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蒙蔽 第42章

作者:金刚圈 标签: HE 近代现代

谢厉站起来,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我不是怕连累你,我是害怕要是连你也被常冠山盯上了,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晚上,风铃酒吧里人来人往,谢厉戴着棒球帽和一副平光眼镜,若不细看,一时间倒真是难以认出他人来。

他在吧台附近坐下来点了一杯啤酒,喝两口拉住一个端着盘子的服务生,问道:“今晚你们时老板有来吗?”

那服务生是常小嘉出狱之后新招的打工的大学生,跟鸿坊没什么关系,招他进来那天正好谢厉也在。

服务生愣了愣,头顶的灯光闪烁照得谢厉脸上忽明忽暗,棒球帽檐划下一道黑色阴影,他于是也没认出来,只说道:“时老板这两天都没来过。”

谢厉松开手,微笑道:“谢谢。”

他又坐回去喝酒,端起玻璃酒杯,几口便将里面的啤酒全部喝完,空酒杯放在吧台上。

酒保问他还要不要来一杯。

谢厉摇了摇头,他站起来打算离开,刚回过身便看见时弘箐出现在了酒吧大门口。

时弘箐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在大门口停下脚步,视线缓缓扫过整个酒吧大厅。

谢厉压了压帽檐,打算朝他走过去。

而就在这时,谢厉突然脚步一顿,因为他看见紧随在时弘箐身后,常小吉从酒吧大门走了进来。

谢厉停下脚步的同时,装作不在意地对身边经过的一个年轻女孩打了声招呼,唤道:“美女。”

那女孩是个陪酒女,听见谢厉招呼,便立即凑过来挽住谢厉手腕,探头从帽檐下看他的脸,发现那副黑框眼镜后面有一张英俊的脸之后,还颇为开心,说道:“帅哥,喝酒吗?”

谢厉搂着她转身,说:“走吧,请你喝酒。”

转身的同时,谢厉看见时弘箐转头跟常小吉说了句什么,然后两个人同时朝谢厉的方向看过来。

他妈的,时弘箐居然是常小吉的人,谢厉心想,搂着怀里的陪酒女快步朝前走去。

陪酒女以为要去吧台,却被推着朝里面走,心里莫名其妙。

而谢厉走到大厅边缘,突然松开了手,加快速度朝风铃酒吧的后门跑去,他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背后的骚动,他知道有人追过来了。

谢厉知道酒吧的后门在哪个方向,但他从来没有从那里走过,期间撞到了一个拿着酒瓶的员工,没时间耽误,把人推到一边继续朝里面跑去。

后门就在通过厨房之后那间放着潲水桶和垃圾桶的房间后面,有一扇门和一扇窗户,穿过门是一条狭窄的后巷,只能容一辆垃圾车通过。

厨房里厨师正在忙碌,有人问了他一句找谁,他没有回答,直接穿过厨房,来到后面房间,却发现后门竟然被一把挂锁给锁住了。

他摘了眼镜和帽子,想问厨师有没有钥匙,却看到常小吉的手下已经追进了厨房里面。

谢厉于是退回去,想要打开窗户,窗户倒是没锁,但是是一扇半固定的推拉窗,拉开的缝并不足以让一个人通过。谢厉跳上窗台,用身体撞了一下玻璃,感觉到整个窗框都在晃动。

他撞第二下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闯了进来,伸手把他从窗台上拉下来。

谢厉落地时先蹲下来,然后起身用肩膀把一个人撞开,反手抓住另一个人的头发,直接把那人脑袋按进了面前的潲水桶,那人整个人都懵了,挣扎着抬起头来喘气,然后谢厉抓住他的腰把他整个人都推进了桶里面。

塑料桶里有大半桶潲水,溅出来不少落在谢厉身上,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

而刚才被他推开那人已经扑了上来,谢厉抓住他手臂往前一拉,抬起膝盖撞在他腰上,再用腿部力量一撞将人撞在垃圾桶上,按翻了整个垃圾桶。

谢厉听到了常小吉的声音,他突然改了主意,决定不跑了,先把常小吉扣下来再和常冠山谈,他一侧身躲到门边。

常小吉站在门口却没有进来,他只是喊道:“谢厉!”

谢厉自然不应,沉默地靠在门边。

常小吉的手下这时从潲水桶里爬了出来,趴在地上呕吐,另一个人不敢再上来,朝外面喊道:“吉少,他就在门边,你要小心!”

谢厉看他,冷笑了一下,漂亮的眼睛弯曲着,漆黑的眼珠转向敞开的房门方向。

常小吉又说道:“谢厉,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带你去见小嘉。”

谢厉依然不动。

这时,时弘箐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他说:“谢厉,嘉少在医院,你跟我们去看看他吧。”

谢厉眉心蹙起。

时弘箐缓慢地走了进来,他举起双手,神情平静转身看向谢厉,面对着面说道:“他不肯吃饭,饿了自己几天,现在在医院里输营养液,你再不去见他,他可能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谢厉沉声道:“你不要骗我。”

时弘箐说:“我不骗你。”他说完,伸手进衣服口袋里,同时还对谢厉说道:“我拿手机,你别紧张。”

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视频通话过去,接通之后对那边说道:“让我看看嘉少。”

然后,时弘箐把屏幕转向谢厉。

谢厉看到屏幕里面的背景的确是医院,常小嘉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眼眶凹陷,手上正挂着点滴。

他下意识咽一口唾沫,想开口说话时发现喉咙里发不出来声音,那一霎那他心就乱了,慌乱得可怕。

常小吉这才走了进来,看见里面一片狼藉便狠狠皱起眉头,对谢厉说道:“走,跟我去医院。”

谢厉坐进常小吉汽车后座的时候,心里还是一片兵荒马乱,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除了担心,他更多的是觉得害怕。

他想他怕什么呢,他大概并不是害怕常小嘉会出事,因为常小嘉人已经在医院里了,他现在就过去看他,他会叫常小嘉不许再闹别扭,以后乖乖吃饭,常小嘉会听他的话。

那他还怕什么呢?他或许是害怕常小嘉那里来的莫名其妙的感情,为什么那么依赖他,为什么离开了他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他们认识才多久?相处才多久?常小嘉了解他吗?知道他是什么人吗?这么喜欢他做什么?

他怎么敢承受住一个人那么深的感情?而且这个人还是常小嘉,他接近他是不安好心的,是怀着目的的!

谢厉靠在椅背上,疲惫地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