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12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很快警方就通过手机号定位到了祝恒嘉,是个药贩子,之前卖仿制抗癌药,罚了款坐了牢,看到他的资料顾亦然脸色都变了,禁毒队缴获的雪砂是包装在胶囊里的,裴松南和祝恒嘉无论是交易还是合作都不是好事,裴松南这个疯子到底在美国接受了怎样的反华教育,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回国干这破事。

指挥车内,俞安雨和魏风尘都穿好了防弹背心,配好了枪,顾亦然指着平板上餐厅的平面图,手指点了点其中一个包间:“这个是裴松南所在的包间,二楼,临江,转角处,有一个独享的观景露台,理论上成年男人从露台跳到滨江步道上,稍微注意一下落地姿势没有太大的问题,另一侧洗手间的窗户可以逃脱,窗户下方是通往滨江步道的小巷,滨江步道上我安排了六个双人小队,洗手间下方也安排了两个双人小队,通往马路的巷口还有一个小队。滨江步道上有行道树,树冠挡住了露台部分视野,尤和冷星宇在河对岸的狙击点,但刚才他们跟我汇报,因为天气缘故,再加上树冠遮挡,射击难度较大,只能为你们提供辅助,并且,我希望不要到让他们开枪那一步,我更想要活着的裴松南。”

“遵命,老大!”俞安雨食指和中指并拢从太阳穴前划过,一旁的魏风尘倒没什么表示,目不转睛地盯着平板上的平面图,侧耳认真听顾队指示。

顾亦然又指了指旁边的包间,对俞安雨说:“俞队,你在这个包间待命,你所在的包间也有观景露台,两个观景露台栏杆间距半米,行动开始后,你们从露台翻过去拦住他们的退路。”

“明白。”顾队讲起正事,俞安雨就不皮了,乖乖听着,认真点头答应。

“魏队,”魏风尘长长的睫毛低垂,看着顾亦然手里的平板,视线不自觉就聚焦到了他白皙的手指上,轻轻应了一声,顾亦然继续说,“你带人在对面包间待命,等祝恒嘉进入包间后,行动开始,你们从正门突入,注意把控好现场,不要造成不必要的损伤。”

魏风尘点头,总算抬起头来看向顾亦然,顾亦然和他视线对上,没有多余的感情,又加了一句:“还有什么疑问吗?”

魏风尘紧抿着嘴唇,摇了下头,转身走下了指挥车。

*

一等再等,祝恒嘉也没有现身,仅凭他的身份,要让裴松南等他根本就不够格,他没理由摆架子,顾亦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听俞安雨说齐一慈也去了大学城的美术学院,忙拨通了齐副队的电话,齐一慈接通了电话,向他汇报,对方终于坐不住潜入女生寝室想要对侯梦不利,结果被埋伏在里面的他们逮了个正着,已将所有人包括侯梦都押上了警车,现在正去往大学城分局。

顾亦然心说不好,那指不定是裴松南的试探,顾亦然的心跳突然就加快了,他开口唤魏风尘:“魏队,安排一个服务员进去添茶水,裴松南在大学城的人刚才行动了,裴松南可能已经发现我们了,察觉到异常立刻对裴松南实施抓捕。”

“是。”通讯器那头传来魏风尘简洁的回答,很快他就安排好了一个女警假扮添水的服务员,旁边一个男警推着餐车,上面放了几道凉菜,所有人做好突入准备后,女警叩了叩门,报明了来意,也没有等里面回答,她便伸手去按下门把,刚用力,便察觉到门被反锁了,她向魏风尘递了个眼色,魏风尘飞快地给顾亦然汇报了一声:“门被反锁了,我准备破门老俞配合我一下。”

“行!”俞安雨简洁地回答完,向身后的人做了个手势,自己率先翻过了栏杆,落地伴随着一声巨响,魏风尘也踹开了包间的门,包间内空无一人,两人大眼瞪小眼,俞安雨骂了句:“操!”

但俞安雨和魏风尘几乎是立即反应过来,裴松南是从洗手间窗户逃走的,俞安雨一直在旁边的包间待命,一直观察着露台的情况,他可以确定裴松南不是从露台逃走的,立刻向顾亦然汇报,“顾队!裴松南从厕所跑了!”

“B1B2注意,裴松南从洗手间窗户逃走!立即查看,收到回答!”顾亦然发出指令后通讯器里一片寂静,俞安雨立刻冲到栏杆旁往下看,发现本该在楼下埋伏的人已经被放倒,正躺在地上,他的瞳孔骤然紧缩,心跳瞬间加快,下一秒就翻身就从露台上跳了下去,在一片惊呼声中落了地,落地后也没在乎地上的水洼,顺势滚了一圈到昏迷中的同事身前,伸手探了一下脉搏,忙向顾亦然汇报:“还有脉搏,未见明显伤口,应该是被打晕了,赶紧安排救护车滨江步道上的小队在的应一声!”

没有听到任何回应,通讯器里又传来尤的声音:“老大,发现裴松南,滨江步道上,向东逃逸中,随行保镖共有6人。”

顾亦然还没来得及下达命令,通讯器里又传来众人惊呼声,只是这次惊叹的对象是魏队了,顾亦然心口一紧,连忙叫住魏风尘:“魏风尘!你一个人不要去!”

通讯器里是呼呼风声,魏风尘像只迅速启动的黑豹在滨江步道上狂奔,孙闯也跟着从洗手间的窗户跳了下去,对顾亦然说:“顾队,我去追老大!”

众人经历了俞队和魏队的跳窗,竟逐渐有些接受窗户也是通往一楼的正常途径,孙闯跳下去的时候已经没人惊呼了,但一般片警没有这几位市局的大佬这么生猛,看了一眼地面高度,还是默默从门口退了出去,顾亦然似乎只慌乱了那么几十秒,很快就回过神来安排所有人的工作了,俞安雨把频道跳到小队频道,试着叫了一声:“星宇,听得到我说话吗?”

“听得到,老大。”奇迹般的那一头传来了冷星宇的声音,俞安雨嘴角勾起一个笑来,又问:“你看得到我的位置吗?”

“是的。”

“很好,给我指路,我要跑起来了。”

--------------------

明早准备睡个懒觉~所以就悄咪咪深夜发啦

怎么说呢,儿子好帅,妈妈好爱~(帅归帅,要让离离知道你从二楼直接跳下去了,可能回家搓衣板跪穿)

第26章 026

魏风尘狂奔在滨江步道上,耳边是顾亦然有些沙哑的声音,井井有条地安排交警支队设卡,水上派出所的巡逻船和冲锋舟都出动,封堵住裴松南水陆两条退路,地面待命的小队兵分三路,一部分留下将伤员转送到滨江公路上等待救护车,一部分从滨江公路前行一公里再从滨江步道进行拦截,一部分就地从滨江步道开始追击支援魏队。

顾亦然快速安排完,又无法抑制的咳嗽起来,艰难地深呼吸抑制住咳意,声音有些急促:“小,我允许你开枪!只要你判断任何人会对魏队造成生命威胁,立即击毙,包括裴松南!冷星宇也是!”

“不要开枪!”魏风尘狂奔着,制止尤,“我可以搞定,你掩护我,不要把裴松南弄死了!”

“魏风尘!”顾亦然几乎是喊出来,大口地喘息着,“他们有六个人,还有枪,你一个人,有几条命去搞定!”顾亦然吼完疯狂咳嗽起来。

魏风尘虽然心疼,但还是忍住了对顾亦然的关心,咬牙嘴硬道:“谁说我一个人了?”魏风尘刚说完,耳畔传来尤的声音:“老大,前面有埋伏,在行道树后面!”

“靠!”魏风尘被迫减速,一声枪响,子弹并没有击中魏风尘,几乎是在一瞬间魏风尘就闪到那人跟前,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一记勾拳紧接着一个肘击就打掉了他手里的枪,转身转腰抬腿一个后旋踢朝着那人的脑袋扫去,把人放倒在地,魏队头也不回又启动加速,开口训孙闯:“孙闯!你他妈在散步呢!”

“嗨!老大,我在跑啦!我看到你的背影了!”孙闯说完咬着牙又加快了速度,路过刚被魏队放倒的保镖,灵敏地跳起来越过他,语气里充满了对地上这位哥们儿的同情,“老大,你不会把他踢死了吧?”

“有空废话不如跑快点!”魏风尘冷冷地训他,视线范围内出现了几个正在狂奔的背影,魏风尘压低声音,是在对顾亦然说,“我看到裴松南了。”

那一声枪响听得顾亦然心惊肉跳,他扶着座椅的椅背才堪堪站稳,努力地做着深呼吸,比起咳意他更需要通过深呼吸稳定住自己的情绪,他目不转睛盯着滨江步道上的实时监控,也找到了裴松南,加上他的保镖一共有六个人,不能保证没有其他埋伏,就算加上孙闯和两个狙击手在河对岸的掩护,在人数上魏风尘也绝对是处于下风的。

裴松南做了个手势,他的保镖都放慢奔跑的速度,纷纷拔出手枪,二话不说就朝着魏风尘一阵射击,裴松南趁着他们牵制住魏风尘,和其中一个保镖继续朝前狂奔。

魏风尘没有减速,反而加快了移动速度向前跑,靠着本能在躲避着子弹朝他们逼近,孙闯也从后面跟了上来,压低身子拔出手枪卡在腰带上一提便上了膛,不紧不慢地问顾亦然:“顾队,裴松南的保镖能击毙吗?”

“可以!”得到顾亦然的许可,孙闯也一边跑一边射击,对方被迫放缓了攻势。

“不要把裴松南弄死了!”魏队对于活捉裴松南异常执着,而这都源自于顾队那一句“我更想要活着的裴松南”。

“嗨!老大!他们在射我诶!裴松南真要被误伤到,我只能说sorry啦!”孙闯立刻抗议,手上的射击也没有停。

“误伤也不行!”魏风尘警告孙闯,孙闯瘪了瘪嘴,改变了自己射击的角度,听话地避开了裴松南的方向。

“老大,行道树挡住了视线,我狙不到。”尤的声音从耳畔传来,魏风尘应道:“不用,你盯着裴松南,别让他丢失在你的视野范围!”

很快双方就射完了弹夹里的子弹,魏风尘和孙闯也赶了上来,魏风尘极简地吐出两个字:“你左。”

“嗳!”得到指示的孙闯朝左跨了一步,将枪插回枪套,继而拔出了匕首,无名指勾住匕首将它在空中旋转了半周反握住匕首,顺势就朝着裴松南的保镖挥去。

另一边魏风尘奔袭过去,一个飞踢踹翻一人,另一人几乎在同时朝着魏风尘一掌劈了下来,魏风尘抬起手肘格挡住对方的攻击,魏队的盾卫术无懈可击,另一只手毫不迟疑挥拳朝着那人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一阵脚步声靠近,魏风尘只看到一个残影从身边掠过,俞安雨一边狂奔一边朝他喊:“老魏,我去追裴松南!”也不等魏风尘回答,俞安雨就跑远了,他大口地喘息着,问冷星宇:“星宇!我离裴松南还有多远!”

“两百米左右,老大,裴松南身边还有一个保镖。”冷星宇答完又说,“尤让我转达给你,顾队让我们把频道切回去。”

“嗨!那边太吵了!知道了!”俞安雨嘴上抱怨着,还是听话地抬起手来将频道切了回去,“顾队。”

“俞队,不要脱离我的指挥。”顾亦然的声音克制而冷静,但显然他是生气了。

“抱歉。”俞安雨懂事地认了个错,因为是阴雨天气,伴随着天色渐晚,视野越来越差,俞安雨不管不顾闷着头往前狂奔,离裴松南越来越近,耳边传来冷星宇的声音:“老大,裴松南的保镖停下来了,十秒后接触。”

俞安雨听话地放缓了速度,他的心跳很快,一阵高爆发的狂奔之后他的情绪也随之亢奋起来,看着眼前的人高马大的保镖,俞安雨大口喘息着,一时没有收敛住眼里的敌意。

“我劝你放弃抵抗,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俞安雨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仔细观察着眼前保镖的微表情,保镖突然冷哼了一声,猛地朝着俞安雨奔来,俞安雨猝不及防往旁边一闪,脚下不稳失去重心朝旁边跌去,俞安雨就势在地上滚了一圈,半蹲半跪在地上,手已经放在枪套上,眨眼间单手拔枪借助脚后跟上了膛,朝着那人射击,那人对俞安雨手里的手枪一点也不惧怕,直接就朝着俞安雨扑了过来。

俞安雨和保镖扭打在了一起,手枪被那人撞飞,俞安雨骂了一声,抬起手护住头,用手肘以守为攻进行反击。保镖身高一米九往上,一身精壮的肌肉,俞安雨自认为从读书到现在和人打架基本没有处于劣势过,大部分情况他都是在身型上占优势的一方,很少遇到身体素质比自己更好的,两人扭打在一起,竟然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俞安雨读书的时候和人打群架从来都冲最前面,把他惹毛了发起疯来没人拉得住,全凭蛮力和天赋打野拳,靠横取胜,后来进了警校接受了系统化训练,他的格斗技巧又上升了一个等级,无论是警校的比赛还是进警队后的各种比赛,大部分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像他这种能够和特警打得不分上下的刑警的确不多,但眼前这个保镖也的确有些真本事,俞安雨完全没有一招制胜的机会,两人陷入了僵持状态。

两人还在扭打,魏风尘就已经处理掉拦住他的保镖追了上来,看到在地上扭打成一团的两人,还没来得及开口,俞安雨就朝他吼:“我可以!你去追!只有裴松南了!”

*

裴松南也到极限了,他哪里跑得过每天都在高强度训练的特警,魏风尘从后面赶上他,一脚飞踹到他的背上,裴松南被踹飞扑倒在地,又立刻在地上翻了个身,躲开了魏风尘后续的一脚,掏出怀里的手枪朝着魏风尘射击,如此近的距离魏风尘没有办法躲开,子弹打进了防弹衣里,冲击力让魏风尘上身一震,裴松南毫不停顿又抬手想要将枪口指向魏风尘的头,魏风尘忍着瞬间从胸膛扩散开来的痛感,扑向裴松南,手刀朝着裴松南的小臂劈去,裴松南吃痛,手枪瞬间飞了出去,他立刻抬起另一只手,捏着拳头朝着魏风尘的头砸来,魏风尘躲闪不及,挨了这一拳,剧痛后是耳鸣,眼前的裴松南有些模糊,魏风尘失了力气,被裴松南狠狠推开了。

裴松南连滚带爬扑过去想要去捡地上的手枪,握住手枪踉跄着站了起来,魏风尘回过神来,翻身躲过了裴松南射来的子弹。

裴松南骂道:“操!去死吧!”

魏风尘用力甩了甩头,起身朝着裴松南扑去,将他的手狠狠地撞向行道树,裴松南惨叫一声,手里还紧紧握着枪,他努力翻转手腕,一声枪响。

顾亦然浑身血液都要倒流了,魏风尘被裴松南推开,他往后退了两部,抬起左手捂住自己的右臂他中枪了。

“魏风尘!”

耳麦里传来顾亦然的失声惊叫,魏风尘喘了一口气,嘶哑的声音传进顾亦然的耳里:“我没事。”

“魏风尘!你给我站住!”虽然顾亦然这样说了,魏风尘还是拔腿追了上去,裴松南慌不择路,朝着滨江步道的石栏方向跑去,魏风尘追在后面,右臂中枪影响了平衡,魏风尘不能像先前那样狂奔,但裴松南也已经没有力气再逃了。

裴松南跑到滨江步道的石栏边,没了行道树的遮挡,完全暴露在了两位狙击手的面前。

“顾队,裴松南出现在射程范围内……”

“击毙!立刻击毙他!”顾亦然的情绪有些激动,没等尤汇报完,便开口下达了指令,魏风尘追着裴松南消失在了监控范围内,他的右手手臂中弹,而裴松南手上有枪,顾亦然现在浑身都止不住颤抖,他根本不敢往坏处想,他很清楚裴松南已经逃不掉了,但如果魏风尘因此受到更重的伤,是他不能承受的,他现在已经心疼得快窒息了。

顾亦然冲下指挥车就朝着滨江步道跑去,风雨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的意识格外清醒,耳边的警笛声和其他人的呼喊声他已经不清楚了,仿佛全世界只有魏风尘有些急促的喘息声。

“都不准开枪!”魏风尘几乎是咆哮着喊出来,带着几分倔强,强调道,“我能活捉他。”

--------------------

当前人头占比:魏队3,闯闯1,崽崽0

老魏一根筋型选手,我老婆想要活的,追老半天儿了,说什么也要抓个活的给老婆!

第27章 027

裴松南已经是只困兽,被眼前这个疯子追着跑了这么远,他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双腿发软,一只手扶着石栏,一边回头抬手朝着魏风尘乱开枪,但魏风尘丝毫没有躲避,他知道裴松南根本就没法射中自己,很快魏风尘就来到了裴松南的面前。

裴松南看魏风尘朝自己走来,嘴角咧开一个有些癫狂的笑,扣动板机,空枪了,他一脸惊愕地望着魏风尘,至此魏风尘都没有要躲的意思,他冷冷地开口:“很遗憾,你手上的手枪,只有15发子弹。”

裴松南狂笑两声,将手里的枪砸向魏风尘,雨打湿了裴松南的头发,被发胶固定好的大背头散落了下来,鼻梁上的眼镜沾着水,刚在地上打了滚,精致的西装也又脏又皱,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他笑得有些狰狞,咬牙切齿道:“那你也很遗憾你不能,活捉我……”

说完也不知道裴松南不知道从哪里迸发出的力气,竟然翻上石栏往下跳,魏风尘眼疾手快,扑过去抓住了裴松南的手,巨大的下坠力度将他的手臂往下狠狠拉拽,他半个身子跟着探了出去,右手中枪使不上力气,全靠腹部发力稳住核心。

“老大!”

听到通讯器里全程冷静的尤的惊呼,顾亦然忙问:“怎么了?魏风尘!你怎么了!回答我!魏风尘!咳咳……魏、咳咳咳、魏风尘,回答我!”

魏风尘能够感受到左手手臂和腹部的肌肉仿佛被撕裂般的疼痛,他的声音却出奇的冷静:“老俞,我右手使不上劲,左手撑不了太久……三十秒,我还能、再坚持三十秒……”

“放手!魏风尘你给我放手!”顾亦然绝望地命令道,但同时他很清楚魏风尘不会听,他现在后悔极了,他不该为了钓出另一条大鱼冒这样的险,他错过了最佳的抓捕时机,在KTV他就该下令抓捕,他太贪心了,他过去从没有任何一刻觉得自己的决策有这么大的失误过。

*

此刻的俞安雨正和裴松南的保镖两人互相锁住彼此的手脚,限制对方的行动,听到魏风尘的求救,他急于脱离战场,两人缠斗这么久,他的血性也被激发出来了,人也浑了,脖子往后一仰,下一秒一个头槌就朝着保镖砸去,两个人都被这一头槌砸得眼冒金星,血从额角流了下来,俞安雨头昏眼花,凭着本能挣脱保镖的钳制,一拳朝着保镖的面门砸去,狠狠骂道:“傻逼玩意儿!给老子死!”

保镖当场昏了过去,俞安雨跌跌撞撞站起来,血流下来蒙住了右眼,他抬起手,用手背擦了擦蒙住眼睛的血,开口询问:“星宇!老魏在哪里?”

“穿过绿化带,直线距离大概三十米,老大,快!魏队受了伤,坚持不了多久!”

“知道了!老魏!稳住!”俞安雨输出全靠喊,越过绿化带,就看到踮着脚尖,半个身子已经悬在石栏外的魏风尘,忙冲过去,拽住魏风尘的防弹背心将他按实踩在地上,也探出身子握住裴松南的手臂,猛地一发力,两人合力将裴松南拽了上来。

裴松南踩到地后浑身瘫软滑倒在地,靠着石栏也没有再反抗了,俞安雨掏出手铐将裴松南铐了起来,听到手铐锁上的声音,魏风尘才脱力直接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息起来。

俞安雨也大口地喘着气,汇报道:“罗局,顾队,我们已经控制住裴松南,魏队受伤了,需要救护车!”总算抓住了裴松南,通讯器传来众人的欢呼声,俞安雨也坐了下来,他一边喘气,一边在心里暗说不好,鲁莽了,把脑瓜子磕破了,这可怎么跟老婆大人交代啊。

*

很快增援赶到,孙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魏队留下的烂摊子收拾好了,左手手臂在刚才的搏斗中也脱了臼,他用右手扶着左手手臂,看着其他同事将裴松南的保镖都铐上了,就听到一路都有人在叫“顾队”。

顾亦然越过绿化带,就看到坐在地上还在喘气的魏风尘,愤怒瞬间就冲上了头,他的视线和在另一边喘息的裴松南对上,加快脚步走到裴松南面前,弯腰蹲跪在裴松南面前,伸手掐住裴松南的脖子,恶狠狠地盯着裴松南,顾亦然的手使不上太大的力气,强忍住咳意,闷闷地咳了一声。

看着眼前脸色惨白、呼吸不稳,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顾亦然,裴松南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嘲笑:“顾队?几年不见,你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

顾亦然的表情冷得吓人,声音沙哑,却带着居高临下的强势:“放心吧,不会死得比你早。”

“哈哈哈,”裴松南大笑起来,“但是你的脾气,倒是比当时……要火爆很多啊?”

顾亦然的瞳孔一震,左手抽出匕首,没有丝毫犹豫就朝着裴松南的右边肩窝扎了下去,血瞬间就溅了出来,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吓得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裴松南发出了一声压抑的惨叫,咬牙切齿问顾亦然:“怎么,顾队,不怕失手把我捅死了吗?”

顾亦然毫不留情地拔出匕首,冷笑了一声:“这点伤就想死吗?”说着顾亦然的目光扫向站在身边的手下,“霄粼,把他押到车上去。”

说罢,顾亦然站起来走到魏风尘面前,俯视着魏风尘,右手紧紧握着拳头,一字一顿,严肃地问他:“魏风尘,为什么不听我的命令?”

“我有我的判断。”魏风尘的语气很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