特种兵,母亲是他唯一的亲人,遭遇入室抢劫被歹徒杀害,他从部队回家处理母亲后事。歹徒落网后对罪行供认不讳,认错态度极好,法院的判决是……死缓。”陆离垂下眼,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他握着拳头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俞安雨的余光一直挂着陆离,在他说完“死缓”这两个字后,俞安雨的心脏也跟着抽疼了一下,刑法改革后,虽然保留了死刑,但严格控制和慎重使用死刑,除了罪大恶极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很多杀人犯都是判处死缓,再从无期到有期,在监狱内表现够好,二十年后就能够出狱,重获新生,就像残忍杀害陆离父母的医患家属,最后也只是判处死缓,后改判为无期,只需要二三十年,那个人渣就就会出狱,回归社会,而陆离的父母,一生救死扶伤,却永远留在那一年。俞安雨又一次为方知有口中司法的缺陷而感到无力,如果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对那些坏人慈悲,那要怎么向那些被他们害死的无辜之人交代?

“张子龙不服判决,所以,在犯人从看守所押解到监狱的途中,他劫持了押运车,杀死了犯人,打伤了负责押解犯人的两名警察。犯人当场死亡,警察送医后抢救无效身亡。他杀了17个人,只有这3人是和他有直接关联的人,而出于他本人的意愿,他只是想要杀掉杀害他母亲的歹徒,那两名警察,他并有杀死他们的打算,其他人都是拧颈一击毙命完全可以佐证。但我并不认为他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能够逃脱追捕这么多年,还能以另一个身份生活。”

“老板……”俞安雨小声喃喃,如果是那个人,他完全可以办到,给张子龙一个新的身份,让张子龙为他所用。

“是的,我仔细查看了他杀害的所有人,另外14个人或多或少都与社会热点问题相关,并且是和张子龙完全无关联的人,符合买凶杀人的特征。高彪找上的不是张子龙,而是张子龙的老板,那个给了他新身份,让他可以肆无忌惮活在阳光下的人。”

“陆主任,这只是你的推测。”罗局黑着脸打断陆离,俞安雨在陆离再一次坦然承认前开口:“罗局,陆主任的推测是有依据的,江云是郑心玫摄影师,郑心玫在死前,江云接触了那个撞死郑心玫的司机,还有一个最直接的证明,张子龙的母亲姓江,赵云字子龙,所以,江云,他就是张子龙。”

所有人都一怔,俞安雨望向汪月:“月月,按照陆主任说的,继续向江云的朋友了解他的情况,就算江云确实存在,但他一定不是我们眼前这个‘江云’;老齐、星宇,你们去跟着江云,有情况立即汇报;小宋,你继续去找视侦去排23号的天眼,江云和张子龙不会同时出现,23号他以张子龙身份活动的时候,江云在哪里,只要找不到江云,基本上就能确认他就是张子龙。”

*

下午五点过,汪月急匆匆闯进支队长办公室,俞安雨看到她的表情,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汪月浑身止不住颤抖,声音也抖得厉害:“他真的不是江云!江云已经死了!我刚和江云大学时的女朋友通了电话,那场车祸,江云也在车上,他们一家吃过晚餐送她回家,她亲眼看到大货车撞上江云家的车,我查了那天急救中心死亡名单和火葬场的火化记录,名字根本对不上,真正的江云已经被他们以一个另外的名字火化了……”

俞安雨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也出自那个人的手笔,为了达到他的目的,轻易制造一场意外,一切都顺理成章,那家人,只是因为给孩子起了一个张子龙想要化用的名字,就引来了杀身之祸,所以江云的确是存在的,向过去存在在江云生命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确认这件事,只是在他21岁时,一个杀人魔杀掉了他们全家,让另外一个人强占了他的人生。

“月月,联系老齐,让他们原地待命,准备抓捕。”

*

陆离到刑侦队办公室的时候里面空无一人,走到窗台向下看去,俞安雨的车果然已经不在了,刚想给俞安雨打电话,外面就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小梁,什么情况?”看到眼前刑侦二队的梁圆圆申请了配枪,陆离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梁圆圆看到陆离有些诧异:“陆主任?噢!俞队那边有张子龙的消息,他们实施抓捕的时候张子龙的家里没有人,但是有打斗痕迹,可能有仇家也找上了他,天眼锁定他还有跟着他的几个人逃进了开发区的一栋烂尾楼里,俞队申请了支援,他们现在也在往开发区赶。”

“我也去!”

“啊这……”梁圆圆欲言又止,陆主任手无缚鸡之力,抓捕现场情况未知,她可不敢随便答应带他去。

“陆主任,指挥车还能坐,你要跟我一起吗?”陆离回过头,就看到几步以外的顾亦然,他的肩膀上披着制服外套,腰间若隐若现的是一把92式手枪,贺仙跟在他的身后,也朝陆离颔首。

陆离毫不犹豫地点头:“好!”

跟着顾亦然下楼,陆离才发现几乎整个市局都被调动了起来,特警队已经先一步出发了,刑侦二队和禁毒队紧随其后。

*

指挥车停下,陆离跟着顾亦然下车,看到俞安雨和魏风尘正在指着旁边另外两栋高楼在商量:“天色要是暗下来,狙击就会有难度了……”看到跟在顾亦然身后的陆离,俞安雨显然是一怔,立刻紧张起来:“离……陆主任!你怎么来了?”

“放心吧,我就在外面,不会给大家添乱的。”陆离先一步堵住俞安雨的嘴,俞安雨背了一口气,他没第一时间通知陆离就是怕造成现在这个局面,他有些哀怨地望向带陆离过来的罪魁祸首,罪魁祸首正皱着眉训魏风尘:“从市局过来这么长一段路,不够魏队穿一件防弹衣?”

俞安雨倒是已经乖乖地穿好防弹衣了,陆离很满意,替俞安雨理了理衣摆,问俞安雨:“现在情况怎么样?”

既然已成定局,俞队也不挣扎了,正色道:“张子龙逃进了后面的烂尾楼,里面没有照明设备,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后抓捕就有些困难了,除了张子龙,还有8个追着他来的人,应该是‘老板’的人,江云的身份曝光了,他们要赶在警方之前,灭口……”俞安雨说着压低了声音,两人视线对上,彼此都明白对方眼里的含义,陆离嘴角扯出一个无奈的笑来,声音很轻:“俞队,看来,是下下签啊。”

很快负责排查烂尾楼周边的人回来了,确认了周围没有其他埋伏。顾亦然很自然地接管了眼下的局面,快速地划分了小队与他们各自负责的区域,特警队的狙击手尤和冷星宇都在旁边的高楼就位,抓捕行动蓄势待发。

*

烂尾楼还搭着脚手架,绿色的防尘网破破烂烂的挂着,随着天色越来越暗,大功率射灯打在外墙表面,水泥墙被照的发亮,俞安雨举着外放喇叭朝里面喊话:“里面的所有人!你们已经被警察包围了,立即放下武器从里面出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们听到了,就走到有光的地方!再说一遍,你们已经被警察包围了,放下武器,走到有光的地方!”

静待两分钟后,楼里并没有其他动静,俞安雨也不意外,转头望向顾亦然,顾亦然点头,举起手里的对讲机,声音很轻却很坚定:“行动开始,各小队准备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