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16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没事没事,几步路就回去了,一会儿把纱布换了就是。”

快走出巷口了,女孩突然停下了脚步,陆离回过头,她往后轻轻退了一步,犹犹豫豫打起了退堂鼓:“我……我没有摔伤,不用去消毒,我……我想回家了。”

陆离似乎是微微皱了皱眉,但神态上几乎没有变化,只是把手里的伞递给女孩,一点没有挽留的意思:“那你撑着伞走吧。”

对于陆离如此洒脱就让自己走了,女孩反倒不知所措起来,陆离又补充:“如果之后你有需要的话,就打110报警吧。”

女孩双手食指勾缠在一起,声音小如蚊蝇:“我不能报警……”

“为什么?”这话果然引起了俞安雨的关注,陆离闭上眼,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依照俞安雨的性格,这闲事他是管定了。

女孩用力摇了摇头,抬起手准备接过陆离递过来的伞,作势转身要走,俞安雨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腕,声音不大,却十分真挚:“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困难,都可以跟我说,我一定会帮助你。还没有做自我介绍,我是市局刑侦支队长,我姓俞,不出意外的话,你遇到的任何问题,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女孩的嘴唇颤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怕的,她看着俞安雨,目光闪烁,像只受惊的小鹿,听完俞安雨的话,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她的眼泪顺着眼尾滑落,哽咽着开口:“俞警官,我被人骚扰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他好像无时无刻在我身边,我好害怕……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俞安雨松开了握着她手腕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和他几分钟前像匹饿狼追逐猎物,追了小姑娘一条街的姿态完全不同,此刻他就像隔壁家温柔阳光的大哥哥,柔声安抚道:“别害怕,发生了什么,我们回局里慢慢说,”然后像任何一个听说妹妹被欺负的哥哥,咬牙切齿道,“敢欺负女孩子,看我怎么收拾那狗崽子。”

女孩愣了一下,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下一秒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脸立刻就红了。

三个人快步朝着市局走,俞安雨走在前面,走到门口,门卫就看到正和陆主任撑着同一把伞的小姑娘,正是刚才徘徊在门口的那个小姑娘,笑道:“哟,俞队、陆主任,回来啦?这小姑娘怎么回事儿啊?”

“没事,刚磕了一下,我带她上去消个毒。”俞安雨客气地回应道。

“哎哟,那这你可要好生负责啊!”门卫刻意拉长音调,坏笑着调侃俞队,话音未落只感觉到一道寒光刺来,门卫有些僵硬地扭过头,就看到陆主任冰冷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比平时的陆主任更疏离,带着几分不言而喻的警告,他嘴唇亲启,却是在对俞安雨说:“把你手机盒子带上。”

“噢!”俞安雨想起老婆大人给他买的新手机,开开心心接过门卫双手呈过来的手机包装盒,耳边就传来陆离清冷的声音:“垃圾留在这里就行了麻烦刘叔收拾一下。”

门卫一身汗毛都竖起来了,磕磕巴巴地答应道:“嗳嗳,没事,俞队,快递盒您就放这里,保洁一会儿收去卖废品。”

“那就谢谢刘叔啦!”俞安雨道过谢,加快脚步追上了留下一句话就扬长而去的陆离。

*

俞队和陆主任去拿个快递的功夫,居然带了个小姑娘回来,这波操作把熬了个通宵的齐副队和小宋警官都吓清醒了,汪月到早上了才趴在桌子上睡了三个小时不到,本来还有些迷糊,这下也精神了,歪着头问俞安雨:“老大,什么情况?”

“月月,你快带这小姑娘去洗个手,她手上破了皮,洗完了你给消个毒。”

“噢,好。”汪月站起来走近他们,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来,“走吧,我带你去洗手间。”

女孩还没来得及点头,就忙抬起手来捂住口鼻,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她在市局外面淋了这么久的雨,还摔了一跤,衣服裤子都湿了,这两天下雨降温,不做好保暖得感冒。俞安雨又吩咐宋越:“小宋,去后勤问问上次那个马拉松的文化衫和运动裤还有没有。”

“遵命!”宋越一溜烟儿就跑了出去,汪月也带着连连在道歉的女孩走出了办公室。

汪月领着女孩朝洗手间走,女孩不自觉地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走廊,汪月问她:“你好呀,我叫汪月,你叫我月月姐就可以啦,你叫什么名字呀?”

女孩回过头来,弱弱地开口:“我叫郑心玫。”

“心玫呀,来,这边。”汪月领着郑心玫进了洗手间,郑心玫看着洗手台前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湿了,脸也像个小花猫,煞白的小脸瞬间又红了,她连忙把手伸到感应水龙头下,汪月在另一旁抽了擦手的纸巾,看着镜子给她指点:“这里,还有一点点泥点。”

郑心玫和很多第一次进警局的小女孩一样,紧张、拘束,即使陪同她的是漂亮友善的女警姐姐也不例外,见郑心玫一直没理解到自己的意思,汪月便将纸巾沾湿,亲昵地扶着郑心玫的肩膀,柔声说:“我来帮你吧,你看不清楚不太好擦。”

汪月手上的动作很轻,耐心地擦拭郑心玫摔倒后沾在脸上的泥点和已经半干的泪痕,郑心玫仰望着眼前的汪月,她的睫毛忽闪,眼里亮晶晶的,突然小声地开口:“月月姐,俞警官,很厉害吗?”

“当然啦。”汪月答得理直气壮,“我们队可是市局破案率最高的队,我们老大也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很有担当,能力还超强的领导!他可是能打得过特警的刑警!”

“可是他,额头上还贴着医用纱布诶……”郑心玫的声音更小了。

*

陆离刚给俞安雨换好医用纱布,俞安雨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陆离皱眉,抬起手摸了摸俞安雨的额头,所幸没有发烧,刚才伤口没有沾到水,就目前情况看来恢复得也还算正常,没有发炎的情况,陆离没有收回手,顺势往下滑扶着俞安雨的脸颊,嘟了嘟嘴,有些不高兴:“你看吧,你现在身上还有伤,干嘛还淋雨,你要是敢感冒,我就,我就……”

陆离还没有来得及说狠话,俞安雨就赶紧抱住了陆离的腰,脸颊贴着陆离的腹部,仰起头看陆离,是他惯用的撒娇伎俩:“不敢不敢,绝对不感冒,别生气老婆。”

陆离推了推俞安雨的肩膀,嘟囔道:“你干什么呢,在局里呢!”

“唔……”俞队乖乖撒了手,想到顾队和魏队都敢在大家面前亲亲,他在自己办公室里抱抱陆主任的腰还能被警告,自己可太可怜了。虽然昨天之后俞安雨就像被鼓舞了,有了几分想要公开的冲动,但是一口气公开两对好像对市局内部大家的心理健康有负面影响,俞安雨也只敢想想,毕竟要公开,陆主任可是第一个不同意。

俞安雨有些哀怨地叹了口气,这个小动作被陆离捕捉到了,他觉得有些好笑,用手捏了捏俞安雨的脸颊,声音也不自觉地温柔了下来:“又没跟你说什么重话,怎么就委屈起来啦?”

--------------------

离离:被淋湿的小猫也休想牵我老公的手,话多的门卫就别怪我阴阳怪气

第34章 034

汪月带郑心玫回刑侦队办公室的时候,宋越已经从后勤处回来了,此刻正装模作样接了水,喝着水在会客区徘徊,坐在沙发上和齐副队聊天的正是法医室的大美女兰希,她穿着法医白大褂,双手交握轻轻放在大腿上,翘着二郎腿,露出一段纤细的脚踝,汪月立刻就笑开了,甜甜地叫她:“希姐!”

兰希停下和齐一慈的交谈,转过头望向汪月,牵了牵嘴角,抬起手朝她挥了挥,扫了一眼汪月身边的郑心玫,说:“陆主任让我过来帮忙,小宋已经把干净的衣服拿回来了,你先带这个妹妹去换衣服吧!”

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了俞安雨的身影,郑心玫突然又警惕起来,转过头问汪月:“月月姐,那个、俞警官呢?”

汪月自然也不知道,被大美女cue到的小宋警官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把干净的衣服递给汪月,顺便就替她回答了:“我们老大有别的事情要处理,这不是给你安排了两个漂亮姐姐帮你么。”说着又对汪月说,“休息室空着的,一会儿你和兰法医就去休息室那边问吧。”

汪月点了下头,郑心玫却有些抗拒地往后退了一步,啜啜着赌气:“我没事了,先回去了。”

“诶?”宋越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惹女孩子不高兴了,一时就慌了神,连忙说:“不是不管你了,真的是有急事要处理,因为你是女孩子,所以陆主任才特意去叫了兰法医过来。”

郑心玫抿着嘴,低着头也没有下一个动作,齐一慈起身走过来,问宋越:“怎么了?”

宋越有些尴尬,愣是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看向齐一慈:“齐队,她好像……认生……”

齐一慈哈哈一笑,说:“这也太伤人了吧,大家不都是刚刚才第一次见面吗,怎么咱们就比老俞和陆主任生啦?是我没有自我介绍的缘故吗……嗯,你好,我是这里的副队长,我姓齐。”

郑心玫悄悄抬头来看齐一慈,齐一慈的眼尾是自然下垂的,一笑看起来就更温柔无害了,是可以持脸行骗级别的暖男长相,齐一慈这么一问,她也有些羞愧,又低下头闷闷地道歉:“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的事,”齐一慈摆了摆手,说,“没事,你要不介意有男警在旁边,我让小宋去把陆主任请过来,老俞事情处理完了回来,我就让他也过来,你看行吗?”

郑心玫用力地点了下头,发现这个行为似乎是对齐副队的二次伤害,耸着肩膀又不动了,汪月适时插话:“那,心玫,我们先去更衣室换衣服吧!”

*

俞安雨到接警大厅时,两个警察正在给李锦奕的律师做工作,其中一个小警察的余光瞄到旁边来了个高大的身影,转头一看是俞队,就知道刚让人去搬的救兵来了,惨兮兮地开口叫他:“俞队!”

俞安雨板着一张脸趾高气扬地走近了,撇了李锦奕的律师一眼,问那小警察:“什么情况,在这里闹什么闹?”

小警察唯唯诺诺,看似在认错,实则在告状:“对不起俞队,这位是李锦奕的律师,苏律师,我们也给他说了,取保候审有流程要走,等待是无法避免的,可能是我们沟通不到位,才会引起误会,给大家的工作带来了影响,实在抱歉……”

“苏律师?”俞安雨转头看向苏润钊,假惺惺奉承道,“久仰大名既然苏大律师是李锦奕的律师,经历过这么多次了,应该也知道,我们警方办事都是要走流程的。”

苏润钊当然听得出来俞安雨在数落他,脸都绿了,但这毕竟是他的工作,便深吸一口气,也迎上俞安雨的目光,露出一个含蓄的微笑:“俞队谬赞了,俞队才是名声在外,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俞安雨冷哼了一声,也懒得再多虚假互捧了:“既然你听说过我,应该也知道,我这个人,嫉恶如仇,对黑恶势力,可是深恶痛绝啊,你也不是第一次替李锦奕擦屁股了,对你这个雇主的所作所为应该也了如指掌,但是这次的情况和之前的情况都有所不同,这次,特、别、严、重,他牵涉到的是跨国毒品走私案件。取保候审,呵……”俞安雨笑着摇了摇头,似是听了好笑的事情,意味深长地补充,“流程自然要长一些。”

“据我所知,我的当事人毒检的结果都是阴性……”苏润钊还没有说完。俞安雨就打断他,咄咄逼人地反问:“据你所知?你从哪里知道的?公安内部的吸毒检测结果,你是哪个环节知道的?是谁告诉你的?谁,又能对这个检测结果负责,嗯?”

苏润钊紧抿双唇,俞安雨继续说:“如果你的当事人毒检结果真的是阴性,你可能更要捏把冷汗了,苏律师,在场所有人都吸食了毒品,包括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小妹妹,只有你的当事人‘独善其身’,你现在更迫切的,是想一个合理的说辞,让警方不要‘过度解读’这个情况,你的当事人不但牵涉跨国走私毒品,还涉及参与教唆未成年人吸毒,”俞安雨压低声音,“这可是要从重处罚的。”

苏润钊抽了一口气,勉强朝俞安雨扯出一个笑来:“清者自清,俞队,我只希望警方能够公正调查取证,公正依照流程办事。我承认我的当事人是个年轻气盛的孩子,之前闯过很多祸,但是他从来没有碰过毒品,因为他的父亲一直教诲他不能碰那东西,只要他碰了那东西,他父亲就不会再管他了,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所以,别的事情我不能打包票,唯有这个,我敢肯定,我的当事人不可能碰。”

“苏律师,你放心吧,警方绝对公正,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既然你如此笃信你的当事人没有碰那东西,和这个案件毫无瓜葛,不妨回去垫高枕头好好睡一觉,等你休息好了,说不定,我们的调查也结束了,到时候是清者自清,还是浊者自浊,自有分晓。苏律师,请便。”俞安雨客客气气地抬手示意门口的方向,苏润钊咬咬牙,向俞安雨别过,转身朝门口走去。

待苏润钊出了门,旁边的小警察才松了一口气,连连向俞安雨道谢:“谢谢俞队!全靠俞队您来了!”

俞安雨抬手挥了挥,示意不是什么大事,跟他寒暄了几句,就收到齐一慈的信息:搞定没啊,客人点你上钟啊!

俞安雨被齐一慈这条信息逗笑了,跟小警察道了别转身往刑侦队办公室走,边走边回复齐一慈:在哪里?

齐一慈:休息室,陆主任已经过去了。

*

俞安雨敲开休息室的门,所有人都坐在餐桌前,郑心玫看到俞安雨,明显是放下了戒备,陆离没有回头,只看郑心玫的微表情就知道进来的人是俞安雨。

“老大。”汪月叫了俞安雨一声,作势要站起来让位,俞安雨朝她摇了摇手,径直走到陆离身后,双手撑着椅背,问汪月:“什么情况,简单地给我说一下。”

“是。这个妹妹叫郑心玫,今年19岁,师范大学大一学生,本地白云镇人。”

“老乡啊?”俞安雨看向郑心玫,“我家也白云镇的。”

郑心玫的脸又红了,抿着嘴,视线和俞安雨对上,又慌忙移开,只轻轻“嗯”了一声,陆离冷不防接了句:“我也是,白云镇人。”

“哈哈,对,”俞安雨拍了拍陆离的肩膀,给郑心玫介绍,“我们陆主任也是,所以今天我们仨能遇到,也是缘分啦!”

“俞队,老乡会环节可以到此结束了,月月,接续说。”陆离抬起手冷淡地拂开俞安雨摸着自己肩膀的手,汪月继续说:“郑心玫从上周开始,就一直收到陌生的骚扰短信,但是发件人是境外伪基站,无法通过技术手段追踪到是谁。”

俞安雨这才发现陆离右手正握着一部iPhone,大拇指正在滑动浏览里面的短信,俞安雨俯身凑近,两个人的脸贴得很近,陆离也没有避开,而是把信息内容滑到了最顶部,从第一条开始陪俞安雨再看一遍,两个人就这样头碰头一起看着郑心玫手机上的短信。

*

3月27日 周日 23:33

“宝宝,你身上的味道好香啊,和那些庸俗的母狗味道都不一样。”

3月28日 周一 23:20

“宝宝,你睡着的样子真好看,嘴唇粉嫩嫩的,想把我的鸡巴插进你嘴里让你口到哭醒过来。”

3月29日 周二 23:16

“宝宝,我喜欢看你穿白色的蕾丝内衣,就是可惜,我的精液射上去看得有些不明显,下次射到你脸上好不好?”

3月30日 周三 23:54

“宝宝,刚才想着你撸了一管,你真骚,屁股翘得那么高,真好插。”

3月31日 周四 23:08

“宝宝,你喜欢我揉你的奶子还是屁股?”

4月1日 周五 23:39

“宝宝,你今天穿在针织外套里面的鱼骨吊带看得我好硬,想着你穿着和我做爱的样子,一定比那天更性感。”

“下次你醒着和我做爱吧,就穿今天这件吊带。”

4月2日 周六 19:27

“宝宝,我知道你不回家,今晚上来你们学校后山的亭子见我好不好,这次我一定让你高潮。”

4月2日 周六 21:11

“宝宝,你怎么还不来?要我来你寝室找你吗?”

4月2日 周六 23:48

“宝宝,我在你寝室楼下了,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4月3日 周日 00:03

“宝宝,你今天一点都不乖,明明那天你很乖的,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算了,没关系,反正你不见我,我也能看到你。”

“宝宝,晚安。哦,对了。你穿黑色内衣也很好看,背上一条一条的带子,真想全部撕烂了好揉你的乳房。”

4月3日 周日 1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