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52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第103章 103

“……性向是个人自由吧,无差别地攻击,为黑而黑,看着好窝火啊!”俞安雨推开刑侦队的门,就看到几个人正围在一起举着手机讨论,周游正义愤填膺。

宋越叹了一口气:“哎,问题是,抛开她们俩的关系,这个涵涵也没说错啊,大蕾蕾被偷拍,男方被厚码,大家不关心男方是谁,不去扒男方信息,追着一个妹妹骂,被偷拍的被网暴了,这是什么事儿啊!平时走邻家清纯妹妹路线,就不准人doi了吗?又不是尼姑人设,我真的不明白……”

汪月皱着小眉毛,小声地说:“涵涵,应该很难过吧,明明是想要替喜欢的人说句公道话,结果不仅被网暴还被人肉,而且反而因为她们曾经的关系,又让这群喷子找到了大蕾蕾的一个骂点……”

“怎么了?”俞安雨走近他们,看汪月一脸委屈,便抬起手,用中指轻轻弹了她的脑门一下,汪月立刻抬起手捂住额头,小题大做,撅起嘴抗议起来:“疼呢!打头会变笨的!”

“就这点儿力气啊?”俞安雨挑眉。

宋越解释:“老大,你知道最近热搜上那个艳照门的网红么,‘大蕾蕾的小世界’。”

“嗯?”

“今天一个叫‘涵涵又饿了’的微博,说是她闺蜜,发声替她说话,被人怀疑是她的小号,结果这群人一扒,发现这个涵涵不是大蕾蕾,而是大蕾蕾的前女友,‘涵涵又饿了’早期的好友里有个‘蕾蕾吃不饱’,已经很多年没有更新微博了,那个微博转发了很多LGBT相关的微博,每条微博下都有‘涵涵又饿了’的留言互动,然后现在有人出来爆料,大蕾蕾之前本来就是拉拉,还进过戒同所,所以网上这群疯子,骂得更凶了。”

俞安雨不可思议:“骂点在哪里?”

宋越耸肩,翻了个白眼,对自己转达的言论嗤之以鼻:“说她姬装直女还草清纯人设,男女通吃不检点,我寻思她是不是拉拉也轮不上这群丝男吧,得不到就诋毁呗。”

汪月的声音里满是惋惜:“感觉大蕾蕾要退网了,事情爆出来之后她就没有发声过,结果沉默也挨骂,反正怎么都招骂,我真的不理解,网上这群人恶意怎么就这么大,涵涵都说大蕾蕾有重度抑郁在吃药治疗了,居然还能阴阳怪气地嘲讽,他们都没有心吗?不怕把人逼得做出什么危险的事吗?”

“作恶成本太低了。”周游一脸无奈,“在没有人知道他是谁的世界里,说话不需要负责任,也不需要为任何结果买单,他只是万千网暴份子中的一员,就算产生了不良后果,错误可以平摊,只需要想着‘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才让她想不开的’,甚至连负罪感也可以一并转移到别人身上。”

*

又是一个加班到九点过的夜晚,俞安雨和陆离离开市局时网安和禁毒队的同事还在忙,刑侦二队负责盯梢钟诗婷,等待她和李卫东主动接触,市局下发了协查通报,机场、火车站、汽运车站、港口、高速路收费站,都加强了进出人员身份信息确认,到目前看来,李卫东应该还在C市。

陆离坐在副驾驶座,咬着吸管正在喝迄今为止小宋警官投喂给他最满意的食物一盒草莓牛奶。

一口气半盒下肚了,陆离才想起来问俞安雨:“你渴不渴啊?喝一口吗?”说着便把牛奶递到俞安雨的嘴边,俞安雨傲娇起来:“不是我老婆嘴里的我不喝。”

陆离被他逗笑了,收回手,佯装冷酷无情地回答他:“那你不喝吧。”嘴上这么说着,陆离却没有再喝了,把牛奶拿在手里,准备到家楼下了再亲口投喂这只小狗。

有关钟诗婷的词条已经从热搜上被撤下来了,但“诗婷啊”的微博评论里依旧乌烟瘴气,明明今天以前还全是“美女贴贴”、“姐姐的腿不是腿是塞纳河畔的春水”、“嗨!老婆”之类的评论,现在已经被“赌博biss”、“诈骗犯赶紧去死”、“你们这些搞赌博的,弄得多少人家破人亡,你们不得好死”之类的咒骂占据。

余光瞄到陆离在看手机,俞安雨问他:“在看什么呀?”

“钟诗婷微博的评论区。”陆离毫无情绪波动,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

俞安雨叹息:“为什么大家可以对陌生人有这么大的恶意。”

“像你这样善良的人,永远不会明白,不需要为后果负责任的言论能有多伤人,互联网充斥太多不同的声音,往往舆论都会呈现一边倒,但是,我们是执法者,我们的立场和他们不一样,虽然要选择性倾听大家的声音,但不被那些言论左右客观做出判断,才是我们的工作。”

“老婆。”俞安雨突然叫陆离,陆离转过头看向他,就看到他咧开嘴角傻笑起来:“老婆你好帅啊!”

陆离扑哧一笑,这小花痴还有没有救啊。

*

凌晨3:01,“大蕾蕾的小世界”直播间开播,直播间内人数瞬间飙升,不堪入目的弹幕一条条映入眼帘。

*

“这么晚还不睡呢表字”

“是抑郁症犯了睡不着吗”

“哦莫,时差党做错了什么要看这玩意儿直播啊,恶心住了”

“阳女士凌晨三点化这么浓的妆,是准备出去月泡吗”

“哈哈哈虽然全网都在骂我但我还是要全妆直播,不愧是我阳女士”

“救命!有女铜”

“弹幕护体”

“盲猜我蕾要开始洗了”

“请开始你的表演”

“盲猜防水底妆加眼妆,清冷易碎感是被我阳女士狠狠拿捏住了”

*

阳蕾默默地看着弹幕,嘴角突然牵起一丝充满嘲讽的笑来,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你们好,我是大蕾蕾。”

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弹幕越刷越快,阳蕾几乎快跟不上刷弹幕的速度,不过都是骂自己的,倒是没必要每一条都看得那么清楚。

“关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因为我自己也没怎么消化好,所以一直没有在公开场合发表任何言论,但总要说点什么吧,对我自己,也对这个世界上还爱着我的人。”

看到弹幕上的有人在刷“涵涵又饿了”,阳蕾的心脏又抽疼了一下,她们曾经相爱过,却被迫分开,兜兜转转,她们答应彼此以最好的朋友的身份留在彼此身边继续相爱,却不再是以爱人的身份,即使做到这样的妥协,也无法得到这个世界的谅解,终究还是把她卷了进来,让她这个圈外素人也承受和自己一样的攻击和谩骂。

但好在一切都要结束了。

*

“关于视频,确实是我本人,我没有想到赵旭会做这样的事……啊……”阳蕾看着满屏的问号,露出一个坏笑,“忘了,赵先生给自己打了码,大家不知道是他,那就,Z某?”

*

“开始泼脏水了是吧?”

“保护我方旭宝!表字不要来蹭啊”

“cnm恶心玩意儿等着收律师函吧”

“造谣一张嘴,大婶你是不是疯了在做梦”

“就你也配和我旭宝上床”

*

阳蕾认真地看着弹幕,无脑护赵旭的粉丝自欺欺人的恼羞成怒的模样真好笑,她今天就是专治各种不服,漫不经心滑开手机屏幕,打开相册,找到一张合照在屏幕前对了焦:“那天喝酒的时候拍的,这是赵先生吧?”阳蕾说着笑了笑,“不管你们承不承认,你们的男神的确为了睡我这个婊子给我下药了呢。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继续骂也没关系,也不多你们这一两句,只是所有骂我的人,我祝你们出去喝酒都喝到迷药,做爱身边都有针孔。”

弹幕炸开了锅,阳蕾也不管他们是否接受,继续开口:“也感谢还在默默支持我,鼓励我的朋友,你们的私信我看到了,但是很抱歉没有一一回复大家,我过去的一生没什么好运,大概都留在后半辈子了,我也用不上了,就都给你们吧,愿你们都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一生一世。诚如各位所见,我的‘清纯’人设是假的,但我最后还是真诚的,我无愧于自己……”阳蕾的话没有说完,就看到屏幕上弹出的提示“您的直播间涉嫌违规已被封停”,她笑了笑,一点没有留恋,点击了返回,将微博账号切换到了“蕾蕾吃不饱”。

*

凌晨3:15“蕾蕾吃不饱”直播间开播,和刚才直播间不同,无人问津,有一个观众进入直播间,很快有了第二个,第三个。

*

“你们好,我是大蕾蕾,我们继续刚才没有说完的话题吧。关于我是LGBT群体这件事,很抱歉之前没有在公开场合告诉大家自己的性向,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得到那个人的允许,那个人把我从戒同所的深渊里拯救了出来,我心甘情愿听他的话,为他所用,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怀着报恩心情的我总算是醒悟过来,我只个工具而已,这都是那群人的游戏,越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越是会被他们抓来玩游戏,他们制定了游戏规则,只要有弱点,就永远无法逃脱……”

*

“只有死亡,可以逃脱束缚,潘多拉的盒子,给了你希望,也附加了厄运,但,掌握着潘多拉盒子的人,终有一天,也会被反噬,我会在天上静静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

阳蕾真的是个很勇敢的妹妹了!!

还有就是,网暴真的太可怕了

第104章 104

俞安雨昨天在外面跑了一天,顶着烈日晒了一天,回到市局又加班到九点过,午餐和晚餐都是随便应付的,中途也没来得及喝上几口水,出门前,陆离察觉到他的嘴唇有些干,嘴角还裂了,拿起放在玄关小天使摆件上的润唇膏招呼他:“过来。”

俞安雨走近了,看到陆离手里的唇膏,才后知后觉自己的嘴角开裂了,嘴唇也有些紧绷,但是这毕竟马上入夏了,他是个有偶像包袱的大男人,不想把嘴唇涂得润嘟嘟的,有些抗拒地摇头:“老婆,我不想涂那个。”

陆离手上的动作一顿,继而拔开唇膏盖子,在自己的嘴唇上抹了一层,上下唇轻抿发出“啵啵”的声响,陆离的唇色很浅,浅粉色的嘴唇上薄薄一层润唇膏让他的唇看起来格外诱人,他朝俞安雨眨了眨眼,问他:“现在呢?”说话间已经主动地凑过去,是索吻的暗示。

俞安雨露出一个傻笑,搂过陆离的腰,毫无招架之力,嘴里小声念叨着:“现在觉得好像也不是很不想……”边说着边主动地低下头,嘴唇贴着陆离的嘴唇温柔地蹭了两下。

陆离趁机抬起左手捏住俞安雨的脸颊,俞安雨下一秒就变成了金鱼嘴,撅着嘴,瞪着双眼回过神来,恨自己在老婆的美色面前又轻易上钩了,陆离单手打开了唇膏盖子,替俞安雨抹了一层润唇膏在嘴唇上他屡试不爽,一切适用于小朋友的哄骗技巧同样适用于他的小狗。

唇膏涂抹完毕,陆离关上唇膏盖子,还不忘训俞安雨:“多喝水,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吃蔬菜。”

俞安雨也学着陆离上下唇抿着发出了“啵啵”声,这分明就比他自己涂得厚,俞安雨气不过,搂着陆离腰的手一紧,低下头凑过去贴陆离的唇,嘴上却是在狡辩:“老婆,涂得太厚了,分你一点。”

当然,小朋友惯用的、一眼就看穿目的的幼稚伎俩,他的小狗也没少用。

*

推开刑侦队办公室的门,除了齐一慈没有到,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刷着微博,吃着早餐,你一言我一语,正聊着最新的热搜。

宋越感叹:“这一届网友也太墙头草了吧,昨天还在骂大蕾蕾,今天就开始骂赵旭了,真的无缝衔接,反正就非得找人来骂,一天天戾气也太重了吧?”

汪月咬着豆沙包,口齿不清地应道:“不过真是像大蕾蕾说那样,网警应该已经介入了吧,迷奸加偷拍视频传播,还是网红,影响力比一般人大,这个已经算是强奸里的重罪了,十年以上呢。”

“什么强奸?”俞安雨插嘴进来,众人连忙给他打招呼:“老大!早!”

“早,是大蕾蕾的事情有什么后续吗?”俞安雨听出个大概,也掏出手机打开微博,宋越解说道:“今天凌晨三点,大蕾蕾开直播了,她在直播里说自己被赵旭下了药迷奸,赵旭还用针孔偷拍了,打了码发到网上,估计有敏感词,加上被赵旭的粉丝举报了,直播间十来分钟就被封了,其实我觉得她挺real的……”

听着宋越的讲解,俞安雨已经打开了微博,铺天盖地的信息,都在聊“大蕾蕾的小世界”凌晨的直播,短短十来分钟的直播,却包含了足够爆炸的信息,只要搜索关键词就会找到网友的直播录屏,有全过程的录屏,也有网友连夜剪出来的直播录屏无水版本。

而网友们对大蕾蕾的态度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从一开始全网抨击的“骚浪贱”、“公交车”到“受害者”,“理性”网友开始站队,呼吁相关部门严查赵旭,连大蕾蕾这样有粉丝量级的网红他都敢下手,更别提普通女孩子,赵旭本来就是靠颜值和身材出圈的,早些年就有粉丝脱粉回踩,说赵旭睡粉,但并没有掀起太大波澜,只在小圈子里被大家讨论,最后赵旭方面私下做出了补救,事情不了了之,想不到他非但不收敛,还变本加厉起来。

舆论压力瞬间转移到了男方,网友们开始研究起被偷拍的视频,细究起来发现的确有很多值得关注的细节可以印证大蕾蕾在直播里说的话,视频里的大蕾蕾主动又淫荡,眼神迷离语无伦次,的确很符合被下药的状态,而男方虽然被打了马赛克,但通过身高体型可以判断是个长得很高、身材很好的男人,基本条件赵旭完全符合,他本来就是模特,早年被邀请参加了一个规模较大的漫展,cos了时下一款热门游戏的角色,凭借模特的高挑身材和八块腹肌,加上他本来就长得帅,立刻就出圈了,他也蹭了这波热度做起了网红,还自嘲自己是毫无内涵的肉体博主。

赵旭在身材管理上下足了功夫,常年泡在健身房里,偶尔分享健身心得、健身餐搭配,他对自己的身材非常满意,微博里大量的对镜自拍,秀各个部位的肌肉,他左腰上的纹身出镜率极高,几乎成了具有他个人色彩的标志,而正是这个标志,让网友们几乎笃定,视频的男主角就是赵旭,视频中男主角左腰上的深色阴影和赵旭左腰上纹身的位置几乎重合,还有网友找来赵旭露纹身的照片,做了相同的马赛克处理,相似度在95%以上。

赵旭在大蕾蕾被网暴时全程默不作声,就算现在全网抨击也没有站出来解释一个字,网友当他是默认了、心虚了,网友们个个化身高高在上的审判者,无需实锤的证据就可以给赵旭定罪,对大蕾蕾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关怀情绪,俨然忘记她在被千万人唾骂“婊子”时,自己也曾附和或是冷眼旁观,开始有更多人为大蕾蕾发声,她是受害者,不该承受这样的网暴,应该得到大家的谅解和关怀。

当然也有部分网友表示不能接受大蕾蕾在直播里的激进言论,一个素人博主发微博表示大蕾蕾在直播里也承认了自己的人设是假的,那网友对于她草人设的反感并没有错,而她那句“我祝你们出去喝酒都喝到迷药,做爱身边都有针孔”小家子气又恶毒,非常败路人好感。

只是这样一条客观表达自己观点的微博也会被人用放大镜逐字逐句解读,评论里清一色都是站大蕾蕾的,对原博断章取义、故意歪曲事实的行为表示谴责,很快大家翻遍了这个素人的微博,评论从阴阳怪气到直抒胸臆的辱骂,很快评论区乌烟瘴气的程度不亚于昨天以前大蕾蕾的评论区。

宋越看得直抽气,俞安雨问他:“你看什么呢?”

宋越把手机递给俞安雨,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这评论区,看得我都要脑溢血了……”

*

“蕾蕾说的是祝骂她的人,自己对号入座,急眼了呢”

“活捉一个骂过我蕾的人,她急了她急了”

“是的,蕾蕾祝的就是你这种人”

“怎么?你骂蕾蕾的时候骂得开心,回你一句就受不了啦”

“赫赫,昨天还给赵旭点了赞,原来是旭宝的女友粉啊”

“媚蝻母狗biss”

“祝你早日被赵旭mj”

“翻了下原博微博,也那怪这么酸呢,这长相赵旭那狗应该都下不了手吧”

“你帮他说话他会愿意睡你吗”

“@赵旭 来看你忠诚的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