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影卫小夫郎揣崽了 第89章

作者:守约 标签: 宫廷侯爵 年下 生子 古代架空

“给我来一个烤地瓜,一个烤土豆。”

袖口窄小的行人站定在推着大桶的商贩面前,一度让卫楚忘记了自己的境遇,开始为他生出了不知从何处掏银钱的担忧。

只见那人将手塞进了腰间的一条布缝中,掏出了一沓粉红色的纸,拨弄了半天,在最里面找到了一张灰蓝色的,捏在手中等待商贩开口。

“八块。”

商贩的手脚麻利,他拿着一双长筷子,从大黑桶里夹出了一个软糯的烤地瓜和微微发焦的烤土豆,装进了一个透明柔软的容器里,顺手递给了捏着灰蓝纸片的行人。

“医院门口的生意真是不错哈。”行人递过那张小巧的纸片,和商贩寒暄着。

商贩低头在自己的口袋中摸了两张绿色的纸片递还给他,笑呵呵地答应道:“还成,勉强糊口吧,京海这物价太高……大兄弟不嗑点瓜子啊?我媳妇在那边儿支了个炒瓜子的摊儿,新瓜子,可香了。”

行人点点头,朝对面支着大锅、正拿着铲子努力翻炒着的女人走了过去:“给我装二斤瓜子吧,五香的,对了,皮儿薄不薄?”

卫楚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他晨间起得早,又只喝了两碗白粥,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的,此时已是饿得前胸贴后背,听见旁边的人在讨论吃食,腹中的饥饿反应自然变得更大。

“爹亲,我饿。”

酸杏儿打着哈欠醒了过来,轻轻掀开头顶的宽大袍袖,对卫楚说道。

他一向乖巧懂事,小小年纪就十分懂得察言观色,他看得出爹亲此时的艰难境地,可若不是实在难以忍受腹中饥饿,他定然会再努力一下,不给爹亲找麻烦。

“哎,你看那小伙子,留着长头发,穿了一身汉服,还抱着个孩子。”炒瓜子的女人收完了钱,指了指离他们有数步之遥的卫楚,小声对丈夫说道。

“现在这年轻人,都喜欢这些,”烤地瓜的男人往炉子里添了把火,赞赏道,“长得好,穿着这些衣裳也好看。”

卫楚将怀中的孩子抱得越发紧了些,仿佛这样做就会缓解他们父子二人的饥饿。

得想个办法给安儿弄些吃的来填饱肚子才是。

通过方才的观察,卫楚发现那行人递给商贩的纸片,便是可以换取食物的银钱。

他没有那灰蓝色和绿色的纸片,但硬抢这种事,他也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

“新出炉的曲奇饼,欢迎品尝。”甜美的女声混合着糕点的香气,从不远处徐徐飘来。

除了随时会被城管赶走的推车商贩,医院门口还有许多门面豪华的鲜花店、水果店和蛋糕店。

这声音,就是从一家装修漂亮的蛋糕店门口传来的。

卫楚的衣襟被酸杏儿轻轻拽了拽。

酸杏儿仰着小脸儿,小声地说道:“爹亲……那里有香香的糕点。”

卫楚也闻到了,甚至还听见了“欢迎品尝”这几个字。

按照京中商贩所做的小本生意来看,他们是万万做不到让路人去品尝他们售卖的食物的。

天上不会掉馅饼儿,这是所有人都知晓的道理,如若真的出现了掉馅饼儿的事情,那么此事绝对有诈。

正当卫楚思虑间,那相貌清秀的姑娘又喊了一声:“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刚出炉的杏仁曲奇,欢迎大家免费品尝哦。”

免费。

卫楚不由更加警惕了起来。

果然和他方才想的一样。

“爹亲……”酸杏儿可怜兮兮地重复道,“有糕点……香香的……”

卫楚迟疑地看着那宽大桌面上摆放着的漂亮糕点,低声劝说着酸杏儿:“安儿乖,爹亲带你吃其他的好不好。”

这免去费用的吃食,是绝对入不得口的。

兴许刚一下肚,里头的毒性就会发作,即便是司空大夫和宫医们齐上阵,估计也仍是无力回天。

“爹亲……我饿……”酸杏儿几乎要哭出来了。

卫楚能够理解酸杏儿此刻的心理,小孩子碰到渴了饿了的时候,还能像酸杏儿这样肯与大人商量的,属实是少之又少。

要不……他先尝尝,如若真的没有毒性,再给酸杏儿吃?

卫楚慎重地做出了决定,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悲壮地对推销员说道:“我来。”

推销员愣了一下,然后用小纸盘装了两块还温热的曲奇饼干,双手递给卫楚:“小哥哥,尝一下吧。”

卫楚朝她点头道谢,小心地捏起一块放进口中。

口感松软,酥脆香甜,实属尚品。

“小哥哥,好吃吗?”推销员期待地看着卫楚。

她在这里推销了一整天,遇到来试吃的人不少,可却是头一回碰见长得这么漂亮的男生过来试吃。

对,就是漂亮,乍一看有些雌雄莫辩,可当看清了他凌厉英气的眉眼后,便不会再有这种错觉。

“小哥哥,你是警校生吗?”推销员好奇地问道。

“……何意?”

卫楚蹭去嘴角的碎渣,认真品鉴着这名为“杏仁曲奇”的细腻味道。

“看你个子高,身板儿也挺拔,长得又好看又……”推销员憋了半天,才说道,“正义?”

正义?

卫楚默然垂眸。

他从前沾的那些血,十有八九都是贪官污吏的,若是非要说邪与正,也许确实可以说得上是正义吧。

死士营所维护的一切正义,都是为了卫。

想到那个不知道溜到哪里去的混蛋,卫楚又生气又想笑。

“你弟弟看上去快要馋哭了。”

推销员见卫楚露出笑容,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拿起夹子,重新用托盘给酸杏儿夹了几块曲奇饼干,递到卫楚手边,“小哥哥,快喂你弟弟也吃两块吧。”

吃了大概有一炷香的时间了,若是真的有毒,也应当开始毒发了。

看来确实并无大碍,倒是他冤枉这善良的姑娘了。

“多谢,”卫楚礼貌地接过,轻声纠正她道,“这是我儿子。”

“啊,是你儿子……”推销员诧异地惊呼道,“小哥哥,你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怎的会有这么大的孩子?”

卫楚抿抿嘴唇,低头喂着酸杏儿,答道:“我生的比较早。”

推销员发现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转念一想又觉得没毛病,便没太在意。

“你做这些免费的糕点,是想要在日后卖出更多的糕点,对吗?”卫楚不傻,待在这儿吃了半天,也瞧见了零星几个人从推销员身后的店铺中走出来,手里拎着和他盘中糕点一样的吃食。

推销员点点头,笑道:“这是我小姨的店,刚开业,还没什么生意,所以搞些促销,给大家尝尝新做的曲奇饼干。”

她说完,又给卫楚指了指店里的货架,“里头还有我做的提拉米苏,戚风蛋糕,小哥哥,你都可以进去尝尝的。”

这小哥哥刚刚站在这儿一会儿,就有好几个小姑娘为了看他,进了自己的店铺假装挑选蛋糕,偷偷拍了照片之后,又因为不好意思空手出去,买了不少东西。

自己就算每种蛋糕都送他一份,也是稳赚不赔的。

“那我……若是帮你卖出了这些糕点,你可否付我一些工钱呢?我想给我儿子买些其他的吃食。”

卫楚决定在寻找到卫之前,先拿到一些可以给酸杏儿换食物的银钱再说。

“当然可以!”推销员开心地点点头,指着她的店铺对卫楚说道,“小哥哥,里面还有饮料,你要是渴了就自己去拿哦,我进去做曲奇了!”

卫楚道了声谢,将怀中的娃娃放在身边的椅子上,蹲下身子亲亲他的脸蛋儿:“安儿乖,爹亲一会儿也给你买个烤地瓜尝尝……”

突然,卫楚的余光中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紧忙站起身,大声朝那身影的方向喊道:

“卫!”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呀宝贝们,muamua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