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影卫小夫郎揣崽了 第59章

作者:守约 标签: 宫廷侯爵 年下 生子 古代架空

卫仍旧摇着头,吸了吸鼻子:“我想想就觉得好难过,都怪我,让你不舒服了。”

“我看你方才还挺开心的。”

卫楚的心里暖洋洋的,虽嘴上在揶揄着卫,但意识到卫是在心疼自己,他竟也突然有种掉眼泪的冲动。

说话间,戏命已经带着司空大夫走了进来。

由于并不知晓卫楚想不想在众人面前公开自己的身份,卫下意识将人朝床榻里一塞,飞快地放下床幔,只让卫楚露出一只手来留作诊脉。

卫楚这才明白卫坚持要请司空大夫过来的用意之所在,于是老老实实地躺在了枕头上,回握着卫的手指,以此聊表安慰。

果然,司空大夫对着那只手诊了半天,方沉着脸对卫抱了抱拳:“恭喜世子,这位贵人身怀有孕,虽不过月余,动了胎气,胎位也不稳,但终归是喜脉。”

除去“恭喜”二字,司空大夫这一番话实在算不得祝贺,故而引得卫不解的同时,还掺杂着些许不悦的情绪。

“你这是什么话?”卫眉头微皱。

司空大夫倒也不惧他的威严模样,双手抱拳,说道:“世子,老夫有两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要是别人,卫定然会对他说,“明知不当讲便不要再讲”,可现在说这话的人是司空大夫,卫即便再不爱听,也会给他几分薄面。

闻言,卫点点头,抬手示意司空大夫尽管说。

得到了卫看上去颇为大方的允准,司空大夫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好,那老夫便说了,呃……虽说您贵为世子,但世子妃的出身也终归不低……”

“此话何意?”

司空大夫像是觉得遗憾似地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若是世子如此堂而皇之地将养在府外的妾室带回侯府,甚至还公然让她在世子妃之前怀有世子您的子嗣,对世子妃来说,未免太过于残忍了吧?”

他这话就差没指着卫的鼻子,骂他狼心狗肺陈世美了。

到了这个份上,若是还不出来解救自家相公的颜面,卫楚属实是看热闹看得傻了。

“司空大夫……是我。”

卫楚捂着肚腹,在卫颇显殷勤的搀扶下,从床榻上坐起身,掀开床幔,颇为尴尬地露了脸。

“……世子妃?”

方才还义正言辞地指责着卫不负责任的司空大夫简直惊呆了。

怀了孕……前两日还能在屋顶房檐上蹿下跳?当真不怕闪了孩子?

与此同时,更为惊讶的人还有卫楚。

卫楚敏锐地抓捕到了司空大夫对他怀孕之事似乎并不感到惊讶的事。

司空大夫竟然知晓他……

究竟是通过什么方式得知的?卫楚怔忡地想。

司空大夫没有觉得意外的这一,只有两种可能。

一个是司空大夫从未见过哥儿,自然也就不知道哥儿的脉象是什么样的,且仍旧将自己当成女子来问诊;而另一个可能便是,司空大夫知道了自己是哥儿,同时还是暗卫的身份,却依照卫的意思并未声张。

结合着之前自己并不敢与司空大夫多加交流的记忆,卫楚很快就想明白了。

这镇南侯府中果真是藏龙卧虎,看破不说破的人属实是通透极了。

***

念及世子妃腹中的小世子,司空大夫自是不敢大意,精心熬了药后,亲自送到了清沐阁中。

“日后,我会鞍前马后地伺候你的,绝对不会委屈了你。”

卫一拍大腿,豪情万丈地对皱着眉喝保胎药的卫楚说道。

可卫楚却没吭声,若有所思地凝神思考着什么。

“娘子,你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比如说腿脚发胀发酸,腰背无力之类的?”

卫一身蛮力无处安放,只得转着圈儿地围着卫楚问东问西,只盼能从他口中听到一些类似于“给我揉揉腿”“肩膀也捶捶”的命令性话术。

可卫楚终究是太过老实,即便已经再三确认自己是被偏爱着的,心中却还是觉得不自信。

“娘子像是有心事?”卫凑上前去端过卫楚手中的碗,用小汤匙一勺一勺地喂他喝。

卫楚犹豫地看了卫一眼,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下。

半天才对卫说道:“阿,你当真……愿意同我在一起?”

卫亲亲他渐渐回暖的指尖:“是你,愿意同我在一起,我才是应当觉得开心的那个。”

卫楚有些不好意思地抿抿嘴唇。

“所以,楚楚想说什么?”卫轻轻亲亲他的唇角,将卫楚的指尖揉来捏去,爱不释手地握得死紧。

“我……有一好友,在乡间……我想……去看看他。”

卫楚并未忘记秦大夫对他的开导,让他有勇气面对这些境况。

此时他与卫敞开心扉,总该让秦大夫知晓这件事情。

卫自然对卫楚百依百顺,闻言,他立马将卫楚的外衫拿过来,麻利地给他穿好后,把人打横抱起就出了门:“楚楚想去哪里都可以,我抱你去,需不需要给好友买些礼物?”

卫楚拘谨地点点头:“……行。”

.

两人行至乡间,忽逢一汉子的木轮车翻倒在路边,里面的山货撒了一地。

眼看着就要落雨了,被雨一淋,山货必然全都完了。

卫楚抬腿就要上前去帮忙,将手中拎着要给小虎子的云片糕塞到卫手中。

“哪儿还能让你动手?”

卫气势如虹地向自家娘子展示了好一会儿臂上坚实的肌肉,险些等到那汉子几乎都快通过自己的努力扶起木车的时候,他才堪堪赶去帮忙。

热情的汉子亲切地向自己遇到的贵人做出邀请:“二位公子可曾用饭啊?这天色将晚,倒不如去我家里头吃顿便饭?”

卫状似诧异地挑挑眉:“哎?你是如何知晓我家娘子有孕了?”

汉子无辜地重复了一遍:“我是说,请两位公子到我家里用个便饭。”

卫得意地挺起了胸膛:“哎?你是如何知晓我们两个是夫妻?”

老乡难以置信地转过头,小声问卫楚道:“公子,与您同行的这位……呃……耳朵……莫不是受过重伤?”

卫楚扶额:“……对。”

作者有话要说:

柿子:你们怎么知道我有老婆?

楚楚:现在想离婚还来得及吗?

【狗崽崽没有病病,应该能活下来!呜呜呜,好紧张,第一次有狗,我竟然可以捡到小狗!呜晚安宝子们!我好累好困,我不想再中毒了,好难受,muamuamua!】

第47章

见卫楚认同了自己的话, 汉子瞬间对眼前帮了自己大忙的俊逸小公子充满了同情。

或许是觉得人家主动出手相助,可自己却让人家去看大夫的行为很是无礼,因此汉子起初并没有说什么。

可犹豫再三后, 他还是试探着开了口:“我们村里有个很厉害的秦大夫, 或许二位公子可以到他的家里瞧瞧。”

卫楚礼貌地点点头,朝他笑道:“我们正是前往秦大夫家中的路上。”

在如此贵气的公子口中听到自己村上大夫的名字,汉子顿时觉得十分有面子。

他推着车,跟着缓步前行的卫楚二人一同往村里走, 甚至不嫌麻烦地凑到了卫的身边,对着仍自满脸骄傲的病患说道:“小公子,你的病有救了。”

卫楚抿嘴笑了笑, 并未让卫察觉到自己的表情, 没想到却仍是被卫发现,主动贴到他身边来,假意愠怒地小声道:“好哇你,见自家相公被人嘲笑,你这么开心的?”

说完,便要抬手去捏卫楚的脸。

“我只是想到了高兴的事情,”卫楚耸耸肩,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满眼笑意地回望他, 小声反抗, “你别捏我。”

“不许你想。”卫手长, 分明可以一下就碰到卫楚的脸,却偏偏假装吓唬他, 让卫楚左右闪躲, 展露笑意。

卫楚灵活地避开了卫的手指, 眸子亮晶晶的,“我若是偏要想呢,难不成世子爷要治属下的罪?”

面对自家娘子憋着笑的刁难,卫紧忙摇摇头,示弱道:“怎会?”

汉子在旁边笑着看了半天,敛好自己山货的这会儿工夫,也算是弄清楚了两人的关系,恍然大悟地笑道:“喔,我明白了,原来这位公子竟是……”

他口中的“哥儿”二字还未说出口,卫就匆匆打断了他,保住卫楚颜面的同时,像是一定要从他自己的口中说出来,他和卫楚的这段姻亲才算是被肯定与承认:“对,没错,我就是他娘子。”

“啊?你,你是这位瘦削公子的娘子?”汉子上下打量了两人一圈儿,最终落到卫的身上,眼神里充满了对他这八尺有余的模样的怀疑,“你是哥儿?”

卫大大方方地点头,“正是。”

“可方才,公子不是说您娘子怀孕了?”

汉子又侧头去看卫楚,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位公子才像是那弱不禁风的哥儿。

卫在自己的腹前囫囵一摸,对那汉子说道:“是我怀孕了,我怀了我们两个的孩子。”

见卫楚的脸色有些许的不自然,卫心道他估计又被骨子里的自卑给影响到了刚刚转好一些的心情,便指指汉子的小木车,问他道:“可否给我两个核桃?”

汉子乐得看热闹,顺手从小木车里拿两个核桃递给了卫。

卫道声谢,接过来,然后学着杨安茹向姑母撒娇时的模样,俏生生地挽住卫楚的手臂,柔声道:“相公,人家想吃核桃。”

说完,他将核桃塞进了卫楚的手中,让他肆意展示最擅长的事。

卫楚本想推脱,却被卫坚定地握握他的手腕,示意他尽管做下去。

这种无条件被人支持着喃的心情让卫楚的心里暖洋洋的,他朝站在一边、连车都不推了的汉子点点头,示意自己失礼了,继而手上用力,两个圆滚滚的核桃瞬间变成了碎块。

卫拿起核桃仁放到口中咀嚼,笑着对卫楚道:“谢谢相公。”

汉子并非恶意地嗤笑了一声,又从自己的车里拿出了两个核桃,对卫说道:“看,我也可以。”

他作势用力,手中的核桃咯嘣一声,立马碎成了好几块。

见状,卫挑挑眉,先是赞叹了一句“哇哦”,然后接着说道:“但是我相公会其他的。”

他戳戳卫楚纤细的手臂,笑吟吟地说:“相公,让他瞧瞧。”

“阿,我练武功,不是为了让你出来炫耀的。”

卫楚按住他不安分的手,低声劝道。

卫也不觉得没面子,仍旧一副轻松愉悦的嬉笑模样:“来嘛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