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61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话音刚落,俞安雨的手机就震动起来,是陌生来电,他接通电话,那头传来有些急迫的男声:“您好,您的外卖已经放在门卫室了,因为不能送进来,所以劳烦您自己来拿一下。”

俞安雨转过头看陆离,陆离察觉到他的目光,有些莫名其妙,挑了挑眉,俞安雨小声问陆离:“你点外卖了?”

陆离摇头,俞安雨连忙追问:“什么外卖?”

“啊?水果,一箱樱桃。”

“我没点外卖,是不是送错了?”

“呃……我们这边是虚拟号码转接过来的,不会有错,地址是公安市局,收货人是‘刑侦俞队长’,您再确认一下有没有其他人替您下单呢?”

俞安雨也没有为难外卖小哥,说:“噢,好的,应该就是给我的,辛苦了。”俞安雨挂断电话,转头叫宋越,“小宋,你去门卫室拿一下,一箱樱桃。”

“噢!好,现在就去!”宋越一溜烟儿就跑了出去。

俞安雨皱着眉和陆离对视,陆离倒不奇怪,俞队帮过这么多人,各种投食和锦旗他都没少收,不过一般都是寄来家乡的土特产,这种直接在外卖平台下单一箱水果的敷衍操作还是比较少见。

*

“老大!联系不上仲夏了。”汪月放下座机听筒,又再次拿起来重新拨号。

“你换个电话给她打。”俞安雨说着朝着汪月的办公桌走去。

汪月听话地挂断座机,滑开手机屏幕,飞快地输入仲夏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一直到响铃自动结束也没人接听。

“让视侦看下她人在哪里,你继续联系她。”

*

小宋警官也吭哧吭哧抱着一箱山东大樱桃回来了,春节期间俞队给刑侦队实现了车厘子自由,除了在办公室里无限畅吃,垒在他办公室的极品4J车厘子跟不要钱似的被他命令着这个三箱那个五箱搬回家,所以现在看到这一箱新上市的高价山东大樱桃,刑侦队的各位已经心如止水。

周游进办公室看到宋越怀里抱着的樱桃,口水滴答地问:“哇!宋哥,这个不是才上市吗,很贵吧?”

“不知道呀,”宋越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这不是我买的,我的家庭条件你是知道的。”

“哦”周游意味深长地朝宋越挑了挑眉毛,想想这确实是宠妻狂魔不差钱的俞队干的事儿,新上市的水果再贵也得让老婆吃上。周游默默在心里给俞队点了个赞,心说自己沾光吃两颗也没有遗憾了,俞安雨才问宋越:“有没有问刘叔是不是外卖送来的?”

宋越把樱桃放在茶几上,赶紧点头:“问了,刘叔说是外卖小哥送来的,这有外卖单,的确是这附近的百果园买的,时间也没问题,看起来也不像有时间做什么手脚。”宋越见俞安雨没有回话,小声地询问他,“老大,要不,随机抽几颗送去做下毒物检测?”

俞安雨无语,白了宋越一眼:“不要占用市局公共资源。”

宋越有点委屈:“还不是老大你今天神经这么敏感,搁平时我都吃了两颗了要不,咱们抽个幸运儿来试个毒?游崽?”

周游吧唧嘴:“我愿意!”

俞安雨抬手按住周游的头顶,有些好笑:“你怎么敢啊?”

周游不以为然:“我只是觉得如果我要投毒害谁,一定不会投在樱桃这样的水果里,每一颗都涂毒太麻烦了,但除此之外,我也没有办法保证我涂毒的樱桃能精准毒害我想要毒害的人。”

宋越立刻就被周游说服了,点点头,又问:“是不是阿姨送的呀,上次阿姨也送很贵的日料外卖给咱们吃了,能送这么贵的水果,说不定是阿姨。”

俞安雨摇头:“别了吧,你们春节吃的车厘子就是我妈让人送来的,我妈送的话,是那种规格。”

柳婉婉女士,送给儿媳妇豪车都得搭一车位,的确不会单送一箱水果。

陆离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是你妈送的,这箱水果应该也没有问题,你们洗洗吃了吧,毒不死人。”

*

一直到晚上八点,汪月才联系上仲夏,她正在老家,母亲急性肠胃炎进医院了,她才匆匆赶回了老家,因为一直忙前忙后,所以没有关注电话,确认她说的都是实话,俞队还是动了恻隐之心,让她给母亲找个护工,明天自己赶回来到市局接受调查。

俞安雨去法医办公室找陆离回家,刚好遇到陈副局和元秘书,俞安雨大气也不敢出一口,陈副局远远地就指着俞安雨开始骂:“不听话不听话!都说了让你别开到局里来,你看看像什么,啊!这下面总共就两辆豪车,都你们家的!怎么的,非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老子有钱是吧?”

俞安雨有点委屈:“我昨天跟救护车送钟诗婷去了医院,结果就因为发高烧被扣下来输液了,车昨天让星宇开到市局来了,我今天总不能不用车吧。”

听到外面有人在骂自己老公,陆主任原地出警,拉开法医办公室的门,陈副局刚张嘴想教训俞安雨还敢顶嘴,就感觉到了法医室传过来的寒气,话到嘴里就转了个弯儿:“下不为例啊!特别是后面几天,千万别把你这迈巴赫开来了,录音的事我听元秘书说了,罗局已经上报了,监察委很重视,要派个督查组下来查临江新区分局和王永,应该会在我们市局办公,你自己有点分寸,别一天招摇,小心连你一起查了。”

“查就查呗,我又不怕查。”俞安雨不乐意。

“哼!”老头气得跺脚,但陆主任就在旁边,他也不能像平时那样欺负俞安雨,只能气呼呼地走开了,还不忘提醒他:“手里的案子,速度加快点!全国人民都看着呢!”

俞安雨这才弱弱地开口,应了声:“知道了。”

*

两人走下台阶,俞安雨手里一左一右两把车钥匙,他们俩只能一人一辆把车开回去,俞安雨唯唯诺诺问陆离:“你开哪辆呀?”

自己老公这点小心思,陆离一清二楚,这就是他想开迈巴赫过过瘾的意思,陆离抬手接过路虎的车钥匙。

俞安雨欣喜若狂,嘴上却在谦让:“还是我开路虎吧?”

陆离无奈摇头,感觉给他老公换大G得排上日程了,他这富二代老公每天为人民服务,生活质量快比一般人都低了,和他同水平甚至还不如他的富二代们谁车库里不是十辆八辆的豪车,成天开着千万级的跑车出入各种高级会所,这样想来,他有点一般富二代该有的爱好也不为过,一辆大G确实不过分,库里南都不过分。

陆离朝俞安雨眨眼:“我开吧,少爷,我这就去给我们家少爷开路。”

“别别别!”俞安雨哪里受得起,赶忙说,“我给你开路!”

陆离笑笑,没有再和他开玩笑,拉开路虎的车门坐了上去。

*

车刚开出市局,陆离的手机就响了,中控台上来电显示是生疏的“俞安雨”,陆离接通电话,有些好笑:“干嘛,你怕我找不到回家的路啊?”

“才不是……”俞安雨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陆离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太喜欢俞安雨了,立体环绕的俞安雨的声音让他心跳都不自觉加快了,而罪魁祸首还在加码:“我想听你的声音,老婆。”

两辆车一前一后往家里开,虽然他们没有在一起,但全程通话又好像彼此都在身边。陆离开在前面,嘴上说着开路,其实是在压着俞安雨的车速,俞安雨这人横行霸道惯了,一不小心就超速,陆离没少因此操心。

“这案子得在你生日前处理好,你生日咱们回白云过,叫上我爸妈、外婆和薇姨。”俞安雨一路上滔滔不绝,在陆离面前他就是这副话唠模样。

“好。”陆离笑着答应,看到前面有老太太横穿马路,陆离松了脚下的油门,缓缓踩下刹车,车速骤降,缓缓向前滑行。

“老婆,怎么了!怎么减速了?”察觉到陆离减速了,俞安雨也跟着踩了刹车。

“没事,有个横穿马路的老太太。”

“嗨,大晚上的,这边路灯又暗,前面不有斑马线吗,一点不注意安全!”道德标兵俞队愤愤地开口。

直到车彻底停下,老太太也没有穿过马路,她转过头看了陆离一眼,突然一偏,消失在了挡风玻璃的可视范围。

陆离目瞪口呆,一时竟不知道,碰瓷的遇上他们两口子,究竟算是谁的不幸。

--------------------

离离:碰上我老公,算你们倒霉唐僧俞队预定

第121章 121

陆离打开双闪,刚要推开车门,就看到俞安雨已经下车走过来了,陆离放下车窗提醒俞安雨:“你等我下来。”

俞安雨乖乖让开,等陆离下了车,陆离打开了手机相机,录着像跟在俞安雨的身后绕到车头,果然老太太就躺在地上,还真是碰瓷,陆离叹息,俞安雨已经蹲下身去扶了,关切地询问:“老太太,您没事儿吧?”

得,一个开车,一个敢去扶,人高低得讹一个。

果然人行道的方向传来一个急切的男声:“妈!妈!你们干什么啊!会不会开车啊!”

急促的脚步声后,男人狂奔而至,这下人到齐了,好戏要开场了,陆离一点不慌,举着手机将镜头转向男人,男人愤怒地伸手想要抢陆离的手机,暴跳如雷:“你拍什么拍!拍什么拍!”

“嗳嗳嗳!别动手啊!”俞安雨那受得了他这么跟自己老婆说话,语气也严厉起来,警告道:“你碰到他了,小心我告你袭警啊!”

那人一顿,也不知哪里来的浑劲儿,反倒是更胡搅蛮缠了:“哎哟!还是警察!警察撞人还有理了啊是吧?怎么!警察撞人了还要把我们小老百姓抓进警局是不是?”

老太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呼吸平稳,没有任何外伤,俞安雨确认她没有大碍,也站了起来,冷着脸开口:“首先,你母亲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横穿马路,影响正常交通秩序,有错在先;其次,我们提前减速停车,并没有撞到你的母亲,你的母亲‘自己摔倒’,全过程行车记录仪都有记录,对此如果有异议,我们可以打电话让交警过来出现场;最后,虽然暂时还不知道你的诉求是什么,但是我还是想要提醒你,实施‘碰瓷’,虚构事实故意制造被害假象属于诈骗行为,如果你想借此索要一笔赔偿,那就要以敲诈勒索定罪了。”

陆离挑眉,他的小狗今天怎么这么讲道理?但是不得不承认,讲道理的小狗,看起来有点帅。

男人似乎是被俞安雨给唬住了,愣神了半晌,才突然蹲下身,轻轻推搡着老太太的手臂,凶不过就开始卖惨:“妈!妈你有没有怎么样?妈,你没事吧?”

陆离皱眉,实在不想看这出戏,低声对俞安雨说:“让交警来一趟吧?”

似乎是听到陆离说要叫交警,地上的老太太睁开了眼,下一秒就开始无病呻吟起来:“哎哟……哎呦……疼死我了……哎哟……”

这骗子的演技,一个比一个差啊,两人都哭笑不得,还好这是条车流量不大的支路,车停在路中间没有引起交通拥堵,从旁边车道路过的车还会放慢车速看看戏。

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俞安雨提出了解决方案:“虽然没有撞到老太太,但是老太太自己摔地上也可能有磕碰,我打120接老太太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至于现场情况,我会和交警联系,他们可以通过道路监控和我们行车记录仪的记录还原真相,之后会给你们反馈,你觉得这个解决方案如何?”

男人不依:“去医院检查?你拿钱吗?你们是警察,谁知道会不会和交警暗箱操作,到时候就不承认撞到我妈了!”

俞安雨被气笑了:“年轻人,见好就收,如果你不能接受,那我现在立刻打电话让交警来出现场,要是确认我们的确没有撞到你母亲,你们就跟我一起回市局喝点茶慢慢谈,如何?”

见他们不说话,俞安雨就掏出手机就开始拨号了,见俞安雨来真的了,老太太也躺不住了,从地上坐起来,对男人说:“算了儿子,算了,算我们倒霉,扶我回去休息吧。”

俞安雨举着手机,电话那头的汪月还一头雾水:“啊?老大,什么情况,要我帮你联系交警大队吗?”

男人赶紧扶着老太太站起来,还在骂骂咧咧:“你们这些警察!仗着自己有职权,不把我们小老百姓放在眼里,欺人太甚!”

俞安雨也没和他置气,对汪月说:“不用了,我们已经和解了。谢谢。”

目送两人走上人行道,陆离才关掉录像,两人相视一笑,都有些无奈,俞安雨开口:“算了,总得遇见一次碰瓷的,才知道这不是都市传说嘛。”

陆离耸肩:“这么晚了还在工作,比你还敬业呢。”

俞安雨有点委屈:“我病才好,今天稍微早点下班怎么了嘛。”

陆离就笑了,挥开他:“好了好了,也不早了,你确实辛苦了,咱们快回家休息了吧。”

*

两人走出电梯,大老远就看到房门口地上放了一个箱子,陆离转头问俞安雨:“你买东西了?”

俞安雨陷入了自我怀疑,迟疑着回答:“没啊。”

两人走近,才发现房门口地上放着一箱樱桃,站在门前两人都有些沉默,俞安雨不会告诉任何受害人或是受害人家属自己的家庭住址,送到市局的樱桃完全可以理解,但送到家门口的就有些猫腻了。

俞安雨联系了物业管家了解情况,很快物业管家就反馈回来,是外卖小哥7点左右送来的,俞安雨也循着贴在外盒上的外卖单找到店铺的联系方式,但因为过了营业时间,并没有联系上店家。

两人窝在沙发上,俞安雨挂断电话,陆离靠在他的怀里,轻轻揉俞安雨的肚子,问他:“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我没吃……小宋和小周那两个二傻子吃了小半箱,他们晚上还要去守着钟诗婷,我问问他们。”

俞安雨立刻在工作群里发消息:@所有人 你们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宋越:有

俞安雨:?!

汪月:没有呀

冷星宇:没有

齐一慈:你是指哪方面的不舒服?

俞安雨:跟你和星宇无关,我是说吃了樱桃的人,有没有不舒服

齐一慈:趁我和星宇不在你们买樱桃吃了??

齐一慈:你必吃坏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