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18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被亲妈一通咆哮,俞安雨一自省,良心就开始痛了,看着齐一慈和宋越望着自己充满期待的目光,他指了指桌子上的寿司,又比了个OK的手势,这才和陆离对视一眼,两人一起朝着他的办公室走去。

俞安雨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气势也跟着弱了下来:“今天是情况特殊,没有办法,就不陪你们回去了。不出意外的话,下周末我们再回白云。”

“我们今天也不回去了!反正我们又没事儿,问了离离外婆,她也同意了,我们还要在这里住两天,你们俩今晚乖乖回来!”

俞安雨听得一愣一愣的,也没听得没明白,只顾着听话地答应:“哦哦,好。”

柳婉婉乘胜追击,数落起来:“你们怎么现在才吃啊!你看看几点了?按时吃饭,什么工作,饭都没时间吃了?你人高马大的一顿不吃倒没什么,你看看离离瘦成什么样了?还不让离离按时吃饭。”凶完儿子的柳婉婉一提到陆离,变脸比翻书还快,瞬间语气就温柔了下来,“对了,离离的那份,你不可以抢着吃,监督离离吃完,啊。”

“知道了,就这样吧,我们吃饭了。”俞安雨挂电话心切,忙着结束对话。

柳婉婉也不接他的话茬,而是追问道:“晚上回来吃饭吗?”

“不清楚,要回来我们提前打电话吧。”

*

挂断电话,俞安雨才松了一口气,陆离坐在他的办公椅上正在等他,也没有先吃,俞安雨拿了个塑料独凳在办公桌旁坐下了,招呼着陆离吃午饭。

陆离这才打开了贴着桃心型便利贴的便当盒,本就极致奢华的寿司便当经过了柳婉婉女士的升级,豪华程度几乎可以闪瞎俞队的狗眼,在这点上他妈比起他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毫不掩饰的偏爱把俞队都给看笑了双倍甜虾的甜虾寿司,铺了一层鲟鱼籽的鱼籽寿司,帝王蟹腿快压垮小小饭团的蟹肉寿司,平平无奇加了黑松露的鹅肝寿司。没有一个不在昭示:你得到的,是白云镇首富家主的宠爱。

可这份“沉重的宠爱”看得陆离头皮一阵发麻,抬起头来朝俞安雨投来求救的目光,俞安雨打开了自己那一份,虽然比不上柳婉婉特别定制款,但也足够豪华了,便与陆离交换了,陆离用筷子夹起甜虾寿司送进嘴里,咽下去了才小声恳求俞安雨:“我们回去了,你就说是我自己吃的好不好?”

俞安雨露出个坏笑,用手指按了按自己的嘴唇:“这不得给点儿好处?”

陆离赌气似的撅了撅嘴,才不理会俞队的敲诈勒索,只默默收走俞队的蘸碟:“你在恢复期,不能吃这个。”

--------------------

他,是被白云首富的女人捧在手心的男人

他,是市局刑侦支队长心颠颠上的宝贝

他,手握手术刀,能把你片成一万八千片

却因色诱失败被迫节假日早起加班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请看明日更新

第37章 037

俞队吃完寿司赖着陆主任把封口费讨到手了,这才心满意足地收拾好便当盒端出办公室,宋越和齐一慈已经吃完了,俩人像吵架中的夫妻靠在沙发的两头各自端着手机,在辱骂对方操作烂和恬不知耻要对方来帮自己抓人之间无限循环。

冷星宇还在吃寿司,听到关门声抬起头来,看到俞安雨手里的便当盒,急忙开口:“老大,你放那儿就行了,一会儿我拿去丢就好。”

顺着冷星宇示意的方向望去,茶几上是三个空空如也的便当盒,柳婉婉不知道刑侦队具体有多少人来加班,便让店里多准备了几份,给正在回市局路上的兰希和孙瑜留了两份,又把顾队点名要过去支援的冷星宇叫回来吃午饭,宋越把郑心玫那一份也补送过去了,还多了一份,齐一慈和宋越两个人便亲亲热热地瓜分了,吃完了就像两个拔无情的渣男,打起游戏来立刻又翻脸不认人了。

俞安雨恨铁不成钢地踹了宋越一脚,宋越连连嗷叫:“打团呢打团呢老大!我他妈开三个!齐哥!你就说这波我牛!不!牛!”

“你可拉几把倒吧,不是我他妈一进场就把ad秒了,这团能赢?”

团输了互相甩锅,团赢了争相邀功,非常标准的小学鸡行为,俞安雨无声叹息,像个操劳的老妈子替他们把桌子上的便当盒也一并收拾了,放进外卖袋里,提到饮水机旁边的置物台上,又朝着冷星宇的办公桌走去,把旁边宋越的椅子拉过来坐下,冷星宇忙放下筷子,摆出洗耳恭听的模样,俞安雨朝他摆了摆手,说:“你吃你的,我就随便跟你聊两句。”

“哦。”冷星宇这才又拿起筷子,但明显咀嚼得更斯文了。

“睡会儿没?”

“嗯,睡了两个多小时,顾队让我们都午休一下,下午两点我再过去。”冷星宇咽下三文鱼寿司,看着俞安雨,声音不大,态度却是极度诚恳,“谢谢俞队,刚齐队说,这家日料很贵,又让俞队破费了。”

“嗳,破费啥呢,我妈买的。”俞安雨无奈笑笑,“节假日还把你们叫回来加班,辛苦了,之后我去找老头要假期去。”

“呵呵,谢谢俞队。”冷星宇腼腆一笑,又低头继续吃起来。

“你,没什么吧?”

听出俞安雨语气里的担忧,冷星宇淡淡地应道:“没事,能够帮上顾队的忙,我不胜惶恐,我会好好表现,不拖顾队的后腿,也不给咱们队丢脸……”

“你这小孩,我不是要你说这个!我是说,有情绪一定要表达出来啊,不乐意、压力大、累了,都可以告诉我,什么闷葫芦性格啊,都闷心里……”俞安雨不满,训完了语气又温和下来,“昨天去看你爸没?”

“嗯……”

听到答案,俞安雨沉默了良久,才缓缓开口:“星宇,你爸是英雄,我很钦佩他,虽然方式不同,但他也和我们一样,是在守护着这个社会的安宁……”

俞安雨还没说完,冷星宇少有地打断了他:“老大,我没有情绪,也没有觉得累,我很敬重顾队,和魏队从来没有过矛盾,魏队也不会因为我离开了特警队而对我有任何偏见,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看俞安雨欲言又止,冷星宇移开视线,嘟囔道,“还有,你今天好矫情。”

“哈?你这小孩!”俞安雨毫不客气一巴掌拍在冷星宇的手臂上,被他气笑了,见俞安雨总算从知心大哥哥切换成正常俞队模式,冷星宇也笑了起来,补充道:“但是,还是谢谢你。”

*

汪月联系了邹丽丽,她和父母回老家祭祖了,明天才会回来,接到警局打来的电话,她的态度明显十分异常,过分的紧张与逢迎的姿态,的确不像一个纯粹的受害者,让她明天回来后来趟市局她忙不迭答应,最后恭恭敬敬地挂断电话。

酒吧的负责人也把监控录像送了过来,支支吾吾半天才说26号吧台正面视角的监控文件出了点问题,正在努力修复中,后续修复完毕了会及时送过来,其余的录像都完完整整,整个酒吧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一整个下午刑侦队都顶着熬夜后的疲倦和春困看着酒吧的监控录像,宋越哈欠连连,眼含热泪,感叹道:“老大,我突然觉得,我好像有点懂什么叫五彩斑斓的黑了……”

坐在宋越对面的齐一慈已经进入了放空状态,有些呆滞地望着屏幕,他昨天起了个大早陪他家老爷子去山里钓鱼,又开了三四个小时的高速赶回来,参与了抓捕行动,回局里又熬了一晚上,今早断断续续睡了一个多小时,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办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了。

俞安雨也察觉到了,叫他:“老齐,你回去休息了吧。”

齐一慈猛地惊醒,回过神来,抬起手来搓了搓自己的脸,声音难掩疲惫:“没事,我去抽根烟清醒一下。”

“我也去!”宋越连忙暂停了播放中的录像,跟着齐一慈也站了起来。

“抽个屁,赶紧滚回去睡觉!”俞安雨的语气很强势,是不容抗拒的命令,

齐一慈叹了一口气,才有些松动了,问俞安雨:“那你呢?”

“我什么我,我昨晚睡觉了,我又不困。”

齐队显然不相信,挑了挑眉毛,扫了一眼在冷星宇座位上撑着头已经睡着了的陆主任,俞安雨连忙压低了音量:“行了别墨迹了,这两天也不堵车,你别开车了,自己打个车回去,哥给你报了。”

看着俞安雨不耐烦要赶自己回家的模样,齐一慈也没有再坚持,偏过头示意身边的宋越,他也和自己一样熬了一晚上了。

俞安雨自然一碗水端平,朝宋越也抬了抬下巴:“你也是,回去休息了。不过回去之前我还有件事安排你和月月做。”

俞安雨站起身来,余光瞄了陆离一眼,面不改色对宋越说:“你先去休息室等我,我马上过来。”

小宋警官喜提回家休息,对俞队唯命是从,丝毫没有多想俞队这个安排是什么意思,点点头给齐副队道了别,一溜烟儿就跑了,俞安雨又望向齐一慈:“你也滚吧。”

齐一慈:“你不会想对陆主任做什么吧?”

俞安雨懒得理他,径直走到陆离跟前,将陆离从座位上打横抱了起来,陆离的确是累了,竟然毫无察觉,昨天从和俞安雨分开开始,他的精神就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这种精神上的疲惫丝毫不逊于肢体上的疲惫,受了惊吓,心疼俞安雨还不争气地哭了一场,晚睡早起,现在为了陪他们看录像,连每天至少半小时的午睡也没有得到保障,他不困才怪了。

俞安雨抱着陆离朝着办公室走,头也没回:“你不走就过来给我开下门。”

齐一慈快步走过去替俞队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了,退到一旁,目送俞安雨抱着陆离朝着沙发走过去。

俞安雨把陆离轻轻放在沙发上,理了理他额前的碎发,把挂在旁边衣架上的警服外套盖在陆离身上了,明明不想吵醒陆离,奈何要时刻向老婆汇报自己行踪的妻奴根性深入骨髓,便折了个中,小声地向陆离请示:“我去休息室安排一下工作,马上就回来。”

陆离没有醒,俞安雨这才松了一口气,站起身轻手轻脚出了办公室。

*

俞安雨走进休息室,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郑心玫正双手环着汪月的腰,把脸埋在汪月怀里,汪月正在安抚她,宋越手里拿着郑心玫的手机,直勾勾盯着手机屏幕,睡意全无,眼底竟有几分怒气。

“怎么了?”

听到俞安雨的声音,宋越才回过头来,把手机递给俞安雨,俞安雨接过手机,只见屏幕上是那个伪基站发来的新信息:宝宝,你怎么不在寝室?

俞安雨抽了一口气,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卡递给宋越,吩咐道:“小宋,你和月月陪小郑去买点她需要的日用品,去旁边酒店给她开个房,今晚就别回寝室了,刚好明天方便来局里配合调查。”

宋越接过卡,郑重地点了下头,俞安雨走近汪月,汪月咬着下唇,没有说话,俞安雨轻轻拍了拍郑心玫的肩膀:“别害怕,今晚就别回寝室了,我让他们在旁边的酒店给你开个房间,今晚就在这边好好休息吧。”

郑心玫只是抽泣,没有回答俞安雨,俞安雨在郑心玫的手机上存下了自己的手机号,说:“我把我的电话存在你的手机上了,遇到任何情况,给我打电话,我都会立刻去到你的身边。”

*

俞安雨回到办公室时陆离还没醒,他把笔记本抱到茶几上放好,靠着沙发在地毯上坐下了,又继续播放起酒吧枯燥的监控录像。

办公室很安静,只听得见两人的呼吸声,俞安雨的确也累了,困意来袭,他强撑着打起精神,想要全神贯注,耳边突然传来陆离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就是这个调酒师,他有问题。”

--------------------

拉人节假日加班连午睡都不给,这老公不要也罢

第38章 038

俞安雨扭过头,陆离已经醒了,侧躺在沙发上,半张脸缩在自己披在他肩膀上的警服外套里。俞安雨笑笑凑过去吻了吻陆离的额头:“醒啦?”

“嗯……”陆离自在地伸了个懒腰,和每一只刚睡醒的小猫一样,立刻就收起了熟睡时的乖巧温顺,他坐起身来,茶几上放着他的保温杯,是俞安雨倒满水等着他醒来喝的,他伸手去够到水杯,拧开喝了一口,才继续解释:“这家酒吧有六个调酒师,一个女调酒师,五个男调酒师,只有他调的酒,孤身一人的女孩子喝了,特别容易‘醉’。”

俞安雨回过头看屏幕,他们把郑心玫陪邹丽丽去酒吧、邹丽丽参加学长生日聚会的监控录像从不同角度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们仔细观察每一个靠近了她们、接触了饮品的人,却忽视了那个最容易下药的人,药一开始就在酒杯里,她们一开始就是待宰的羔羊。

“他们每天两到三人在岗,轮班制,不出意外的话,他今天当班。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仅凭我的推断把他叫到局里来审,他只要足够聪明冷静,不露出破绽,我们无凭无据,就不能拿他怎么样;第二,今晚去酒吧碰碰运气,距离他上一次行动已经过去一周了,下一只羔羊该出现了,当然,如果没有抓住现行,只能继续盯梢或者直接把他带回来审。只是有两件事我想不通,他下手的对象都是孤身一人的女孩子,邹丽丽是去参加生日聚会的,她根本不满足这个条件,他是怎样精准给邹丽丽下药的呢?郑心玫因为有所防备,没有点饮品,他就给郑心玫倒了一杯白水,郑心玫从头到尾也都没有喝,那她又是怎么中招的呢?”

陆离陷入思考时认真的模样分外迷人,他用右手手腕拖住左手手肘,左手食指微蜷抵住软嫩的嘴唇,垂下眼睫看着地毯,好像刹那间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俞安雨牵过陆离的左手,吻了吻他的手背,说:“这些就把他抓回来再问吧,只是我们俩现在这身行头,不怎么像混夜店的朋友啊。”

“回去换吧,你是让齐队他们回去睡觉了吗?”

“嗯,晚点再联系他们。糟了!咱妈让咱们回家吃饭呢,不回去吃她又得闹脾气,可穿得太不得体了,我在外婆心中的好形象就没了!”俞安雨突然焦虑起来,陆离无奈一笑,叹了口气:“先回别墅吃晚饭,吃完告诉他们要出来执行公务,再回家换衣服。”

“我看行!”陆主任给俞队指了条路,虽然绕了点,但是保全了他在外婆心中的高大正直的人民警察形象,俞队连连点头。

陆离好笑:“俞队,虽然在这个时候提醒你有点残忍,但是,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认识你了,你那时候是什么样子,外婆应该还不至于忘掉了。”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那些俞安雨想要格式化的记忆都逐渐清晰起来,那时候他还是个二不挂五的白云镇首富之子,校服领带从来不系,逃课打了篮球,汗涔涔脏兮兮的样子送陆离回家,虽然他没有主动闹事的爱好,但是兄弟有难他必冲前头,灰头土脸挂彩了还坚持送陆离回家的情况也不是没有,高中时的俞安雨,浑身上下连每一根头发丝都透露着“坏学生”的气息。

陆离眼睁睁看着俞安雨的表情从惊讶转为惊恐,再变为懊丧,俞安雨瘪了瘪嘴,像只耷拉着耳朵的大狗,悲痛欲绝:“老婆,我没了呀……”

“哈哈,”陆离笑了起来,揉了揉俞安雨的头发,“你是不是傻,你看昨天晚上,外婆多心疼你啊,为了等你回家觉都不睡,外婆当然喜欢你都来不及了。”

“真的?”陆离的安慰很有用,俞安雨的眼神都明亮了,充满期待望向陆离,等一个肯定答案。

“当然是真的啦。”陆离又怎么舍得让他失望呢。

*

两人在晚餐前回了家,柳婉婉生了俞安雨一下午的气,一看到宝贝儿子额头上贴着的医用纱布,瞬间就气不起来了。餐桌上,问起来陆离对她豪华版寿司的食用心得,陆离心虚地点头夸道:“好吃……”

俞安雨立刻添油加醋把陆离一通夸,说在自己的监督下,他全部乖乖吃完了一点没剩下,吃的时候还一直夸柳婉婉选的都是他爱吃的,实在要说,就是黑松露鹅肝寿司的鹅肝实在是太厚了,吃起来有点腻人,下次可以让寿司师傅酌情切薄一点。

柳婉婉听得连连点头,虚心接受意见:“好好好,下次我给他们买备注清楚,我留了他们店长的微信,离离要想吃了,就跟我说,啊,我可以在微信上帮你点了,他们让跑腿送过来。”

陆离点头,乖乖答应道:“好,谢谢阿姨。”

吃过晚饭,俞安雨便依照计划给家里的长辈说还有公务要执行,要带着陆离出门,这下不止柳婉婉,连庄明溪都有些不高兴了,两个孩子大清早就出门了,回家就吃了顿晚饭的功夫又要出门,更何况俞安雨还是伤员,得不到休息不利于恢复。

俞安雨对柳婉婉能强制执行,撒手就走,但庄明溪他只能哄着,哄了半天,老太太还是坚持要他给领导说身体不适,需要在家休息。念在俞安雨在饭桌上兜住了自己不仅没有吃柳婉婉给他安排的豪华版寿司,连跟俞安雨交换的常态版都只吃了三分之一,剩下的都让俞安雨吃掉了的恶行,陆离决定帮他一把。

陆离蹲下身来,轻言细语给庄明溪解释:“外婆,局里这两天事情多,基本上所有人都回去加班了,本来晚上只能在局里吃盒饭的,是俞安雨跟领导请了假,说你们专程过来看我们,陪你们吃个饭,就立刻赶回去,领导这才肯放我们回来,本来就耽误了局里的工作,你还在这里拉着他不放,他也很为难呀。你想,他要是现在跟领导说他不舒服不回去了,是不是像一步步在套路领导,你忍心让他在领导心中的形象变成这样?他现在在上升期,是局里最年轻的支队长,本来领导就很喜欢他,要是这样做了,会让他在领导心里的形象大打折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