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法医在上 第10章

作者:过期的蜜桃罐头 标签: HE 推理悬疑

陆离仰着头看俞安雨,他紧张兮兮地看着自己,怎么会感觉不到他爱自己呢。陆离把脸埋在俞安雨的怀里偷笑起来,双手把俞安雨抱得更紧了,声音里带着几分骄傲:“我对你当然是天大的诱惑了,你看,你又硬了。”

意识到被诓的俞安雨一时有些羞赧,恨自己在老婆的美色面前毫无抵抗力,如此轻易就能上钩,箍紧陆离的腰借机狠狠顶了两下,威胁道:“知道就好,劝你不要玩儿火,把你老公这火勾起来了,小心下午三点都出不了这个门儿!”

陆离被顶得心脏一阵狂跳,虚张声势拍了俞安雨的屁股一下,训他:“一天就只知道耍流氓!”

*

两人走出房间,和昨天热闹的景象不同,只有庄薇在厨房准备早餐,看到两个孩子起来了,庄薇有些惊讶:“这么早?”

“薇姨早,”俞安雨向庄薇问好,走进厨房问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庄薇忙说:“不用不用,你们在客厅坐会儿,马上就好了。离离,你去看看外婆起没。”

“噢,好。”陆离转身朝着老太太的房间走去,轻轻敲了敲门,才推门进去,庄明溪已经起来了,坐在梳妆台前发呆,听到动静,老太太回过头,就看到陆离走进了房间。俞安雨躲在他身后,看到老太太已经起了,就笑嘻嘻地向她问好,跟着也进了房间。

陆离已经坦然接受父母的离世了,清明祭拜只是活着的人一年一度给自己的思念续费罢了,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亲人不会再有任何联结,这是他作为一个法医再清楚不过的事情。

但老太太和他不一样,她送走了自己的丈夫和女儿,而今她已是风烛残年,她很快也会去到那个世界,而那个时候,就只剩下陆离了,她不畏惧死亡,但她想要陪这个孩子更久一点,她对那边世界的亲人除了思念,还有几分虔诚的恳求,恳求他们再等等自己,等自己确认陆离没有自己也不会是孤身一人,自己才可以放心离开。这个世界对陆离太残忍了,而自己会成为不久之后这个世界再次扎进他胸口的那把刀子,她希望那一刻到来时,能有一个怀抱让他尽情放声大哭,给他依靠,能有一个人代替她,代替他们继续去爱他。

现在庄明溪觉得,她好像可以确认了,这个跟在陆离身后的大男孩,自己看着他从一个领带都不好好系的高中生变成一个可靠的人民警察,他一直站在陆离的身后,高高大大又帅气又威风,对自己又礼貌又温柔,最重要的是,他看向陆离的眼神永远充满了爱意,哪怕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也仍然热忱且深情。

庄明溪也笑了起来,朝两个孩子张开双手,陆离快步走到她的面前屈膝蹲下,牵起庄明溪的右手,柔声问她:“醒了多久啦?”

庄明溪乐呵呵地回答他:“有一阵啦,你们怎么不多睡会儿,比上班起得还早。”

俞安雨走近了也蹲下身,牵起庄明溪的另一只手:“要上山嘛,外婆今天真好看,这小碎花看起来也太气质了吧!”

老太太被俞安雨夸的脸都红了,嘴角也快咧到耳根了,害羞着否认:“乱说乱说!”

陆离也被逗笑了,瞟了俞安雨一眼,给老太太投去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嘴上假意训俞安雨:“你别这么跟外婆说话,油腻!”

俞安雨撅嘴,立刻就委屈上了:“还不让人说实话了是吧?”下一秒就耍起浑来,“我外婆就是有气质!”

“呵呵呵,哎呦!小俞你别哄外婆开心啦!好啦好啦,我们快出去吧,薇薇应该做好早饭了离离,你去楼上叫妹妹起床吧。”

人间行走闹钟陆离离,在为外婆提供完叫醒服务后,又被外婆安排到楼上去叫醒李佳瑶了,陆离走到门口了,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提醒俞安雨:“给外婆多带件外套,山上风大,一会凉着了。”

俞安雨蹲在老太太面前,像只训练有素的警犬,听到主人的命令,立刻就乖乖站起身执行了。老太太带的换洗衣物不多,打开衣柜,里面只有孤零零一件外套挂着,俞安雨将外套拿出来,一边把外套叠起来一边转过身,就看到老太太正仰着头目不转睛盯着自己,俞安雨立刻露出一个笑来,抬了抬手:“外婆,就带这件咯?”

“嗯。”老太太点了下头,只看着俞安雨,没有再说话,俞安雨这才意识到,老太太叫陆离去叫李佳瑶,分明就是想要支走陆离,她是有话要对自己说。

俞安雨走到老太太面前蹲下,收起刚才耍宝的姿态,俞安雨这人,只要收起笑容就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他认真地望向老太太:“外婆,您有话要对我说吗?”

过了好久,庄明溪才开口,声音不大,俞安雨却听得清清楚楚,老太太在问他:“小俞呀,你喜欢我们家离离吗?”

俞安雨的视线没有回避,答案几乎没有过脑子,脱口而出:“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骨子里了。”

老太太愣了一下,没想俞安雨会如此坦诚,也笑了,打趣道:“我看出来啦。”

俞安雨的脸立刻就红了,有些不好意思:“很明显吗?”

“嗯,很明显喔。”老太太伸出手,俞安雨就立刻懂事地双手握住了。

“薇姨也看出来啦?”俞安雨小心翼翼地追问。

“嗯……薇薇,没有跟我提起过诶。”老太太的回答模棱两可,是怕驳了俞安雨的面子,他盯着陆离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模样,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喜欢陆离。

“外婆,那我,能喜欢离离吗?”俞安雨犹犹豫豫地开了口,庄明溪听完有些疑惑,想了几秒才明白俞安雨的意思,他是在征求自己的同意,老太太把另一只手覆在俞安雨手背上,轻轻拍了拍,声音温柔得不像话:“傻孩子,你喜欢离离,我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不准你喜欢。”

俞安雨的眼眶突然有些酸,他的父母也好,陆离的外婆也好,他们的家人对他们都是如此的宽容,他们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只希望自己最亲爱的小孩能够得到幸福。

“外婆,谢谢您,谢谢您愿意把离离交给我,我一定会更喜欢他,更疼他的,我用我的性命向您发誓,我一定会保护他,永远爱他。”

“好好好,我只希望你们俩都要好好的,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我就放心啦!”

*

上山祭拜的人多,祭拜完陆离的父母下山时还有人络绎不绝在上山,陆离父母的墓在半山腰,轮椅上不去,老太太上下山都靠俞安雨抱着,天上下着小雨,陆离站在旁边替他们撑伞,一路都在提醒俞安雨慢点,陵园的台阶是老式的石头台阶,长着苔藓,一下雨就更滑了,下完长阶了,陆离悬着的心才总算落回肚子里。

俞安雨抱着老太太爬坡上坎,连气都不喘一口,轻轻将老太太放在后座,替她系上安全带了,又把庄薇手里折叠好的轮椅放进后备箱里。

刚关上后备箱,手机就震动起来,陆离站在俞安雨旁边替他撑着伞,看到屏幕上来电显示是罗局,两人都不自觉皱了皱眉。

俞安雨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罗允政的声音:“在哪里?”

“在莲花山陵园,现在准备下山了,罗局,有什么指示?”听罗局语气严肃,俞安雨自知自己的假期是要提前结束了。

“立刻去灿海天地,顾亦然和魏风尘已经赶过去了,我晚点到。裴松南出现在我们市了,已经给各分局下发协查通报了,分局的支援很快就会到位,这次任务顾亦然总指挥,你和魏风尘尽全力配合他,不惜一切代价,不可以再让裴松南逃回美国了!”罗局毫不客气对俞安雨下达了指令。

俞安雨听完,瞳孔骤然紧缩,答道:“是!”

挂断电话,俞安雨立刻紧急集结休假中的刑侦一队,齐一慈陪他老爹在山里钓鱼,赶回来三小时起步,其他人都是半个小时就能到灿海天地。

听俞安雨集结队员,陆离大概了解了情况,问俞安雨:“需要我去吗?”

俞安雨不乐意了:“你去干嘛!你得带咱外婆回家,一会儿你开车,下山就好打车了,我自己打车去。”

陆离迟疑着点了下头,担心都写在脸上,这是需要申请配枪的任务,一旦扯上毒贩,危险程度立马就要冲破陆离的承受范围了,陆离忧心忡忡:“你注意安全,千万不可以受伤。”

俞安雨当然看出了陆离的担心,故作轻松,一脸没心没肺:“老婆,你放一万个心,你老公打架什么时候输过?”

--------------------

芜湖!辣个男人就要出场了!从确定他的人设到爱上他我大概就花了三秒钟吧!(我崽:妈妈,你不爱我了吗?)

第22章 022

上午的灿海不夜城褪尽夜里的灯红酒绿,只留下了狂欢后的萧瑟光景,酒吧旁边的小巷放着三个环卫已经收走垃圾的垃圾桶,酒精味夹杂着食物经过一晚上发酵弥散出的刺鼻气味,充斥着整条湿漉漉的小巷。

俞安雨顶着小雨加快脚步,背街一侧的路边临停车位上零零散散停着面包车和小货车,印着五花八门的广告,乔装后的指挥车也混在其中。俞安雨一上车就看到顾亦然和魏风尘,两人默不作声看着眼前的监视器,正是灿海天地内部的实时监控。

“顾队,魏队。”俞安雨一边向两人打招呼,一边解开了袖扣,将白衬衫挽了起来,一旁飞速敲打键盘的女警停下手上的动作,叫了一声“俞队”,便将一枚调试好的联络器递了过来,俞安雨戴上联络器,迫不及待地开口:“现在什么情况?”

“俞队,来了……”顾亦然说完就抬起手挡住嘴轻咳了两声,旁边的魏风尘拧开手边的保温杯,递给顾亦然,是在抱怨:“你少说话。”

俞安雨这才看发现顾亦然比平时看起来气色更差,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左手手背上贴着医用胶带,分明是才输过液从医院赶来的。

顾亦然前些年执行任务时落入毒贩之手,被虐待拷问整整四十八个小时,毒贩没有从他嘴里撬出任何有用的消息,组织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救出来时,他的身上没有一处皮肤完好,肺部已经严重感染,呼吸心跳一度停止,抢救了一整晚,才总算把他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之后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一个多月,病危通知书下了几十次,所有人都以为那个缉毒传奇会就此落下帷幕,而他恢复意识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见罗局,断断续续在罗局耳边念出一串数字,罗局顺着他的指示,揪出了警局内部身居高位的蛀虫,并一举端掉了失去保护伞的贩毒集团,拔出萝卜带出泥,顺势把一些二道贩子也一网打尽了。

没有人知道,在那孤立无援的四十八个小时里顾亦然经受过怎样非人承受的折磨,也不会有人想到,在毒贩毫无人性的虐待拷问下,他能够依旧保持冷静睿智和毒贩周旋,不仅守口如瓶,还从毒贩细碎的交流中拼出了那幅完整的拼图。顾亦然也因此落下了病根,换季降温,哪怕是小小的风寒,任何不起眼的小病都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而他就是拖着这样的身子,也依旧战在缉毒最前线。

俞安雨自然是敬重顾亦然的,不止是俞安雨,整个市局没有人不对这个易碎品谨慎照顾,有顾队的会议是绝对的禁烟,他咳一下罗局都要忙着问新风系统开没开,陈局买的绿植也是让人一盆盆往顾队办公室里搬,连魏风尘这种见了领导头都不低的孤狼,在他面前也要低三下四端茶送水,更别提局里其他人了,个个恨不能给他镀层金箔放在神龛里供起来。

*

“这个人,就是裴松南。”魏风尘食指敲了敲屏幕上正和一个貌美女子逛奢侈品店的男人,他身材匀称,穿着考究,戴着金丝框眼镜,看起来儒雅随和,俨然一副商界名流的模样。

“这个女人叫侯梦,美术学院大三在读,无前科,社会关系简单,没有任何异常,昨天之前和裴松南也没有任何交集。昨晚他们第一次见面,侯梦在喜来登开的套房,她的银行卡昨天上午通过手机银行转帐汇入了二十万,汇款人年龄89岁,是买来的四件套。目前看来,大概率是中介安排的伴游。”魏风尘说着把有详细资料的平板递给了俞安雨。

公安系统里没人不认识裴松南,那个臭名昭著的北美毒王,在北美出生长大,前几年才以归国华侨造福祖国的姿态回国,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种新型毒品,他给这种毒品起了一个中国风的名字虞美人,虞美人的价格相较传统甲基苯丙胺有着明显优势,再加上其制作工艺对环境和原料的要求并不高,可以满足大量出货需求,虞美人迅速席卷整个国内及东南亚市场,裴松南也成为了新晋毒王。在国内赚得盆满钵满的裴松南大部分时间待在北美,每次回国都会掀起不小的波浪,但无论警方布下怎样的天罗地网,裴松南都能够像一根灵活的泥鳅,轻松逃出生天。

但想不到他竟敢如此招摇过市,俞安雨握着平板的手指暗暗用力,快速浏览平板上的信息,沉声询问:“他为什么来我们这里?”

“顾队推测,是来做交易的。”魏风尘的眉头微拧,余光看到顾亦然抿了一口水,拧上了杯盖。

俞安雨抬起头来,视线就和顾亦然对上了,顾亦然徐徐开口:“最近市场上开始流行一种新型致幻剂,他们叫它雪砂,因为是纯白色的晶体,放大后形态酷似雪花,最主要的是,它像雪一样,遇水后立刻溶解……”

和顾亦然在一个空间里,俞安雨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顾亦然又偏过头咳了两声,哑着嗓子轻言细语地解释:“少量雪砂溶入液体内饮用,有致幻和催情的作用,已经有多起相关的报案了,但它不是单纯的迷奸药,它的本质是一种新型毒品,还是一种廉价的垃圾,因为无色无味,溶于水根本无法察觉,饮用后毒品会迅速进入血液,一旦过量,极有可能引起心脏麻痹导致猝死。从我们缴获的雪砂中提取的成分来看,和虞美人几乎是孪生姐妹,再加上裴松南在这个时候回国,很难不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俞安雨呆呆看着屏幕上的裴松南,半晌才吐一句话:“能让他亲自回国进行交易的人,在我们这里……顾队有怀疑对象吗?”

“没有。”顾亦然神情淡然,似乎只是轻微蹙了蹙眉,就像会准时迎来七点的新闻联播,对于既定发生的事并无过多期待,淡淡补充道,“但很快就会知道了……咳咳……B3有暴露风险,拉开距离,下一个转角进西西弗书店,待命,B6坐扶梯上楼接替,保持距离。”

顾亦然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好像这只是聊天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俞安雨看着眼前的顾亦然,他们的每次合作都让俞安雨更加确信这个人的强大并不只是传闻,他运筹帷幄,掌控全局,看似羸弱,却四两拨千斤,俞安雨突然在想,裴松南之前能逃脱,大概是因为顾亦然不在,如果是这个人布下的天罗地网,裴松南插翅难逃。

意识到这件事,俞安雨只觉得脊背一阵恶寒,还好这个人是警察,也总算知道为什么毒贩会如此怕他,但即使恨他恨得牙痒痒也舍不得一枪毙了他,这样的人,一枪毙了真的太可惜了。

*

裴松南陪侯梦逛了街,就在灿海天地挑了一家东南亚餐厅吃午餐,顾亦然安排了两组警员也进了餐厅分别坐下,吩咐其他人就近买点食物解决午饭,俞安雨主动请缨去买午餐打包带回来,刚转身准备下车,魏风尘就开口:“还是我去吧。”

“啊?”俞安雨的动作停了下来,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是自己做了什么事给魏队留下了什么办事无能的印象吗,为什么会一脸不放心的模样。

魏风尘冷冷地解释:“顾队有些东西不能吃,说起来比较麻烦,所我去吧。”俞安雨才恍然大悟,金贵的顾队那风一吹就能倒的身体,看起来的确像是有很多需要忌口的模样。

懂事的俞队立刻退位让贤,点头说:“行。”

魏风尘望向顾亦然,顾亦然的视线依旧没有从监视器上移开,是默许了魏风尘去买午餐,魏风尘刚起身,顾亦然便懒懒地开口:“嘴里有点苦。”

魏风尘冷若冰霜的脸上竟有了表情,小小的惊讶之后露出了一个浅得可以忽略不计的笑来,他轻声应道:“嗯。”

*

很快魏风尘就回来了,是粤式餐厅的外卖,魏风尘把外卖袋里的打包盒一个一个拿出来,俞队看着这外卖,心说还挺合我老婆的胃口,才想起来应该问候一下老婆大人的用餐情况。

俞安雨给陆离发了消息,陆离秒回:刚吃完,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俞安雨回复:瓮中捉鳖,顾队总指挥,稳如老狗

陆离:那也要注意安全,防弹衣穿上

俞安雨:遵命老婆!那我也吃饭去啦

*

俞安雨锁上屏幕,抬起头来,看到外卖盒子都已经打开了,魏风尘给顾亦然安排了青菜瘦肉粥,顾亦然握着一次性勺子慢吞吞地吃着粥,明明顾队什么也没说,但他的微表情竟给了俞安雨一种他在闹脾气的错觉。

魏风尘给顾亦然夹菜,顾亦然并没有领情,还是只小口地吃着粥,视线一刻也没有从监视器上移开,完完全全就是无视魏队的姿态,魏风尘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装着焦糖布丁的玻璃瓶,放在顾亦然面前,说:“饭吃完了再吃。”

顾亦然没有搭理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把魏风尘刚夹进他碗里的清炒西兰花送进了嘴里。

*

裴松南吃过午饭接了个电话,和侯梦又聊了一会儿,侯梦就起身和他告别了,提着裴松南给她买的奢侈品包装袋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东南亚餐厅。

“B5跟上。”顾亦然翘着二郎腿,抿着勺子小口小口地吃着魏风尘刚买给他的焦糖布丁,连发号施令的语气也随之轻快了起来。

顾亦然嘴里的B5小队是宋越和汪月,两人假扮成情侣坐在东南亚餐厅对面的冰淇淋店里,听到顾亦然的指示,两人从靠窗的高脚凳上一前一后跳下来,宋越斜挎着汪月的小包,汪月手里还拿着宋越刚给她买的冰淇淋,两个人挽在一起甜甜腻腻地走出了冰淇淋店。

--------------------

来了来了~

这对cp大概就是冷酷无情武力值爆表狼狗特警队长x心狠手辣病弱女王禁毒队长~

呜呜战损yyds!人前杀人如麻,踩着敌人的脑袋眼睛都不眨一下,转身就躲在老公怀里咳血不要太带感嗷!

总之这就是下一对了,这篇客串一下,之后会有他们的正篇,现在这篇完结后再开~

第23章 023

吃过焦糖布丁休息了一阵,顾队就在魏队的监督下不情不愿把药吃了,顾队本人是很抗拒在任务执行途中吃药的,药物会对他的思考和判断产生影响,但今天情况特殊,昨晚开始下雨降温,后半夜他就在咳嗽了,断断续续咳咳醒醒,早上起床后情况也不见好转,头疼咳喘伴随体温一路升高,去医院检查,毫无悬念有了肺炎发作的苗头,顾队习以为常,让医生给自己开了消炎药静脉注射,试图把一场大病扼杀在摇篮里,可输液途中接到罗局的电话,他拔了针头就往灿海天地赶,就目前看来,不及时吃药遏制住随时会大爆发的肺炎,情况可能会更加危险。

吃了药有些犯困,顾亦然一直在有意识地用右手大拇指按压自己左手的虎口处,用痛感去抵御困意,这些魏风尘都看在眼里,默不作声陪着顾亦然,顾队按自己一下,他也按自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