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变成了两个 第33章

作者:七层君 标签: 破镜重圆 娱乐圈 HE 近代现代

“是我把你保出来的。”

综艺拍摄的地点大都在公共场合,“陆择”连安插眼线都不用了,直接派人在大街上监视着。冒牌货刚被警察带走,他就去找了陆家在海外熟悉当地流程的律师,还好没什么大碍,是可以用钱保释出来的程度。

“以后不要再给然然添麻烦。”

小季舒城自觉理亏,赌着气一句话都不想说,突然又想起些什么。“你不要多事,告诉我家里。”

他和陆择不同,这次来找卫然完全靠的是自己。就算舅父知道了能帮的也很有限,小季舒城不想搞得国内兴师动众的。既然自己被保出来了,他想尽快回到卫然那里去,他还有很多话想对他说。

“等一下,”陆择拉住了他,“不准你去骚扰然然。”

“……大叔,”小季舒城对着他冷笑,“你是想在警局门口被我揍吗。”

“我们两个暂时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陆择难得没有生气,心平气和地解释。“远远守护着他就好。然然现在不需要我们,让他安心拍完节目吧,再来考虑以后的事。”

“你闭嘴!不要把我和你混为一谈!”

小季舒城觉得很可笑,陆择他放弃了然然自己可没放弃,自从然然拉黑了他,失去了最后的一点联系,他这些天就像丢了魂似的。身体里面有很多负面的东西在叫嚣,哪怕是不择手段他也要把卫然抢回来。

这是他身体的本能告诉他的,就好像这是他重生的意义。他是为了这个人才重生的。

“我们没法不混为一谈。”

“陆择”苦笑,自从前几天在鬼门关里挣扎回来后,想法也发生了一些改变。季舒城放下了很多执念,比如他对冒牌货的敌意。

以后也不能再叫他冒牌货了,因为他就是另一个自己,是自己的躯壳。

“有些事情,我决定告诉你。”

小季舒城瞪着他,眼神有点凶狠。他直觉“陆择”要跟他说的是很重要的事,可他或许并不想听。

……

小季舒城还是决定去面对了,他和“陆择”两人单独待在陆择的豪车里,听完了他解释的一切。

“所以就是你冷暴力然然?还出轨了?搞了个小三,伤了然然的心?”

“我没有……”

季舒城还没说完,年轻的自己就狠狠一拳揍在他的脸上。车内的空间相对还是狭窄,小季舒城的这一拳没有完全施展开,没有畅快地替然然出气的那种感觉。

“搞了半天原来就是你干的。出去,让我揍个够。”

小季舒城甚至没有觉得很意外,到了这一步,他大概已经猜到了。“陆择”就是他失去的记忆。

重生的时候,身体和灵魂分离了。原本应该是自己带着过去不堪的记忆,重生在年轻了十岁的身体上。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变成了现在这样。

“也对,这么污垢的你, 配不上他。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

“陆择”一定不愿意见到这种情况发生,但小季舒城却很满意,他心里负面的东西也消退了一些,他现在又有了信心,卫然最终还是会接受自己的。毕竟他和“陆择”不一样,他有干干净净可以期许的未来,但是“陆择”只有不被原谅的过去。只是眼下然然把他们当成一体的了。

原来他们之间不需要公平竞争,他本来就赢过了对方。十八岁眼里只有爱人的自己,和三十多岁出过轨的自己,根本不需要竞争吧?

“……”

“陆择”看着他,也是看着自己,心里很是酸涩,无法不承认那一份嫉妒羡慕的情感在作祟。那天半夜然然来找自己,还在他身边坐了一会,他已经很满足了。哪天消失的时候,或许他可以攥着那点温情的东西安然离去。

“我可能守不到节目录制结束那天了。”季舒城像是在交代后事,“我能感觉原身是性格强硬的人,不会允许我分享这副身躯。如果哪天你觉得陆择像变了个人,然然就交给你了。余生都替我好好照顾他。”

“!”

年轻人愕然地望着说这些话时候的“陆择”。“陆择”脸上的忧郁,浓重得化不开了。他原本当然是想独占卫然的,可此时的心情却变得沉重起来了。

第38章 季舒城和小狼狗,一起追老婆

卫然从左思羽那里得知,小季舒城被陆择保出去了。左思羽也随后到达了警局,办完手续将节目组那几名工作人员保释了出来。

“是我造成的。对不起,前辈。”

刚开拍就遇上了糟心的意外,卫然一见到左思羽就道歉,综艺录制和拍片一样,多拖一天都是有各种损耗的,何况综艺的时间安排更加紧凑,定档了什么时候就开始宣传造势,每期节目都要至少提前一周多录制,才能有充足的时间制作后赶上发布。

这次节目原本的目的,是让商逃离某个男人的控制,因此宣传上没有选择投入太多钱。再接下来加上的一个目的,是给卫然散心,左思羽本人其实也没有太看好这个项目,他做好了亏钱的准备。这次他是为了喜欢的人和朋友而做的。

“为什么要道歉?是季舒城发现你在这里,然后过来闹事。要道歉也该是他道歉。”

酒店房间里,左思羽安抚着卫然。他也听说了商和秦翰文弟弟在节目现场吵架的事。“要道歉也是我向你道歉。你不要太责怪阿,这两年他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发生了什么吗,我没感觉出来啊。”

卫然有点困惑,是他反应迟钝了吗?他自觉心思还是挺细腻的,以为商就是那样古灵精怪又冷漠的性格,天才总会有一些与众不同之处。

“没什么。”

左思羽住了嘴,商的计划不能告诉然然,将他卷进来就太危险了。他打开保温的包装,将精致的中式饭菜和点心一样样往外拿。今天他不在是因为有商务上的安排,然后回来路上亲自去取了一家中餐厅的大厨烧出来的菜肴,食材也是他让朋友从国内空运过来的。被警局那边一耽误,饭菜都变冷了。

“来看看还能不能吃了。”左思羽摸了摸饭盒,“算了,我明天再叫他们做一份。”

“不要浪费了。”

卫然一个月没吃到像样的中餐,虽然这边的甜品充分满足了他的喜好,吃多了西餐还是会腻的。卫然很感动,他只是前两天随口说了一句,左思羽就搞了那么大的阵势。

“这么多菜,跟我一起吃。”

左思羽当然求之不得,满脸笑容地坐下来分了筷子。菜太多吧台这端的卫然够不到,他夹起来送到他面前,卫然下意识地张嘴,才发现左思羽是在喂他。

“放我碗里……就行了。”

卫然的脸上有些发烫,最近他每天都和左思羽在一起,他清楚左思羽为了他,将近一个月没有回国,怎么劝都不肯走,还让合作方前来欧洲洽谈,工作上的事应该受到了很大影响。

左思羽默默地照做了,眼下气氛正好,他觉得也到了适当的时机,小季舒城的出现多少又带给了他心理上的刺激。

“然然。”他认真地注视着卫然的眼睛,语气无比温柔,“等节目拍完了,我们就在一起吧。”

“……”

卫然没有回答,他想不出是该接受还是拒绝,他最近和左思羽走得近,本来就是在试探一种未来的可能。可今天小季舒城出现在自己面前,一下子扰乱了他的心。

“前辈,你喜欢我什么?”

以前他就想问了。卫然苦笑了一下说。“我其实挺无趣的。别人说我是个没有情趣的人。”

左思羽一愣,很不高兴的样子。“谁说的?我去揍他。”

“我喜欢的人,自然有吸引我的地方。别人不喜欢的地方,可能正是我喜欢的。”

左思羽好像误会了,季舒城从来没这么说过,最后他是从三儿那里听到的。卫然低头叹了口气,他选择相信左思羽的话。

卫然将那个又凶狠又可怜的眼神,在脑海中慢慢拂去,他决定的事情,不想再反悔了。回去跟小季舒城在一起,始终也摆脱不了季舒城这个名字对自己人生的影响。

卫然抬起了头。“我答应你。等节目拍完了。”

卫然的双手在吧台底下攥了攥,尽量不去想那只他曾经在下雨天收留回来的狗狗了。

*

所幸没受到太多影响的节目组,第二天重新开始了拍摄。

商和秦书洛真的像演戏一样,接着昨天中断的地方继续吵,有关钱怎么花的问题谁都不肯让一步。现在这两人凑到一起的时候,卫然已经看出一种喜剧的感觉了。他也懒得劝架了,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冷冰冰地冒出一句。

“吵累了吗,要不要喝口水继续?放心,身为总管,买水的钱我还是会留给你们的。”

不知该怎么吐槽卫然的这句,低情商二人组竟然乖乖地闭嘴了。

接下来的几天,卫然仿佛换了人设一般,平日里是温和腼腆的总管,一旦商和秦书洛起了争执,冰山大魔头卫就上线,还是那种喜欢说冷笑话的大魔头。

“想去那个地方就求我啊。”

“要不你俩在街上比个五十米跑,谁赢了就走谁的路线。”

“你确定这家店好吃吗?如果进去没吃饱导致咱们今天的资金不够用,明天你就端着碗上街乞讨吧。”

……

一周后,《花样哥哥》首期节目上线平台,在没有过多宣传的情况下,突然就凭着嘉宾们的人设和互动火了。收视率从起初的后排倒数,飙升至了同时间段的第一位。

‘这个反差大魔头总管我好爱!’

‘论美貌影帝和任性弟弟都被总管驯服了是种什么体验。’

‘哈哈哈被冷笑话尬到了,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感觉憋得慌。’

‘然然实在太可爱了!把那两个人治得服服帖帖的。’

‘洛洛每次听到冷笑话时懵逼的眼神,真是笑死我了。’

卫然翻着评论和弹幕,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他的粉丝数量,随着节目的播出也猛增了一波。谁能想到他一个正儿八经认真低调演了十年戏的演员,在快三十岁的年纪,除去上次和助理炒CP,这次又因为综艺里奇奇怪怪的人设火了。实在是有点不务正业的感觉。

不过卫然对于流量高低并没有那么在意,等拍完了节目他还是要回去继续拍戏的。

在评论和弹幕里面,时不时会夹杂几条,有关季舒城的留言。卫然离开国内时机场里的照片没有大规模流传出去,但网上依旧保留了一些传闻,说他和季舒城已经分手了,因此才会出国接综艺。诚然CP的超话也没了以往的热闹,都是在每日打卡问他们分手的消息是否属实的。

*

几个礼拜过后,节目的热度不减,持续的高人气,众人已从伦敦转移到乡下地方,下一步的目的地是前往中欧。这一个阶段的主题是拍摄欧洲的田园风光,在英伦取景完毕后,会飞到中欧继续拍摄这个主题,最后再次回归古老而繁华的城市。

这档旅游综艺的节奏比较慢,现在和有趣的人设结合在一起,产生了意料不到的效果和看点。

“没想到你这么有综艺感。”

左思羽也觉得意外,他原本做好亏钱准备的项目,目前形势非常好,已经有各种品牌方在接触寻求合作了。左思羽肯定是挑了最好的资源全部给卫然。反正这是商最后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了。

门铃响了,正好商来找他们了。左思羽估计他是想跟自己商量那件事情的。

今晚入住的是一家中世纪城堡改造的酒店,酒店本身就是景点,里面还建了个鬼屋游乐园。秦书洛毕竟年纪小,已经去疯玩了,他那名天天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助理,发了条求助的消息让卫然过去帮忙一起照看,万一节目之外出了事磕着碰着了,秦总会杀了他的。

卫然想起对秦翰文的承诺,立刻起身去找人。不过秦书洛都是二十岁的人了,卫然觉得秦翰文对这个弟弟实在有点宠过了头。

“我去鬼屋看看。”

左思羽听见这两个字,雨隹木各氵夭次也开始不放心起来。“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了,那边有好几人在。”

“你们俩最近进展得不错啊。”

商盯着卫然看,要是他离开之前,能见证左思羽将人追到手就好了。以后恐怕连左思羽的面都不是经常能见到。

“我们还没到那一步。”

卫然有些害羞,虽然现在录节目的时候他是“大魔王”,私底下在影帝面前他跟原来没什么变化。虽然对于真实的商卫然多少有一点破灭,演技上依旧还是他的偶像。

“我和前辈说好了,等节目拍完才能正式在一起。”

上一篇:沉默样本

下一篇: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