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影卫小夫郎揣崽了 第1章

作者:守约 标签: 宫廷侯爵 年下 生子 古代架空

替嫁后影卫小夫郎揣崽了 作者:守约

文案:

卫楚得了桩替嫁的婚事。

从侯府影卫一跃成为世子妃。

起初,被迫女装的卫楚还担心被眼盲的残疾夫君发现男儿身,

可时间一长,在自信心极度膨胀的状态下,

卫楚每次执行任务归来,体贴入微地悉心照料完自家夫君后,

便毫不遮掩地在卧房中处理伤口、藏私房钱。

到后来,更是连沐浴更衣都不曾避讳榻上的卫半分。

职业装瞎的卫:“哇哦……”(*^^*)

试问谁能拒绝一个上得房梁下得帏床的小影卫呢。

***

于是

卫可怜巴巴:我冷得厉害,娘子可否抱我取暖?

卫楚不忍拒绝:好好好。

卫孱弱无力:我站不起来,娘子可否帮我揉腿?

卫楚一阵心酸:行行行。

卫身中情药:我难受得紧,娘子可否……

卫楚舍身取义:……来吧!

卫得寸进尺:我想穿那件绿色的衣裳……

卫楚如梦方醒:好好……等等,你不是看不见吗?!

卫:危。

***

小影卫抱着怀有五月身孕的肚子窝到墙根儿,退无可退。

新帝喜笑颜开:“乖楚楚,你要同朕回家了吗?”

卫楚面无表情:“我出家。”

女装影卫受*心机戏精攻

#论流落在外的皇五子大型掉马现场

#点击就看男妈妈勤俭持家在线宠夫

=3=阅前指南=3=:

1.年下年下年下攻哟

2.生子哦生子哦生子哦

3.一定要看清上面一条嗷

4.球球不要杠,杠就是你对

5.我看起来是不是话有点多呀

6.可是人家就是喜欢跟你说话嘛

内容标签: 生子 年下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楚,卫 ┃ 配角:专栏已完结《沙雕影帝觉醒了》 ┃ 其它:影卫,忠犬,甜文

一句话简介:大型双向掉马现场

立意:热爱生活

第01章

北瑜,永朔二十三年冬。

梅萼含雪,朔风凛。

已是傍晚时分,转过街口的马蹄踢踏声由远及近,厚重的积雪被车轮碾得吱吱呀呀地响,沉闷朦胧。

“再过半个时辰就要宵禁了,怎的还有人敢这般大摇大摆地出门啊?”

许是这京中迂久没有发生过热闹事,好不容易瞧见几个不守律法的,推着木车赶路的柴夫便也变得不着急起来,像是幸灾乐祸似地跟一旁收摊的小贩攀谈道。

“那可是坐马车出来的贵人,能和咱们老百姓一样吗?别看了别看了,快些回家吧。”

“稀奇,这种天气,他们还出来做什么?”

“瞧着方向是往宫城那边儿走的,估计不是奉旨进宫,就是去镇南侯府送礼的。”

话音刚落,路边酒家屋顶上的一道疾速腾跃的黑色身影猛地停驻下来,身形劲瘦的少年抬手拂去眉梢雪粒,缓缓眯起那双与漫天皑雪形成强烈反差的墨色眼瞳,朝马车驶过的方向望了过去。

他轻轻按住腹前不住渗血的伤口,心不在焉地用手背蹭去蔓延而下的殷红液体,凝神细听。

不知是被寒风冻得打冷战,还是察觉到了暮色里隐隐弥漫着的危险讯号,柴夫缩缩脖子,问小贩道:“你闻到血腥气没有?”

“喏,那滩血,今儿宋屠户杀了两猪一羊,啧,可赚大发了。”

“……真够馋人的……镇南侯府有喜事?送什么礼?”

“你不知道?达奚侯爷的三千金要与镇南侯府那个快死了的病秧子成婚了,打小定下的亲事,真是可惜了达奚小姐守完活寡就要守死寡……”

许是被哪个不礼貌的词碰了耳朵,站定在楼顶面无表情的少年右手微扬,一块裹着冷冽冰雪的碎石从他的修长五指间射了出去。

“……唔!”

体积不大的石块儿劲道却格外凶狠,小贩捂着被砸得鲜血淋漓的嘴巴连连踉跄了几步。

依稀也猜到了自己大概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劳得传言中镇南侯府号称无处不在的暗桩出手教训,庆幸自己保了小命后,小贩再顾不得回答柴夫的问题,直接头也不回地钻进了自家小店躲藏起来。

***

皓月初升。

衣袂翻飞的血气掠过层叠陡峭的晦暗檐间。

素日里,卫楚即便执行完任务,也鲜少从府门附近的院墙上跳纵翻越回死士营,只是今日着实是被好奇心驱使着,才令他来侯府正门偷偷瞧上两眼。

离新年尚有两月之余,镇南侯府的大门口却早已经将大红灯笼布置了起来,似是在迎接什么大喜事。

神不知鬼不觉地跃上高墙之时,身手矫健的少年好似朗月清风下一抹突兀的幽魂。

“三,三……”

一道听上去虽是在极力压制,可却终究没能藏住惊恐讶异的男声从卫楚身后的院墙外围处传来。

这惊呼的架势与方向,倒好像是冲着他来的。

卫楚正单膝跪在墙头上准备纵跃入院,听见动静,他颇为烦闷地用力压了一下腹前的伤口,仿佛在惩罚自己的疏忽般严苛。

方才他并未在府门的周围见到那辆装饰豪华的马车,加之这一路上被伤处刺痛得恍惚了神智,让他在无意中放松了警惕,竟未曾发现墙根儿那里藏着个避风的男人。

卫楚反手按住斜插在腰后薄刃的刀柄,转而漫不经心地扭过头,朝声音的来处望了一眼。

入眼的是个衣着得体、模样斯文的中年男子,搭眼看去便知其并无武功傍身,甚至连胆子也不是很大,探究的视线与仍是没什么表情的卫楚对上的瞬间,惊得男子硬是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

不过他终是将刚刚没说出口的话给喊了出来:“……三小姐?!”

……什么三小姐。

卫楚一向没什么耐心,闻言皱了皱眉,看清那人腰间挂着的、上面写着“达奚”二字的腰牌后,才堪堪卸下防备,未再给那人多打量自己片刻的时间,身形一动,忽而消失在漆黑夜色中。

“陈管家,怎么了?”

达奚府的马夫刚跟着镇南侯府管家将马车赶到院内,就听见了陈管家的喊声,忙一路小跑过来。

陈管家心有余悸地摇摇头,回答道,“……没什么。”

那般肃杀冷然的眼神……又怎会是三小姐。

可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吧。

***

时间久了没有受伤,卫楚此番还有些不习惯。

被身上有些磨人的伤口扰得心烦意乱,在屋顶腾跃着经过死士营的地界范围时,他并未停下脚步,而是直奔着侯府的后山而去。

午后下了场大雪,侯府的小厮们只能抓紧时间打理府内院落,还没来得及清扫后山的积雪,因此卫楚刚从观景亭的尖顶上跃下,便被脚下湿哒哒的雪水滑得一个趔趄。

他紧忙抓住身侧的栏杆稳住身形,口中温声唤道:

“元宵,出来吃饭了。”

眼底的和煦清润与方才周身泛着戾气的模样大不相同。

这边卫楚话音刚落,观景亭那边的木桩底下便应声钻出了一只活蹦乱跳的长毛小白狗,见是自己人,它立刻吐着粉红的舌头,不住地哈着气朝卫楚跑了过来。

毛球一样的小白狗手脚并用地扑到卫楚的靴子上,嗓子里哼哼唧唧:“嘤……”

卫楚抿抿冻得有些发僵的嘴角,用没有沾血的手从怀中掏出了大半个馒头,还有一块大小刚合适的破布。

他躬身半蹲在小白狗元宵的身边,边给它搭在背上,边跟它说道:“前几日在福安巷瞧见了两只黑嘴巴的小狗,下次若是还能碰见,就带回来给你作伴儿。”

元宵自是听不懂卫楚的话,它用尖利的犬齿咬住卫楚的衣角,喉咙里“嘤嘤”个不停,像是在对他说着什么。

“怎么了?”

元宵破天荒地没有吃馒头,却是大力拖拽着卫楚的裤腿,示意他跟着自己。

卫楚无奈,只能跟着它走了过去。

然而,还没等走到跟前,卫楚就听见了疑似动物幼崽的呜咽声。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加快了脚步,俯身拨开元宵平日里的藏身之处

“这些……这些都是你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