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幼崽后的那些事 第40章

作者:何书 标签: 快穿 现代架空 萌宠 穿越重生

吃过中午饭,村民就回去了,毕竟网上再热闹,他下午还要去河里抽水浇地,忙得很,早点回去还能睡个午觉。

馒头从他们的对话里拼凑出来事情的大概。原来是在网上小火了一把,一想到可能很多人都看到过他和小黑肿脸的样子,以及想到今天村民伯伯回去,肯定要把他的绿脸放上去,一下子就释然了。

能逗笑大家,给素未谋面的人送上一抹笑容,想一想似乎也很幸福啊。

没准有上辈子养过他的人也能刷到关于他现在的视频呢?

如果能逗笑曾经照顾过他,彼此陪伴的人就更好了。

我在新的家庭过得很好,自由又快乐,希望你们也是。

今天刘家中午因为又炒肉的缘故,隔壁孙家的小猫闻到味再次跳到房顶,在二楼伸着脑袋看堂屋的方向。

“喵呜~”一听就是嘴馋了。

馒头站起来,走出堂屋,站在廊下仰头看,刘家的院外种着桃树,不算粗壮,但结了不少脆桃,没管过,所以一些脆桃上有虫洞,树干上溢出桃胶,喵咪就蹲立在桃树的前面,郁郁葱葱的桃树枝干像孔雀的尾巴在它身后舒展。

他知道它叫牛奶,他仰头看牛奶,牛奶也垂首看他。

“喵”

“牛奶,牛奶,跑哪儿了,吃饭了!快点来,森森特意给你抓了两串蚂蚱!还抓了小鱼回来!”秀芝在自家院子里四处喊牛奶,森森是她亲外甥子,暑假来她这里玩,很喜欢牛奶。

牛奶兴许是嗅到了鱼的气息,收回视线扭身三两下轻盈的离开了。

看猫咪走后,馒头也收回视线,去廊下小水桶里喝水,吧唧吧唧,舌头打在水面上。

今天好像没有那么热了,前几天热的他从早到晚哈着舌头,隔一会儿就得补充水分,可难受了。

没过几天,馒头和黑子的脸都恢复正常,两只狗狗又可以天天和锅盔撒欢,只是都不约而同的离有蜜蜂的地方远了点,黑子更是看到就跑,显然一次教训就够。

因为这次俩只小狗狗都肿脸的缘故,黑子对馒头颇有点心心相惜,难兄难弟那味,每天早上和下午雷打不动的来刘家门口找馒头玩,为什么中午不来,太热了……

金宝的暑假作业终于在最后几天全部写完,纵然有一些数学题写的不是很对,但最起码他把全部空白处都填写了,没了暑假作业的束缚,金宝彻底撒丫子,玩的更疯了。

应该是假期最后几天的狂欢,和村里的小伙伴上树掏鸟蛋,去小溪里捡田螺抓螃蟹,馒头跟在后面,四只爪子还有肚皮刚好泡在溪水里,小爪子踩在石子上,但说实话,天气热的很,这溪水很浅,流动的也慢,都晒得有点烫皮了。

铁蛋捡了一小桶,里面有泥鳅,田螺,螃蟹,还有龙虾,以及几条手掌那么长的小鱼,热的额头淌汗。

“走吧,去前头那里洗个澡,太热了。”

金宝今天出来没带银宝,银宝那会没睡好,闹人,被奶奶拉到田里去了。

铁蛋和金宝去的地方稍微深一点,但也只是比溪水深一点,大概到他们的大腿处,河水清可见底,能看到水底的鹅卵石,这样的小河,馒头倒没有那么紧张,只要别去河提那边就没事。

这个地方除了金宝和铁蛋,已经有三四个半大小孩泡在里面玩,还有个孩子拿那种打过气的轮胎套在身上当游泳圈在水里扑腾。

金宝一跳下去就和铁蛋互相泼水,闹成一团。

看这么多孩子,有大有小,并不是危险区域,馒头放心地也扑通跳进去,这水温就刚刚好,纵然表面是热的,里面也还是凉的,搅合搅合舒服的很。

别说,这么热的天,泡水里,河边还有树荫投下来,真的很解暑。

黑子远远地看到这边这么热闹,屁颠屁颠也过来了,在岸边看到馒头在水里泡着,毫不犹豫扑通一声也跳进去,一瞬间水花四起,好在两只小狗没有去人堆里,倒也没影响其他人。

黑子从水里钻出来,和馒头一样狗刨,游到他旁边,鼻子碰一碰他算是打招呼。

馒头羡慕地看着黑子的体格,大家这段时间都长大了一些,但黑子的生长速度明显高过他,肉呼呼的身子,比他都大了两圈有余。

虽然他会被黑子叫过去吃它的狗饭,可黑子还是长得更快一些,身躯也更挺拔,甚至隐隐能看到薄薄的肌肉,摆动之间比较明显,静态更多的是圆润,毕竟还是幼崽期,肉呼呼一些。

馒头也是肉呼呼的,但他的肉更多的是软乎的那种虚胖。

力气上已经没办法和黑子抗衡了,俩小只更小的时候,馒头还可以依靠技巧,现在只能和锅盔配合在一起才能压制黑子。

这么一看,黑子未来肯定是那种非常帅气挺拔又结实的大狗狗。

金宝和铁蛋也没在水里玩很久,大概二十来分钟就上岸,抱着衣服往家跑,浑身湿淋淋的,等一会儿太阳落下去,河边再来个小风,会有些冷的,俩小子嘻嘻哈哈赶紧跑。

“看谁先到三婶家门口!”

黑子和馒头比他们要早上岸,这会儿毛都晒干了,看金宝铁蛋玩够了,馒头主动叼住金宝的小水桶跟上他们往家跑,黑子跟在旁边,路过一些草丛时,会被里面的蛐蛐或者小青蛙吸引,低头看一会儿,再继续加快速度赶上馒头。

路上有认识金宝的村民跟他打招呼,然后问金宝。

“这后面是你家狗子啊,还知道帮你叼着小水桶,真聪明。”小水桶是红色的,很显眼,村民一下子就看到了。

金宝得意洋洋地显摆,“它叫馒头,不仅会帮我拿东西,我上次跟后村一个小孩打架,他还帮我呢!”其实也不是帮,是馒头在拉架,用身体把那个小孩给隔开了,不想他们闹起来!后面还咬着金宝的衣服要他算了,汪汪汪叫着让赶紧回家。

但他隔开对面小孩的行为落在金宝眼里就是帮他忙,撞开了对方,只是小狗狗力气小,没太撞动,但对方明显被吓到了,生怕被咬,先溜了。

这件事在金宝的心里狠狠挤上一笔,逢人就讲!

说的馒头都不好意思了,要不是嘴里叼着小桶,都想汪呜一声表达一下羞涩。

“这么忠心,不错不错,好好养,是条好犬。”

“我可喜欢馒头了!”金宝说完,扭头冲馒头笑一下,继续往家跑,还让偷偷跑到前面的铁蛋慢一点。

“你怎么自己跑了不等我,你要是先到了也不算!”

铁蛋头都没回,哈哈笑着说,“我不管,我先到!”

馒头到家把小水桶放院子里,金宝回屋里换衣服,他扭头就去黑子家看看有没有狗饭可以蹭点。

正在长身体,能蹭一点是一点!

反正黑子不护食,嘻嘻。

9月悄无声息来临,1号那天,刘贵骑着电动车,带着金宝银宝去学校报名,金宝银宝都在镇上的私立学校,村里的幼儿园因为人太少,办不下去,所以周边的村子都把孩子送到镇上读书,有校车,管饭管接送,每个月交生活费。

馒头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也长得更加健壮可爱,以前是一小团,现在肉眼可见比刚来刘家的时候等比例的放大。

好像小奶狗都长得挺快的,变化是肉眼可见的,尤其是锅盔,本身就比馒头和黑子大一俩月,它现在的个头可比这俩兄弟大多了。

第一大是锅盔,第二大是黑子,黑子不仅比馒头大,份量也更重一些,衬托的三只小狗狗里,馒头更加清秀可爱,瘦瘦小小的,其实没有很瘦小,都是被馒头和黑子衬托出来的,加上本身还是个白毛的,气势上差了两只狗狗一大截。

一开始还好,最让馒头困扰的是,黑子现在重不少,但它又特别特别喜欢跟他打闹,有时候不控制力道扑过来,或者用身体撞过来,偶尔用屁股,糯叽叽的馒头就会趔趄一下,上次下巴直接磕在地上,好在是磕在厚厚的草地上,倒也不疼,就是怎么说呢,每次都被撞飞,真的显得很弱好吗!

“汪汪汪”你别过来啊!

家里小孩去镇上上学,大人们又要务农,狗子们只能每天聚在一起,黑子是雷打不动等三叔三婶去忙农活就出门找他玩。

看到他的时候就会加速冲过来,他看到还能躲一下,这次就是,他恰好看到!

要不是叫那两三声,黑子刹不住车就又撞过来了!

黑子看馒头凶巴巴的叫声,其实不是凶,是严肃制止,黑子可能不明白,半路停下来,用可怜的狗狗眼看着他,然后爪子抬起放下,仿佛想扒拉一下馒头,问问他为什么不让它靠过去。

“汪呜……”哼哼唧唧的,再怎么比馒头大两圈,重一些,可也还是个未成年小狗狗。

馒头很想对黑子说:哥,你比我大,成熟点,不要随便欺负弟弟好吗?

不知道弟弟这小身板经不起你那快速冲刺的热情撞击!你冲过来,我直接就飞出去了,还要滚动两下的那种。

可是谁又能拒绝一双萌动可爱的狗狗眼望着你呢!

心软的馒头叫停黑子后,主动凑过去,用爪子拍了拍黑子的脑袋,仿佛安慰,再用脑袋蹭一下。

“汪……”好了好了,哥,别委屈了。

被馒头这简单的两个动作一哄,黑子就跟个二傻子似的继续恢复欢脱热情的本性,扭动身体,摇头晃脑,凑过去跟馒头脑袋贴贴。

“汪汪汪”再叫几声表达快乐。

忽然一阵悠扬的音乐传来,一听到这个音乐,馒头就立即往村头走,这是校车上的音乐,幼儿园放学了!

金宝上的小学,住校,一个月回家一次,银宝上的幼儿园,每天车接车送。

馒头转身去接银宝,黑子跟上,两只狗狗一起过去。

等它们小跑着来到村头,校车刚好停下来,车门打开,坐在车门附近位置的跟车老师走下来。

跟车老师显然已经认识馒头和黑子了,直接叫到:“银宝,你家狗狗来了!”然后银宝拎着书包笑嘻嘻地被老师牵着下来。

馒头主动凑过去,要帮银宝拿书包,老师一开始还不敢接近馒头,但见到的次数多了,看得出来它很温顺,现在已经习惯性主动把银宝的书包套在馒头的脖子上。

然后看着银宝和两只狗狗一起回家,村口这条直线进去,大概走个七户就是刘家,听到音乐声的周霞站在门口,远远地跟老师打了个招呼。

校车上的小宝贝们都伸着脑袋看,但因为系着安全带,里面的不能起来,也就这面车窗的可以看到,其中一个小男孩和旁边的人稚声稚气地说话。

“我家也有狗狗!”

“我家有猫!”后座的伸着头在两座之间的缝隙里看过去,试图参与到对话中。

另一个立即说,“我家有猫还有狗!”

“我有哥哥!”别人比猫狗,另一个小女孩想来想去,吐出这句,一时之间,一车厢的小朋友开始比自己家有什么。

“我也有哥哥,我家还有牛!我爷爷养得!”

“我外婆养了羊!”

老师听得一脑门黑线,坐上车后,让他们都安静点。

“好了好了,谁家没养点啥,不要吵了,坐好了。”继续缓慢往前行驶。

馒头去接书包的时候,黑子一直远远地蹲立在旁边没过去,虽然不会说话,但它好像知道自己块头大一点,可能会吓到车上的小朋友。等到银宝和馒头走过来的时候,黑子才跟上,接着主动去咬住馒头脖子上的书包,帮忙叼着,仿佛怕累到馒头似的。

馒头则觉得黑子这是认为他太弱!

“汪汪汪”我可以自己来的!

黑子听到声音,看一眼馒头,没有理会,昂首挺胸直接跑了。

超过前面小跑的银宝,一阵风般的停在刘家门前,慢慢跨过门槛,把书包放到了小椅子上重新走出院子,一脸求夸奖的看着馒头。

光这样还不够,等馒头终于到家门口了,还要围着转一圈,满脸写着:快夸我,快夸我!

馒头看到这邀功一般的表情,在心里抽了抽嘴角。

幼稚鬼!

此时旁边的一棵树上忽然传来一声喵叫,黑子下意识往旁边弹跳开,馒头和黑子都看过去。

是隔壁的牛奶。

黑子冲牛奶汪汪叫两声直接跑路了。

前段时间牛奶劈头盖脸打了黑子脑袋一顿,黑子现在不敢招惹这猫子,一脸惹不起我躲得起,好狗不跟猫斗的架势。

至于为什么打起来,牛奶在树上咬住了一只蝉,跳下树的时候,蝉不小心掉到地上,附近的黑子看到了就飞奔过去准备叼走,牛奶看到,直接炸毛,冲过去就是一顿佛山无影猫爪,左右开弓,黑子根本来不及反应,牛奶打完已经一爪子拍飞蝉,闪电般再咬起来跑了。

挨了一顿打的黑子跟个傻子一样站在原地,仿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切结束的太快。

旁边目睹一切的馒头看得直乐,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