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幼崽后的那些事 第47章

作者:何书 标签: 快穿 现代架空 萌宠 穿越重生

一开始他没反应过来,等发现是生肉后,他用鼻子和嘴唇去感应肉的温度,现在气温还没有冷到让肉可以这么冰凉,像是刚解冻不久后的柔软,还带着冰水,这肉不对劲,他立即用爪子把肉扒拉开,里面的白色粉末加油药片的颗粒就在灯光下暴露出来了。

这是下过药的生肉!

馒头看着黑子,直接冲到它面前,用爪子示意它张嘴,看它嘴里和喉咙处有没有生肉残留,生怕它吃了一口两口才拿给他。

黑子看得出来馒头是想让它张嘴,立即乖乖蹲立在旁边仰着头张着大嘴巴给馒头看,馒头看完它还汪汪两声,意思是,我可没吃,看到肉肉的第一时间就拿来给你了!

它并不知道肉里有毒药,只是在看到好吃的美味的东西,第一时刻想到了弟弟!

它想给馒头吃!

馒头看到黑子嘴巴里很干净,也没有生肉的味道,牙齿之间一点残留物都没有,明白它根本没没吃,而且那块生肉的确没有撕咬的痕迹,他眼神赞许地看一眼黑子,咬起生肉,眼神示意黑子跟上,两只狗一前一后的小跑去旱厕后面的茅坑,馒头站定后,深深看一眼黑子。

下一秒,生肉被馒头直接扔到了茅坑里!

“汪”不可以吃!一点都不能吃!直接扔!

黑子像是习惯了馒头扔东西的样子,一点不意外,还附和地用一模一样的声音叫了两声。

“汪汪”

这两声肯定不是在遗憾没吃到肉,更多的像是都听你的,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馒头扔完肉,带着黑子离开,两只狗来到院子外的屋檐下,身体挨着身体,其实他的心脏现在还在砰砰砰跳,没人能懂他发现生肉里夹着毒药粉末时的心情。

后怕,紧张,还有欣慰和激动。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教学狗狗们能不能明白,可黑子把发现的肉带到了他面前,他是好意,并不知道肉里有毒,无论如何,这就够了。

不管黑子是想分享,还是知道不可以吃别人的东西,只要它懂得把东西带到他面前,让他来分辨,那他的教学就有用。

刘家堂屋内传来新闻联播的声音,鸡笼里的母鸡们正在里面抱窝,温馨的氛围里,没人知道馒头化解了一场黑暗。

瓦解坏人了想要毒杀狗子的计谋。

馒头长长吁出一口气,随后让黑子带他去发现生肉的地方。

“汪汪”

黑子十分有默契,听到声音,立即往前走,两只狗不仅去了发现生肉的地方,还去锅盔家看了锅盔。

这个点很多人家都在吃晚饭,小偷们还没那么大胆直接扔家里,是把生肉扔在它们经常玩耍的地方,显然他们特意观察过,才把肉放在这里,所以锅盔家里没有任何情况,倒是去玩耍的地方,在周围又发现了两三块散落的生肉,里面都夹了碾碎的药粉。

馒头和黑子两只狗把另外一些肉全部按照第一块那样咬到茅厕,扔进去,一点没有犹豫。

解决了所有有毒生肉后,晚上睡觉的时候馒头都没睡踏实,他想了许多。

能够这样处心积虑观察它们几只狗在哪里玩耍,想来是想毒杀它们后偷东西,免得引起狗狗们一起叫。

那是不是今天夜里,会有偷窃行为发生呢?

这些人应该不是冲着狗来的,下毒只是为了不让狗坏事。

今夜变得格外漫长,屋外的天空和黑夜融在一起,不时响起的虫鸣和鸟叫显得气氛更为紧张。

馒头的神经紧紧绷着,他倒要看看,这些人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是打算从哪一家开始?

此时院子外的小树林里,三个人趴在草丛里。

“你确定生肉都撒在那附近了。”

“撒了,那些地方都是它们经常玩的,肯定会发现有肉。”

“应该是吃了,你看多安静,估计已经毒发了,哈哈。”

“再等一会就行动。”

“好。”三人纷纷裹紧厚外套,夜里更深露重,这草丛里更是寒气刺骨,但为了行动顺利,谁也不会在这个点就爬墙偷东西。

第57章 小狗狗(14)

屋内的刘贵辗转反侧,晚上临睡前馒头叼回来一块生肉,他还稀奇了下,这从那叼回来的生肉,肉不大,但再不大的肉那也是肉,谁家生肉掉地上了不捡起来洗一洗继续吃,怎么扔外面还被馒头叼回来了,总不可能是馒头去别人家里叼回来的,他心里正犯嘀咕,馒头忽然扒拉扒拉他的手,他想了想用手掰开生肉,却发现里面竟然有碾碎的白色药粉,他闻一下,很苦涩的气息,这一看就是被下了药的生肉,肉也腥膻,应该是放了许久,湿淋淋的。

馒头看到他发现了肉有问题就蹲到一边去了,刘贵坐在屋里忙活半天,给前头后头还有左边右边,能联系的都联系了,让他们这两天警醒点,附近有人给狗子下毒。

“这肉是馒头叼回来的,还好它没吃,应该是感觉到肉不对劲所以拿回来给我看,我这一看,好家伙,里面塞了药,一看就是那些专门给狗,家畜下毒用的。”

“是啊,我猜那些人踩点知道咱们这片狗子多,所以想偷东西难,就特意先把狗子给解决了,你也多注意点黑子。”这是给老三家打的电话。

后面又给锅盔的主人打了电话。

具体也不敢下定论是偷狗还是准备翻墙偷家畜,总归得留个心眼。

看来小偷早就盯上了,知道这附近都有养狗,想偷东西得先解决这些狗。

刘贵心里不踏实,这到了后半夜也睡的不沉。

馒头更是直接睡在了灶房的柴火垛里,根本没去堂屋,灶房晚上只是关着门,因为里面没什么重要东西,他进出也方便。

大概三点半左右,外面出现了的动静,还有非常小声的交流,以及脚步声。

馒头睁开眼,起身来到灶房门前,透着半开的门缝往外望。

“咔嚓”似乎有人踩到了枯树枝。

“干嘛呢!”有人压低声音警告那人。

踩到枯树枝的人语气抱歉地小声说,“不小心不小心,只是枯树枝,别担心。”

上次是两人,但这次拉了个新的伙伴,组成了三人小团体,评估后他们觉得刘贵家的院墙是第一好翻的存在,虽然上面新弄了玻璃碎片,但他们穿得厚,还戴着厚手套,并不惧怕玻璃片,三人协作准备先把刘家的鸡,还有猪赶出来,然后再去别家看看,这一片他们都观察了好久了,偷什么,怎么偷,家畜爱吃的饲料武安不都有有安排和计划,这次小树林外面可不只是有两辆摩托,已经换成了小货车。

其实刘家只是这片他们想偷的第一家,另外一个区域他们已经偷了一户,不过是两头羊,毫不费力就带走了,现在还放在车上吃草。

刘家的这头猪他们惦记许久,知道再不行动,等过段时间,年底的时候要么卖掉,要么杀掉,根本不会给他们留着,何况年底年轻人打工都回来了,更麻烦,就是瞅准了这个时间段年轻人不在家,只有老人孩子在家才这么大胆。

解决了爱叫的狗子,别的就只剩下放手干了。

三个人,一个留在院墙外面放风,另外两个依次跳进去准备去猪圈,分工合作,一个去找住,一个去开院子门,方便猪出笼。

馒头没有在他们爬墙的时候叫,故意等到两个人都跳下来才从灶房里走出来,等到他们专注于手头的工作,这才开始扯着嗓子大叫,比上次还用力,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又长大了一些,嗓门也就比平时更加响亮。

“汪汪汪汪汪”馒头一声令下。

周围所有的狗子听到后都跟着叫了起来,那种千头万头狗子一起叫的感觉又来了!

那两人完全没想到狗子还在,没死,而且在他们翻墙的时候都没叫,竟然等到他们进来了,还没打开院子门时开嗓了!

两个人毫无防备,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个坐在院门前,手脚发软,另外一个在猪圈里手拿着红薯秧准备喂猪,引着猪出来,狗叫一出,猪也吓得不轻,直接一个甩头把他甩到一边去了,摔在地上。

“妈呀”小偷疼得叫骂。

五秒后,刘家灯亮起,孙家,老三家,锅盔家,连后头的铁蛋家也亮了灯,男主人们拿着家伙式都打开门往发出声音的地方去。

有狗子的人家则狗子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就率先跑了出去!它们比人类更明确方向,全部朝着刘家奔去。

其中要属黑子最快,其次是从家里跑出来的锅盔!

那个在院子里摔个屁股墩的此时已经爬了起来,准备去打开院门跑出去,馒头哪能放过他,直接上去就咬住了他的小腿肚,死死咬住不松嘴。

原本在外面放风的看到挨家挨户全部亮灯,还有那么凶残的狗叫声此起彼伏,早吓得胆颤,连滚带爬的要去小树林开车,可等他到了小树林,钥匙插了半天都插不上不说,外面响起了人声,还有呵斥声,好似还有好几只狗都涌了过来,后车厢上的两只羊也焦躁不安的一直动。

“谁在哪里!出来!”

刘贵听到馒头的叫声的第一时刻就睁开了眼,随便套了件外套就拿起床头放着的镰刀走了出来,按开院子灯。

院子里那个小偷已经被馒头给咬住,此外猪圈那边也有动静,他一边打开院门叫孙晓过来帮忙,一边去猪圈看情况。

孙晓拿着菜刀从外面进来,看到地上被馒头咬到腿的小偷,直接大喊道:“给我老实点,已经报警了,敢跑就直接砍了!!”这当然是吓唬小偷的,免得他乱来。

那小偷吓得抱头,腿却还被咬着,呜呜哭着说,“大哥大哥,饶命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馒头看小偷被孙晓唬住了,直接起身冲了出去。

他知道外面还有人,得去帮忙!

黑子在外面和馒头碰头后就冲去了小树林。

孙晓接过刘贵扔来的绳子,先把院子里这个小偷给捆了起来。

那边刘贵在猪圈里喊道:“再来个人,这里还有一个!我看这帮小兔崽子是活腻了!”这时老三也进来了。

“贵哥,贵哥,在哪儿呢!”他手里拿着锄头。

刘贵让他来猪圈。

猪圈里,那小偷本来想翻墙出去,可猪圈的墙特别高,墙壁还滑溜,他原本想踩着猪爬上去,可猪又不傻,被踩第一下的时候就跑到另外一边了。

老三进来时,小偷正和刘贵在猪圈里周旋,还想趁机从刘贵那边的门跑出去,但当老三进来时,他知道,逃跑无望了,直接拿出了小刀乱挥舞。

“别过来!谁过来我捅谁!”

刘贵让旁边的老三后退一点。

“小心,别着急,一会儿人多一点咱再上!”

没过多久,哗啦啦一群人都涌入了刘家来帮忙,显然这边动静太大了,半个村的人都被惊动了,尤其是家里有狗子的,那狗子吵得不休,看那架势就是要冲出去,再看外面,好几家灯火大亮,这一看就是有情况,一个跟着一个的结伴带着东西过来,没想到还真被他们给逮到了。

“这帮小兔崽子,竟然这么大胆,咱们村养狗的可不少,藏在小树林的车已经被截下来了,人也控制住了。”来到刘贵家的其中一个村民拿着手电筒照在猪圈里的周宏脸上。

本来周宏还想搏一搏,可人涌出来的那么多,他知道自己就算捅了一个,也捅不死这么多,这哪儿跑得掉?

外面馒头和黑子还有锅盔围在小货车外面,车里的人牢牢关着车门,无论村民怎么说,他都不出来,甚至还想开车跑,可四周都是人和狗,撞狗就算了,撞到人那可是要死人的!

心乱了,什么事都干不成,他不敢撞人,也不敢出来,怕出去就被打死。

村民吆喝着让他下来。

“下来!别想跑了!警察马上就来!”

此时丢了羊的那家人也跑来了,气的要死,把自家羊从货车上拉下来,拿着棍子拍打车门。

“你他娘的偷到你爷爷家来了!老子的两头羊养得这么肥,自己都舍不得卖,你们倒好,先盯上了!”

家畜一个没丢,三个小偷一个没跑,屋里两个,外面车里一个。

看到这一幕的馒头彻底松了口气,他就知道,不仅仅是毒狗那么简单,这伙人果然是冲着家里的家畜来的。

好在刘家没有任何损失,太好了。

馒头率先转身回院子里,黑子亦步亦趋的跟在他旁边,他去哪儿就跟到哪儿。

锅盔则被过来帮忙的主人叫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