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47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明明只是个素人发的微博,好死不死,被这该死的官方推向了更大的流量池,几个大v汽车博主转发后,各种路虎线下4s店的微博也跟风转发这个天然软广,丧心病狂的汽车改装店们也蹭热度转发同款黑武士贴膜9.8折、9.7折内卷起来,原博转发评论早已破万,网友们纷纷排队形“可恶,好像真的被他装到了”,热门评论里有人科普是赶去车祸现场的警察,加上这个身份buff,评论和转发无脑吹得更厉害了,莫名其妙就上了热搜,但在他们看来这个漂移有多帅、装逼有多成功,在陆离眼里就有多惊险。

俞安雨懊悔不已,欲哭无泪:“老婆,我……”

“俞安雨,那个速度,你的反应再慢哪怕0.1秒,你和周游都得死。”陆离的声音有气无力,分明就是大清早看到这个视频气到心力交瘁了。

陆离并没有危言耸听,俞安雨比谁都清楚,自己当时急着下车查看刘沛的情况,被分散了注意力,这份恐惧感才没有侵蚀他,但现在他看到这个视频才开始感到后怕,俞安雨瘪了瘪嘴,哑着嗓子也只能认错:“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陆离叹了一口气,嘴角牵了牵:“我就是想要提醒你,俞安雨,你死了,我就是别人的了,我不会为了你要死要活,陪你去或者孤独终老,我死了也不会进你们家的祖坟,我会属于另外一个人,和他牵手,和他接吻、做爱,做所有和你做的事情,我会爱他,然后忘记你……”

“不!”俞安雨也顾不得陆离给自己下的定身咒了,两步就跨到陆离面前将他抱进怀里,耍浑道,“你是我的!你永远都是我的!我不会死!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你只能是我的!”

俞安雨几乎抓狂,陆离只是给他描述了一下他死后的世界,他只是稍微代入一下都快要窒息了,他不能接受陆离属于别人,哪怕他死了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但是现在想到陆离会属于别人,做只会和自己做的那些亲密的事情,他就觉得自己要疯了。

陆离没有回应他,也没有挣脱他,任由他抱着自己犯着浑,声音没有一丝感情:“伤了残了我也可能会变心,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爱人,我不会因为你受了伤更偏爱你,相反我会因为要更加照顾你而感到厌恶,我会想要疏远你,甚至逃离你,我不在乎你和别人怎么看我,忠诚不忠诚,善良不善良,我都无所谓,你知道,我这个人本来就淡漠,道德绑架对我毫无作用……”

“不!我不会受伤,我保证我能四肢健全,身体健康,我会保护你!八十岁了我还能把你抱起来,和你接吻、做爱,我可以做得很好!离离,我可以做得很好,你爱我,你爱我,你别去爱别人……”俞安雨浑身止不住颤抖,把脸埋在陆离的颈窝偏过头亲吻他的脖子,用嘴唇感受他的脉搏。

陆离没有反抗,也没有推开俞安雨,他仰了仰脖子,声音没有波澜:“俞安雨,如果你总是让我因为你做的那些危险的事情担心、紧张,久了我也会疲,如果你总是受伤让我心痛,痛麻木了,就不会再痛了,我对你的爱,不应该由这些去消耗。”

“我错了!离离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求求你别这样说,我再也不这样了,对不起,总是做让你担心的事,总是让你为我难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离离你不要再说了,我受不了,我要疯了……”俞安雨说着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觉得自己想被人掐住了脖子,被大石头压住了胸口,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大口地倒气,艰难地开口,“我真的知道错了,别不爱我,不要再和我说你要和别人好,我真的要醋疯了……”

陆离知道自己的话对俞安雨而言意味着什么,他对自己有着近乎偏执的占有欲,他要自己永远只属于他,他压根儿没有想过其他任何一种可能,而自己一直以来也都是向他表现出这种非他不可的忠诚,陆离没有想过要用这一招,掐住俞安雨的命门不用耗费一点力气,只需要打破这个秩序,告诉他这个舒适圈是假的,它会崩塌,利用他的崩溃控制他,让他乖乖听话。

但是陆离真的太害怕了,他看到视频的时候,浑身的血液都要倒流了,他没有办法用娱乐的心态去看待俞安雨这个和死神擦身而过的瞬间,哪怕俞安雨帅得一塌糊涂,这不是在小题大做,他太爱俞安雨了,可这个男人太爱冒险了,这样的帅气和万众瞩目不是陆离想要的,他宁愿俞安雨平凡一生,只围着自己转悠,自己什么都可以给他。

陆离抬起手来轻轻抚摸俞安雨的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好了,该上班了……”

“不!”俞安雨顺势把陆离抱起来让他骑在自己的腿上,虽然陆离没有反抗,但也没有看他,偏开头拒绝和他有视线交流,俞安雨有些固执地用双手捧着陆离的脸,逼迫他面向自己,陆离却垂着眼,拒绝和他有视线交流,俞安雨哽咽着开口:“离离,你看着我,你看我……”

陆离索性闭上眼,俞安雨深吸一口气,捧着陆离的脸吻了上去,用舌尖撬开陆离紧抿的嘴唇,右手滑到陆离的后颈,按着他不让他后退,陆离被他带着吻了一会儿,总算是给了他回应。两人亲吻了一阵,俞安雨才缓缓地退开,又意犹未尽地凑过去,用额头贴着陆离的额头,柔声说:“离离,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惩罚我吧,你怎么发脾气,罚我做任何事都可以,但是别不爱我,也别再吓唬我,说要和别人好了,我知道我不珍惜自己这条狗命的后果有多严重了,我已经知道了,所以真的不会再犯了,离离,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你知道,你就是我这辈子的终极愿望,我已经尝到过这个甜头了,就受不了会失去你这件事了,哪怕是你嘴上的恐吓,也会让我吓破胆……”

俞安雨扯出一个勉强的傻笑来:“所以,求求了,老婆,你就再原谅我一次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

著名说反话艺术家陆离离大型驯狗现场

(平行世界里的你可不是这么做的不是在cue那篇征集文,非作战人员赶紧撤退不要去碰,会变得不幸)

第95章 095

眼前的俞安雨被吓得不轻,陆离见好就收,主动凑过去,嘴唇轻轻碰了碰俞安雨的唇,低声呢喃了一句:“下不为例……”

俞安雨如蒙大赦,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闭上眼感受这个不夹杂任何情欲的吻,它那么轻,点到为止,却有神奇的安抚作用,所有的情绪都一并涌了出来,含在眼角的泪也涌了出来,俞安雨心有余悸:“老婆……吓死我了……”

陆离抬起手来擦他的眼泪,教训似的语气:“这就被吓到了?”

俞安雨瘪嘴,把脸埋进陆离的颈窝,嘟嘟囔囔:“能不被吓到吗,我差点就成流浪狗了……”

“你这狗皮膏药,把你丢出去当流浪狗,你不还是会舔着脸贴上来?”陆离揉揉怀里这个毛茸茸的脑袋,不再掩饰语气里的宠溺,俞安雨感受到他的爱意,立刻得寸进尺:“那肯定得舔着脸贴上来啊,我是老婆一个人的舔狗!”说罢伸出舌头对陆离的锁骨又舔又吻,手也从陆离的睡衣下滑进去,擒住陆离的腰,那力度甚至说不好是摸还是掐了。

“好了,”陆离试着推了推俞安雨,“你得去洗漱,然后去上班了。”

“唔……我没抱够……”俞安雨偏头又吻了吻陆离的下颌角,这老实巴交的语气和他此刻的流氓行径真是一点不沾边,陆离有些好笑:“怎么?俞队是准备翘班来抱我?”

俞安雨不甘心,索性把陆离抱着站了起来,突然的高度变化让陆离不自觉地双手搂住了俞安雨的脖子,俞安雨倔强地开口:“抱着你我也能洗漱。”

陆离扑哧一笑,却也没有挣脱,就由着俞安雨这么抱着自己走回房间进了浴室,帮他挤牙膏,看他刷牙溅自己一脸牙膏沫,替他拧干毛巾,再由着他用毛巾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脸擦干净。

陆离一点不反感这么近距离贴着俞安雨,他抬手摸了摸俞安雨凸起的胡茬,俞安雨坏笑着凑过来用胡茬扎陆离,陆离耸着肩膀娇嗔道:“唔,疼……”

俞安雨便补偿地吻了吻陆离的脸颊,拿起电动剃须刀递给陆离,说:“喏,你帮老公剃了吧。”

*

两个人在家里腻腻歪歪地洗漱完又吃过早饭,眼看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俞安雨才依依不舍地把陆离放了下来,陆离愣是被俞安雨这么抱了一个多小时,脚沾地了还有些不习惯,仰着头看俞安雨,俞安雨连忙低头凑过来吻:“晚上回家再抱,嗯?”

陆离撅着嘴傲娇道:“才不要你抱。”

“但是我想抱,所以,回家了再让我继续抱吧。”

*

俞安雨跨进刑侦队办公室,齐一慈一脸见鬼的表情,语气无比欠揍:“你是人还是鬼啊?给你发微信你没回,我以为你已经没了呢。”

俞安雨不满:“你就不能盼我点好?”

齐一慈凑过来,压低声音询问:“陆主任没生气?”

俞安雨长叹一口气:“能不生气吗,差点被逐出家门,还好我技高一筹。”

齐一慈挑眉,根本不信俞队的鬼话,就他还能在陆主任面前技高一筹?俞安雨这才有空滑开手机屏幕,深夜齐队果然给自己发了几条微信,附带刚才陆离给自己看的那条微博链接。

*

齐一慈:老俞,你上热搜了!!!!

齐一慈:再不想办法撤热搜,神仙都救不了你了

齐一慈:操,快看消息啊你这傻缺

齐一慈:别做爱了,死到临头了兄弟

齐一慈:短命崽

齐一慈:安息吧

*

短短十分钟,俞队看尽了世态炎凉,他的好兄弟齐副队从发现自己陷入危险积极营救到放弃挣扎,竟只花了短短十分钟。

俞安雨退出和齐一慈的对话框,陆离已经在“白云一家亲”的群里道早安了,他赶忙点进去跟上队形,发现今早六点半,柳婉婉女士在群里发了一条翻拍微博的抖音视频,千算万算,俞队愣是没有算准,出卖他的竟然是十月怀胎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的老母亲,柳婉婉不仅发了视频,大清早还花痴地配字:儿子好帅

俞安雨猛抽了一口气,拨通了柳婉婉的电话,柳婉婉接通电话,嗲声嗲气地开口:”喂,宝贝,什么事?”

“别叫我宝贝了妈,我的家都快让你搞散了。”俞安雨扶额。

“啊?怎么了?”柳婉婉大惊失色,“我的离离宝贝怎么了?”

“你的离离宝贝看了你发在群里那视频,差点不要我了。”俞安雨危言耸听。

“啊!”柳婉婉惊呼,“怎么会?不帅吗?我看评论里全在夸你帅,我还想说发出来让外婆看看你的英姿……”

“别了吧,妈,离离只觉得危险。”

柳婉婉这才后知后觉,弱弱地开口:“好像是有点危险……那怎么办!哄好了吗?我看离离才发了早安啊,他不会真不要你了吧?我跟你说,你要是不把我的离离宝贝哄好,这个家也不需要你了。”

俞安雨心力交瘁,不想和柳婉婉多说,留下一句:“热搜你赶紧想办法撤了,最好让那条视频永远消失在网上,挂了。”

*

柳婉婉办事效率果然高,也就几分钟的功夫原博就删除了,齐一慈再搜关键词的时候也已经没有了相关的微博,他不得不惊叹钞能力果然无所不能。齐一慈也没继续和俞安雨插科打诨,开口说起正事:“刘队申请一心十美慈善基金捐款的事,确实有点问题,准备申请材料的时候,他是给陈局报备了,后勤处也盖了章,但是钱款到账后他却没有给陈局报备,而且,他当初的申请材料上的收款银行卡号是他自己的。”

“所以,所谓的‘善款’,根本就不是他当初申请的那一笔。”俞安雨立刻会意,齐一慈点头。

俞安雨瞳孔一震,有些急切地开口:“月月!赶紧联系嫂子!嫂子她肯定察觉到什么了!”

汪月吓了一跳,急忙答应着给蒋昕打电话,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无人接听,俞安雨意识到情况不对,和齐一慈一对视,两人拔腿就往门口走。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俞队把车钥匙抛给齐一慈,义正言辞:“你开!”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要驾驶座上坐的不是我,老婆就不会怪罪我飙车。

*

两人风风火火赶到刘沛家楼下,刚好遇到急急忙忙赶来的刘父刘母,他们接到汪月的电话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

俞安雨和齐一慈又是按门铃又是拍门,蒋昕也没有应答,俞安雨将视线投向刘母,老太太哆哆嗦嗦拿出钥匙想要开门,却愣是半天也没法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俞安雨接过钥匙,开了门,门口没有拖鞋,蒋昕和刘哲昊都在家,饭桌上有一个白色的药瓶和半杯没有喝完的水,俞安雨心说不好,冲进卧室,房间里弥漫着呕吐物刺鼻的气味,母子都躺在床上。

无需过多交流,俞安雨和齐一慈步调一致冲上前去,俞安雨检查蒋昕,齐一慈检查刘哲昊,两人都尚有鼻息,便二话不说分别抱起母子朝着门口走。

刘母才痛失爱子,现在儿媳和小孙子也成了这个模样,当即晕了过去,刘父扶着刘母,也不给两位警官添乱:“俞队、齐队,你们快救孩子和昕昕!老太婆只是吓晕了,我在这里守着她,马上就能醒!”

*

好在发现及时,经过医院的急救措施,洗了胃,输了液,母子都脱离了危险,虽然是想带着孩子自杀,但蒋昕却没舍得给刘哲昊吃太多的药,刘哲昊很快就恢复了意识,不哭不闹,没有任何情绪。蒋昕下午才醒,醒来情绪失控崩溃大哭,梁圆圆和汪月都陪着她,看到她醒了,汪月连忙联系俞安雨。

不一会儿俞安雨就来了,怀里抱着刘哲昊,刘哲昊手里拿着一个小黄鸭玩具自顾自地玩着,看到刘哲昊,蒋昕抬手来擦眼泪,又看向俞安雨,俞安雨朝她笑了笑:“嫂子,醒了。”

“又给你们添麻烦了……”蒋昕抽抽噎噎地开口。

梁圆圆握住蒋昕的手,红着眼眶连连摇头,俞安雨让了半个身位,蒋昕才看到俞安雨身后是跟着进病房的杨逸舟。杨逸舟好像一夜苍老了许多,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才看向蒋昕的双眼,嘴唇开合几次,最后才咬咬牙,吐出两个字:“抱歉……”

而听到这话,蒋昕刚才强忍住的眼泪全都下来了,梁圆圆抱住她,两人抱头痛哭,汪月在旁边偏着头抽气,强忍着眼泪,俞安雨抬起手拍了拍汪月的头,刘哲昊也学着俞安雨伸出手拍了拍汪月的头。

汪月瞪大双眼,看向俞安雨:“他……他在安慰我吗?”

“是啊,看不出来吗,我们哲昊在安慰你对不对,哲昊,在安慰姐姐?”俞安雨柔声问怀里的刘哲昊。

刘哲昊垂下眼,看着手里的小黄鸭,点了下头,又把脸埋进俞安雨的怀里了。俞队的社交牛逼症果然名不虚传,连自闭症儿童也能对他敞开心扉,汪月转过头叫蒋昕:“嫂子,哲昊刚才安慰我了!他摸了我的头!”

蒋昕听完也是一惊,抬眼看向俞安雨怀里的刘哲昊,刘哲昊靠在俞安雨的怀里,那姿态分明就是很信任抱着自己的这个人,她环顾四周,众人的脸上没有一丝责怪,只有坚定的关切。

俞安雨的视线和蒋昕对上,勾了勾嘴角,声音温和有力:“嫂子,不要放弃啊,还有我们呢。”

--------------------

谁能相信,此刻帅气的俞队,早上还是个黏着老婆哭唧唧的傻狗呢~

第96章 096

蒋昕和刘哲昊需要住院观察,刑侦二队每天轮番换人去医院看护,开导蒋昕,关于刘沛是内鬼的事成为了市局心照不宣的秘密,作为刘沛的直系上司,杨逸舟做了深刻的检讨,领了处罚,近一年的所有考核默认垫底,刑侦二队被钉上了市局的耻辱柱,节前陈副局一连开了几个会议,从中层领导推广到全局,一再强调纪律红线不可触碰。

在禁毒队的帮助下,刑侦一队把整个市局里里外外全部检查了一遍,除了俞安雨办公室里郑心玫送给他的锦旗里藏着一枚小小的窃听器,市局里倒没有检测到其他的监听设备了。

分局提拔的人才划分尘埃落定,俞队以主动提出五一节留在局里值守作为交换,让顾队去找陈副局,把已经划归禁毒队的周游让给了自己。

俞队值守,陆主任这个倒霉蛋只好也申请了值守,原本轮到五一值守的吕法医感恩戴德,下午还给陆主任点了一杯椰云拿铁以示慰问。

好在五一当天还算太平,俞安雨和陆离六点准时跨出市局大楼,他们赶着去参加在X酒店举办的一心十美慈善基金会的慈善拍卖晚会,需要着正装出席,两人得先回家换身衣服。

*

俞安雨穿得这么正式的机会并不多,除非是出任务需要伪装,上万的高定西装挂在衣帽间里吃灰,他倒一点不觉得可惜,再贵的衬衫,他都舍得把他的狗牌扎在衣领上。

陆离像个贤惠的人妻,替俞安雨把扣子一颗颗扣好,抚平每一寸褶皱,这才心满意足地转过头看向穿衣镜里的俞安雨,他高大挺拔,英气逼人,眉宇间的自信从容是从小在优渥的家境中成长所赋予的,他高挺的鼻梁,微微上翘的嘴角无不透露出贵公子的桀骜,明知道这个人已经完完全全属于自己,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怦然心动,为他坠入爱河千千万万次。

察觉到陆离脸红了,俞安雨有点开心,低下头去吻陆离的脸,逗他:“小花痴,又被老公迷住了?”

陆离垂下眼,大方地承认了:“不可以吗?”

俞安雨顺势又把陆离抱了起来,陆离皱眉:“衣服又要弄皱了。”肢体上倒是没有太大的反抗动作。

“宝贝,老公回来再要你,现在咱们有正事,嗯?”这语气是在和陆离打商量,陆离没有为难俞安雨,乖乖的点头,“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