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26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嗯。”魏风尘也没有要继续和俞安雨深入交谈的意思,手里的硬币又在指背上滚动了起来。

*

空荡的楼梯间,两个人的脚步声格外清晰,俞安雨突然停下脚步,也没有回头,他开口询问陆离:“你觉得,真的是林广做的吗?”

陆离面不改色:“证据充足,证据链条完整,林广被抓后,郑心玫也没有再收到骚扰信息了,再加上今天的逃跑行为,你还觉得他是无辜的吗?”

俞安雨转过身,陆离这才看到他白色衬衫上的血渍,他仰望着陆离,深吸一口气,有些艰难地开口:“ 他死前对我说,‘不是我’……”俞安雨的目光有些闪烁,“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而且,而且他是为了不撞到孕妇,才重心不稳跌下台阶的……”

俞安雨动摇了,短短的一秒里,陆离在大脑里列出了无数个选项,但“告诉俞安雨真相”是下下策,陆离才不会选,他抬脚缓缓走下楼梯,走到距俞安雨一步台阶之上,抬起手揉了揉俞安雨的头发:“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么容易相信一个人,哪怕你明知道他是一个坏人,却因为他一个善举而轻易原谅他,也无论你掌握了多少他作恶的证据,你还是会担心,他嘴里那一百句谎言里,你不确定的某一句是不是真话,从而冤枉了他。”

俞安雨一怔,陆离说得没错,现在压在他心里的负罪感太重了,以至于他甚至开始怀疑他们掌握的证据指向的是否是真相,林广临死前的三个字比他之前在审讯室里每一句否认都更有分量。

陆离的手温柔地抚摸着俞安雨的头,好像每一下都能抚平他心中焦躁不安,陆离柔声道:“但这就是你,你永远保持这份善良就好,我会替你甄别,然后告诉你,什么是恶。”俞安雨抬起手抱住陆离的腰,把脸埋在陆离的胸前,放下所有戒备,竟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我就这样看着他在我的面前断气,明明几分钟前他还好好的……他是犯了很大的错,又不会判死刑,他逃什么,他逃得掉吗……”

“他逃不掉的,”陆离极尽全力去安抚怀里这只大狗,轻叹一口气,“他一开始,就不可能逃掉。”

*

林广死在商圈通往滨江路的长阶下,虽然及时联系网警做好网络舆情监控,现场的刑警也立刻对路人进行了劝说,不要发到网上,但还是有在旁边办公楼和居民楼拍下的照片流出,很快官方通报了有关林广的案情调查及其畏罪潜逃意外死亡的情况,一切都如陆离所料,因为林广的身份,对于林广的死,几乎没有人追究办案途中让林广逃走的事情,反倒觉得这就是天意,虽然有极少数质疑警方对林广偷拍案件判罚过轻的声音,但都淹没在一片天道好轮回的拍手叫好声中。

俞安雨忙着写报告、写检讨,熬了几个夜,原本答应了柳婉婉周末回白云镇祭祖的事也因为周末回局里赶报告,只能顺延一周。

周中了,俞安雨才总算是把事情处理完,陈副局坐着轮椅也回局里了,一回来就把俞安雨叫去办公室一通训,抄起拐杖还要动手,结果雷声大雨点小,愣是没打下手,放下拐杖,气得手指都在抖,往桌上的茶具一指:“去去去,我的明前秀芽,赶紧泡一泡给我消消火,真是气死我了!你这狗崽子!”

俞安雨忙不迭给陈副局洗茶泡茶,倒好了呈到陈副局面前,陈副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才慢慢地平复下来,开始阴阳怪气:“你怎么回事?杨逸舟也在,你们俩,啊,带这么多人,看不住一个大学生?你当什么警察啊,你回去接你老爸的班儿吧,啊,别留在这里给我添堵了,行不行?”

俞安雨哑口无言,只能受着,陈副局可不愿放过这个可以名正言顺教训俞安雨的机会,这狗崽子仗着陆主任给他撑腰,在自己面前没大没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了和陆主任情人节当天休假,这狗崽子还拿自己去打麻将骗老婆回局里加班的事情相要挟,现在风水轮流转了。

“你说啊,平时不是在我面前什么话都敢说吗?怎么不说了?嗯?”

“我没什么好说的。”俞安雨理亏,垂下眼没有要辩解,这件事他一开始就认识到是自己的错了,所以谁训他,他都不反驳,这不反抗的模样,反倒是让陈副局没了兴致,到嘴边的话竟有些不忍心说出来了,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安慰这只大狗:“哎呀,这就受打击了?就一蹶不振了?呵,又不是你推他摔下去的,你自责什么呀?他自己要逃,况且他做了这么多坏事,这是老天给他的惩罚,你赶紧给我打起精神来,别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不想干了就滚回家去做你的富二代,啊。”

“我没要死不活的,也没不想干……”俞安雨嘟囔,陈副局被他逗笑了:“那就好好干,因为你查这件案子,还原了作案手法,所以我们给分局,给辖区派出所指示,他们晚上会在各个酒吧安排便衣执勤,这几天也没有再发现用雪砂迷奸女孩的案件,你要往好处想,你救了很多即将在酒吧受害的独身女孩,这也是我们工作的意义,我们不仅仅是要为受害者讨回公道,杜绝犯罪的产生,往往价值更大,虽然,总被忽视。”

*

从局长办公室回到到刑侦队办公室,俞安雨一推开门,就看到他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俞安雨皱眉,问他们:“在干嘛呢?”

齐一慈听到声音回过头,往旁边退了一步,被他们围在中间的郑心玫就露了出来,一看到俞安雨,她红扑扑的小脸蛋上的笑意就更浓了,她甜甜地叫俞安雨:“俞警官!”

宋越手里拿着一面锦旗,他提了提,对俞安雨说:“锵锵!老大,小姑娘送你的!”

锦旗上赫然写着“除暴安良,正义之光”,俞安雨苦笑:“干嘛呀,你一个学生,乱花钱做什么锦旗。”

“没、乱花钱,”郑心玫双手食指勾缠在一起,解释道,“我在做自媒体,接广告有收入的,是我自己的钱。”

“这么厉害?”俞安雨有点惊讶。

“是啊,我都关注心玫了,美女穿搭博主,每套衣服都好种草啊,我的钱包危了!”汪月连忙捧场。

“老大,我给你挂进去?还是你们先举着合照一张,年终总结好用?”宋越说着就要行动,俞安雨敷衍地朝他摆了摆手:“不拍不拍,你看着办。”

“好嘞!”宋越拿着锦旗就进支队长办公室去挂了。

俞安雨问郑心玫:“没有再收到骚扰信息了吧?”

郑心玫摇头:“没有了,谢谢俞警官,果然俞警官说到的,都会做到……”郑心玫说着害羞地低下头,这微妙的暧昧气氛让一旁的汪月和齐一慈不自觉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突然门被打开,陆离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袋樱桃,俞安雨回过头,视线和陆离对上,陆离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神态很快恢复如常,但只有俞安雨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坏了,老婆大人醋起来了。

--------------------

俞:老婆查岗,发现我对面的小姑娘红着脸一脸娇羞,我该怎么解释啊!!在线等!!特别急!!

桃:谢邀,淘宝搓衣板23.9,榴莲148,键盘488,任君挑选。

宝贝们520呀!爱你们!

第53章 053

刑侦队办公室宛如一个捉奸现场,虽然陆离表现出来的情绪波动可以忽略不计,但恐惧感还是犹如一盆冷水从俞安雨的头顶浇下来,让他不敢动弹,短短的两秒,齐副队已经想好在俞队的挽联上写什么了,有着五年刑警经验的汪月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静观其变,只有挂完锦旗的宋越还沉浸在这份被认同的喜悦里,走到门口,发现办公室所有人都像被按了暂停,一动不动。

刑侦队食物链低端的小宋警官没少被他们集体整蛊,毫不在意,开口给陆离打招呼:“陆主任!你怎么来啦!”

陆离把手里提着的樱桃递给宋越,声音依旧不咸不淡:“兰法医昨天和朋友去樱桃园摘的,特意给你们摘了一份,你拿去泡一泡大家一起吃吧。”

一听是兰法医亲手摘的,小宋警官立刻屁颠屁颠地小跑过来,从陆主任手里接过樱桃,俞安雨总算回过神来,朝陆离扯出一个尴尬的笑来:“陆主任,替我们谢谢兰法医。”

“好的,我打扰到你们了吗?”陆离意有所指,俞安雨赶紧澄清:“怎么会!刑侦队大门随时为陆主任敞开!”

郑心玫怯生生地开口:“那、那我先回去了,俞警官、齐警官、月月姐、小宋哥,还有陆警官,谢谢你们大家。”说完抬起手按住领口防止走光,深深鞠了一躬,众人连忙摆手说是应该的,陆离没有回应,抬起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挑眉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警民互动,有些煞风景地开口:“我送你出去。”

“啊?”俞安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打他认识陆离起,能有这待遇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陆离克制地瞪了俞安雨一眼,问他:“那你送?”

“啊……我想起来我还有个报告需要完善一下……可能只有麻烦陆主任了。”俞安雨哪里还敢和郑心玫单独相处,赶紧找了个借口要遁。

“不用的,陆警官,这里到车站很近的,况且已经没有变态了,谢谢你们的关心。”郑心玫客气地拒绝。

“走吧,我刚好要出去买点东西,顺路。”陆离没有多说,先一步转身走了,郑心玫只得再次向刑侦队各位挥手道别,加快脚步追上了陆离。

两人全程无言,从等电梯,到进电梯,再到走出接警大厅,陆离没有要和郑心玫交谈的意思,郑心玫也不敢主动搭话,刑侦队的各位都很客气,虽然俞队看起来凶巴巴的,说一不二,但意外的温和善良,反倒是这个默不作声的陆主任,看似温和善良,实则是个冷酷无情的办案机器,他公事公办,一针见血,丝毫没有人情味。

两人走下台阶,陆离才开口,音量不大,却足够郑心玫听得清清楚楚:“你来这里干什么?”

“啊?”郑心玫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开场白,愣了两秒才回答,“我、我来向各位警官表达谢意。”

“是吗?”陆离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鱼骨吊带,我以为你再也不会穿了。”

郑心玫脊背一僵,扯出一个尴尬的笑来:“陆警官,女孩子穿什么都没有错,错的是变态,不能因为变态意淫过我穿着这件衣服,我就再也不穿了吧?”

陆离讥诮道:“你果然很喜欢偷换概念,我没有在和你探讨女性的穿衣自由,我是说,普通人经历了那样的事情,短时间内会有PTSD,会主动回避和那段记忆有关的事物。”

郑心玫的脸色煞白,声音无法抑制地颤抖着:“我,我只是心比较大吧,我是个穿搭博主,这也是我的工作……”

“是吗?”陆离不为所动,两人走出市局大门口,门卫室的刘叔客气地给陆离打招呼,陆离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径直走了出去,“只可惜,如果是现在的你站在林广的面前,他对你印象,应该也只是‘牛仔裤’。”

“什……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林广是个眼里只有女人下半身的变态,他对童颜巨乳没有兴趣。所以,真的是林广选择了你吗?而不是你,选择了邹丽丽。”陆离的声音平静人,像是在打一个只有他们能懂的哑谜。

郑心玫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市局门口通往车站五十米不到的距离,一时竟远在天边,树影婆娑,马路上的汽车一闪而过,每一个和他们擦肩而过的人都不会猜到他们谈论的话题是一个设计多么精妙的阴谋。谁是受害者,谁又是施害者,一开始就被混淆了,她呈现到警方面前的本就是加工过的故事,她站在绝对受害者的位置,一步步将案件的侦查引入她精心策划好的一场骗局。

郑心玫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她想要逃,这都是那个人给她的指示,警察的调查也都按照那个人的预想,是哪个环节出了错?是自己在哪里露出破绽,如果让那个人知道自己犯了错,自己会受到惩罚的。

“看你的反应,我的推理应该是没有错了。你不用担心,就算我现在录音录像,你也承认罪行,因为不合规,也不能作为证据。”陆离轻易看破自己心中所想,郑心玫的脚步被迫放慢了下来,她走在陆离身边,四月的春风拂在脸上,郑心玫的心却像被冻在了上一个寒冬。

“我不明白……陆警官的意思,犯人不是林广吗,他不是已经,死了吗……”郑心玫无力地挣扎着。

“3月26日,你的手机接入过酒店的Wi-Fi,一个处于昏迷的女孩子,要怎么做到这点呢,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郑心玫的瞳孔骤然一紧,瞪大双眼,张开嘴却找不到任何辩驳的语言。

“现代人真是太离不开手机了,”陆离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遗憾,“作为一个小小的网红,你应该很在意网友对你的评价吧,所以无时无刻,都要去查看你的微博、笔记、小视频有没有新的评论,而做这些应该习惯性地都会用小号去做吧,所以查一查3月26日晚上你各种平台小号的登录情况,应该会更加直观。”

陆离对郑心玫此刻正绞尽脑汁编造的解释没有任何兴趣,继续说道:“接下来我要说的话,我只说一次,回去转达给指示你做这一切的那个人我不管你们是谁,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我对将你们绳之以法没有任何兴趣,你们那些肮脏的勾当,请务必在俞安雨看不到的地方进行。现在林广这只替罪羊死了,对你们,对我,都是能接受的结局,到这里就可以了,不要再靠近俞安雨,也不要试图从他那里得到什么,你们胆敢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情,我一定会把你们连根拔起,一个都不放过,听懂了吗?”

两人走到车站前,刚离开一路公交,带走了车站等车的三个人,现在只有陆离和郑心玫站在站牌前,郑心玫机械地停下脚步,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她不敢转头去看陆离,这种压迫感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陆离并不是在虚张声势,恰恰相反,他云淡风轻地传达的,是他对真相已经了然于胸,但他并不会去揭发自己,他只是在警告自己,远离俞安雨。

“我就不陪你等了,坐哪路车你应该很清楚。”陆离转过头看像郑心玫,郑心玫也有些迟钝地转过头,视线和陆离对上,看到的依然是一双没有掺杂任何感情的眸子,就好像刚才那些威胁并不是出自他口,郑心玫点了下头,偏开视线,不敢再看陆离。

“走之前,给你一个忠告,秩序建立起来的那一刻,物种就已经确定了,在狼群里待久了不会变成狼,再听话的羔羊,始终也只是羔羊。”陆离说完,不等郑心玫回应,便扬长而去。

*

陆离回到刑侦队办公室,大家正围在一起吃樱桃,只有俞安雨焦头烂额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看到陆离回来了,眼里闪过惊喜,下一秒又有些后怕,叫陆离:“陆主任,回来了。”

陆离面无表情地看着俞安雨,毒舌道:“不然呢,你是觉得我会把郑心玫吃了吗?”

“嗨,你真要有那爱好,还轮得到她吗?要吃,那肯定也先吃我啊!”俞安雨说着抬起手屈臂,戳了戳自己的肱二头肌,是在展示自己绝对肉质极佳,紧致弹牙。

汪月吐出嘴里的樱桃核,一脸嫌弃:“老大,请停止你的变态发言,我要报警了。”

“那我直接原地出警。”齐一慈配合地附和,也把嘴里的樱桃核吐了出来,对陆离说,“陆主任,来吃樱桃,好甜!”

俞安雨连忙凑过去抓了一把呈到陆离面前,陆离随手拿了一颗送进嘴里,说:“我刚吃过了,是挺甜的,你吃了吗?”

俞安雨弱弱地摇头,张了张嘴,是在暗示陆离给自己投食,陆离又捡了一颗塞进俞安雨嘴里,俞安雨乐呵呵地咬破,赞同道:“真的很甜,对了,你还记得我们学校外面那个冰沙店吗?这时候应该还有限定的樱桃冰吧!”

陆离一顿,眼神突然温柔下来,看着眼前的俞安雨,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

*

陆离当然记得记得那家冰沙店。

那时候的俞安雨还不是现在这样对陆离唯命是从的妻奴模样,他还是在白云镇横行霸道的首富之子,是白云一中的小霸王,整天拽着张臭脸觉得自己又酷又帅,双手插兜,坐在冰沙店的椅子上,两条大长腿伸得笔直,仗着店里没有其他客人为所欲为,陆离坐在他旁边吃着冰沙,翻着单词本背单词,完完全全把他当作空气。

他终于按捺不住,没好气地开口:“为什么不和我谈?我哪里不好?我爸是白云镇首富俞侃,我妈是白云剧院台柱子柳婉婉,我是白云一中校草,我长得又帅家里又有钱,我哪里配不上你了?想和我谈的人多了去了,你最好识趣点,别在我面前装清高。”

陆离充耳不闻,把单词本翻到下一页,过去他见识过很多追求者,但是像俞安雨这样的狗皮膏药还是第一次遇到,黏人的是他,高高在上逼你就范的是他,你拒绝了,无能狂怒追上来继续黏着你的,还是他。

“你说话!”俞安雨一把抓住陆离的手腕,陆离皱了皱眉,从俞安雨手里抽回自己的手,毫不留情:“我不喜欢和最后一个考室的人打交道。”

“我他妈看你是不喜欢和任何人打交道!”俞安雨气急败坏地反驳。

“知道就好。”陆离一点没有被人揭穿后的尴尬,继续背自己的单词,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冰沙,淡淡地道出了最致命的一个问题,“俞安雨,我也是男的。”

身边的俞安雨猛抽了一口气,底气不足地说:“不用你提醒,我他妈知道。”

“所以,别做这么奇怪的事情,我倒是没什么,白云一中的校草,要是被人传出去是个同性恋,估计这校草地位就不保了……”陆离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被俞安雨拽过手腕,拉了过去,陆离猝不及防就迎上了俞安雨的脸,下一秒一个温热的吻贴了上来,温热柔软的唇舌和刚才入口的冰沙是完全相反的口感,陆离的心脏不自觉猛地跳动起来,一时竟忘了推开俞安雨,由着他吻了自己好几秒,他才主动退开,恶狠狠地说:“你再故意说这种话来激我,我就把你拖到讲台上当着全班的面吻你,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他妈是在通知你,我要和你谈,你谈也得谈,不谈也得谈。”

这是什么霸道言论,但偏偏,陆离就是心动了。

*

“周末去吃吧!你读书的时候不是挺喜欢吃的吗,不然下次回白云就没樱桃了。”俞安雨的表情无比认真,俨然忘记了当初在冰沙店逼自己就范的痞子模样。

陆离轻轻一笑,声音不自觉愉悦了起来:“好啊。”

--------------------

土匪式表白:你谈也得谈,不谈也得谈,我他妈就是喜欢你!!

所以说老俞真的混得越来越差了,当年还敢跟离离大小声的,略略略

第54章 054

C市通往白云的高铁开通后,原本需要四个小时的高速车程,现在坐高铁两个小时就能到了,俞家连飞机都是私人的,俞安雨乘坐公共交通的次数屈指可数,但陆离实在舍不得俞安雨来回开几百公里的高速,便以答应去俞家吃晚饭为交换,连哄带骗,总算让他接受了搭乘周五下午四点半那班高铁回白云。

能早退,还能带老婆回家吃晚饭,在爹妈面前倍儿有面儿,俞队很快就真香了,如果不是特殊情况,平常每月例行回白云镇,他提前三天就能自觉把票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