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34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儿童节快乐呀宝贝们!要永远做个开心快乐的小朋友哦!

第67章 067

运用了“爹能力”的俞队足不出户就轻松获得了曹杰和郑心玫的所有信息,这两个土生土长的白云镇本地人过去的一生就这样被呈在了他面前,不免让他有些唏嘘。

陆离窝在沙发上玩手机,俞安雨凑过去,发现他正在看郑心玫的微博,满屏童颜巨乳的街拍,背景有时是繁华的街区,有时是网红甜品店、咖啡店,郑心玫长得很上镜,也很会凹造型,但千篇一律,看多了不免让人有些审美疲劳,这大概也是郑心玫只是个小网红的原因,她美,却只有童颜巨乳一个卖点,她太爱放大自己的美,以至于她的穿搭风格受到了局限,她的受众群体始终也只是狭窄的一部分人。

但俞安雨已经很难对郑心玫有其他的情绪了,他不会再吃飞醋,不高兴陆离在看童颜巨乳,毕竟这女孩曾一心盘算着要伤害陆离,这对俞安雨而言是很难原谅的,但即使这样,他还是要还她一个公道,毕竟原谅是一回事,追求世间真相是另一回事。

“郑心玫的街拍,拍摄角度和风格几乎一致,这说明她有固定的摄影师。”察觉到俞安雨在看自己,陆离的手指没有停止滑动,随口说出了结论。

“啊?”俞安雨一时还没回过神来,陆离这才把视线从屏幕上挪开,转过头来看俞安雨,抬起左手捏住了俞安雨的两颊,俞安雨任他蹂躏,嘴被挤着撅了起来,陆离凑过去用齿尖点到为止地咬了一下,不满道:“看到童颜巨乳又挪不开眼了?”

“我没啊!”俞队冤枉至极,“我对除你以外的任何人都没有兴趣……”

陆离松开手,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俞安雨这倒是说的大实话,他心满意足,滑动屏幕停留在一组在紫苑广场负一层风情街的街拍上,点开其中一张照片,像是在咖啡店外匆匆路过被抓拍,郑心玫看似不经意的回眸,却无限放大了她身上的所有优点,白皙透亮的皮肤,小鹿般明亮的眼神,看似不经意露出却能吸引人注意力的锁骨与若有似无的乳沟,非但不低俗,还美得多了几分故事感。

陆离丝毫不回避,双指刚好放在照片中郑心玫的胸部,放大,滑动,停留在了落地玻璃窗上映出的男人身上,他戴着渔夫帽,穿着T恤,背着相机包,举着单反正在拍摄。

“你看,就是他。”陆离抬起头来,嘴角勾起一个带着几分撒娇意味的笑,“三分钟之内,我要他的所有信息。”

俞安雨笑笑,用食指点了点陆离的额头,无可奈何:“‘爹能力者’也没法三分钟弄到他的所有信息。”说着将iPad递给陆离,他初步整理了一下曹杰和郑心玫的信息,大概现在也只有陆离能够化繁为简,把这些繁杂的信息整合起来提取出其中的重点,陆离也没有辜负俞安雨的期望,接过iPad快速地浏览起郑心玫的资料来。

“普罗米修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郑心玫不是普通的女大学生做自媒体,她签约了网红经纪公司,是孵化中的网红,微博内容也加了推广的话题,除开水军的转赞,数据只能算得上普通大V。”陆离评价,又打开浏览器在企业查上搜索这家公司,信息映入眼帘,连陆离都愣了一下。

普罗米修斯文化传媒公司,风华娱乐全资子公司,法人代表钱振元,高管黎万海、李锦奕。

看到陆离像被人按下暂停键突然就不动了,俞安雨也凑过来看,看到屏幕上熟悉的三个字,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郑心玫不是凭空出现在市局门口的,她出现在市局门口时她的老板就在里面,那个和毒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最后却喜提无罪释放的李锦奕,正是她的老板。在李锦奕名下的KTV里,他和北美大毒枭跟一群嗑大了的男男女女乱交,在场所有人都服用了雪砂,唯他独善其身,而正是那群人里,提供雪砂的人主动坦白,其他人证词一致的指控,让这个去洗手间的太子爷逃过一劫,到最后竟然全身而退。

“离离……”

“不要慌,不要先入为主,我们没有证据……”陆离在说服俞安雨的同时也在说服自己,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指向一切都是李锦奕指使郑心玫去做的,但一旦巧合太多,就不能再视为单纯的巧合了。

俞安雨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新消息提醒,俞安雨滑开屏幕,是曹馨心用于医院付费的银行流水信息,的确有大笔资金入账,来自一心十美慈善基金会。俞安雨将手机递到陆离面前,火气又窜上来了:“一心十美是高彪创立的那个慈善基金会,C市商会的老总们每年都要捐钱,老俞怕是捐了几千万了,操,钱被人这么花?”

陆离叹息:“慈善基金会,水分太多了,你有时间还是和爸提一下,让爸悠着点儿吧,不如捐给白云一中搞教育。”

“我跟他提他会听吗?”俞安雨翻了个白眼,“他和我妈现在只听你的,我说啥都不好使,但我一说是你的意思,哎哟,立即执行,跑得比谁都快老婆,你啥时候进我们家户口本儿啊,我感觉他们俩那意思,你要再不进我们家户口本儿,我就得从我们家户口本儿上被除名了。”

陆离哭笑不得:“什么呀,我怎么进你们家户口本啊,过继到你家吗?”

“也不是不行。”俞安雨一本正经,“你要不干,那你起码得答应我,要是我妈真做得出来,一怒之下把我从我们家户口本儿上踢出去了,你们家户口本儿得收留我,我可以叫陆安雨,庄安雨也行。”

陆离被俞安雨逗笑了,指了指地板,说:“我的户口已经在这个房子了,你不能叫庄安雨了,只能叫陆安雨,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我们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也不忍心看你无家可归,我就勉强收你这个儿子……”陆离的便宜还没有占完就被俞安雨扑倒在沙发上,俞安雨压着陆离,轻松地将他的双手推到头顶,一条腿强势地挤进陆离的双腿之间,膝盖顶住陆离胯下,嘴角勾起一个邪笑:“看来是我早上没把你放空了,你现在才有力气跟我皮,是吧?”

陆离的脸霎时就红透了,看着眼前的俞安雨,眉头一皱,委屈巴巴地开口:“老公,我看了这么多资料,脑袋晕……”

“哦?”俞安雨当然知道陆离又开始耍小心机了,这招当然百试百灵了,俞安雨俯下身吻住陆离的唇,大腿轻轻压着的陆离的分身也有了反应,俞安雨舔吮着陆离的下唇,问他,“小狐狸,脑袋晕,老公给你打一针?”

陆离立刻挣扎起来,抗议道:“你那是针吗!”

这变相的夸奖让俞安雨很舒服,忍不住笑了出来,松了手上的力气,陆离立刻收回手,推着俞安雨的胸膛,气呼呼地说:“你是流氓吗!”

“我是啊!”俞安雨坏笑,凑到陆离耳边,吹了吹气,“小宝贝,你落到我手上啦,你逃不掉啦。”

“不准白日宣淫……”陆离被俞安雨撩得腿都软了,他知道自己身体的反应都在俞安雨的眼皮底下,但嘴上却还是不坦诚地拒绝着。

“知道啦。”俞安雨却轻易地放过了他,“不早了,晚上就出去吃吧,资料回来再看,我们先去换衣服。”说罢俞安雨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顺势把陆离也拽了起来,看着陆离还有些懵的模样,俞安雨心里甜得不行,把陆离像抱小孩那样抱起来,一只手托着他的屁股,一只手扶着他的背,他就像个玩累了的小孩乖乖把脑袋枕在自己的肩膀上,任由自己抱着他去任何地方。

*

抱着陆离进了衣帽间,把他放在沙发上,俞安雨转身就挑衣服去了,陆离也跟着站了起来,走到另一边挂着自己衣服的衣柜前。

俞安雨换好衣服,习惯性地伸手,却发现平时呈着自己狗牌的玻璃托盘上空空如也,他才想起自己昨天发脾气把狗牌丢在茶几上了,忙跑到客厅去找,茶几上果然没有,又立刻趴下把茶几下和沙发下都检查了个遍,心急火燎地站起身来,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领针的踪迹。

俞安雨转过身,就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陆离,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正饶有兴趣地注视着自己,俞安雨忙问他:“老婆,你看到我的狗牌儿了吗?我昨天放茶几上的,它不见了!”

“嗯,我丢了。”陆离平淡地回应他,俞安雨的脸色由慌张变为震惊,继而转为悲伤,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老婆,我不是故意的……我再也不敢了……你丢哪儿了,我去把它找回来……”

“丢垃圾桶了呗,现在已经在垃圾场了吧。”陆离看着眼前这只耷拉着耳朵的大狗,朝他勾了勾指头,他就低着头挪了过来,瘪着嘴,问道:“老婆,你能再给我买一个吗?”

“我为什么要给你买?”陆离挑眉,“这只狗拴也拴不住,还朝我发火……”

“不发火了!再也不发火了……我错了……”俞安雨底气不足地认错,嘴里嘟嘟囔囔,“我真的不敢了……拴得住,拴得住的……”

陆离忍不住轻笑一声,抬起手来,像变魔术一样,领针完好无损地躺在他的手心里,俞安雨的眼里闪过惊喜,刚才的阴郁一扫而光,他望向陆离,眼里又是亮晶晶的,溢满了喜悦,陆离一边替俞安雨戴领针,一边警告他:“再敢跟我发火,我就把你和你的狗牌一起丢出去,懂了吗?”

“懂了懂了!”俞安雨连忙狗腿地点头,双手扶着陆离的腰,贴过去吻陆离的额头,“汪汪汪!”

--------------------

汪汪汪!

三天了,他们俩在家宅了三天了!!

第68章 068

晚餐是日料,当两人可以越过拿号排队被领进包间时,陆离就隐约觉得不对劲了,店长和主厨前后来问好更加印证了他的猜想,不仅服务态度好,服务内容也相应提升了一个等级,连茶水都是现场手打的抹茶。

之前两人也不是没有来过,虽然日料店的服务向来到位,特别是这种高级的日料店,但印象中不至于主厨亲自来问好,两位刑警都敏锐地察觉到了异样,俞安雨端着茶杯,问服务员:“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主厨要来打招呼?”

服务员的脸红扑扑的,怯生生地向俞安雨解释:“柳女士是我们店的尊享VIP用户,二位是柳女士的家人,也会有同样的服务。”

俞安雨猛抽了一口凉气,还没来得及问亲妈到底充了多少钱,旁边的陆离就有些慌张地开口:“给主厨说寿司做常态版就好,现在就去!”

看来是回想起了被柳婉婉那令人窒息的母爱支配的恐惧,连那个一向老神在在遇事沉着的陆离脸上也浮现出了紧张的神情,服务员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俞安雨提醒她:“快去吧!”

“噢……噢!好的!”服务员连连答应,急急忙忙退出了包间。

好在两人发现及时,服务员赶在主厨打开鲟鱼子酱前制止了他,陆离才逃过一劫,可人一旦陷入了这种未知的恐惧中,就会轻易被情绪左右,陆离全程都提心吊胆,生怕天降柳婉婉的远程宠爱。

然而比柳婉婉的宠爱先来的是罗局的电话,俞安雨挂断电话,神情严峻,对陆离正色道:“离离,我们得去趟外语校,报警台接到了匿名报警,说外语校有个女生在玩鲨鱼游戏,准备今晚自杀,这是抓住那个拍摄者的机会。”

*

俞安雨立刻通知了刑侦队的所有人外语校集合,顺便问了大家分别在哪里,汪月正好也在百合广场,正在陪因为她工作太忙而被冷落的闺蜜吃饭,中途接到电话又要走,本就摇摇欲坠的闺蜜情又雪上加霜了。

听说俞安雨和陆离没有吃完就要买单,店长闻讯迎上来赔礼道歉,俞安雨摆手:“不是不好吃,很好吃,服务态度也好,只是我们临时有事要走,你直接划我妈卡上的钱就是了。”

“噢噢,那我就不耽误二位的时间了,这是伴手礼,不成敬意。”店长连连躬身行礼,说着接过另一边服务员双手递来的礼品袋,里面是一套手打抹茶的茶具,还有一罐上好的抹茶。

俞安雨也没有推脱,接了过来,大步朝着门口走去,并没有听到服务员补充的那句“账单也在里面”。

汪月和她的闺蜜在同一层的冰淇淋店外等俞安雨和陆离,两人吃饭的时候,汪月就把自己暗怂怂嗑顶头上司和隔壁法医室老板的CP成真的事告诉了闺蜜,两人嗑得醉生梦死,突然还能见到本尊,闺蜜对汪月临时被叫走的怨念骤然减少。

看到两个大帅哥出现在自己面前,闺蜜直接傻眼,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凑到汪月耳边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压低声音咆哮道:“你管这叫‘长得好看’?这他妈不是宇宙爆炸级的帅吗?”

“你小点儿声!”汪月拽着闺蜜的手就往后退了一步,生怕被陆主任的火眼金睛发现,满脸堆笑:“老大,陆主任,这我闺蜜……”

“哦,你好!”俞安雨朝已经花痴脸的闺蜜点头,替汪月说情,“不好意思啊,刑警工作就是这样,对亲朋好友总是有亏欠的,感谢你的理解,这是我们刚才吃饭送的伴手礼,我就借花献佛了,不介意的话就收下吧。”

闺蜜乐呵呵地接过了俞安雨递来的礼品袋,傻笑着说:“不介意、不介意,嘿嘿嘿,谢谢,你们去忙吧,去忙……”

“那我走啦!你回家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发消息。”汪月又捏了捏这看到帅哥都要流口水了的不争气闺蜜,松开了手,跟上了俞安雨和陆离。

车刚开出百合广场的车库,汪月就收到闺蜜发来的消息:月月!!!这是什么小说剧情啊!!!你家老大送给我的茶具里面有他们今晚的账单!!!卡内余额还有五十多万是真实存在的吗!!!

汪月强压住心中想回复一万个感叹号的震惊,用颤抖的手回复道:宝,我就喜欢你这没见过市面的可爱模样

三秒后就收到了闺蜜的回复:滚!!!

*

外语校位于临江新区,三中的事情搞得教育界内人心惶惶,同为重点中学,外语校不愿步三中后尘,虽然是匿名报警,但学校也十分重视,几个大领导都第一时间赶到学校,排查到了这个全市学校鲨鱼游戏大检查时没有发现的漏网之鱼,正把她控制在会议室里,班主任和医务室老师正在安抚她的情绪。

正值周末,学校只有少部分同学留校,除了个别值班领导需要随叫随到,就只有生活老师在,的确是学校监管最薄弱的时期,在周末凌晨自杀,被发现并救下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这次鲨鱼游戏入侵C市,市局十分重视,分局自然不敢怠慢,连临江新区分局局长王永也亲临现场指挥,市局一行人到的时候,王永已经做出了部署,要校方第一时间封锁消息,留校的同学和教职工都不得将消息传播出去,免得拍摄者闻风而逃,同时让陈卓安排人在学校附近适合拍摄的几栋楼顶埋伏,等待拍摄者出现。

市局刑侦队到的时候王永已经部署完了,虽然俞安雨和王永是同级,但毕竟是在临江分区,俞安雨自然是给足了王永面子,听完陈卓转达王永部署的内容,俞安雨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客客气气地询问陈卓:“怎么保证,那个人一定会在楼顶拍摄呢?”

俞安雨话音一落,所有人都不说话了,王永脸都绿了,反问俞安雨:“那还能在哪里拍摄?”

王永的语气不善,俞安雨也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他的刁难,临时被叫来加班的陆离本来就不高兴,在来的路上对俞安雨都是爱搭不理的模样,一听到王永要和俞安雨杠,立刻就不乐意了,冰冷的视线投向王永,丝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嘲讽:“按照鲨鱼游戏的规则,自杀会发生在凌晨4:44之后,如果在那个时间前后上楼顶拍摄离开,利用天眼很快就能锁定嫌疑人,根本不用各位八点就去楼顶埋伏吧?对方应该也能想到这一点会去规避,不至于,那么蠢吧?”

王永当然听出了陆离在暗骂自己,但碍于情面不能立刻发作,反驳道:“那要是提前进入那栋楼呢!”

“肯定要提前进入啊,”陆离的脸上写满了鄙夷,就差把“就你这智商怎么当上局长的”写在额头上了,“但王局长不会认为,嫌疑人会在安全通道坐着玩一晚上的欢乐斗地主吧?”

王永胸口剧烈起伏,强压着怒气,一时却又无法反驳陆离,陆离又说:“学区房用途很单一的,除了家长购入为了自家小孩读书时住,另一种就是稳赚不赔的投资方式,长租给陪读的家长、合租的学生,或者,作为日租民宿现在的高中生,很早熟的,未成年人不能开房,为了赚钱,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总有办法满足自己的消费者不用身份证也能开房的需求。所以,不需要留下任何自己的身份信息,躺在民宿的大床上,调个4:44的闹钟,到点了起来拍摄完学生跳楼视频倒头睡个回笼觉,睡醒了再离开,不好吗?”

陆离拉开椅子坐下,叹了一口气,有些不耐烦:“联系学校外小区的物业,每家每户住房用途他们都一清二楚,排除朝向、楼层高度不合适的选项,基本就能够锁定那个拍摄者在哪个房间了吧?如果要抓现行,安排一个女警到时间去天台装装样子,配合这边的抓捕,在此之前,大家没必要熬夜在天台喂蚊子守株待兔,不是吗?”

陆离说的是和王永的部署完全不同的思路,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陆离转向俞安雨,是非常客气又礼貌的语气:“俞队,你看我表达得还到位吗,你还有需要补充的吗?”

俞安雨虽然想到了对方不会在天台拍摄,但要详细推出具体在哪里拍摄,心里其实也还没底,陆离都快把饭嚼碎了喂进自己的嘴里了,哪里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对王永冷嘲热讽完了对自己又如此恭敬,老婆在外人面前也太给自己面子了。

俞安雨无奈一笑,点头道:“嗯,陆主任的思路和方向都很对,王局,你看,要不我们先联系物业排查一下满足条件的民宿,如何?”

--------------------

久等啦~昨天下班了和同事聚餐去惹,吃饱了犯困也没来得及写作业~

宝贝们端午安康呀~

今天也是为护夫宝陆离离狠狠心动的一天~

第69章 069

外语校外有三个小区,其中一个被教学楼遮挡,导致无法拍摄到女生宿舍,保险起见,陈卓还是安排了两个在楼顶蹲点的刑警去联系物业了解情况,剩余两个重点关注的小区,陈卓亲自带白玲去了其中一个,另一个则由齐一慈和宋越负责。

冷星宇之前在特警队是狙击手,触类旁通,自然知道那些角度更适合拍摄,就被陆离安排去观察了,汪月作为在场唯一剩下的女警,也跟着女孩的班主任劝解起她来,借机了解一下有关她玩鲨鱼游戏的相关信息。

被迫营业的陆主任全程没有好脸色,俞安雨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哄,和校长出去了一趟,回来塞给陆离一罐从自动贩卖机买的热旺仔,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就震动起来,是齐一慈打来的。接通电话,齐一慈的声音格外严肃:“老俞,物业负责人说,大约一个小时前有个自称是警察的男人也找他们要了小区住房用途的相关资料。”

“怎么可能?他们没看警察证吗?况且警察办案都是两个人,这种基本常识都没有吗?”俞安雨不自觉提高了音量。

“看了,但是也没有拍照,名字没记住,只说是姓周。”

*

周游站在兰花小区7栋楼下,过去的一个小时他一直奔波在两个小区各栋楼之间,他把认为有嫌疑的房间都圈出来实地考察了一番,满足条件的民宿并不多,虽然他已经把条件放宽到楼梯间或电梯间的窗户也能拍摄,但大多效果差强人意,如果眼前的7栋也不能满足条件,那就说明自己的方向可能也错了。

即使如此,周游也可以确定王永的想法肯定是错误的,无论安排多少人,覆盖这附近每栋楼,也不可能抓住那个拍摄者,因为他肯定不会在顶楼拍摄,他宁愿不拍,也不会冒着危险来拍摄,但陈卓并没有提出质疑,只是安排人去执行,这样下去只会白白浪费这次机会,空熬一个晚上。

听话地执行领导的安排,即使竹篮打水也不会被责怪,特立独行擅自行动,如果一无所获,反倒会被王局狠狠教训,真是黑色幽默啊。

额头上浸出了薄汗,周游随手擦了一下,陈卓的电话就打来了:“在哪儿呢?”

周游没有打算瞒陈卓,如实回答:“兰花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