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影卫小夫郎揣崽了 第83章

作者:守约 标签: 宫廷侯爵 年下 生子 古代架空

【晚安呀宝子们,今天好忙好忙,呜呜呜,服了,手又坏了一道口子,现在两只手加一起五个小伤口,呜呜晚安呀宝子们muamuamua~】

第71章

或许是因为卫楚长久以来都生活在充斥着杀戮与毁灭的死士营中, 导致他十分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家人。

因此面对姨母对达奚慈所表现出来的愤怒时,卫楚除去乍然浮上心头的同情之外,还有出自一母同胞、血脉相连的亲近感。

“我可以去看看阿姊吗?”卫楚将孩子放在床榻上, 用小被子裹得严严实实, 这才回过头,期待地看着姨母。

达奚夫人是卫楚娘亲的胞妹,在姐姐去世后,最想念她的, 自是与她感情深厚的妹妹。

此时见卫楚对素未谋面的达奚慈竟有这样不计前嫌的和善情感,难免有些动容,也忍不住想起了往日自己与姐姐相处时的情景。

“也好, 我带你去见她, ”达奚夫人愁容满面地叹了口气,“若是能劝劝她将孩子堕了,也是件好事。”

.

卫楚站定在达奚慈的房门口,曲起指节,轻轻叩了叩门,没吭声。

这段日子,他时有时无的内力已经彻底恢复了正常,这工夫就连屋中传来的衣料摩擦声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谁?”屋中传来防备的声音。

卫楚轻咬了一下嘴唇, 一时不知道应该怎样介绍自己, 半天, 小声地叫了句:“阿姊, 是我。”

屋里头的人显然愣了一会儿,片刻方回过神来:“……进来吧。”

卫楚推开门, 抬腿迈进了屋中, 侧头适应了一下室内昏暗的光线, 继而朝坐在床榻上的女子看去。

他的视线落在达奚慈脸上的瞬间,便发现了她泛红的眼眶,显然是刚哭过,进来之前的衣料摩擦声,也只是她慌乱之下用手帕拭泪的动静。

卫楚没提这茬儿,而是抿嘴笑了笑,指指自己的脸,对她说道:“我们长得很像。”

达奚慈的眼睛肿着,她抬眸打量着几乎不曾给自己留下半点记忆的亲弟弟,想起之前逃婚时的行为,她苦笑了一下,问卫楚道:“你不怪我?不希望我过得惨一点,好能弥补你那时受过的苦?”

卫楚摇摇头,站在离她不远不近的地方,淡声说道:“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你觉得我应该怪你,可我却觉得,有姐姐是一件让人感到很开心的事情。”

达奚慈从来没有听到过有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即便是那个曾经骗过他的男人,也不曾让她感受过这样的温暖。

此时听见自己阔别已久的亲弟弟说这番话,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卫楚像是能够窥探到她心事一样,接着说道:“怀孕不丢脸,你把它生下来,成为了母亲,就是做了这世上最伟大的事,那个责任的男人,才是丢脸的,阿姊放心,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他的语气笃定,隐隐藏着些令达奚慈感到极为陌生的……杀意。

达奚慈顾不上想太多,她抚摸着尚未有孕象的腹部:“可是它没有爹爹,别人会对我指指点点……”

卫楚走上前去,第一次主动伸手碰了碰姐姐的手,轻声道:“可它也是你的孩子。”

自从生了孩子之后,卫对卫楚的身体状况便越发紧张起来,每日的捏肩捶腿是最基本的,若是从怡思殿中回来得早了,还会将人抱到浴桶里头,不泡到整个人都变了颜色,都不会同意他出来。

此时他的手甚是温热,覆在阿姊冰凉的手背上,竟蓦地给了达奚慈莫大的勇气。

“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你若是不想生,就打掉,我为你熬补品;你若是舍不得,就生下来,送进宫里,我养。”

***

春秋荏苒,整日需要被人抱在怀中温言相哄的小皇子也到了能说话、学走路的年纪。

然而卫楚终归是不放心将酸杏儿交给教习嬷嬷,执意要自己教他。

镇南侯府在双腿康复的杨安其的管理下,带着雄厚的财力跨足了商贾行业,让本就难逢敌手的侯府在京中的地位越发蒸蒸日上。

故而浮阳长公主乐得清闲,自然时不时就往宫里跑,坐在亭子里笑眯眯地看着酸杏儿步伐不稳地追着元宵们跑。

“姑母喝茶。”

卫楚又长了一岁,身上的筋骨比还未成婚的时候结实了许多,虽仍是纤细的模样,但瞧上去并不像往日那般清瘦得有些可怜了。

“你倒是长了不少肉,越发好看了。”浮阳长公主细细端详着卫楚,然后轻声地叹了口气。

卫楚自是听得清楚,关切地问道:“姑母可是有烦心的事?”

莫不是……

“亡极与安其也成婚小半年了,可他的肚子还是没什么动静,唉,当真是急坏我了,”浮阳长公主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色,“我有些担心安其的身子,是不是出了问题。”

听见姑母这样说,卫楚才放下心来,收住了口中想要为亡极解释的话。

姑母并未因此而将责任都推到亡极的身上,着实令人倍感欣慰。

卫楚劝慰道:“不过小半年而已,他们两个都还年轻,机会多的是,姑母莫要太过担忧了。”

浮阳长公主暂时抛开了烦闷,点点头,“你明明比他们的年纪还小,可如今说起话来,倒比谁都成熟了。”

卫楚心知姑母不会再纠结于亡极与大哥之间的事,也松了口气,朝着院中奔跑的酸杏儿看了过去。

脸颊白嫩的小娃娃被极为通人性的元宵逗得咯咯直笑,蹲在地上抱着任他抚摸的中元宵就不肯撒手。

他手上的力道不重,中元宵舒服地眯着眼睛,蓬松的尾巴在身后晃荡个不停。

“伯伯看,大尾巴。”

小皇子的眼睛亮晶晶的,他笑着仰起头,对站在旁边陪他玩闹的戏命说道。

中元宵的体型要比其余几个兄弟大一点,尾巴也更漂亮,因此酸杏儿更喜欢跟它玩。

戏命冷硬的脸上泛起笑容,俯身摸摸他的脸。

“这孩子像我。”

卫楚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问浮阳长公主道,“姑母您看,他是不是从头到脚都像我。”

话音刚落,酸杏儿就在起身追逐小元宵的时候,踉跄着摔进了狗窝,还没等他狼狈地从层叠的棉布中爬起来,胖乎乎的小肉手便抓住了小元宵的尾巴,伤心地嚎啕大哭起来:“爹亲……爹亲……有蛇,怕怕……”

戏命大步走了过去,俯身将小殿下从狗窝里捞起来,帮他把身上的树叶杂草清理干净,然后温声哄道:“小殿下不怕,不是蛇,是小元宵的尾巴。”

哪知酸杏儿根本不肯听戏命的安慰,执意认为自己抓到了蛇,抬头呼喊卫楚的同时,再次跌跌撞撞地冲进了狗窝,抱着小元宵就不肯放手,“爹亲快来!”

卫楚嘴角的笑意微僵,话锋一转:“……但是,终归是要像阿多一些的。”

院外,刚从怡思殿中出来、站定在楚眠宫门口准备进院儿的陛下:“……”

***

若说这世上除去卫之外,还有谁对卫楚的依赖更深的话,那便是刚断奶不久的小酸杏儿了。

明明已经能走路、会说话了,可他却始终都不肯和卫楚分开睡,偏要黏着爹亲不肯放,弄得卫想要做点什么不轨之事,都要可怜巴巴地等着自家儿子睡熟了才行。

又是夜深人静时。

困意不重的卫楚侧耳听着小榻上的轻浅呼吸,眼底漾起温柔笑意。

小家伙白日跑了一整天,今夜睡得倒快,想来是累坏了。

偶尔累一下也好,睡得沉一些,个子也窜得快。

想到这里,卫楚阖上眼睛,也准备开始酝酿睡意,然而手臂却忽然被轻轻戳了戳,旋即传来卫卑微的小声问话:“酸杏儿可睡熟了?”

卫楚低声笑了起来,对他的想法心照不宣:“你自己听不见?”

卫被他毫不犹豫地戳破小心思,忍不住红了耳尖。

“上个月那西域使臣送来的‘隔孕膜’还有吗?”卫攥住卫楚的指尖,凑上去亲了一下。

卫楚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朝床榻的暗格探去,摸索了一阵儿,说道:“还有,而且前几日又差人送了许多过来。”

“挺好,”卫放心地点了点头,“我可不想给酸杏儿搞出个弟弟或者妹妹出来。”

“……为什么?你真的那么不喜欢孩子吗?”

卫楚拿东西的手顿了顿,语带不悦。

“我再也不想瞧见你痛得神志不清的样子了。”想起卫楚生产时的场景,卫始终都带着几分心有余悸。

“你倒会说好听的话。”卫楚轻捏了一把他的肩膀,笑骂道,“就知道哄骗我。”

两人交融在一起的浅淡呼吸声在垂落在地的床幔后变得模糊起来。

还没等卫针对“隔孕膜”的使用方法,准备进入正题展开研究的时候,小榻上的酸杏儿竟突然从睡梦中醒来,抱着他的小被子伤心地哭了起来:“呜呜……爹亲……父皇……呜呜……”

卫二人顿时大惊失色,立马手忙脚乱地去扯床尾的被子,其间边穿衣裳,还不忘边哄孩子:“酸杏儿乖,不哭……爹亲马上过来抱你,不哭,乖,爹亲这就来了……”

今夜轮值的添奕对小殿下哭声的感知向来极为敏锐,听到动静,他立马从楚眠宫外落入寝殿门口,隔着殿门轻声问道:“小殿下?怎么了?”

卫楚离孩子远,根本来不及伸手去捂住他的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酸杏儿一骨碌翻下床榻,然后赤着小脚丫跑到门口,整个人趴在殿门上,委屈地朝外头哭诉:

“呜呜……父皇在爹亲的……呜呜,身上偷吃东西……父皇还打了爹亲……”

作者有话要说:

酸杏儿:我没撒谎,父皇真的打了爹亲

卫:生了这个孩子,我真的会谢

楚楚:别emo了,快让我去看看孩子

【晚安呀宝子们,今天没受伤,嘻嘻嘻,而且我还蒸了馒头~胖胖的软软的muamuamua~】

第72章

“安儿, 快回来!听话!”

卫楚时常将“酸杏儿”和“安儿”换着叫,这工夫实在着急得厉害,便挑了个简洁的称呼。

可怜不知实情的酸杏儿还趴在殿门上哭个不停, 口中念叨着“父皇坏”, 大有一副要将戏命伯伯也给哭过来的架势。

说话间,卫已经穿好了衣裳,掀开床幔一跃而下,大步朝殿门口走去, 捞起酸杏儿的同时,吩咐外头的添奕道:“你先退下吧,这里没事了。”

添奕自然听得懂小殿下哭着嚷着朝他述说的是什么事情, 听见卫的吩咐, 他只恨自己不能像鸟雀一样飞出宫去,以免被恼羞成怒的主子给灭口。

“父皇坏,安儿不要,不要理父皇了……”小殿下被卫抱在怀中,不停地蹬动两条小短腿儿,伤心地哭着,“安儿要带爹亲走……呜呜……”

卫见自家儿子竟如此大逆不道地想要在他和楚楚之间挑拨离间,顿时不甘示弱地将这件事情给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小混蛋, 你想要带走我娘子?你凭什么?”

小殿下想要从卫的怀中挣脱, 不断地扭动着肩膀:“那是安儿的爹亲……呜呜, 安儿不要爹亲被父皇打……”

“安儿, 你……”卫楚也披上了外衫,起身坐在床榻边上, 颊边的酡红还未褪去, “你父皇没有打爹亲, 真的。”

伤心的小娃娃闻言止住了哭泣,半信半疑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坏父皇,继而转头朝向卫楚,糯叽叽地说道:“那以后爹亲和安儿睡在……一个窝里,安儿、保护、爹亲。”

平日里与元宵们玩儿,导致酸杏儿认为睡觉的地方便叫做窝,无论卫楚给他纠正了多少次,他也执意地认为自己和元宵们是一样的,只是弄丢了蓬松的大尾巴而已。

看着结合了自己和卫儿时模样的酸杏儿,卫楚哪里还狠得下心拒绝他,立马点头答应:“好,以后爹亲陪安儿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