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影卫小夫郎揣崽了 第41章

作者:守约 标签: 宫廷侯爵 年下 生子 古代架空

榻上目睹了一切的卫已然是一副痴呆之相。

作者有话要说:

柿子:我裂开了

楚楚:没发现吧

长公主殿下全场最佳,FMVP

【晚安呀宝子们,元宵节快乐呀!muamuamua~傻楚楚掉马了,笨蛋自己还没意识到,柿子的马什么时候能掉呢~~嘻嘻嘻】

第32章

为, 为,为,为什么他娘子的身上出现了那么一串不应该出现在她身上的东西?!!!

卫淡定了十八年的生命里, 终于第一次让他萌生出了想要惊声尖叫的冲动。

男子……

怎么办, 他的娘子是男子。

这忠勇侯府未免也忒大胆了些,光是找了个替嫁就算了,可这替嫁竟还是个……!!!

卫茫然地盯着头顶花纹繁复的床栏。

他该怎么办?大声喊姑母?

卫立刻否定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他已经过了遇事叫姑母的年纪了, 更何况……

更何况见到这个场景的瞬间,他并不是反感,也不是愤怒, 而是……只是单纯的震惊, 而已。

趁着卫楚迈出浴桶、俯身从地上堆着的衣裳里掏东西的时候,卫再度朝他看了过去,重新确认了一下自己方才看到的物件儿并非他凭空想象出来的。

得到证实后,卫顿时有些生无可恋,蔫巴地躺在枕上,一副世俗的欲望与他无关的看破红尘之状。

是了。

他有的她都有,“她”真的变成“他”了。

卫觉得自己一时半会儿很难将这件事情给消化掉,可那人站在浴桶边上, 只要动一下, 卫的心就跟着他一起抖一下。

着实压不下这阵悸动。

这阵……已是明知他实为男子, 心头却越发生出喜悦与亢奋的悸动。

卫楚转身回到浴桶里时, 松了一口气的人反倒是卫。

虽已立春,但天气仍旧是颇为寒冷的。

卫楚即便不怕冻, 可搁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 沾了水后, 再待在微凉的空气中,估计都会冻得直打颤儿。

他吸吸鼻子,伸手攥住藏在衣裳里的小药瓶儿,转而飞快地抬腿迈回到了浴桶里。

这水与卫楚想象中的并不一样,非但不是前日剩下来的,而且竟然是温的。

重新被暖意包围,卫楚舒服地眯起眼睛,将自己整个人都沉到水里,只露出脖颈以上的地方,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他径自享受着泡浴的快乐,自是不知那床榻上的人,内心正受着多么前所未有的煎熬。

卫半阖着眼睛冥思苦想起来。

虽然他……长得很好看,性子又温柔,还会做糕点,可是……

可是他是个男的哎。

想到这里,卫立马又将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否定了。

男子又如何,男子也是人,他怎么就不能喜欢男子了。

这偌大的北瑜,娶男妻之人并不在少数,他堂堂镇南侯府的世子,娶一个这么带劲的夫人,有什么不合理的吗。

明日他就要牵着那只肖想了许久的手,堂而皇之地……

似是察觉到了身后那纠结的目光,卫楚倏地回过头来,惊得卫猛地一缩脖子,顿时没了方才那意气风发的模样,果断开始装鹌鹑。

哪知卫楚实则并未发现什么,只是在洗好了之后,想到了一件其他的事情。

“糟了。”他低语一声。

自从长公主殿下让他搬回到卫的卧房中后,卫楚便将许多的衣裙都一并放入了卫的柜子。

左右卫的眼睛看不见,而他每日又起得很早,拿着衣裳到后间,洗漱过后顺便换了,也方便得很。

可今日卫楚偷了个懒,见卧房里有浴桶,就贪图方便,直接在这儿洗了起来,全然忘记了该先拿衣裳再沐浴的顺序。

方才他敢从浴桶里头出来,去脏衣裳里拿东西,全然是因为这不过是眨眼间的工夫,所以即使有些大胆,也不觉得会露馅儿。

可装着衣裳的柜子是在卫的床榻边上,甚至不到五步远的距离,而床榻上的幔帐又没有放下来,即便知道卫看不见,卫楚也过不去自己心里的这一关。

他担心卫会醒来,会不可避免地听到他换衣裳的声音。

想到这里,卫楚耳尖处的绯红一路蔓延到了两颊,烧得他不知所措,心慌意乱。

他按下心神,低声叫了卫一句:“世子?”

卫自然不是个傻的,知道这是试探,故而没有吭声。

卫楚又叫了几声,见卫确实没有动静,呼吸也均匀,这才小心翼翼从浴桶中站起身来,放心大胆地迈了出来。

事实果然不出卫楚所料,自从他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浴桶,卫的视线就死死胶着在他的身上,连眨眼睛的那么一会儿工夫都舍不得不去看他。

卫楚从柜子里掏出了一件鹅黄肚兜,低头系在腰间。

卫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

还不知道他娘子是男子的时候,卫就知道,肚兜对于“她”并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此时卫楚这欲盖弥彰的做法只让卫觉得他实在是笨拙得过于可爱。

卫的心思飘忽间,卫楚已经在那边儿将肚兜穿上,头饰也整理得整整齐齐了,只差里裤还没系好。

看着那两条白皙纤瘦的长腿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卫终于是鼻子发热,逃避般地将眼睛死死闭了起来。

卫楚穿好衣裳,仔细地整理了一番自己的仪容,用内力将微潮的头发尽数烘干,然后将换下来的衣裳暂时藏好在柜子里,推开门,缓步走了出去。

片刻,隔壁卧房门传来了轻轻的叩击声。

浮阳长公主的声音响起:“是阿慈回来了吗?”

卫楚温声回答道:“我是阿慈,母亲。”

卫睁开眼睛,没再去听姑母和卫楚的寒暄,半天,惆怅地叹了口气。

他还不知道娘子的本名叫什么呢。

“阿慈,母亲今日来清沐阁,是听闻府中下人说,近来你和阿的感情不是很和睦,所以母亲才想着要来看看。”

卫楚自然理解做母亲对孩子的惦念,闻言,他解释道:“母亲莫要担心孩儿与阿的……”

浮阳长公主一把握住卫楚的手,刚要说点什么,就被卫楚身上的衣裳所吸引。

“哎唷,阿慈,你身上穿的这是……”浮阳长公主的声音中带着惊讶,“这……怎的是黑色的腰带?”

但很快她就明白了过来,看着卫楚笑道:“这回好了,看到你和阿这般‘融洽’,母亲自然是不担心了。”

卫楚的脸倏地一红。

他方才分明拿的是碧色的,怎的出了房间一看,竟成了卫的黑色腰带。

此情此情,卫楚只能羞赧地认下,磕磕巴巴道:“……许,许是和阿穿串了。”

稚秋姑姑听完,立马左一句“殿下您要当祖母了”,右一句“提前恭祝世子妃好孕”,臊得卫楚恨不能当场冲出卧房,把自己藏到树下的花盆里头去。

卫无良地翘起嘴角,满意地闭上眼睛。

稚秋姑姑说得好,下次还要这样说。

******

旭日初升,天光大亮。

院中的下人们早已布好了早膳,只等世子醒来。

和煦的日光投射下来,将清沐阁院中的每一个角落都照得亮亮堂堂的。

早就醒了的卫趴在被窝里,听见卫楚的声音,立刻合上了剑谱,竖起耳朵探查着外头传来的动静。

卫楚给小元宵穿上了红色棉布剪裁成的小小衣裳,将它打扮得格外热闹喜庆,对阿黛说道,“我去一趟普阳阁。”

阿黛不解道:“普阳阁?那不是大少爷的院子吗?”

清沐阁与普阳阁向来并无交集,怎的世子妃突然就要去普阳阁呢?

卫楚此举自然是念及着杨安其的好意。

他知道如非主人命令,亡极无论是多想出来帮他,也是决计无法将手伸到清沐阁中的。

因此昨晚亡极出现在清沐阁外围,帮他们处理层层递进的刺客一事,定是大少爷提前亲自交待过的。

于情于理,他这个做世子妃的,都该主动上门道谢。

不过卫楚并未跟阿黛进行过多的解释,“嗯,我将小元宵送大少爷身边,陪他待上一日。”

既然是世子妃的决策,定然不会有错的。

阿黛没再纠结于这个问题,只是有些不舍,她轻揉着小元宵肉乎乎的耳朵,向卫楚确认道:“世子妃,当真是只有一日吗?”

会不会到了大少爷的院子里,小元宵就被那日那个从普阳阁中来的凶神恶煞的瘦削影卫给夺去烤了吃了?

卫楚学着她的样子,捏了捏小元宵的另一只耳朵,笑道:“自然只有一日,大少爷不会夺阿黛所爱的。”

眼看着人就要离开清沐阁了,卫顾不上继续装病弱,紧忙喊了一声:“阿黛!我醒了!”

他娘子那般喜欢他,听见他醒来,定是要再在院中留一会儿的。

卫充满期待地等着自家娘子匆匆忙忙地推开门,继而面色紧张地奔到床榻边来,俯身抱住他,然后深情地对他说一句“阿,你醒了~可是渴了饿了?”之类的温柔言语。

哪知门外的卫楚只是淡淡地对阿黛道:“先给世子喝几杯温水,然后再让他用膳,我先走了。”

阿黛爽利地应声道:“哎!世子妃早去早回~”

脚步声渐行渐远,卫满脸的难以置信,半晌,他重重地将自己一头栽倒在了厚实的棉被里,任凭阿黛如何呼喊也不肯起身。

世子成了亲,即便是做侍女的,也不好一大早就推门进屋,见卫好久没吭声,阿黛不好进去,只能回头去喊走了没多远的卫楚:“世子妃!世子刚醒就没动静了!”

阿黛心性活泼,有时候说起话来便会显得十分夸张,关心则乱的卫楚时常会中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