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63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黎万海很害怕,他毕竟出生在书香世家,父亲黎成晔是个诗人,后来转行经商,前些年出轨女明星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女明星跳楼自杀,黎成晔被张子龙杀害,母亲康淑玉大受打击,病了好久,才慢慢把身体调理回来。康淑玉是大学教授,退休后返聘回学校,做了手术声带受损,身体也差,三天两头跑医院,根本受不得这些刺激,要是自己也出事,她肯定扛不住。

黎万海也萌生过退出的心思,但以李锦奕在圈里的势力,要是现在和他分道扬镳,别说之后能不能混下去,能不能活下去都成问题。好在李锦奕并没有逼他入伙,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基本上就是在普罗米修斯挂了个名,平时心思也都放在自己名下酒吧的经营管理上。李锦奕为了彻底钳制住他,还刻意和康淑玉接近,认她做“干妈”,常常带康淑玉参加各种慈善晚宴、看各种艺术展,但黎万海知道,这是李锦奕为了封自己的口。

经纪人们也没比黎万海好多少,之前没有证据只能问话,如今证据在手,警方连问讯也有了底气,稍微利用了囚徒困境,个个都坦白从宽了,口供和黎万海也都能对上,经纪人的任务就是协调这些女孩,并时刻观察自己手下负责女孩的情感生活状态,发现异常及时上报。

*

俞安雨回到办公室,陆离在沙发上已经蜷缩着睡着了,俞安雨早料到今天的工作不可能太早结束,但是没想到愣是熬到了下半夜,陆离不愿先回家,俞安雨看他小小一只缩在自己的制服外套里的模样,心都快碎了。

俞安雨轻手轻脚走到沙发前,蹲下身吻了吻陆离的额头,陆离猛地惊醒过来,果然没有自己在身边,他就是不可能睡得安稳。发现是俞安雨,陆离便像只被主人吵醒的小猫,蹬直了腿伸了个懒腰,哑着嗓子含糊不清地问俞安雨:“审完了吗?”

“嗯,告一段落了,回家睡吧,老齐留在这里,早上有月月和小周,我们中午再来。”

陆离乖乖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俞安雨恨不能把他的小猫立刻抱回家,但今天留在局里加班的也不只他一人,只好收敛住,克制地理了理陆离额前的头发。

*

两人一觉睡到中午,醒来时“大蕾蕾的小世界”又上热搜了,今天是阳蕾的头七,她的粉丝和C市的一些网友自发去江边给她献花,成束的鲜花沿着江边铺了上百米,还有人自制了她的立牌,吴涵一袭黑裙,从嚎啕大哭到小声啜泣,很多人都认出来了她是“涵涵又饿了”,有的人给她买水买面包,有的人劝她安慰她,有的人索性陪她一起哭,俨然忘记当初大家网暴她是阳蕾的小号后网暴她和阳蕾是同性恋时万人唾弃嘲讽的模样。

可如今世间温暖再多,阳蕾也是在众人的骂声中离开这个世界的,她再感受不到任何温暖与爱意,吴涵无法释怀,也不想释怀,她不想原谅任何人,也没有资格替阳蕾原谅任何人,她谁都不理,只独自哭泣。

傍晚时分,眼看天色暗了下来,除了献花,大家还点起了河灯,一团团火焰顺江而下,试图告慰阳蕾的亡魂。

汪月红着眼框给俞安雨请示,自己也想去给阳蕾送花点灯,俞安雨揉了揉她的头发,转了账给她,让她替自己和陆主任也送束花点个灯,汪月连连点头,眼看眼泪就要下来了,俞安雨招呼宋越:“小宋,你陪月月去。”

“我也去!”周游突然开口。

俞安雨没有阻止,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想去就去吧。”

“不,俞队,我是觉得……”周游犹豫片刻,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觉得仲夏可能会去。”

俞安雨一怔,看向周游,周游抿着嘴唇,迎着俞安雨的视线也没有回避,突然一把车钥匙飞了过来,周游条件反射接了下来,齐一慈开了口:“去吧,开我的车去,结束了给我开回来就是了。”

汪月满眼感激,两个领导都能理解并支持自己这些小小的善举,怕自己一个女孩子不安全,还专程让人陪着自己,还提供交通工具,她飞快地擦了一把眼角的泪痕,点点头说:“谢谢齐队!谢谢老大!”

目送三个人出了门,俞安雨心里还挂着周游说的话,齐一慈当然是看出来了,朝俞安雨扬了扬手,说:“我去让视侦看看,万一呢!星宇,走吧。”

*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齐一慈和冷星宇去了视侦办公室至今没有回来,汪月传了照片回来,和微博上的图片大同小异,周游沿着江边走了几圈,确认人群里没有仲夏的身影,才在群里发了汇报消息,很快汪月也汇报三人已经在返程途中了。

俞安雨倒没有多失落,能遇到仲夏当然是意外之喜,但若是没有遇到她,也无可厚非。

刑侦队办公室难得这么安静,俞安雨坐在沙发上,翻看昨天禁毒队帮忙审讯的普罗米修斯几个经纪人的笔录。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是陌生来电,俞安雨皱眉,这个点了,不会还有樱桃吧?他接通了电话:“喂?”

“喂,俞警官,你好。”女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俞安雨的眼神一凛,压低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她的名字:“仲夏,你去哪里了?”

“这不重要。”仲夏的声音很平静,她询问,“我送给俞警官的水果,俞警官吃了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

仲夏没有正面回答俞安雨,而是轻叹了一口气:“俞警官,我有些话想对你说,现在一个人来龙脊山森林公园找我吧,快一点,俞警官,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

不等俞安雨再说话,仲夏便挂断了电话。

--------------------

崽崽危险危险危险!!!

第124章 124

这几天整个市局所有人都连轴转,快九点了,车位还被停得满满当当,周游让汪月和宋越先下车,自己绕到大楼后面的车位去停车。

汪月刚下车,一滴雨水滴落到她的额头,她仰起头来,有些惆怅:“下雨了,因为今天是阳蕾的头七,所以老天也在为她悲伤吗?”

宋越没有打击小女生的矫情,轻声附和道:“是的吧,如果阳蕾回来,一定会看到江边大家给她买的鲜花,点的蜡烛,放的河灯,心里也会好受一些的。”

汪月闷闷地点了点头,和宋越一起走上了台阶。

周游开着车,刚转过转角,一道黑色的闪电便从旁边划过,周游愣了不到半秒,意识到是俞安雨开着他的路虎出去了,想也没想就原地掉头追了上去。

齐队的车刚回来又要走,刘叔还想和周游寒暄两句,周游就忙说:“我要去追俞队,回来再跟您唠!”

一句话的功夫,俞队的路虎已经飙远了,周游几乎可以肯定是出什么事了,那妻管严上次飙车追人漂移上热搜,估计是被家法伺候了,也不是说彻底从良不超速了,只是变狡猾了,超速的时候得安排个幸运儿来开车,自己开车时跟加了限速器似的,绝不超速。

但很显然,此刻的俞队是没有限速器的俞队。

周游吃力地追在俞安雨后面,掏出手机给俞安雨打电话,打了两通,俞安雨都没有接,确认他并不是因为没有听到才没接自己的电话,周游没有再执着,转而拨通了齐一慈的电话,齐一慈接通电话,声音带笑:“游崽,你停车停哪儿去了?怎么还不上楼?”

“齐队!俞队有点不对劲,他好像要出去办什么事,但他只有一个人,我正追在他后面,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接,看起来很急的样子,你快问问陆主任!”

齐一慈立刻收起笑意:“好,游崽,紧跟他,别让他乱来!”

“明白!”

*

齐一慈挂断电话就疾步朝门口走,俞安雨虽然冲动,但是办案程序他还是知道的,大晚上的,他不可能一个人去取证,不管有多急,也不至于一声不吭自己就走了,他在开车,接不到电话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齐一慈还是不死心,拨通了俞安雨的电话,跨出门前,又吩咐汪月:“月月,查一下老俞刚是不是接了谁的电话,查到了立即给我反馈,我去趟法医办公室。”

“噢,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齐一慈突然收起笑摆出严肃的神情,汪月也不自觉地跟着紧张了起来。

直到齐一慈到法医办公室门口,俞安雨也没有接他的电话,齐一慈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他不会接自己的电话,但陆离的电话他未必不会接,他不见得有这胆子。

陆离还在看翻看笔录,看到是齐一慈,他淡淡地问:“齐队,有什么事吗?”

“老俞急匆匆出去了,他跟你说他去哪儿没有?”

看齐一慈神色紧张,陆离心里一咯噔,按亮手机,确认俞安雨没有给自己留言,忙给俞安雨拨电话过去,一直到响铃结束也没有接通,陆离的心脏瞬间就提了起来,一边继续给俞安雨打电话,一边问齐一慈刚才他们的行动情况,齐一慈一五一十给陆离汇报:“月月想去江边给阳蕾献花,老俞让小宋陪她去,小周觉得可能仲夏也会去,也跟着去了,我和星宇去视侦确认了附近的监控,并没有发现仲夏……”齐一慈的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是汪月打来的,齐一慈接通电话,那头传来汪月的声音:“齐队!查到了,是仲夏!仲夏给老大打了电话!”

齐一慈的脸色陡然一沉,对陆离说:“是仲夏!她给老俞打电话了!”

*

一场大雨倾盆而下,俞安雨从市局出来的时候只是有一两滴落在挡风玻璃上,顷刻之间,就变成大暴雨了。

雨幕之下,雨刮快速地左右摇摆,视线越来越差,俞安雨却没有放慢车速,开着双闪疾驰在大雨的街道上。

从刚才开始,周游、齐一慈、陆离排着队给自己打电话,但俞安雨谁的电话也没打算接,仲夏让自己一个人去,挂断电话后俞安雨再回拨,仲夏就已经关机了,他别无选择,哪怕明知是鸿门宴,他也只能单刀赴会,因为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是他最后的也是唯一的能够见到仲夏的机会。

陆离的电话一个接一个,俞安雨生平第一次这么对陆离的电话视而不见,他百爪挠心,强忍着想要伸手去滑开屏幕的冲动,硬生生地把这份妻奴本性给压了下去。

陆离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总算是消停了下来,十几秒后,屏幕上就弹出了陆离发来的消息:最后一次机会,你再不接,这辈子我都不会给你打了

俞安雨刚看完这行字,陆离的电话又拨进来了,俞安雨咬牙,陆离的威胁在他面前百分之百的受用。

滑开屏幕,那边传来陆离的声音,竟不是陆离平时那般冷静沉着,带着失控的急切,甚至没有兴师问罪:“俞安雨!你要去哪里?”

豆大的雨点都砸在车顶和挡风玻璃上,噼里啪啦,听到陆离声音的那一刻,俞安雨反倒是冷静了下来,他开口先承认了错误:“离离,对不起,我超速了,但是我有点赶时间,回来再好好跟你认错,你先别生气。。”

“俞安雨!我问你要去哪里!”陆离几乎是咆哮出来的,俞安雨吓得一颤,只能老实交代:“龙脊山公园,仲夏让我一个人去,她有话要对我说……”

“回来!”陆离命令道。

“不行,离离,我现在不能回来。”

“回来!”陆离又重复了一遍,声音竟带着哭腔,“这是陷阱,这是为你量身打造的陷阱……我明白了,樱桃,樱桃是仲夏送给你的对不对,她是不是问你有没有收到她送给你的樱桃?”

俞安雨一怔:“你怎么知道?”

“因为这是暗示!仲夏知道自己逃不掉了,那个出租车司机落网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暴露了,她会被李锦奕除掉,李锦奕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解决掉她,因为她是李锦奕留在国内的最后一步棋,她看穿了李锦奕的谎言,她知道没人救得了她,她会和其他‘礼物’一样被销毁,所以在她死前,她才会良心发现想要救你,樱桃,她是在告诉你‘应逃’,她在让你不要去!”

俞安雨看着前方的指示牌,右转通往龙脊山,道路旁龙脊山森林公园6.9km的指示牌也随着俞安雨的靠近逐渐清晰,俞安雨如释重负,笑道:“原来是这个意思……那我就更要去了,她那么努力想要救我,我当然也要努力一下,救救她了。”说着向右打方向盘,转上了盘山公路。

“你怎么不听话!”陆离的声音很绝望,“她已经没救了,李锦奕要杀的人,留过活口吗?”

“只要她现在还活着,就还有希望,不是吗?”

“没有……没有希望,你还不明白吗?她只是诱饵,抛出来的那一刻,她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你能改变的,只有你要不要咬钩……你不要冲动,我们现在过来……你等我们到了再行动,好不好?”俞安雨能够听出来陆离话语里的妥协,他几乎是在哀求自己。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俞安雨有些愧疚,但态度却没有丝毫松动,“但是,离离,我等不及你们来了,仲夏现在很危险,我得快点赶去救她。离离,先这样吧,我挂了。”

“不!你不要挂!”陆离突然紧张起来,声音都在抖,“你不要挂,你不要和我失去联系……”

“知道了。”俞安雨没有拒绝,也没有再说话了,只是脚下的油门又往下踩了踩。

*

看着龙脊山森林公园指示牌上不断缩小的数字,俞安雨却越发冷静了,他不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什么,但是既然别无选择,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突然听到急促的喇叭声,转弯处的凸面镜上是远光灯照射在上面形成的白色光晕,一辆SUV疾驰而来,转弯并没有减速,角度很大,毫不客气地借了对面的车道,俞安雨被迫垫了一下刹车,被远光灯晃得虚了虚眼,可就在朦胧中,俞安雨看到了SUV的副驾驶座上坐着的,正是仲夏。

SUV经过这个大角度转弯并没有立刻回归自己的车道,而是逆行着直直朝着俞安雨冲过来,俞安雨这才意识到这辆车是奔着自己来的。

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副驾驶座没有人,俞安雨向左打满方向盘,但没料到天雨路滑,路虎像是失去了动力,在原地打起转来。

电光石火间,一声巨响,SUV在撞到路虎后又撞破围栏冲下了山崖,在原地打转的路虎被SUV撞到车尾,巨大的冲击力将路虎撞停,甚至反向转了半圈,两股力量交汇瞬间,俞安雨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像被人拧毛巾一样拧了起来。

*

耳鸣无限拉长,眼前天旋地转,俞安雨感觉额头一热,温热的血液顺着脸颊流淌下来,脖子动不了,手脚没有知觉,呼吸也有些困难,好像每一次呼吸都像是用刀刮着自己的气管,用砖头砸自己的肺,却也只能吸入稀薄的氧气。

“俞安雨!俞安雨!你听得到我说话吗!俞安雨!你不要吓我!俞安雨!”陆离撕心裂肺的尖叫声由远及近逐渐清晰,俞安雨倒不觉得吵,只是想要哄哄他。

嘿,老公还没死呢,别哭啦。

*

但俞安雨一张嘴,一口鲜血就从嘴里涌了出来。

--------------------

樱桃暗示“应逃”不是我的原创梗,来自我女神颜歌的小说《异兽志》,构思的时候在想万念俱灰但良心发现的仲夏要怎么在幕后人的眼皮子底下向俞队传达“不要去”的暗示,就想到这个梗,斗胆去询问了女神是否可以使用,女神说只要备注说明就可以用。呜呜呜女神真的太好啦!(从构思到7.8我去问女神征得同意,到现在第十九天,我真的超级开心又想要快点和大家分享,都快把我憋坏了哈哈哈)

这个梗此处的化用不及原文十分之一的精妙与震撼,感兴趣的宝贝可以去看看《异兽志》,是一本我看了不下三十遍并至今是我心中no.1的小说~再次表白我女神颜歌!

然后关于剧情,这下不用离离制裁了,崽崽HP已经见底了

第125章 125

周游听到撞击的声,继而是车辆跌落山崖后的爆炸声,他的心凉了半截,但大老远看到俞安雨的路虎,确认跌下山崖的不是俞安雨的车,他还是松了一口气,不幸中的万幸,俞队似乎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庆幸完俞安雨没有掉下山崖后,周游的冷汗也跟着下来了路虎的车头在悬崖外,车身保持着一种微妙的、薛定谔的平衡,整个驾驶座都悬在空中,摇摇欲坠,好像风雨再大一些,车都会被刮下山崖。

周游不敢轻举妄动,远远地打着双闪把车停了下,窗外风大雨大,一片漆黑,他生怕后面的车不明白情况撞上来对俞安雨造成二次伤害。他冒着大雨下了车,打完了120和救援电话,刚挂断,齐一慈的电话见缝插针就接了进来。

周游接通电话,那边传来陆离的声音,掩饰不住哭腔,声音嘶哑,问周游:“俞队怎么了!”

暴雨打在脸上,周游抬起手胡乱地擦了一把:“具体还不清楚,俞队的车,车头悬在悬崖外,我不能把俞队救下来,120和救援电话都打了,应该是和别的车撞上了,那辆车跌落山崖发生了爆炸,我还要打119和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