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37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周一一大早,俞队就红光满面地出现在刑侦队办公室里,大家都在关心陆主任身体情况,俞队神色轻松,给众人服下定心丸,自然是无大碍除了大腿内侧多了几个齿痕,胸部腰间多了几颗草莓印,以及俞队昨晚放飞自我的耕耘让陆主任此刻腰酸背痛以外,也没其他的问题。

陆离提供了新的思路,视侦一大早就加紧把出入muse酒吧的人又排查了一遍。俞安雨刚回到办公室坐下,就接到了电话,是关于郑心玫的摄影师的资料,已经发到俞安雨的手机上了,挂断电话,俞安雨原封不动地把文档转发给了陆离,才点开查看起来。

江云,男,28岁,父母双亡,宁城人,大学是成人教育的本科学历,非科班出身摄影师,普罗米修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签约摄影师,擅长街拍,是多个网红的摄影师。郑心玫出事那天,江云也在白云镇,白云一中内的监控记录下了他们在操场凹造型拍照的全过程,拍摄完成后二人分开,他进了白云一中外的书店待了半个小时,离开书店后在马路边的垃圾桶旁站着抽了一支烟后离开。

看着书店门口监控拍摄到的画面,俞安雨脊背一凉江云面前停着的,正是曹杰驾驶的那辆面包车。

俞安雨忙拨通陆离的电话,陆离只说了一句“我现在过来”便挂断了电话。

看着屏幕上戴着渔夫帽,穿得松垮垮的男人背影,那的的确确是个艺术家的背影,留着披肩的长发,他的手指纤长,夹着烟,自然下垂。

很快陆离就来到了支队长办公室,关上门,陆离走近了,才压低声音对俞安雨说:“江云和曹杰接触过,在此之前,曹杰接到的指令都是杀掉我,郑心玫和曹杰沟通完成,去20开米外斑马线就位等待我们的出现,但不料黄雀在后,江云出现,重新给曹杰下达了指令,改变了目标,由我改成了郑心玫。”

“可曹杰凭什么听他的话?”俞安雨追问。

“电话,”陆离的神情淡然,“和我们一开始推测的有些偏差,但这样似乎更合理,郑心玫和曹杰的约定只有钱,也就是一心十美慈善基金会的捐款,而江云出现后,告诉曹杰,他们的老板还安排了一颗肾和立刻手术,曹杰中途接到妻子的电话,得知女儿找到肾源,医院安排了立刻手术,已经在去手术室的路上了,他只能顺从江云……”

“因为曹馨心是人质……”

“是的。”陆离看向俞安雨的眼睛,“如果不服从江云的命令,就会是一场医疗事故,况且这对曹杰而言并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杀我和杀郑心玫都一样。”

看着俞安雨咬着牙又凸起来的槟榔角,陆离开玩笑:“看来郑心玫的性命比我的值钱啊,多了一颗肾和一笔手术费。”

“离离……”俞安雨皱眉伸手去牵过陆离,有些不满,“我不准你这样打比方。”

陆离顺势靠过去,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俞安雨的头发,安抚道:“是是……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别太计较啦。不过,你有没有觉得,江云,长得有点面熟?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张脸,可我一时又想不起来。”

俞安雨一顿,有些迟疑地点头:“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可是我看他的履历,和我们也没有任何重合,我们应该没有见过他才对……“俞安雨说着有将目光投向资料中江云的登记照,披肩的长发,从男人的角度看来不算英气的眉毛,一双下垂眼,耷拉着的嘴角,江云天生就长了一张艺术家恹恹的脸。

俞安雨桌上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两人的思绪,俞安雨接通电话,是视侦打来的电话,昨晚出入muse的名单已经出来了,资料正在打包发给汪月,排查了所有人,仍然没有发现张子龙的身影,排除他伪装成女人离开的可能,虽然匪夷所思,但张子龙的确是在muse凭空消失了。

挂断电话,俞安雨靠在老板椅上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又要让他继续逍遥法外吗?这不合理啊,他没理由凭空消失了,他一定是做了什么伪装……”

“对……他不会凭空消失,也不会有人凭空出现……”陆离恍然大悟,“进出muse的人数始终是一致的,俞队,我们找不到消失的张子龙,但我们可以找出,谁是多出来的那个人。”

看到陆离眼里的光,俞安雨醍醐灌顶,立刻起身冲出办公室,叫汪月:“月月!视侦的资料发过来了吗?”

汪月被自家老大这一惊一乍的模样吓得一抖,哆哆嗦嗦地回答:“在、在传……”

俞安雨点头:“好,收到之后,你立刻整理一下,所有人出现在监控中次数都是双数才对,一进一出,或多次进出,只出没进的那个人,就是张子龙!”

俞安雨的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汪月满眼崇拜:“老大!你今天……好聪明啊!”

俞安雨并不稀罕这并不走心的夸奖,冷冷地答道:“陆主任想到的。”

“哦,那就不奇怪了。”汪月点头,轻易地就接受了俞安雨的解释,陆离这才慢悠悠地从支队长办公室里走出来,汪月立刻又星星眼望向陆离,声音甜上了不止十倍:“陆主任!您就是我的偶像!”

“你永远可以相信陆主任!”一旁的宋越也跟着附和起来。

陆离不为所动,摆摆手:“行了小宋,下次别把虎皮凤爪往我怀里塞我就谢谢您了。”

小宋警官瘪了瘪嘴,委委屈屈地应了一声,给陆离道歉:“对不起,陆主任,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吃凤爪……那你吃卫龙吗?卫龙魔芋爽,低卡营养辣口小零食!保证开胃!”

陆离无语,小宋警官很会看人脸色,立刻又补充:“不喜欢也没关系,我还有螺蛳粉……”

“我操?”俞安雨一听到这三个字,立刻暴起就要揍这条自曝的狼人,“早上原来是你这狗东西在办公室吃螺蛳粉了?我他妈以为楼下化粪池爆了呢!”

--------------------

没有冒犯螺蛳粉的意思!♂螺蛳粉是好恰的,但是闻着是真臭啊

然后就是,搬砖桃日更已经尽力惹,破收的双更就留到周六吧~感谢各位宝贝的陪伴,爱爱爱爱你们!!

第74章 074

宋越只恨自己一时口快,眼看俞队的拳头就要招呼过来了,赶紧供出同伙以求灾祸转移:“老大老大!齐哥也吃了!不是我一个人吃的,不能只揍我一个人啊!”

俞安雨背了一口气,收住手上的力气,齐一慈耸着脖子在一旁偷笑,俞安雨恶狠狠地警告道:“你们俩!再在办公室里吃螺蛳粉,老子就把你们发配到派出所,让你们每天就负责处理老大爷的下棋纠纷!懂?”

宋越弱弱地问:“不能发配到扫黄大队吗?”

俞安雨双眼一瞪,宋越就乖乖闭嘴了,另一边的齐一慈也跟着摆烂:“择日不如撞日,你今天就把我发配过去吧,我年纪大了,一天天熬夜加班查案,吃个螺蛳粉都要被训,不如去派出所负责处理老大爷的下棋纠纷。”

“嗳你们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是吧?”俞队气得都要掐人中了。

“好了好了,吵得我头都晕了,”陆离皱眉,适时地打断他们没有营养的对话,“你们有时间就去帮月月一起盘一下视侦发来的资料,我先回法医室了,有什么再联系我吧。”

汪月已经在整理资料了,在陆离跨出办公室前,她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陆主任,那有没有可能查不到那个人呢?比如他离开的时候刻意把脸挡住了……”

“不,他一定会露脸,比起刻意回避监控被警方注意,和其他人一样正常地离开才可以把自己藏匿起来,”陆离的手放在门把上,也没有回头,“对于现在的张子龙而言,‘张子龙’才是他伪装出来的身份,他可能早就换了一张脸,换了一个身份在生活了,所以这么多年,我们才没有抓住他。”

陆离离开后,刑侦队办公室又忙碌起来,刚聊到这个话题,齐一慈顺势问俞安雨:“对了,陈局不是说节后会从分局提人上来吗?你高低得要个人吧?老赵病退了两年了,一直不给咱们加新人,分局来的好苗子全往顾队那儿送,你去争取一下啊!”

俞安雨从小要什么有什么,除了陆离是他人生第一次产生“想要拥有”这个情绪的人,其他任何情况下他都是随缘,在他眼里他的刑侦队已经是梦之队了,他们队还有陆主任这个专属顾问,要他看,他的刑侦队完全不需要加人。

但看着刑侦队一来案子就全员没日没夜加班,俞安雨还是有些愧疚,点了点头,对齐一慈说:“好,我空了去给老头说说。”

“别敷衍我,现在就去找陈局,给他说这次分局提人,必须给咱们队安排仨人。”齐一慈说着抬起手拍了俞安雨的背一下,就是要推他出门的意思。

“齐哥,你是不是没睡醒?除了顾队谁还能有这待遇?”宋越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狮子大开口的齐副队,忍不住浇了他一盆冷水。

“你懂个屁!老俞先去给他说要仨人,理由很简单,咱们队已经很久没有进人了,加上老赵病退,本来就有人员缺口,一直不给咱们加人,全往禁毒队那边送,陈局必然良心不安,但他肯定不可能安排仨人给咱们队,这时候老俞再开口,说那高低得给咱们安排一个人吧?陈局必然答应,并且还会觉得亏欠了咱们。”齐一慈老神在在,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

俞安雨欲言又止,宋越点头:“哦!这个我知道!拆屋效应!但是,陈局这么多年老刑警,这点小把戏,还是看得出来的吧?”

“你管他看不看得出来,反正他已经下不了台了,况且我们本来就缺人,老俞从来没去跟他要过,他去要人,陈局还能不给啊?”齐一慈说着望向俞安雨,“真的,快去,不然等顾队先开口了,就真没戏了。”

*

俞安雨听话地给陈副局打了电话,得知他在办公室,就在齐队殷切又期盼的目光中出了刑侦队的门。

局长办公室里还有杨逸舟,两个人都慈眉善目,坐在一起喝茶,画面安详得竟有几分诡异。看到俞安雨,杨逸舟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哎哟,这不,聊着聊着,竞争对手就来了?”

陈副局呷了一口茶,招呼俞安雨:“过来坐。”说着就着手开始烫洗杯子,待俞安雨坐下,一杯上好的西湖龙井已经给他倒好了。

俞安雨坐下端起茶,给陈副局道了谢,问杨逸舟:“杨哥也在,我打扰你们了吗?”

“打扰什么呀打扰,这个节骨眼儿,你们来找我不都是为了要人吗?”陈副局语气略有不满,“平日里一个个不来亲候我,现在堆着来找我喝茶,这不,杨逸舟还敢挑三拣四,非得给他泡龙井,怎么,当我这里是茶楼啊?”

杨逸舟笑得更开心了:“哎哟,陈局,您别这么小气呀,上次我一潮汕朋友来玩,给我带了两罐鸭屎香,明儿给您拿一罐来,就当是今天这杯龙井的茶钱了,行吗?”

“你那鸭屎香能有我的蜜兰香好喝?”一生要强的陈副局立刻就攀比起来了。

“不一定有您的蜜兰香好喝,但我这是用一顿两千八的云顶西餐换的,价钱摆这儿了。”杨逸舟摊手。

嗅到了八卦的气息,陈副局眼睛都亮了:“哟?两千八的西餐请客?男的女的?”

杨逸舟依旧笑眯眯的,不疾不徐地开口:“您这次给我们队安排一个人,我就告诉您。”

陈副局刚还笑着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翻了个白眼,又继续喝自己的茶了,始终没有松口,没好气地转向俞安雨:“你,说吧,你又想要什么?”

俞安雨看老头这模样,实在是没法像齐副队预设的剧本那样张口就要三人,踌躇片刻,才开口:“这次分局提人,我也想要一个,老赵病退后,我们队一直没有加人,案子一来就全员连轴转,所以希望陈局能给我们队加一个。”

“哎,”陈副局叹了一口气,“俞队这边确实人少了,能用这么少的人,保持这么高的破案率,确实不容易……”

“嗳嗳!陈局!话不能这么说啊!”杨逸舟见势不妙,立刻抗议,“俞队他们队人是少,但是也得看看都是些什么人吧?齐副队,早就说要提他上去当支队长了,他自己放弃晋升,心甘情愿留在俞队这儿当副队。星宇,昔日特警队第一狙击手,体术全市局少说也是前五的级别吧?月月,公大女学霸回来的,公考第一名……他还有陆主任这个外援!出现场、解剖、案情分析,陆主任全都亲力亲为,你看看这市局除了俞队,谁能有这待遇?俞队这哪是五个人,这是千军万马啊!”

俞队听杨队夸自己队里的人听得也舒服,乐呵呵地追问:“还有小宋呢,小宋还没夸呢!”

“啊?”杨队完全没想到这人被夸了一点也不谦虚,还追着让自己夸,哽了一下,一时竟想不出小宋警官除了是个人间仓鼠囤粮无数以外的优点,支支吾吾着开口,“哦,小宋这孩子,人挺好的,挺好。”

“不是,”俞队不乐意了,“怎么就一个挺好就概括完了?小宋诚实勇敢,又听话,让他跑腿儿从不抱怨,能挑能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也是很优秀的孩子啊!”

“是呀!”杨逸舟顺势把话接下来,“一队这不是全员优秀?这哪需要加人?真的,陈局,一队这是王牌之师啊,你得帮帮咱们队才是。”

俞安雨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有点恨自己太容易在赞美之词中迷失自我了,只能低头喝茶。

“哎,我会好好考虑的,你们呢也别逼老头子了,你们也知道,每年指标是有限的,要是可以无限加,我怎么会不想给你们加人,但是你们肯定要接受,优先还是要保证顾队那边的需求。”

*

俞安雨回到刑侦队办公室,汪月叫上了视侦的外援黄小真来帮她,所有人分时间段负责查看视频,确认对应进出muse的人员,这么一盘,眼看天又黑下来了。

陆离提着对面烘焙店的面包进刑侦队办公室时,睁着眼看了一下午屏幕的众人都瘫在椅子上放空自己,只有汪月在做最后的汇总。

“吃点面包垫垫肚子吧。”陆离的声音很轻,饥肠辘辘的众人都应声弹了起来,陆离拿了一个草莓欧包走到汪月的办公桌前,提醒她:“月月,吃了再看吧。”

“马上!”汪月的眼球正在左右移动,飞快地核对着屏幕上她刚汇总完的名单,眼里逐渐透出喜色,兴奋地开口:“找出来了!这个人!只有离开时的记录,没有进去时的记录!”

听到喜讯,所有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汪月继续说:“就是这个人,江云!”

听到这个名字,俞安雨不由得一震,转过头看陆离,显然陆离也有些吃惊,但很快就收起了眼底的惊讶,他转过头来,两人视线对上,陆离只轻轻地摇了摇头。

--------------------

咱们队真是卧虎藏龙啊~还混进去了一只

第75章 075

监控画面中的江云留着披肩长发,穿着松垮垮的白T恤,脖子上挂着一根有些夸张的海盗骷髅头挂坠项链,是非常中性的打扮,他面无表情,眉眼之间透露着一丝丧气,很难把他和那个张子龙联系在一起。

“月月,你把江云的详细资料给俞队今天就先这样吧。”陆离说着看向俞安雨,后半句是在征求他的同意,俞安雨还沉浸在对江云身份的震撼中,察觉到陆离的目光了,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哦,好……”

*

回家的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陆离举着俞安雨的手机在看汪月发来的资料,俞安雨总算是按捺不住:“离离,这个江云,是张子龙吗?”

陆离顿了一下,无奈一笑:“当然是啊。”

俞安雨猛踩刹车,第一时间伸出右手护住陆离,防止他由于惯性身体前倾,俞安雨突然停车的行为惹得陆离皱了皱眉,语气里略带不满:“你干嘛?”

“既然已经确认了他是张子龙,不应该早点抓住他,以免夜长梦多吗?”俞安雨正色道。

陆离语气平平:“放心吧,他不会逃的,他已经以江云这重身份在生活了,官博发布了通缉令给市民加深对‘张子龙’的印象,各种进出C市的通道都在排查‘张子龙’,越是这样,‘江云’就越安全,他不会逃的。俞队,你也是人,我知道你想尽快破案,但你也需要休息,以更好的状态实施抓捕。还有,你这样突然停在路中间,很危险的。”

俞安雨听话地收回手,松开脚下的刹车,踩下油门,车又开始向前,俞安雨又问:“离离,为什么可以确认他是张子龙?”

“赵云,字什么?”

“哈?”俞安雨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理由,骂了句,“操,玷污我的童年偶像!”

陆离看俞安雨气呼呼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补充道:“张子龙的妈妈姓江,所以他化名江云,两人体型数据基本一致,脸可以通过整容来改变,身高体重本来就不具有特殊性,也不需要刻意伪装。从武家兄弟的死相看来,他依然保持着锻炼的习惯,所以江云总是穿着松垮垮的衣服,应该是为了遮挡住他身上的肌肉。”

“如果他和郑心玫的老板是李锦奕,那李锦奕出现在muse酒吧就能说得通了,而曹馨心的银行卡收到的一心十美慈善基金会的捐款,就说明不是下面的人在乱来,高彪他和李锦奕本来就有合作关系!”俞安雨细思恐极,连高彪这样的大善人也和黑产团伙掺合在一起狼狈为奸,哪里还有什么值得相信,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人?

“可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带走武家兄弟的电脑,而且我认为需要他们电脑的不是高彪,是江云的老板,他们的电脑上究竟有什么,是不能让警方发现的……”

“Anesidora……离离,会不会和这个网站有关?”俞安雨突然开口,“牟队跟我说雪砂迷奸那个案子,拍摄的视频在Anesidora上也有,之前杨哥也查到了,但是因为是境外的网站,所以没有深挖,林广偷拍的视频上传到了private garden,但其实那并不是林广上传的,有没有一种可能,Anesidora才是林广当初上传的网站?而这次武家兄弟拍摄的鲨鱼游戏自杀视频,也都是上传到Anesidora上的……”

“迷奸的视频也有?”

“嗯,从三中回来那天,你特地叮嘱我要转告网安视频上的水印,之后……”俞安雨说着声音就小了,“之后我们吵了架,这事儿就搁下了……但是牟队把Anesidora的网址发给我了,还有小赵的VPN账号,我们回家就可以看……”

俞安雨还没有说完,陆离就已经找到赵玉霖的对话框,看到赵玉霖发来的软件包和账密的上方就是有关郑心玫的消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自己做事也太不谨慎了,看完之后竟然没有删掉,或者微信也应该添加一个阅后即焚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