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28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俞安雨一顿,刚才对医生客气感谢的神情收了起来,摇了摇头,有些凝重:“当场死亡,司机还在抢救。”

是意料之中的答案,那个人不可能留郑心玫活口,为了保守秘密,有牺牲在所难免,分明就是那个人说给郑心玫听的。

“我已经联系老齐了,他和小宋在来的高铁上了,如果不是意外,郑心玫可能被报复了,后续会让他们追踪,你别担心了,安心养伤……”俞安雨的话还没有说完,病房的门就被推开,柳婉婉的带着哭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离离!我的离离!”

俞安雨惊恐地回过头,就看到柳婉婉快步走进了病房,只能说不愧是当年白云剧院台柱子,风华绝代,梨花带雨,任谁看了都心肝一颤,连平时八风不动的俞侃,也紧张兮兮拄着拐杖跟在她身后快步走进了病房。

柳婉婉推开俞安雨,一把就把陆离揽进了怀里,抱着陆离嚎啕大哭:“我的离离,我的宝贝,怎么会这样?午饭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才多久,怎么就进医院了,我的宝贝,有没有哪里痛?啊?都检查了吗?有没有哪里伤到了?”

陆离一愣,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俞安雨以外的任何人有如此近距离的肌肤之亲了,他讨厌和任何人接触,但此刻他却一点不觉得反感,他能感受到柳婉婉对自己的疼惜都是真实的,不仅仅只是因为柳婉婉的身上有和俞安雨一样让他感到安心的味道,他突然回想起了,这种感觉,的的确确就是他已经失去很久的母爱,陆离那颗终年不化的心脏竟然热了起来,眼眶也跟着有些热,他不想让柳婉婉担心,抬起手回抱住柳婉婉的腰,把脸埋在她的怀里配合地蹭了蹭,答道:“我没事,阿姨,别担心。”

陆离给出了反应,柳婉婉显然也是一惊,她确认自己收到了陆离的回应,下一秒就把陆离报得更紧了,转过头凶俞安雨:“你怎么回事!你这个蠢蛋!自己保护不好就算了,为什么你在旁边还会让离离受伤!我的宝贝!我的宝贝儿媳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踏进我老俞家的大门了!”

陆离和俞安雨都是一怔,俞安雨瞪大双眼看着柳婉婉,这人怎么一激动就说漏嘴了,俞安雨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找补了,柳婉婉却先一步开口:“我不忍了!我才不要听你那些狗屁言论!我就这一个宝贝儿媳妇,我凭什么要藏着掖着!”说着把陆离箍得更紧了,像是怕陆离挣脱自己,一脸后怕,抽噎着,“爸爸给我说离离进医院了,真是要吓死我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疼爱我的宝贝,我都还没有听离离改口叫我一声妈!反正我不管!今天我就要把话说开了,离离就是我老俞家认定的儿媳妇,我管你什么影响好不好,你那狗屁工作丢了就丢了,你那一个月的工资还没有我们家花匠高,挣这么点儿钱能给我们离离什么好的生活?还不给名分!你这狗崽子!”

陆离这下明白了,俞安雨这么浑原来是跟他妈一脉相承,柳婉婉这气势,这病房根本就没人压得住她。

见陆离没有反应,柳婉婉缓缓松了力气,弱弱地叫陆离:“离离?”

陆离仰起头看柳婉婉,犹豫着开口:“阿姨,什么时候知道的?”

柳婉婉瘪了瘪嘴,赌气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我这个儿子,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能让他心甘情愿端水、夹菜、系鞋带的,就你一个。”

陆离的脸瞬间就红了,底气不足地说:“可是,我,也是个男人,阿姨,觉得这也没什么吗?”

“阿姨阿姨!都说了,我要听离离叫我妈!我就是喜欢离离,认定离离了,和离离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这么多年,我早就把离离当作自己的孩子了……”

陆离呆呆看着眼前委委屈屈抹着眼泪的柳婉婉,僵持好久,陆离才扯出一个笑,眼泪也跟着涌了出来,哽咽着开口:“妈,我没事,你别哭了。”

--------------------

来了来了,宝贝们把刀收起来吧,太吓人了柳婉婉女士,助攻滴神!

第56章 056

听了陆离这声“妈”,柳婉婉一时眼泪决堤,哭得更厉害了,陆离哪见过这样的场面,以为是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阿姨,别哭了……”

“妈!”柳婉婉在失控大哭中还不忘纠正,陆离只能顺着她又叫了两声:“妈,妈……别哭,别哭……”陆离眼看哄不好,忙朝着俞安雨投去求救的目光。

能让那个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游刃有余的陆离手足无措成这样,有这本领的除了俞安雨本人,柳婉婉还是第一个,俞安雨也没空感叹活久见,连忙凑上去帮忙哄:“好了好了,妈,你别这样,医生说了离离没事,你别哭了……”

俞安雨的手刚碰到柳婉婉,柳婉婉就推开他:“你让开,让离离哄我!”

俞安雨哭笑不得,他可算是看出来了,柳婉婉这老戏骨,就是恃宠而骄,盼了这么多年,总算听到陆离叫妈,自然是要得寸进尺狠狠撒娇的,俞安雨不满:“妈,你别闹,你这样哭,别说离离,我听着头都疼了!”

柳婉婉立马收住力气,紧张地摸陆离的脸:“宝贝,宝贝的头疼吗?”

陆离抬起手来扶住柳婉婉的手背,安抚道:“不疼,妈,别紧张,我没事。”

柳婉婉心有余悸,抱着陆离愣是舍不得撒手,俞安雨在旁边也看得心痒痒,陆离刚醒过来,他都没来得及好好宝贝,就让柳婉婉给霸占了,身边的俞侃看到陆离没事,这才重重舒了一口气,陆离靠在柳婉婉怀里任由她爱抚,忙给俞侃问好:“叔叔。”

俞侃眉头一皱,张了张口,欲言又止,绷了半天,才小声嘀咕:“都叫婉妹妈了,怎么还叫我叔叔……”

“嗳!你们有病啊!”俞安雨看不下去了,借题发挥,伸出正义之手,把柳婉婉强行从陆离身边拽开,自己凑过去一把把陆离护在怀里,“我老婆才醒,你们就赶着非要逼他叫你们爸妈,神经病吧!”

俞安雨刻意把“我老婆”三个字念得格外用力,他总算能在爹妈面前光明正大叫陆离老婆了,他才不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

突然从妈妈温暖柔软的怀抱变成俞安雨硬邦邦的腹肌,陆离愣了一秒,才笑了出来,俞安雨这明明白白就是在争宠,现在只有俞侃没有被照顾到了,陆离一碗水端平,懂事地改了口:“爸,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俞侃揽着柳婉婉,心里也舒坦了,心疼道:“傻孩子,对不起什么呀,一会儿还得做个全面的检查,确认完全没事才行。”

“你们怎么知道离离进医院了?”俞安雨猛地回过神来,他寻思自己也没有通知他们,怎么就不请自来了?

柳婉婉哼了一声,是和陆离说话完全不同的语气,数落俞安雨:“在白云还能有你爸不知道的事?没用的东西,我的离离要是检查出来有点什么事,你就等着被我宰吧!”

俞安雨凶回去:“你别乌鸦嘴,离离怎么会有事!”

“哦哦!对,我的宝贝健健康康的,啊!”柳婉婉朝陆离抬了抬下巴,是要得到陆离认同的意思,陆离连忙配合着点头:“嗯,没事的……”突然意识到柳婉婉这情报互通速度之快,连忙追问,“妈,外婆也知道吗?”

“我哪敢告诉外婆啊!”柳婉婉眉头又皱了起来,“爸爸说离离进医院了,哎哟,我心跳都快停了,外婆知道了不得晕过去啊!”

陆离松了一口气,面露难色,乞求道:“可以不要告诉外婆吗?”

柳婉婉迟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又问俞安雨:“离离晚上要住医院吗?这医院的床这么硬,离离晚上能休息好吗?”

俞安雨转过头看了一眼输液瓶,说:“一会儿问医生吧,可以的话,还是回家休息。你们别杵这儿,坐啊。”

*

白云镇急救中心今天格外忙碌,白云一中外突发严重车祸,送来一死一重伤患者,但让全院进入一级警备状态的,反倒是卷进这场车祸受伤最轻的一个路人,送他来医院的正是白云首富之子俞安雨,俞公子大手一挥,脑科、骨科、神经外科的几个主任连滚带爬地去检查了,他大有要将这急救中心的专家全召集到这间小小病房的意思,院长、书记、主任也接踵而至来安抚他的情绪,白云交警大队长、刑侦大队长排着队给他汇报情况,护士长和几个经验丰富的护士进进出出,俞公子一脸紧张,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别把他弄疼了!”

好在检查完了陆离没有大碍,不然他们真得担心俞公子会把急救中心的房顶给掀了。

不多久,白云首富俞侃也带着夫人柳婉婉来了,柳婉婉那紧张的模样丝毫不亚于俞安雨,红着眼眶迈着小碎步急匆匆地往病房赶。

很快就有小护士在医院工作群里传出八卦,病房里那是俞家的儿子,她听得清清楚楚,他叫柳婉婉“妈”,立刻有人附和,难怪长得这么好看,那鼻梁、那嘴唇和柳婉婉简直一模一样。又有人站出来质疑,可这人姓陆也不姓俞啊?

汇聚众人的智慧,大家找到了答案这个人,是柳婉婉的私生子!一出豪门恩怨的戏码立刻就被大家脑补出来了,整个群都沸腾了,每一个路过的人都会放慢脚步,竭尽全力想要从病房里漏出的只言片语中提炼出点什么了不起的信息。

*

敲门声响起,俞安雨扭过头,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站在外面的是白云刑侦大队长卫新忠,俞安雨回过头看陆离,陆离眨了下眼,示意让他去,他才起身出了病房。

卫新忠和一个小警察站在门外,小警察看起来十分焦虑,卫新忠压低声音,向俞安雨汇报:“俞队,曹杰没有救回来。”

俞安雨眉头一拧,又问:“社会关系排查了吗?”

卫新忠点头:“查了,曹杰和郑心玫的父亲郑寿华有借贷纠纷,郑寿华是个老赖,欠了曹杰二十万没还,曹杰的女儿曹馨心正在白云附二院住院,肾衰竭,他需要钱给曹馨心换肾,郑寿华不还钱,他女儿死路一条,今早医院又给曹馨心下了病危通知书,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应该是受了刺激,才会找上郑心玫……”

*

俞安雨走进病房时,陆离正张嘴吃柳婉婉喂到他嘴边的草莓,陆离大大的眼睛望向俞安雨,眼里写满了“救救我”,他的嘴里被草莓塞得满满当当,两颊鼓起,像只小松鼠,刚才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俞安雨不自觉咧开嘴,对柳婉婉说:“妈,你慢点喂,离离嘴都被你塞满了。”

柳婉婉刚又把草莓蒂拔下来,望向小松鼠陆离,也笑了,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就顾着看手上了,宝贝吃不下了怎么不给妈妈说呀!那这个就给爸爸吧。”说着顺手塞进坐在旁边的俞侃嘴里。

齐一慈和宋越下了高铁就直奔急救中心,赶到病房,就看到俞安雨坐在病床边,正握着陆离的手,柳婉婉坐在另一边,正小心翼翼地喂陆离吃草莓,画面十分和谐。

陆离看到他们进病房,忙要抽回手,就被俞安雨一把捉住:“躲什么?”控制住了陆离,俞安雨这才转过头招呼他们俩:“来了。”

宋越瞪大双眼,一时还没缓过神来,齐一慈老早就知道他们的关系了,虽然对俞安雨放飞自我有些小小的诧异,他关切地询问陆离:“陆主任,你还好吗?”

陆离把草莓咽下去了,才有些拘束地回答他:“没事。”

小宋警官呆呆看着眼前的景象,恍然大悟,俞队受伤那天,他送罗局回市局,不小心看到俞队的路虎行驶证上车主是陆离,这个秘密这些天一直压在他胸口,他啥也不敢问,啥也不敢说,这下总算知道原因了,难怪俞队张口闭口都是陆主任,陆主任说什么都好使有的人表面上风风光光,私底下原来是个妻管严啊!

齐一慈和宋越客客气气地给两位长辈问了好,坐下后,齐一慈再次看向陆离:“陆主任,你现在的状态,可以接受询问吗?”

柳婉婉听完脸色就变了,立刻就抗议起来:“为什么要问离离?我们家离离做什么了?”

齐一慈连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不是的不是的,陆主任没有做什么,只是因为陆主任在现场是第一目击证人,我需要问一下陆主任,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陆离也忙安抚柳婉婉:“妈,没事的,齐队只是想要了解一下现场情况。”刚还气呼呼的柳婉婉立刻就乖乖点头接受了。

宋越眼睛都看直了,陆主任不但能降服俞队,连俞队的妈妈也被他治得服服帖帖的,这就是神明在人间的姿态吗。

“不用了解了,”俞安雨叹了一口气,“肇事司机曹杰和郑心玫的父亲郑寿华有借贷纠纷,等着救命钱给女儿治病,但郑寿华是个老赖,知道曹杰的情况还是不还钱,今早医院又下了病危通知书,曹杰一怒之下才想要开车撞死郑心玫,他想要让郑寿华也尝尝失去女儿的滋味。还好郑心玫最后那一刻推开了离离,不然……”俞安雨没有说下去,他不敢想象,只是现在这样已经够他心疼了。

病房陷入沉默,好一阵宋越才悠悠地开口:“郑心玫也太惨了,做好事帮同学被变态骚扰,变态被抓了,结果又因为老爸是老赖就引来杀身之祸……哎,她长得漂亮又有礼貌,还给咱们送锦旗,真是命途多舛啊……”

所有人都在唏嘘,没有人察觉到恐惧逐渐爬上陆离的脸,他的瞳孔骤然缩小,一股寒意窜上脊梁,浑身汗毛倒竖。

这一切看似顺理成章,从郑心玫的出现,到她引导他们抓住林广,再到她被灭口,环环相扣,都能自洽,完美地掩藏了背后的真相,呈现出了那个人想让他们看到的情节,那,那个人究竟是从哪一步开始算计起的呢?

郑心玫口中她的老板,让她带给陆离的话言犹在耳,欣赏、遗憾、感谢、警告,短短一句话却包含了诸多内容,陆离知道,他不会动自己,因为自己向他表明过立场了,他也给了自己答复,然后他像个客气的农场主,邀请陆离沉浸式观看他宰羊的过程,只是陆离也不敢肯定,这样的疯子会不会有一天,也拿起餐刀捅向他的客人。

--------------------

第二案到此结束啦~目前没有解答的问题后文会慢慢解答,老俞一定会凭自己的本事接近真相的(并不是真的很傻)

然后关于离离的选择,在文案里就有写,这是他的人设决定的,他是个谈不上三观很正的人(高情商说法,其实就是没有三观),他怕麻烦,不爱管闲事,不执着于真相,他只想要把所有危险的事和俞安雨隔绝开来,别说不能替人伸冤,哪怕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中,他都不在乎。但我们离离很聪明,有自己的判断,暂时他觉得事情发展还在可控范围,所以才没有告诉老俞,但之后肯定还是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跟老俞坦白的,然后夫夫一起揪出幕后boss,所以大家不要急不要急~

然后,白云首富一家真的被离离吃得死死的是怎么回事

第57章 057

得知陆离受了伤,陈副局不敢怠慢,急赶急给他批了假,让他好好养伤。刑侦一队清明被召回来加班,现在裴松南的案子已经完成取证移交检察院了,林广的案子也结了,工作告一段落,大家总算能喘口气,之前罗局承诺给他们的假期也可以兑现了,于是陈副局爽快地给俞安雨也批了三天假,让他好好照顾陆主任。

怕庄明溪担心,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隐瞒了陆离受伤的事,陆离顺理成章在俞家住了两天,架不住柳婉婉一天四顿正餐还加下午茶和宵夜,全是山珍海味,连俞安雨都快被她这补法补出鼻血了,只能以陈副局要求他在C市待命为由逃离这沉重的母爱,柳婉婉舍不得让陆离坐高铁,俞侃毫不犹豫就安排了李波开他的库里南送俞安雨和陆离去C市。

俞安雨酸了一路,这臭老头,自己问他借来开开跟要他的命一样,要送儿媳妇回来上班,还是长途,他眼睛都不眨一下。俞安雨一路上都在贬低他爹的新玩具,总结起来就是库里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也没比他的路虎好多少,这十倍的价钱,性价比确实不高,谁花钱谁是大冤种,这后座中间的冰箱还占位置,害他想跟陆离亲热一下都不行。

送两人到家楼下,把车停好了,李波才把车钥匙交到陆离手上,笑眯眯地说:“俞董说,这次时间匆忙,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这辆车到现在一箱油都没跑完,勉强算个九九成新,你不介意的话,就收下代步吧!”

陆离哪敢收这么贵重的礼物,转过头看俞安雨,俞安雨下巴都要惊掉了,这臭老头什么意思啊?

俞安雨猛抽一口气,把陆离掌心的钥匙塞回李波手里,骂骂咧咧:“拿走拿走!我看他真是想得美!他开都开过了也好意思送给离离?让他要送就有诚意一点,高低得整辆布加迪吧?啊,开过的库里南也拿得出手?”俞安雨装出一脸嫌弃,“你回去跟他说……”话还没说完嘴就被陆离捂住了,陆离忙说:“李叔,麻烦你回去给俞董说,他的心意我心领了,这车我确实不能收,刚俞安雨瞎说的你也别转达。我们俩现在有车开,公职人员开路虎已经很招摇了,这样就可以了,可千万别再破费。”

*

俞安雨的假期只有三天,转眼就要回局里了,陆离虽然也没那么热爱工作,但他不想和俞安雨分开,反正在家里待着也没事做,便称自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可以复工了,不料被俞安雨严词拒绝,妻管严俞队难得在老婆大人面前硬气一次,说什么都不准陆离和他一起回局里,还以干到陆离下不了床为威胁,逼陆离承诺绝不偷偷跟着他去上班。

陆离毕竟伤到了头,这几天有些嗜睡,早上也起得比平时晚,醒来的时候俞安雨已经出门了。陆离洗漱完出了房间,就看到吧台上放着俞安雨给他准备的早餐,他吃着早餐,依次回复了俞安雨甜腻腻的早安短信,给柳婉婉汇报了自己身体恢复情况,最后在“白云一家亲”里给长辈们道了早安,才算完成了早间任务。

吃过早饭洗了碗,陆离想到在收藏夹里吃灰的便当制作教程,他和俞安雨工作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做便当,他难得清闲,圆一圆俞队想吃他亲手做的爱心便当梦想也不是不行。

陆离说干就干,立刻换好衣服就下楼去超市采购了。

*

于是,午餐时间,俞队神气十足地在刑侦队办公室里巡视了一番,依次点评了大家的午餐:星宇的减脂餐,寡淡;老齐的煲仔饭,腻人;小宋的麻辣烫,不健康;月月的咖喱蛋包饭,还行,就是卖相一般般。

众人看着他这副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的讨嫌模样,纷纷反问:“你这么牛逼,中午吃什么?”

俞队等的就是这句话,拿出跑腿刚送来的老婆牌便当,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将便当盒挨个打开,香煎去皮去骨整块鸡腿肉,西兰花腰果炒虾仁,黑椒牛肉粒,清炒荷兰豆,还有玉米排骨汤,色香味俱全,丰盛得有些过分了。

齐一慈口水滴答就伸着筷子准备来夹了,俞安雨立刻护住,瞪了齐一慈一眼,凶道:“陆主任给我做的,是你能吃的吗!”

“我来鉴定一下,是不是徒有其表。”齐队理直气壮,筷子已经伸到了虾仁上方,小宋也立刻帮他齐哥分散俞队的注意力,也伸过筷子来,俞安雨眼疾手快将几个盖子盖上,小气吧啦地说:“不需要你们鉴定,凡事先想想自己配不配,啊!”说完抱着陆主任亲手做的爱心便当回支队长办公室独自享用去了。

*

俞安雨下班回家的时候,陆离已经做好晚饭了,这满满的人妻感让俞安雨性奋不已,陆离为了做饭穿上的围裙和嫌碍事挽起来的袖口都无一例外戳中了老流氓俞队的性癖,于是俞队跨进门也不急着吃饭,就先压着陆离要了一次,贴着陆离的耳朵狠狠地撒娇说想他了。

晚上两点过,俞安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陆离睡前把俞安雨喂饱了,两人才相拥睡去,现在又累又困,便把脸埋在俞安雨的怀里,毫不掩饰自己被打扰的不满,俞安雨够着手去拿手机,是杨逸舟的来电,他立刻清醒了过来,接通了电话:“杨哥,怎么了?”

窗外一道闪电划过,继而一声春雷炸响。

“俞队,我需要你的协助。”

*

暴雨倾盆而下,窗外雷声阵阵,俞安雨火速起身进了衣帽间,陆离也彻底清醒,起身跟着俞安雨进了衣帽间,问俞安雨出什么事了,俞安雨面色凝重,飞快地扣衬衫的扣子,向陆离解释:“有个女孩向父母发了求救短信后就失联了,父母立刻报了警,失踪已经超过三个小时,刚才女孩的手机有了短暂的信号后又消失,三角定位显示女孩在龙脊山,现在这个点,必须立刻搜山。”

陆离一怔,在这样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一个向父母发出过求救信号的女孩,失联三小时后,信号短暂地出现在了山区,基本上是凶多吉少,龙脊山占地四千多亩,原始森林植被超过三千亩,这种暴雨天还可能出现落石、滑坡、泥石流,危险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