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幼崽后的那些事 第48章

作者:何书 标签: 快穿 现代架空 萌宠 穿越重生

馒头回到刘家,屋里的两个小偷已经被捆成了毛毛虫,扔在院子里,看起来鼻青脸肿的,想来是挣脱之间跌成猪头脸的,反正淳朴的村民是不可能把人打成这样。

两个小偷头挨着头,小声在哪儿互相埋怨。

“不是说把狗都毒死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到那狗不仅自己叼走了肉,还叫来另外一只狗去叼肉,分明是吃了才对,难道那药效过了?”语气透着自我怀疑。

小偷到现在还以为狗把肉叼走就一定会吃掉,完全想不到这些狗子可都是被馒头辛辛苦苦教了好久好久才知道,外面的东西不可以乱吃。

不仅不能乱吃,还得叼到老师面前,让老师看看。

刘贵看到馒头回来,立即跟旁边人说:“多亏了,馒头,要不是馒头晚上给我他叼回来的一块生肉,我怕是都不知道这些人准备今天晚上来偷东西!”

老三也在旁边附和,眼神掩不住的赞赏,看着馒头,对老三说,“你晚上给我打电话说这事儿的时候,我还觉得没那么玄乎吧,没准是狗察觉到肉不太对,变质了才不吃,没想到真的是这些人故意下药,馒头真神了!”

孙晓道:“馒头怎么这么能干,要不是他,这些人保不齐早把鸡,猪,全部偷走了!外面的人说,这些小偷的车上还有刚偷来的羊呢,还是陈老头家的。”

躺在院子里被捆着手脚的两个小偷这才明白,原来都是那只狗的缘故,是狗没吃生肉,不仅没吃,还带回去给主人看,难怪周围的人能这么快反应过来!

周宏咬牙切齿地看着进来的馒头。

“这该死的畜生!”声音很小,但足够让馒头听到。

馒头听到后直接假装要冲刺过去咬他们,呲着牙,一脸凶神恶煞。

吓得周宏大叫着扭动起来,想要逃,翻个身把脸趴在地上,还叫救命,完全没注意到馒头跑一半就停下来,若无其事转身去喝水了……

看到这一幕的刘贵等人都被逗笑。

“哈哈哈看看那傻子吓的,笑死了,就这胆量还来偷东西!”

第58章 小狗狗(15)

村子里半夜抓到小偷,警察都过来了,这事儿在村里的微信群闹得沸沸扬扬,周边村里也有耳闻,本村的村民都特别开心能当场抓获小偷,挽回了损失,让那两头被偷走的羊也追回来了。尤其是刘建国知道这事儿配合警方调取家里的监控,看到馒头的一举一动,忍不住跟同事都念叨这件事,馒头听到动静后一开始只是在一旁盯着围墙的方向,没叫唤,特意等到小偷跳到院子里才开始叫,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一开始害怕才没叫。

其实摄像头拍不到灶房的方向,但能听到声音,馒头兴许是等到小偷跳到院子里激发起了护主情绪大叫起来,哪方面原因都有,但馒头的机智表现还是深深地让所有看到视频的村民都感到兴奋。

有之前就认为馒头很聪明的村民不停在微信群夸馒头,也有后知后觉刘贵家的这只狗这么机智,觉得他的一举一动都恰到好处,不早不晚,这才将小偷抓了个现行,仿佛来了一招瓮中捉鳖,后面大家知道在小偷来之前的几个小时,也就是刘贵准备睡觉前,馒头叼来了有毒的生肉,让户主做了防备,也和左邻右舍全部都打了招呼,这样大家才赶得很及时,没有让外面放风的那个跑掉。

“这狗是真的不一般,那生肉要我家狗发现,保不齐自己躲一边吃干抹净,毒发身亡死在外边我才知道,它太贪吃了。”

“有没有可能是馒头的鼻子比一般的灵敏,所以发现肉有问题没有吃,然后叼到主人那儿了,然后被主人发现里面有药。”

“你们没注意看吗,一开始是黑子把肉叼过去给馒头,也不知道是想分享给馒头吃,还是它最先发现的肉有问题。”

“经过村民们的讲解,加上视频,还有邻居发出来的视频,拼凑在一起看,馒头的行为绝对不是凑巧,完全是守株待兔般的等到小偷跳进院子里才发起进攻,大声叫唤,引得周围狗狗们都十分狂躁,我看到视频里那只大黑狗也经常出现在它身边,两只狗配合的特别默契。”

除了刘家安了监控,孙家其实也安了,他那边的角度刚好能拍到一点点狗子们常去玩耍的区域,就拍到了黑子发现肉叼走,没过多久馒头就和黑子在那边儿嗅来嗅去,后面往露天旱厕那边的茅坑去了,这个区域没拍到,但是方向是那边。

“黑子和馒头最是要好,保不齐就是发现肉跟馒头分享,然后馒头发现不对就把肉扔了。”

有村民为了印证这些说辞,还特意去看了旱厕后面的茅坑,毕竟才发生不过几个小时,还是能分辨出上面的是肉还是什么。

“是肉,馒头和黑子把有问题的肉扔到厕所里去了!”

“简直了,我觉得一切都不再是巧合可以解释,就是馒头和黑子很聪明的缘故!尤其是馒头,他完全领导了狗狗们!你看他一叫,全村的狗子都叫起来,像是发号施令一样,还把外面放风的那个给堵住了!”

“都说国外的狗聪明,其实咱们本土的狗也很聪明,老祖宗特意训练出来的,能有差?”

“就是,我也是村里的,不过前段时间去市里找了个外卖员的工作,这几天不在村里,平时这个馒头的事迹我就听说了,说是有事没事就领着狗狗们开大会,像是在传授什么狗狗教技巧似的,并且从不吃陌生人给的食物,似乎跟在它身边的狗狗们也不乱吃别人给的食物。”

“有没有可能是这个馒头比较护食,所以不允许其他狗吃,只能它吃?”

“不是,馒头也不吃的!”

“这肯定是有人教啊,没人教它怎么会,它主人把它教成这样的吧。”

“有可能。”

这个时候周瑾然想到自己国庆开学回学校之前,在刘家门口路边拍下来馒头教育其他两只狗狗的视频,他当时只发给舍友群里和舍友们随手分享了一下,虽然不到一分钟,满打满算也才二十几秒,能看的具体点的也就十几秒,可依然能看出来,为首汪汪不停的是馒头,疑似在给黑子和锅盔上课。

他看大家讨论的热烈,直接发到村微信群里,村民们看到后讨论的更热闹了,不少之前潜水的都跑出来发表想法。

“果然是在上课,这一看馒头就是人小鬼大的小领导,别看黑子大块头,那就跟保镖一般的存在。”

“我一看就觉得馒头最机灵,这事儿要不是它,没准家里的东西早没了,现在的小偷是真胆大。”

“主要年轻人都不在村里,加上年底了,再不偷点东西去卖钱,等到快过年年轻人从外地回来他们更不好偷,这些小偷也精着呢。”

“真要我们这些在外面打工的在村里,抓住这些小偷不打他妈都不认,叔叔伯伯们还是手下留情了。”发了个呲牙乐的表情。

“就是!”

有人实时把小偷们鼻青脸肿的照片转发到群里。

然后大家跟着一起乐。

“这群憨瓜,招惹哪个村不好,非得招惹咱们村,咱们村连条狗都不吃闲饭,能让他随便偷?笑话!”

“哈哈哈哈!”

“哈哈哈!”

“笑死!”

“希望以后的小偷都注意点,要偷也别来我们村,不然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被抓住的周宏此时已经被关在拘留所,为了宽大处理,还主动坦白租的房子里还有一些没处理的生肉,甚至有的只是放了血弄死冻在冰柜,皮都没剥,他们都是惯偷,知道流程是什么,知道怎么做能减刑,不用警察审讯就全招了,几乎把他们之前偷到的也全部赔进去,甚至这个年都要留在牢里过,出来也是明年开春的事情,想到此,他最恨的不是那些抓住他的村民,反倒是坏他好事的馒头。

另一个地方,周宏的哥哥周超看到网上那些视频,还有网友们的评论,各种对弟弟的嘲讽贬低,让他怒火升腾,他收集了不少网上关于馒头的视频,简直对其恨之入骨。

“他妈的,我非把它抓过来,弄死弄残,让它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一条狗竟然还他妈玩起心眼来了!只是一条狗而已!我不信它还能上天,到时候抓回来,我亲自打断它的腿,看它还嚣不嚣张!”

“对啊,不就是一条狗,阿宏肯定是露了马脚,被人家那户人家发现了,故意等着他呢,没看那些村民出现的有多快,这要说没防备我是一点都不信。”周超的朋友回王强。

“我这次不偷东西,就搞这条狗,一个月之内,把这只狗给我抓回来!”周超看向王强。

王强抽着烟说,“这几天就别折腾了,肯定人人都有防备,我们过段时间,最少半个月后再计划怎么把这只狗弄过来给你弟弟报仇。”

“对,最近是不行,再过半个月,到时候买点好肉,药片别碾碎了,碾碎了才容易露马脚,直接塞在里面不容易被发现,狗直接就吃了。”

“是,所以我说是阿宏没弄好,肉肯定是臭了,他又舍不得用好肉,人家狗鼻子那么灵,好坏肯定分得出来。”两人分析的头头是道。

*

馒头这次带着其他狗子出了大力,在村里人气高涨,谁见了他和黑子都要夸一句,有些还上手去摸黑子的脑袋,夸黑子身体结实,轮到他就夸他脑袋灵,就是瘦了点,还让他多吃点,甚至想把家里的食物扔一点给他吃,但想起来他不吃别人家的东西就停了手。

“差点忘记你们都不吃旁人给的食物,那算了,到时候给你们家主人,让他做给你们吃!”

丢了羊的那家老两口特意买了东西提到刘贵家,对刘贵是千谢万谢,现在羊肉多贵,那两头羊可值不少钱,一下子挽回了损失,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老头指着那一大袋子东西说,“除了烟酒,我儿子还特意网购了好几袋子狗粮送给馒头吃,他查过买的,是好的狗粮!”

刘贵觉得都是一个村的,对方自己见到也得叫一声哥,哪能要烟要酒,连忙推开,“狗粮我可以给馒头留下,但这烟酒什么的没必要真没必要,按你这么说,我得给村里挨家挨户送烟送酒,毕竟我这边就出事儿,村里好些人都来帮忙!”就是不要老头买来的烟酒,都是庄稼人,种地混口饭吃,平日过年过节才抽口烟喝口酒,这下给他送俩一条烟,两瓶酒,太奢侈了。

推来推去最后也只是留下了狗粮,其他的让老头带回去了。

老头说,“那行,年底我是打算卖一头宰一头,到时候宰羊给你带二斤,这是自家养的羊,你可不能再拒绝,不然我可就不认你这个弟弟,以后见面都不理你。”

老头这么热情,再说下去刘贵都不好意思了,点着头说:“行,到时候你不说我自己拿着塑料袋去你家拿羊肉。”

老头开心的不得了,笑着说:“巴不得你自己过来,省得我还得跑一趟叫你过去。”

小偷被抓走的第二天中午,刘贵在院子里摆了三桌,特意把左邻右舍,牵头后头的邻居们都给叫来吃饭聊天,当然少不了小酌两杯,大家也正好聚在一起聊聊半夜抓贼的事儿,复盘是其一,其二就是感慨一下当时的凶险,狗子们的英勇,反正有说不完的话题。

“真的是多亏了馒头,不是他发现的早,睡前给我看那块肉,我怕是睡的迷迷糊糊的,根本想不到那层意思去。”

“谁说不是,家里没损失真的是太好了。”

老三插一句,“我听刘警官说,那小偷自爆说本来准备偷完了你们家,要去我们家偷鸭子。”他有荷塘,家里也养了十几只鸭子,个头都不小。

“这些贼看着可都怪年轻的,你说说有手有脚干点什么不行,非得干这偷鸡摸狗的的事儿。”

“还能是为啥,打工干活多累,还是偷鸡摸狗来钱快。”

“也是。”

中午和邻居们喝酒唠嗑复盘,到了晚上又和孩子们在网上视频聊这些事情,大家都有点兴奋,毕竟这还是第一次把小偷抓个现行,一般那些小偷都猴精猴精的,偷了就跑偷了就跑,就算有些安了监控,你也不一定能把人揪出来,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刘建国还在视频里特意叮嘱这几天要警醒一点,免得有同伙上门报复什么的,门户都关好,甚至觉得一条狗都不保险,寻思着要不要再养一只狗什么的。

刘贵是过来人,能不知道搞小偷小摸的没几个团伙,应下会注意外,也表示:“咱家馒头这么聪明,来一个抓一个,俩一双抓一对,反正让他们有来无回!”至于要不要再养一只,以后再说,目前馒头也够用,再养一只怕两只打架。

“馒头毕竟是狗,不懂得有些人特别阴险,什么坏招都有,这段时间就别让馒头老是出去乱溜达,我担心到时候小偷的团伙没出来,那些觉得馒头聪明的村民会把狗抓走,随手卖了或者送人都不是没有的事儿,其实这还好,最起码能活着,有些人就是想让它们死,毒死完事儿。”村里人也不都是朴实真诚,有些焉儿坏,见不得你好,有个什么好东西就得给你搞破坏,隔壁村有小两口承包十几亩地搞大棚蔬菜,本来都长得好好的,有人就是犯贱半夜去把人家的大棚给破坏掉,他也不偷菜,纯粹就是眼红,不想被人发财,那些菜最后全部都没法要了,人到现在都没抓出来是谁,只能说本村的人也不得不防,有些事儿就是发生在眼皮子底下,没办法。

刘贵自己要警醒,也不忘给其他村民,有养狗的说说,让他们多注意,别让狗子最近乱跑乱逛,人心叵测,不得不防。

馒头没想到自己还能收货两三袋的狗粮,这狗粮还都是大袋子,他自己盯着配料表研究半天,反正吃这个可比吃饭强,饭毕竟只是一些碳水,营养价值不如狗粮,吃狗粮再说更舒服点,他估摸着一天两顿狗粮拌饭,三袋最起码能吃大半年。

他还邀请了黑子和锅盔来家里吃他的狗粮拌饭,锅盔之前在黑子那吃过,这次又在馒头这里吃,开心的不行。

至于黑子,他的狗粮其实还更好点,但它每次来馒头这里都只能吃点没滋没味的碳水,猛地吃到掺和着狗粮的饭,眼睛一亮,喜滋滋的看着馒头,仿佛很为兄弟开心。

bro,你竟然也吃上狗粮了!

脸上表露出的意思大概如上。

看黑子那表情,给馒头笑的不行,这家伙,肯定把他脑补成吃不上好东西的可怜狗狗,难不成之前分享给他狗粮也是在心疼他吃的一般?

其实刘贵家的伙食不错了,他有幸去看过村里其他狗子的食物,几乎不会特意给狗狗做狗饭,饭菜都是主人吃剩下的残羹剩菜,菜汁混合在一起,里面的调味品可不少,但这些狗子们也全都吃了,因为不吃就只能饿肚子,好在田园犬真是糙过来的,吃这些也依然活蹦乱跳,具体身体里有没有什么不适他便不清楚了。

谁都是先顾上自己,其次在顾关系好的,至于那些没有什么交情的,你除了叹息一声,也没办法做其他的,其实往好一点想,你在外面吃不饱睡不暖,能有个主人给点饭给个窝已经不错了。

这样一想便都释然了,反正不过短短一二十年,一切都重新开始了。

或许所有人和动物都一样,去世后可以再重来,投生成其他动物,只是有些没记忆,有些或许有记忆,不过是人世间的匆匆过客。

馒头想得开,也不会被困扰在那些没用的情绪里。

刘贵的小儿子刘建华在珠海当司机,老家屋里这段时间老是进贼,兄弟俩也单独聊过,他工作自由点,可以网上接单,不需要像哥哥那样得在厂子里待着,加上年底了,他也想早点回去,总是不放心只有父母和俩孩子在家,有个壮劳力在,也能震慑那些可能会心生报复的小年轻。于是刘建华提前结束在珠海的工作,拎着行李,12月底先回来了,这个时候距离过年且还早着,一般就算在厂里打工,你不是辞职的话,基本也是买过年前两天的票,他足足比其他人快了一个多月。

馒头虽然没见过刘建华,但经常看刘贵,银宝他们跟刘建华视频聊天,记住了他的声音,那天刘贵去镇上接刘建华,馒头还特意溜达到村头等他们。

刘建华三十出头一点,看起来要比刘建国皮肤白一些,看样子更像周霞,刘建国则更像刘贵一些。

父子俩在路上就聊了不少,刘贵还在那可惜。

“我都说了用不着提前回来,你非得不放心,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你孙叔,三叔都在门前,我喊一声就过来了,你不放心什么,还不如多在那开会车,年底还能多赚点。”

刘建华大大咧咧地说:“钱可以再赚,急什么,还不能让我早点回来好好休息休息,也能多吃几顿你和妈的拿手菜。”

“银宝他妈年底再回来?”说的是快过年的时候。

“是,她厂里放假晚,但是年根那几天加班费也多,二十七或者二十八再回来。”

“行,其实你也不用回来这么早,我还没老到拿不动菜刀。”颇有点,只要那些小年轻敢来,就弄死他们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