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30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

“……王一凡随母姓,一直和母亲王茂雪住在一起,他的身份比较特殊,”白玲说着,顿了一下,声音不自觉压低了一些,“他是高彪的私生子。”

白玲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一愣,高彪,C市著名企业家、慈善家,三十年无负面新闻的大好人,居然在外面还有私生子?

俞安雨倒是不意外,托他爸的福,他见识了很多知名企业家的两幅面孔,无论对外树立的人设如何,私底下包养小三小四,官商勾结聚众淫乱,或者对某些特殊癖好趋之若鹜,这些他都见怪不怪了,像他爸这种四十年如一日地沉迷小镇女明星的美色,心甘情愿当牛做马的傻大款的确是凤毛麟角。

“值得注意的是,上个月跳楼自杀的女孩孟蕊,和王一凡是情侣关系。”白玲一说完宋越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俞安雨侧目,他便乖乖闭嘴了。

齐一慈询问:“有没有可能是,殉情?”

白玲点头,说:“不排除这种可能,因为两位死者生前是同班同学,所以就向班主任了解了一下,才得知两人是情侣,因为三中在这方面管理比较宽松,学生私下谈恋爱只要没有特别明目张胆或者影响学习,学校都是没有干预的。但是比起女友自杀后殉情,我们更倾向死者死于鲨鱼游戏的任务,因为他的手臂上,有自己用刀划出来的鲨鱼图案,或者,是因为女朋友自杀,自己不敢自杀,所以才借助鲨鱼游戏,循序渐进,最终走向自杀这一步。”

“可能性不大。”俞安雨否定她的推测,“如果是因为女朋友的死而产生自杀的念头,作用力是很强的,相爱程度决定勇敢程度,他只需要战胜恐惧,自杀会立刻发生,反之,如果恐惧感占据了上风,否定了自杀行为,自杀欲望只会越来越弱,是不会再选择循序渐进去达到最终自杀目的的。也可能是约死,两人相约自杀殉情,但是因为某种原因,导致了他们的自杀有时间差……”俞安雨没有再说下去,他自己并不认同有时间差的约死行为,稍微代入一下,如果是真的相爱到要随她赴死的程度,那爱人死亡那一刻,自己就没有理由再苟活,这才是更贴近常理的情况。

俞安雨又说:“那个女孩的自杀情况呢,确定是自杀吗?”

白玲抿着嘴点了下头,说:“调取了当时的记录,孟蕊父母双亡,跟着舅舅舅妈一起生活,舅舅前些年事业还算顺利,但从前年开始经济压力就比较大了,工程陷入三角债务危机,今年开年后银行就催得紧,孟蕊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拖累,加上舅舅心情不好打了她,一时想不开,就跳楼了,学校协商赔了六十万,舅舅舅妈也就息事宁人了。”

“孟蕊身上有鲨鱼游戏留下的痕迹吗?比如手臂的刀伤。”俞安雨追问。

“这个……”白玲欲言又止,这就是当时潦草结案,并没有留下有效取证的意思,俞安雨稍显不满,也没有多加责怪,毕竟这案子也不是分局处理的。

一行人来到会议室,会议室里是校方正在全力安抚的王茂雪和她的家人,看到又来了一批警察,王茂雪的情绪又激动起来:“警官!警官你们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啊!我家凡凡成绩又好又聪明,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傻事!我不相信!你们查查!是不是本家那边派人做了什么手脚!我们凡凡怎么会自杀?你一定要要替我们娘俩做主啊!我们从来没有想要过本家的任何东西,他爸爸就给了我们一套房子,给了孩子的生活费和学费,我们也从来不争不抢,为什么要这样赶尽杀绝!你们一定要查明真相,不能让我的凡凡就这样冤死啊!”

“为什么会这么想?你们和高家有什么矛盾吗?”

王茂雪咬牙切齿:“一定是陈江莲那女人干的!她自己生不出儿子,就觉得凡凡他爸爸有一天一定会接凡凡回去,不知道又干了什么事肯定是她又威胁了凡凡!”

“她之前做过什么伤害王一凡的事吗?”

“她派人跟踪凡凡,还威胁凡凡,不准凡凡给他爸爸打电话!还来警告我,让我管好我儿子,别狮子大开口找他爸要钱,真是血口喷人!我们家凡凡从来没有给他爸爸打过电话!更别提要钱了!我们凡凡平时连我给他的生活费都花不完,而且他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个爸爸,怎么可能去找他……”女人说着泣不成声。

和很多想要嫁入豪门的女人一样,以为生了儿子就有了一块敲门砖,总有一天能够熬出头,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给他立了一个无辜又坚强的私生子人设,上一代的恩怨跟他撇得干干净净,他只是身上流着那个男人的血而已,但他绝对优秀,强过他在优渥的家境下长大的兄弟姐妹们,也必须清高,不可以表现出一点谄媚,所以他绝不会主动联系父亲,也绝不低头向父亲讨要任何东西,等到某一天,他的父亲察觉到他,在幽暗的角落里竟然会开出这样完美的花,爱这种东西,一旦赋予了亏欠感,就像是往深渊注水,得不到任何回应,也不影响他倾尽所有。

明明一切都按照她设计的那样在发展,为什么眼看着他慢慢成熟,羽翼日渐丰满,却突然被折断翅膀,从高空坠下呢?

*

陈卓接了一通电话,回来对俞安雨说:“俞队,王一凡的手机修复成功,的确加入了鲨鱼游戏的群,也找到了历史他在群里打卡发自残照片的记录。”

尘埃落定,这个结论大家都不意外,周游推开会议室的门,陆离跟着走了进来,刚好听到陈卓说:“但是,王一凡的QQ置顶联系人前天给他发了一条消息,‘你为什么背叛她’,这个QQ号,是孟蕊的。”

--------------------

一个大型诈尸现场

第60章 060

“靠!什么状况啊!”宋越打了个寒战,汪月也下意识往后面退了一步,陆离走了进来,扫了小宋警官一眼,想到他上车前非塞进自己怀里的虎皮凤爪,没好气地开口:“消息里用的‘她’,应该指代的是孟蕊,她的QQ号被别人登了。”

宋越这才松了一口气,挠了挠头发,讪讪道:“嗨,所以说,王一凡的死,真的和孟蕊有关系?”

陆离没有再回答宋越,走近他们,俞安雨才问:“陆主任,有什么发现吗?”

“尸检结果和推测一致,王一凡的身上有很多自残留下的伤痕,死亡原因目前看来是高空坠落,但要回局里做了病理检验和毒物化验,才会更清楚。其他的,我觉得可以找找现在手握孟蕊QQ号的那个人,这个人应该知道一些情况。”

“嗯。”俞安雨点头,转过头给汪月使了个眼色,“月月。”

“明白,老大。”汪月立刻转身就去联系技术科了。

*

很快掌握孟蕊QQ号的人就被找了出来,是孟蕊同寝室的室友,也是孟蕊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岳凉意。

班主任领着岳凉意到了德育处办公室,瘦瘦小小的女孩被安排着坐下,她的小脸煞白,厚厚的刘海遮住她的额头,两鬓的头发垂下包裹住她小小的脸,看起来有些阴郁,她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着,肩膀微微耸起,双臂紧紧地夹着,右手握着左手手腕,紧贴着腹部,像只随时会把自己裹起来的小刺猬。她抿着嘴,视线落在房间角落的盆栽,没有和任何人进行视线交流。

俞安雨先一步开口:“岳凉意,转过头看着我你好,我是市局刑侦支队长,我姓俞。”

“俞警官,”岳凉意只能听话地看向俞安雨,“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是王一凡和孟蕊的同班同学,还是孟蕊的室友,是吧?”

“是。”

“你和他们关系如何?”

“蕊蕊是我唯一的朋友……王一凡,不熟。”

“你为什么要登孟蕊的QQ号?”

“我,我想要知道,她为什么要自杀……”

“所以,你登录了孟蕊的QQ号,从里面知道了什么?”

“我……”岳凉意垂下眼,声音有些嘶哑,“她加了个群,在玩鲨鱼游戏,和他们一起在群里打卡完成任务,每天半夜起床,听恐怖音乐,看恐怖片,吃药,自残,游戏的最后一步,就是自杀。”

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不仅仅是王一凡,孟蕊也在玩鲨鱼游戏。俞安雨没有将视线从岳凉意身上离开,只是低低叫了齐一慈一声:“老齐。”

“嗯,我现在去给校长说,让他们立刻排查。”齐一慈也压低声音回复。

陆离补充:“看手机闹钟就行了,有的人不一定进行到自残那一步,但是从玩这个游戏开始,就会要求他们凌晨4:44起床。”

齐一慈呆呆地望着陆离,他看起来平静无比,话中的重点却让人不由得脊背一凉,他点了点头,绕过办公桌走了出去。

“所以,孟蕊自杀,是因为鲨鱼游戏?”

“是的吧……”岳凉意有些麻木地牵了牵嘴角,“我应该早点察觉到的,她半夜起来,有几次我都醒了,那时候我要是看一看时间,就会发现异常了……”

“那你为什么用孟蕊的QQ号给王一凡发消息?”

岳凉意抬眼来看俞安雨,噙着泪水,几乎是艰难地从牙齿缝里挤出来:“因为,他在现场,他们是准备一起自杀的,但是他退缩了……”

“你怎么知道他在现场?”

“群里有人发了,蕊蕊自杀时候的视频,虽然很黑,但是我还是看到了那个人影,是王一凡,我去质问他的时候,他自己也亲口承认了。”

俞安雨面色冷峻,问道:“为什么有人会有孟蕊自杀时的视频,谁拍的?”

“不知道,组织这个游戏的人吧,偶尔会发到群里,自杀的视频,群里的人,会互相恭喜,在他们看来,是有人完成了游戏,是圆满的结局……”岳凉意垂下眼,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把孟蕊自杀的视频翻出来看看。”陆离面无表情,无视了女孩崩溃边缘的情绪,双手撑在桌面上,上身微微前倾。

岳凉意顿了一下,才犹犹豫豫地拿出手机,手机屏保是女孩的自拍,虽然一晃而过,但是陆离还是认出来了,是孟蕊。岳凉意打开相册,从里面找到视频,将手机递给陆离,俞安雨也凑过来一起看,画面是从远处拍摄的,拍摄器材应该就是手机,画面被拉近到极致,伴随着画质的下降,但好歹看清楚了那个纤细的人影,应该是个女孩,她毫不犹豫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视频并不长,但俞安雨和陆离都看得很仔细,所以也发现了岳凉意说的那个人影,在画面的角落里一闪而过,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短暂出现,竟会被岳凉意捕捉到,并猜出了是王一凡。

“视频清晰度这么低,他出现的时间又那么短,你怎么看出来是王一凡的?”俞安雨直勾勾地盯着岳凉意。

“这个视频我看了不下百遍,才发现角落里有个人的,我只是猜那个人影是他,就去质问了他,他就都告诉我了。”

“他告诉你了些什么?”

“蕊蕊的舅舅,工程亏了很多钱,他脾气变得很暴躁,喝酒,打蕊蕊,说她是拖油瓶,蕊蕊的舅妈说她是克星,克死了她的父母,现在又来克她舅舅,还让他们家庭不幸福。”

俞安雨听着拳头不自觉就捏紧了,岳凉意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哭腔:“王一凡他爸爸是高彪,他是私生子,他爸爸那边的人没有人看得起他,他也从来不和那边联系,但是为了蕊蕊,他向他爸爸借钱了,他以为只要帮到蕊蕊的舅舅,一切都会好起来,但是并没有,几十万根本不够,情况也没有好多少,蕊蕊的情绪越来越差。后来王一凡他爸爸的正房,带着几个保镖,星期五放学的时候,当着很多人的面骂他是杂种,说他和他妈妈一样,都是为了高家的钱,才这么小就露出本性了,这件事我们学校很多人都知道,他本来成绩很好就很受关注,私生子的事情传出来,大家私底下都在议论他,他的压力也很大……所以蕊蕊就跟他提出来,要和他殉情,他们一起玩鲨鱼游戏,如果中途后悔了就退出,如果一心要死,走到那一步的时候,自己也不会太挣扎。他们约好那天一起去天台跳楼的,但是他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死了,他妈妈怎么办,他妈妈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背负着骂名,一个人把他抚养到这么大,不应该因为正房几句羞辱就放弃自己,所以他退缩了,但是他又不知道怎么和蕊蕊说,他还在犹豫的时候,蕊蕊就跳下去了。”

“你去质问他的时候,对他说了什么?”陆离淡淡地问道。

“我问他,为什么不拉住蕊蕊,如果他出现了,把蕊蕊拉住,蕊蕊根本就不会跳下去!”岳凉意大口地喘息着,情绪十分激动。

“不,你在消息里发的,是‘你为什么背叛她’。”陆离毫不留情地揭穿她,“你预设的场景,不是他们应该一起完成鲨鱼游戏吗?”

岳凉意的脸色惨白,她嘴唇微张,看着陆离一时竟说不出反驳的话语,陆离指了指岳凉意的手臂,对正在记录的汪月说:“月月,检查一下她的左手。”

汪月站起身来,岳凉意的右手正握着左手手腕,有些抗拒地缩在胸前,汪月走近她,朝她伸出手,她僵持了片刻,主动解开了袖口的扣子,将白色校服衬衫往上推了一些,露出的左手手臂上,是一大片已经愈合的伤痕,伤痕呈暗红色,是用刀划上去的。汪月诧异地转过头看向陆离。

陆离却一点也不惊讶:“看来,你也玩鲨鱼游戏。”陆离一边说着,手指一边滑动着手机屏幕,“不只是这个QQ号,这部手机,就是孟蕊的吧?”

“活着有什么好的,还不如死了。”岳凉意没有辩驳,她放下手,露出一个自嘲的笑来,“从小到大,我总会成为男生欺负的对象,无论换多少个新环境,无论我多么小心翼翼,还是会被欺负,我反抗也好,不反抗也好,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为什么拉孟蕊一起玩,她不是你唯一的朋友吗?”陆离询问。

“我怎么会拉她一起玩,是她发现了我在玩鲨鱼游戏,她和我做朋友,陪伴我,让我不要做傻事,让我不要再伤害自己,我才退了群……但最后,她不也重蹈我的覆辙了吗?没有办法的吧,无论多么开朗,多么明理,活不下去了就是活不下去了,死亡和解脱,是游戏的奖励。”

“你在说什么蠢话!”俞安雨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所有人都吓得一震,他的确是生气了,语气格外严厉:“你真的觉得鲨鱼游戏是在帮你们解脱吗?他只是在利用青少年意志力薄弱容易被人左右的弱点,这真的是你们的游戏吗?而不是拍摄视频的那个人以及他身后利益团队的狂欢?”

--------------------

哎,咱没啥想说的……远离邪恶游戏,远离邪教,愿大家保持心态平和,健康生活每一天

第61章 061

目送岳凉意出了德育处办公室的门,俞安雨的脸还黑着,一旁的陈卓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只要鲨鱼游戏流入到C市,这里就不再是净土,永远不要小视信息传播的速度,特别是在学生之间,不及时遏制,后果不堪设想。三中这样的重点学校,学生都是通过应试教育选拔出来的同龄人中的精英,他们有着更丰富的阅历与更多的知识储备,这次的受害者还是高二的学生,连他们都会轻易被洗脑,更何况是更低龄的学生。

“陈队,王一凡自杀的事应该没有异议,及时沟通好学校和家属。关于鲨鱼游戏,我一会儿派人跟你们回去把王一凡的手机带回市局,还有孟蕊的手机,后面就交给网安来处理吧。”俞安雨说着把孟蕊的手机放进物证袋,顺手递给了旁边的汪月。

“好,我一会儿让周游带他们去取。”

“学校这边,一定要监督他们做好宣传教育,还有,提醒岳凉意的班主任和家长,近期多观察孩子的心理状况,必要的时候带孩子去看医生,经历过鲨鱼游戏的小孩,他们已经丧失了对死亡的恐惧感,这很危险。”俞安雨转过头,视线和陈卓对上,陈卓点头,轻叹了一口气:“放心,俞队,后面就交给我吧。”

*

好在突击检查没有发现其他学生在玩鲨鱼游戏,再三叮嘱完学校领导做好杜绝这类危险游戏的宣传教育工作,市局一行人才兵分两路,冷星宇和宋越跟着陈卓他们去分局取王一凡的手机,剩下的人回市局。

俞队的车第一次被塞得如此满满当当,第一次和刑侦队队花坐这么近,害羞的小孙法医脸早就红透了。汪月目不转睛盯着陆离,她在学校就一直在找机会想问陆离,现在车上都是自己人,总算可以问出来了:“陆主任,你是不是不舒服啊?看你脸色不太好,刚才在学校的时候,你一直都扶着桌子……”

俞安雨一听,立刻就紧张了起来,转过头看陆离,陆离正压着帽檐在否认:“没有。”

俞安雨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就已经伸过去摸陆离的额头了,陆离轻轻推开了他的手,小声说:“你好好开车。”

“有点烫,是不是在发烧?是不是头痛?晕吗?想吐吗?”

看俞安雨紧张的模样,陆离觉得有些好笑,飞快地扫了一眼后视镜,后排的孙瑜和汪月屏气凝神在等着自己回答,便轻叹了一口气,给众人吃下了这颗定心丸:“没有发烧,只是有点累,一会儿回局里休息一下就行了。”

“还回什么局里啊!我现在先送你回家!”俞安雨这说一不二的模样,陆离也懒得挣扎了,给俞安雨交代:“你记得给网安提一下,孟蕊跳楼的视频上有水印,Anesidora,可能是背后操控鲨鱼游戏的组织的名字,看网安之前有没有相关的信息可以串联起来。”

俞安雨一愣,忙点头:“好!”

汪月扶着驾驶座的椅背,一脸崇拜地望着陆离,追问:“对了!陆主任,你怎么知道岳凉意也和鲨鱼游戏有关?”她清晰地记得,岳凉意撸起袖子的那一刻,她整个人汗毛都竖起来了。岳凉意手臂上密密麻麻的伤痕并不是新伤,那是伤口愈合后留下的印记,现在也不会感到疼痛,她的举手投足之间也没有让人察觉到她手上有伤,除非陆主任有透视眼,否则怎么可能知道她手上有伤?

“认同感。”陆离窝在副驾驶座上,这是他的专属位置,座椅的倾斜角度让他可以以最舒服的姿态放松下来,他的语气有几分慵懒,像是在说一个无趣的数学定理,“她对鲨鱼游戏的规则了如指掌,却没有任何负面情绪,如果是专门上网查了资料,她更应该表现出对这个游戏的嫌恶,那是夺走了她最宝贵的、唯一的朋友的游戏,但相反,比起死亡,她更唾弃临阵脱逃的王一凡。”

经过一阵头脑风暴,汪月感觉自己有点意会了,但没完全明白,她只觉得陆主任更神了,能从这种微妙的语境中推测出这么多信息,这敏锐度高得有点过分了,这样想着,汪月同情地扫了自家老大一眼,难怪他在陆主任面前都不敢大小声,凭陆主任脖子上这颗脑袋,要治住他纯属降维打击。

*

把陆离送回家再回到市局,宋越和冷星宇已经回来了,俞安雨拿着两部手机先回去给罗局交差,罗局一听确实是鲨鱼游戏,立刻就把网安的牟言叫到办公室,完成好工作交接,罗局就让牟言把手机带走,立刻着手调查,又安排秘书立刻准备给全市各分局和下属派出所发通告,让他们做好民警入校园的工作,提防鲨鱼游戏侵害未成年,防微杜渐,一旦发现,立即上报。

俞安雨就乖乖在旁边站好等罗局安排好,他挂断电话,才抬头看俞安雨:“我听说陆主任回来了?”

“给我送衣服来的,他还得再休息几天。”俞安雨装腔作势地理了理自己的领口,给罗局炫耀了一番老婆给他带来的干净衣服,顺便把老婆早上说的“回来上班”都给抛到了脑后。但俞安雨说的确实是心里话,虽然在工作上他对陆离有些依赖,但是今天出现场这么一会儿陆离就不舒服了,显然身体还没有恢复到能够承受警察工作强度的地步,俞安雨更舍不得让陆离带伤工作。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让他多休息几天再回来。”罗局也表示了赞同,对他抬了抬下巴,“戒同所的事,我那天和顾队谈过了,顾队的意见和我一样,硬说王永和戒同所之间的关系,确实有些牵强,早些年的案子本来就有纰漏,中间到底是哪个环节做了手脚我们也说不准,拿这个作为证据开启调查,确实有些薄弱,真有什么也会打草惊蛇,我们只能持续关注,如果有其他异动,再着手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