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45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小交警顿时心生崇拜,他之前跟着师兄出来巡逻,遇到一个拉货的面包车,司机苦苦哀求,说自己起早贪黑送货,只是停在这里卸货,帮店家把货物搬进店里,马上就走,这几分钟的功夫,就遇到交警贴罚单了,求自己网开一面,但师兄还是铁面无私对他进行了教育,并贴了一张罚单,这事儿一直压在他心里,每每贴罚单,他都会忍不住脑补车主是什么情况,偶尔会想起面包车司机黝黑的脸,心里总归是不好受的,但师父这一番话就像个矫情粉碎机,毫不留情碾碎了所有的矫情,虽然要讲人情,但执法本身不是错误的,为了维护社会正常秩序,不能越过法理去讲人情。

巡逻车在这辆黑武士路虎卫士前停下,两个交警下了车,小交警熟练地拍了照正在打罚单,就听到有人嚎了起来:“嗳嗳嗳,兄弟,别!自己人,执行公务呢!”

两个交警转过头,周游刚从咖啡店的台阶跑下来,掏出警察证:“我是临江新区分局刑侦队警员周游,这车是我们市局刑侦队领导的车,我们在执行公务。”

而就在说话间,小交警手里的机器已经打印出了一份完整的罚单,俞安雨也从后面跟了上来,小交警和周游大眼瞪小眼,过了两秒,小交警才回过神来:“嗨!这联网的,已经报上去了,师父,能撤销吗?”

老交警支支吾吾:“这、这机器打出来的,我又搞不懂,你们年轻人都不懂吗?这又不是原来手填的,不交上去就是了……”

“啊这……”周游欲言又止,小心翼翼瞥了俞安雨一眼,从顶配豪车到大平层豪宅,周游基本可以确认眼前的未来上司是个不缺钱的主儿,这两百块钱的罚款对他而言不痛不痒,但自己总不能替他做主把这罚单给接下来,一时也有些进退两难。

俞安雨这人横行霸道惯了,他这辆路虎,以市局为中心,方圆十里,没有哪个交警敢贴,他就是把车横路中间,交警也只会恭恭敬敬给他打电话请求他把车挪一下,以至于他都忘了原来把车随便停在路边是会被罚款的。

俞安雨一脸抱歉:“没事没事,我的责任,我来的时候这里还停了两辆,我以为能停呢……”

还没等小交警接话,两个交警挂在胸前的对讲机同时接通,里面传来指挥中心指挥员的声音:“开发区北山路附近的交警巡逻车请注意,接到市局指令,目前一辆白色大众帕萨特,车牌xA77321正在北山西路向西逃逸中,附近巡逻车请立刻加入拦截,收到请回答……”

俞安雨瞪大双眼,他抬眼看了下前面的道路指示牌,十字路口的左侧写着“北山西路”,小交警正准备回答,俞安雨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对讲机,沉声道:“我是市局刑侦俞安雨,我在北山二支路十字路口前二十米的位置,请指挥中心给出指示。”

对讲机接连传来其他巡逻中交警的回复,指挥员插了进来:“俞队您好,已确认您的位置,立刻为您导航。”

俞安雨扫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小交警,转身已经拉开车门了,语速不自觉地加快了:“对讲机借我用一下,之后还给你,顺便再来领我的罚单!”

车门关上,周游接过俞安雨抛过来的对讲机,刚系上安全带,车就飙了出去。

*

从十字路口转进北山西路,道路两侧是产业园区,车少人少,道路两旁停着大货车,路虎瞬间就提速到了120公里,周游胆战心惊,他惊觉007里的追击画面带来的震撼感并不是电影效果,的确是会让人心跳加速,同时能够激发最大的潜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俞队!前面!”周游指着前面,道路尽头是一辆白色大众。

“看到了。”俞安雨答应着周游,踩下油门,高速行驶的路虎还能继续提速,但此刻的周游脑子里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只想追上前面那辆白色大众。

跟着大众上了高架桥,警笛声传来,高架的另一边高速驶来一前一后两辆警车,警车鸣笛警告,扩音器里传来梁圆圆的声音,语气难掩焦急:“刘队!停车!不要执迷不悟了!”

“还真是他……”俞安雨喃喃着,刚才听着指挥中心报的车牌号他还心存一丝侥幸,看来他就是内鬼。

离开了产业园区,马路上的车和人行道上的人明显多了起来,跟在两辆警车后面,俞安雨被迫降低了速度,周游正在看地图,他提醒俞安雨:“俞队,前方两公里有个购物广场,到那里人就多了,容易伤到路人,得在那前面把他截停。”

“操,他是不是疯了?这逃得掉吗?”俞安雨脸上带着几分愠气,脚下听话地踩下油门,他猛地向左打方向盘,逆行着把两辆警车超了,车速又重回100公里。

车距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追上了,前方十字路口又是红灯,俞安雨猛按喇叭,帕萨特却没有要减速的意思,俞安雨硬着头皮跟在后面,突然左侧响起急促厚重的喇叭声,从喇叭声就能听出是辆大货车,俞安雨本能地踩下刹车拉手刹的同时猛地向右打方向盘,车辆被迫完成一个漂移,随着惯性还在向前,左侧是大货车暗红色的集装箱,距离越来越近,车内也瞬间暗了下来。

一声巨响,继而四面八方传来不同车辆的警报声,俞安雨的车停了下来,后面的警车也停了下来,直到车停稳了,周游才敢大口喘气,大货车巨大的集装箱就横在驾驶座旁,他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要是俞安雨反应不够及时,漂移技术不够好,或是这路虎刹车再老化一点,他和俞队就要撞上这辆大货车一命呜呼了。

俞安雨根本没有劫后余生的后怕,几乎是立刻推开车门冲了下去。

杨逸舟和梁圆圆也从警察上下来,梁圆圆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刘队!”

另一辆警车上下来的是齐一慈和宋越,两人脸上都写满了惊恐,四面八方的警笛声传来,眼前的一切都显得太不真实,俞安雨只愣神了一秒,一把抓住了正准备跟着杨逸舟冲上前去的梁圆圆,冷下脸命令道:“小梁打电话叫消防和救护车!老齐、小宋、周游!疏散现场车辆群众,我过去!”

俞安雨快速地指挥完,也跟上了杨逸舟的脚步,被大货车拦腰撞停在路边的帕萨特已经面目全非,主要撞击点在驾驶座后方,但连带驾驶座受损严重,驾驶座上的刘沛惨不忍睹,杨逸舟大口地倒抽着气,市局出了名的笑面虎,此刻脸上的从容荡然无存,他颤抖的嘴唇叫刘沛:“沛沛……沛沛……”

大货车的车头也严重变形,但因为车身够高,避开了要害,经过撞击,司机脸上虽然全是血,却还保留着意识,他虚弱地向俞安雨求救:“救命……”

俞安雨抬起手去拉驾驶座的车门,车门打开,司机被卡在驾驶座里,俞安雨试着努力了一下,发现需要消防使用液压破拆工具,他安抚道:“不要担心,我们是警察,已经联系了消防和救护车,很快就会赶到!请保持意识清醒,保存体力!马上来救你老齐!”

听到俞安雨的呼声,齐一慈赶了过来,看到大货车司机的惨样,提了一口气,上前来帮忙,他朝俞安雨摇了摇头,说:“不行,腿被卡住了,要液压破拆工具。”

俞安雨点了下头,对齐一慈说:“你看着他,让他保持意识清醒,我去看下刘队!”

鲜血顺着驾驶座流了一地,刘沛睁着眼,眼里已经没了生气,杨逸舟嘴里还喃喃着叫他:“沛沛……”

俞安雨还是伸过手去探了一下刘沛的脉搏,确认刘沛已经死亡,俞安雨带血的手去拉杨逸舟:“杨哥!你振作一点!撞击点在车子尾部,油箱受损,随时有爆炸的风险!我们要先疏散群众,而且货车司机还活着!你是现场最高领导,他们都在等你差遣!”

警鸣声越来越近,是支援的交警赶来了,杨逸舟红着眼框,强忍住眼泪,咬咬牙,开口叫梁圆圆:“圆圆!安排现场交警立刻疏散周围人群!”

--------------------

游崽:周弋,你离罐头自由就只差这么一点点

老俞这波极限操作,又是喜提搓衣板跪穿的节奏

第91章 091

消防和救护车很快赶到,货车司机优先被营救出来,俞安雨也搭把手,帮忙把货车司机抬出驾驶座,余光扫到驾驶座下方的手机,趁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转移伤员上,俞安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捡起了手机。

周游还在疏散群众,提醒他们不要拍照发到社交平台上,并尽快删除手机上已有的照片,俞安雨的白衬衫沾染了血迹,气势汹汹朝着他的方向走来,前一秒还意犹未尽踮着脚在观望的中年大叔,立刻就移开视线背着手作势要离开了,周游刚回过头,手腕被俞安雨一把扣住,两人视线对上,周游就把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呼压了回去。

俞安雨把车钥匙丢给周游,周游接过车钥匙,跟着俞安雨上了他的车。

“你开我的车走,拿着这个手机去找我弟弟,我会把他的电话和地址都发给你,你就跟他说是我让你去找他的,让他解开这个手机的密码,市局的技术科暂时还没有解除嫌疑,我不能拿回去。这是一场意外还是那个人别有用心的安排,看手机里有没有106的任务短信就清楚了。”俞安雨长话短说,无需过多解释,周游便会意,点头应道:“明白!”

*

俞安雨从车上下来,货车司机已经被送上了救护车,他叫住宋越,宋越连忙上前,俞安雨吩咐道:“小宋,你跟着货车司机去医院,一定要看好他,保护好他的安全!”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停职中的老大不仅出现在现场,还给自己分配了任务,小宋警官格外珍惜,郑重地点了头,拔腿就朝着救护车跑去。

另一边,消防员正用液压破拆工具挤开变形的门框,试图把卡在车里的刘沛抬出来,帕萨特受损严重,油箱里的油漏了一地,虽然用灭火器做了简单的处理,但危险并没有解除,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众人总算把刘沛的遗体从车里抬了出来,刚离开,货车的车头发出一声闷响,有人惊呼:“不好!快拿灭火器!”

经验老道的消防员立刻拿出灭火器对着货车车头一阵猛喷,消防中队长大手一挥,语气不算太好:“快点后撤!货车起火的话,随时可能引发帕萨特爆炸!群众疏散得怎么样了!”

俞安雨一愣,不仅没有听话地撤退,反倒是转身又朝着帕萨特跑去,齐一慈一把拽住俞安雨,也急了:“老俞!你疯啦?”

“刘队的手机还在车里!要是爆炸就都没了!”

“要是爆炸了你现在去也都没了!”齐一慈话音刚落,又是一声闷响,伴随着货车车头浓浓的烟雾升起,消防中队长骂了句脏话,命令道:“所有人!后撤!”

“老齐!没时间了!”俞安雨急切地想要挣脱齐一慈,齐一慈却死死拽住他并不打算放手:“老俞!”

俞安雨收回了力气,咬咬牙,对齐一慈喊了声:“跑!”

所有人撤退到安全距离,货车车头的浓烟越来越大,还有几个消防员提着灭火器正在对车头进行喷洒,眼看控制不住,消防中队长下令后撤,最后几名消防员退到安全距离,大货车的车头果然燃了起来,火星溅落,流淌在地上的汽油瞬间引燃了帕萨特,火势迅速蔓延,很快吞噬掉整辆轿车。

*

俞安雨跟着警车回到市局,元秘书仿佛恭候多时,刑侦两位支队长一跨进市局就立刻被请去了局长办公室。

罗局和陈副局都在办公室等他们,罗局开口问俞安雨:“你怎么在那边?”

俞安雨顿了一下,张口就来:“嗨,给周游介绍女朋友。”

“胡说八道是吧?”陈副局提高音量。

俞安雨犹豫片刻,才弱弱地开口解释:“我在查李锦奕,所以在和他公司里的网红见面,了解一下情况,我想找到他和顾队有关系的证据……”

“那调查接结果怎样?还觉得和顾队有关?”陈副局提问,但分明是教训的语气。

俞安雨没有再说话,陈副局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不在正确的地方使力气,这种事你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念在你现场正确指挥有功,先不和你计较。”

俞安雨也不把功劳一个人揽,虽然是他让梁圆圆打电话搬的救兵,让齐一慈他们去疏散群众,但后面的所有决策,对交警和消防的指挥调度都是杨逸舟在做,他开口道:“没有没有,现场指挥是杨队。”

俞安雨说完,两个老头都提了一口气,杨逸舟满脸疲惫,垂着眼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像是在想什么,也没有要开口接话的意思,陈副局顺势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嗯,你们俩的现场指挥都不错,把控住了局面。”

陈副局说完,办公室里谁都没说话,好一阵,杨逸舟才垂头丧气地开口道:“罗局、陈局,沛沛的事,我很抱歉,没有管理好自己的下属,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没有及时关注他的家庭情况、心理状况,造成今天的局面,我有莫大的疏忽,我没有颜面继续留在市局……”

“杨队!”俞安雨连忙转头叫住杨逸舟,杨逸舟却不顾阻拦还是把后半句话说了出来:“我会下去写好辞职信呈给两位领导,我没有资格继续留在这里。非常感谢领导们过去的栽培,我真心向两位领导道歉,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杨逸舟说着弯下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半晌也没直起腰来。

罗局叹了一口气:“杨逸舟,不要轻易说这样的话,你是组织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栽培出来的后备领导人才,你不应该因为这个原因离开,按你这么说,刘沛也是我的下属,我作为你们的领导,也有失职,我是不是也该引咎辞职?”

杨逸舟一愣,直起身看向罗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罗局先一步开口:“你先回去休息两天吧,整理一下心情,手上的工作先放一放,内部调查后续就交给俞队来处理吧。”

俞安雨双眼一亮,问罗局:“我能回来了吗?”

罗局没好气:“反省好了?”

“好了!反省好了!”俞安雨连连答应,“罗局,我以后一定谨言慎行,就算是为了稳定罪犯的情绪,我也会先想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再贸然开口,说出不符合警察身份的话,时刻谨记我是执法者,严格规束自己的一言一行!”

*

俞安雨回到刑侦队办公室,汪月低着头正在整理自己被翻乱的办公桌,听到响动,抬起头来,看到是俞安雨,眼眶立刻就红了,叫俞安雨:“老大!”

汪月快步朝着俞安雨的方向走去,停在俞安雨面前,仰着头委屈兮兮地开口:“你回来了吗?”

“嗯,我回来了哎哟,这是多大的委屈啊,都来我这里撒娇了?”俞安雨抬起手拍了拍汪月的头,好一顿哄,汪月才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还好陆主任提前让我们做好准备,才不至于措手不及,也才能这么顺利地找到真正的内鬼。”

俞安雨叹了一口气,又立刻恢复严肃,正色道:“因为刘队是杨队的直系下属,要回避调查,所以有关刘队的调查全都转移到我们队,月月,收拾好桌面,转换一下心情,要准备干活儿了。”

汪月点头答应:“明白!”

“你一会儿整理一下刘沛的社会关系情况,还有家庭经济情况,近期有没有什么重大变故,哦,还有,刘沛家属到了你来叫我。”说着俞安雨望向齐一慈,“老齐,你立刻去视侦,看一下车祸前大货车的行驶轨迹有没有异常。”

齐一慈点头,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俞安雨又吩咐冷星宇:“星宇,你跟我进来说一下这两天的情况。”

推开支队长办公室的门,俞安雨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吐槽道:“我们家这是进贼了吗?”俞安雨说着走到办公桌前,一边收拾桌面,一边对冷星宇说:“你说就是,我在听。”

“哦,二队昨天对技术类科室进行了检查,均没有发现异常,今天上午检查了禁毒队,也没有发现异常,下午来检查我们队,就在月月的包里发现了窃听器……”冷星宇力所能及地帮助俞队整理他的桌面,俞安雨倒没有他这么细致,他只是觉得桌面乱成一团看着心烦,影响思考,他敷衍地把桌面上的各种资料文档都垒在一起,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的陶制摆件,眼看它就要倒下去了,冷星宇眼疾手快稳住了它。

俞安雨也伸手过去扶了一把,抬眼对上冷星宇惊魂未定的视线,便安抚他:“没事没事,这玩意儿构造还挺特别,摔了几次都没摔坏,感觉挺耐摔的。”

连一向冷静的冷星宇也有点不淡定了,问俞安雨:“你就这么对待六十万?”

“啊?”俞队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沈子茂先生知道你这样对他的遗作,九泉之下真的能安息吗……”

听到这三个字,俞安雨的脸色跟吃到苍蝇一样难看,他看向冷星宇:“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三个字听起来还是这么晦气……”

“啊?”这下轮到冷星宇不明白了。

在这里知道沈子茂的只有自己和陆离,八成是陆离说了什么话忽悠人家孩子,俞安雨无奈:“虽然不知道陆主任跟你说了什么,但是星宇,我是有钱,不是蠢,什么冤种会花六十万买这玩意儿啊?沈子茂是我们高中化学老师,那傻逼为了加强我们的记忆,每次考试完了都让我们把错题抄十遍,我他妈化学贼差,错的比对的多,我又答应了你们陆主任要好好学习,考试完了熬夜抄化学试卷,应该是我高中最痛苦的回忆了,上个月我还梦到我在熬夜抄化学试卷,醒来才想起我他妈高中毕业了十几年了都……”

--------------------

陆离离,人类记仇巅峰

今日双更~下一话下午4点左右更~

第92章 092

很快刘沛的妻子蒋昕就到市局了,她接到梁圆圆的电话就马不停蹄地赶来市局,梁圆圆红着眼框,向东一看到自己视线就开始闪躲,问他们是不是刘沛出事了,两人都沉默不语。

俞安雨推开休息室的门,冷星宇跟在他的身后,蒋昕看到是俞安雨而不是杨逸舟,有些惊讶,站起身来迎向俞安雨:“俞队,刘沛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俞安雨叫她:“嫂子,你先坐。”说着视线扫向梁圆圆,“小梁和小向,你们出去吧。”

待休息室的门关上了,俞安雨才拉开蒋昕对面的椅子也坐下了,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刘队他……出了车祸,他开的车被一辆大货车拦腰撞停在路边,对不起,人没救下来……”

蒋昕的瞳孔收缩,眼泪倏然就下来了,却也没有哭出声,她嘴唇颤抖,嘴里哽咽着碎碎念着:“不会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俞安雨抽了一张纸巾递给蒋昕,蒋昕颤颤巍巍接过纸,视线和俞安雨对上,问道:“他人现在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伤得很重吗?身体还完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