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幼崽后的那些事 第5章

作者:何书 标签: 快穿 现代架空 萌宠 穿越重生

孙晓洋洋得意地对徐莹说:“我用花呗分期付款买的,0利息,现在用个好点的手机拍,应该能拍到点东西,让我再试试。”说完就兴致勃勃的对着闭着眼睛的小稚一通拍,甚至用手去揉他,在镜头没拍到的地方掐他,刺激他,想要拍到点和平时不一样的。

小稚不胜其扰,被掐的身体生疼,直接一溜烟躲到床底下,还是最里面的角落。

因为小稚没叫,中间隔着孙晓,徐莹并未注意到他的举动。

孙晓装模作样地在视频中说:“星星胆子太小了,我就摸了他一下,就吓得直接跑床底下去了,呵呵。”拍了十来分钟,剪辑一下,点击上传。

上传后一会儿看一下,一会儿看一下,也就三四个点赞,并没有出现什么火的迹象。

孙晓骂骂咧咧道:“这该死的平台,一点流量都不给我,别人根本看不到我发的视频吧。”说完气得把手机扔到床上去洗澡。

徐莹好奇地拿起他的手机说:“我看一下你这个新手机,看着好像挺贵的,花了多少钱?”

洗手间内,孙晓说:“四千块呢,分12期,我最近没钱给你买烤肠了,而且月底我要是没钱吃饭,你得借我点。”

“……”徐莹顿住,但不是因为孙晓的话,而是他点开孙晓的视频号本来是准备看看都有谁点赞,却发现消息栏里有人给孙晓发信息,她随手点开红点,发现好几个人给他发信息,而且都是女孩子,还都是孙晓主动给对方发的信息,无一例外都是一些身材博主,穿着热辣性感的衣服,而孙晓几乎开头第一句都是:“能加个微信吗”或者“小姐姐认识一下?”搭配爱心表情。

有些粉丝少的回了他,但也只是一些表情,或者说希望他下次可以去她的直播间什么的,另外的一些则根本不回复他,这些不回复他的博主里,好几个还被孙晓骂了。

“臭婊子,拽什么拽,不知道被你的榜一大哥艹了多少次,在我这里装什么高冷。”

“多少钱?”

污言秽语不堪入目,在发这些信息的时候好像根本没想起来过她的存在。

他难道没想过自己要是看到这些内容会多伤心吗?

徐莹拿起自己的手机把他发的这些聊天内容全部截图后默默放下他的手机,装作无事发生,只是等孙晓洗完澡准备躺下休息时,听到徐莹对他说了一句话。

“孙晓,我们分开吧。”

孙晓一脸莫名其妙地说:“你在说什么呢?”

“我说我们分手,我们不合适。”

孙晓本来都躺下来,听到这话直接坐起来看着徐莹。

“你傻了吧,你要跟我分手,你可想清楚了,你家里人都知道我的存在了,忽然分手,他们受得了,呵呵。”

“这个问题其实我想了好多次,最近你的很多言论都让我挺寒心的,可能你觉得我配不上你吧,那就祝你找到个更好的。”虽然看到那些话很恶心,止不住的难过,但她也不敢轻易激怒一个男人,说话很是客气。

孙晓想过很多次自己不要徐莹,却没想到有一天徐莹会主动跟自己说分手,一脸你会后悔的样子说:“你可想好了,到时候别哭着求着要跟我复合,我们家那老房子可能要拆迁了,你要是再熬一熬,没准就跟我过上好日子了,呵呵,现在你没这个资格了。”说完打量徐莹的神情。

徐莹压抑着心中的情绪,平静地说:“那很好啊,以后你就有钱买更漂亮更可爱的猫,也不需要靠一只猫来涨粉赚钱。”

这话听得孙晓一噎,脸上憋气,直接穿上之前脱下来的衣服,冷笑着说:“这野猫谁爱要谁要,也就那小子运气好拍了两条火了,想靠这只猫涨粉真是太看得起它,老子以后绝对买一只品种猫,其实我早就想跟你分手了,要不是怕你伤心难过,我会留你?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还只是个便利店的员工,除了我谁看得上你?我看看你以后能找个什么样的!”说完这话,拿上自己的东西甩门而去。

床下的小稚随着男人的离开静等几分钟后慢慢从里面出来,悠闲地吃猫粮,吃几口喝一口水,看状态,似乎比之前随意多了,不再弓着背,随时一副警戒状态。

徐莹本来还有点难受,倒不是因为分手难受,而是发现自己在一起这么久才看清一个男人,真是可笑可悲,之前还犹犹豫豫,念着几年情谊各种舍不得,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个笑话。

忽然看到小稚甩着尾巴的自在模样,忍不住露出笑容。

“看来你就是讨厌他啊,他一走,你状态都不一样了。”

“喵”给予回应。

恭喜你了姑娘,远离渣男,好日子在后头呢。

第8章 小猫咪(08)

如果之前只是徐莹的猜测,那么现在听到小稚喵呜,她更肯定猫咪很讨厌孙晓,一时心中复杂,觉得一只猫都能看清一个人,凭着动物直觉不喜欢对方,自己却看不清。

刚经历分手,徐莹还没心思想其他的,晚上辗转反侧到后半夜才睡去,还不知道该怎么和父母说这件事,怕被责怪。早上昏昏沉沉的起来发现距离上班只差十分钟了,再不搞快点就要迟到,慌慌张张地洗把脸换上衣服就夺门而出,牙也没刷,更顾不上小猫的食物还够不够。

等到徐莹晚上疲惫的回到家发现猫碗里的猫粮早已吃光,水也喝尽了,心中愧疚,连忙给小稚弄猫粮还有水,清理猫砂,做完这些已经极度疲惫,尤其今天因为频频走神,把一个顾客的饭团弄错了,最后只能自己买单,搞得心情低落。

徐莹坐在床上搓了搓脸,思考片刻后拿起手机给王周发信息。

徐莹:在吗,跟你说一下猫咪的事情。

王周:在的!星星怎么了?!

徐莹:其实之前是我男朋友想把猫要回来,他看你发了星星的视频涨了不少粉,眼红,让我要回来想自己拍星星涨粉,现在我跟他分手了,星星你还要吗,你要了就还给你,不要的话我就另外再找人养,我工作太忙,早出晚归,也没什么休息日,不能好好照顾它。

已经洗过澡穿上居家服的王周立即从床上弹射起来,急急回复道:要!我要!现在打车过去你那边!马上到!

徐莹看到王周没有因为这事不待见她,甚至还愿意养星星,低落的心情都缓解不少。

徐莹:好,我现在把东西整理一下。

王周:那个,这次给我养,以后不会再要回去了吧?

这样的事情再来一回,王周怕自己要难受死,忍不住追问是不是以后不会问他要回去了,想要得到确定的回复。

徐莹:除了虐猫这种事情,其他不管出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再问你要回去,你好好照顾它就好,上次给你添麻烦了,真的很对不起。

王周:没事没事,你想清楚了就行,这次分开,以后会遇到更好的,不要为此难过。

二十分钟后,王周喜笑颜开地站在徐莹面前,从她怀里接过星星,还有之前他送给徐莹的那些物品。

“这些你都不要了吗,你要是想留着,我可以重新再买。”

徐莹摇摇头说:“我这样的人,工作很忙,也没空养猫的,还是你拿回去吧,不然都浪费了,怪我当时没主见,被前男友说几句就顺从他把猫要回来,真的抱歉。”

王周也摆手说:“理解的,我会好好照顾它的,你放心。”

“嗯嗯。”

两人说完,王周叫的的士也到了,徐莹抱着臂看着他们坐车离开,心中瞬间空落落的。

其实她喜欢猫,只是知道自己条件有限,不想猫咪跟着她受苦。

算了,先过好自己的生活再去想其他的吧。

*

一路上王周都恨不得多蹭小稚几下,这种失而复得感觉让他无法形容,反正就是很激动。

“终于又接你回来了星星,你想我吗,还记得我吗?”

“喵”喵呜完用脑袋蹭蹭他,表达亲近,以及肯定。

我当然记得你。

王周从徐莹那里知道对方是因为涨粉的事情把星星要回去,把星星接回来后不再继续在视频平台晒猫,想晒也只是在另外的社交平台晒,那里没现实朋友关注,还细心的关闭通讯录好友推送功能,他晒星星又不是为了涨粉赚钱,纯粹是觉得星星可爱,想和网友分享,没想到却引来别人的嫉妒之心。

不过他知道视频号上还有网友惦记着星星,专门发了一个短暂的视频,且仅粉丝能看到,让他们放心,星星已经接回来了。

从徐莹那里知道星星还没打最后一针疫苗,立即跟宠物医生预约打针的时间,还采购了不少新零食和各种猫罐头。

颇有一种孩子丢了,好不容易找回来,总觉得他在外面吃尽苦头,想各种补偿,玩具,食物,全部采购一番。

王周其实工作也忙,偶尔还要加班,但他是双休制,加班有时候不一定非得在公司,也可以在家里,这样就能经常陪着猫咪,甚至为了关注猫咪的动态,还在家里按了一个监控,随时随地可以点开监控查看它的情况,还可以用监控跟猫咪互动。

之前因为孙晓的缘故,小稚的情绪时刻紧绷,回到王周这里后,他瞬间放松下来,直接睡了个昏天暗地,两天才缓过来,差点把王周吓坏了,以为猫咪生病了,结果带去检查,医生说没什么问题,一直不醒是在睡觉,一切都正常,顺便还把疫苗也打了。

这边岁月静好,一切正常,那边徐莹慢慢振作起来,在阿梅的建议下,一边工作,一边利用闲暇时间上网课,准备考个大专证,甚至还报了夜校,去学计算机相关的,主要是文档方面的,想以后能去那种漂漂亮亮的写字楼里当个小文员。

这一切都是因为梅姐的那句,“难道你准备一辈子都在各种便利店,奶茶店当个店员?”梅姐虽然也是在便利店工作,但她还有其他工作,除了做微商,还在淘宝开店卖一些农产品,加上是本地人,没有徐莹这么迷茫。

孙晓本以为徐莹只是负气说分手,早晚会后悔和他联系,结果一连几天都没动静,他耐着性子等了一周,主动给对方发信息,却发现被删好友了,怒气冲冲的准备打电话过去质问,电话也打不通,显然是被拉了黑名单。

最后孙晓直接去出租屋找徐莹,好不容易敲开门发现里面住个男人,他还以为是徐莹新找的男友,气急败坏地质问对方是谁。

男人一脸莫名其妙说:“你谁啊,有事吗?”

对方人高马大,而且看神情也不太好惹,孙晓收敛情绪,解释说:“我来找我女朋友,她住这里。”

男人闻言说:“你说上个住户,她搬走了,我是昨天才搬进来的新住户。”

孙晓透过门缝往里面看,的确属于徐莹的东西都不见了。

“那你知道她搬哪里去了吗?”

“你说她是你女朋友,你连你女朋友都联系不上,不知道她搬家了吗?”男人一脸狐疑,“而且你这个问题很搞笑,我怎么会知道你女朋友搬哪里了。”一脸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他,说完后关上门不再理会。

徐莹本来没想过要搬家,是梅姐提醒她,说孙晓一看就小心眼,没准到时候会来纠缠她,让她不如换个地方,徐莹一想有道理,这才搬走了。

最后孙晓不得不联系徐莹的爸爸,将分手这件事说成是你女儿无理取闹,都准备结婚了,忽然要跟我分手什么什么的,还一声不吭的搬家了,仿佛受尽委屈。

徐莹接到父亲电话,才知道孙晓果然去她原来的住所找过她。

本来还没想好怎么和父母说,现在父亲亲自打电话过问,她也只好和盘托出。

本以为父亲想着她到了结婚的年纪会劝和,没想到听到她说孙晓在网上勾三搭四,污言秽语,沉默片刻说:“那算了吧,其实我也对他有意见,感觉他这人挺不礼貌的,你既然想清楚,也已经和他分了,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在那边工作怎么样?”

徐莹听到父亲这么说,眼眶一热,差点哭出来,她控制着情绪把自己最近做了什么都讲了讲。

听到女儿自己一边上班一边上课学习,叹口气说:“你说说你,当初让你好好上学你不上,现在进入社会才知道文凭的重要性,不过有句话叫活到老学到老,你既然想再考个大专证,也不晚,手头的钱够不够用,不够用我改天去镇上到信用社给你打点。”

徐莹的父母都是农民,挣点钱不容易,虽然平时沉默寡言,对他们姊妹严厉,但真遇到事情,并不会一味责怪。

“不用了爸,够的,你和妈在家注意身体,我这边没什么事,等年底了我回去看你们。”

“你也多注意身体,别老熬夜。”

“知道了。”

这一通电话让徐莹悬在心中的石头终于了落了地。

徐莹所在的便利店是连锁的,在阿梅这个店长的操作下,徐莹换到了新住所的便利店工作,这下孙晓还想纠缠,彻底找不到她人。

徐莹开始新生活,王周也给小稚带来了一个新的小伙伴。

是一只不足月的小奶猫,他每天看星星一只猫在家里,总觉得这样太孤单了,早就想着要不要再去绑架一只小猫回来给星星作伴。

没想到同事在自己住的小区绿化带里发现了一只饿的嗷嗷叫的小奶猫,是一只小白猫,也是田园猫,看样子还不足月,同事手忙脚乱的带回去养了一阵,看小奶猫缓过来了,这才开始给他寻觅新的主人。

同事优先想到的就是已经养猫的王周。

“哎呀,我是合租,不能养猫,室友会有意见的,也就通融这两天,我得赶紧给它找个新铲屎官,这不就想到你自己住,已经有只猫了,问问你要不要。”

俩人可以说是一拍即合,王周说:“我正准备再绑架一只给星星作伴,一只猫在家真的看着太可怜了,两只猫还能一起互动一下,我跟你一块去接猫吧,这猫性格怎么样?”

同事拍着胸口说:“温顺的很,就是吃东西很凶猛,跟有人抢它吃的似的,每次都吃的满地都是。”

王周一听,笑着说:“能吃是福,要是这不吃那不吃,还真不好养。”两人说着说着,商量着下班直接过去接猫。

于是,在星星悠闲地巡视自己的地盘时,下班回来的王周从怀里掏出来一只白团团放在他面前,只见这只白团团像只小狗狗一样,鼻子灵敏地窜到猫粮碗前,也不管自己吃不吃得了,吭哧吭哧埋头苦吃,动作太大,猫粮四散开来。

星星:什么东西从我面前窜过去?

王周:哈哈,这猫怎么跟狗一样。

白团:喵呜喵呜吃吃吃吃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