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变成了两个 第32章

作者:七层君 标签: 破镜重圆 娱乐圈 HE 近代现代

否则也不会在季舒城重生了之后,还和自己一样,拥有以前和季舒城相关的记忆了。

卫然提到那个名字,心里还是刺痛了一下。爱的对面是冷漠。他明白自己想要彻底忘记季舒城,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毕竟他们十几岁就在一起了。……那几乎是跨越了出生以来半个人生的长度。

*

卫然赶在凌晨之前回到了酒店。早上左思羽过来敲门叫他下去吃早餐,卫然刚睡一会就被吵醒了,很想再继续睡一会。左思羽就叫人将早餐送进了房间,好像没对他睡眼惺忪的模样起疑心。

卫然强迫自己忘掉半夜发生的事情,当作没见过那个男人。综艺本来即将要开拍,因为嘉宾之一突然替换成秦翰文的弟弟,左思羽这两天也忙着去处理突发事件了。

左思羽跟原本的资方有比较频繁的合作关系,加上秦翰文开出了很多条件,总结下来的意思是如果答应,他会把许多圈内资源让给左思羽。如果不答应,就等着他以后使绊子了。左思羽的公司总部母亲设在魔都,和秦翰文一南一北,因为他起步晚各个方面都和对方有距离,真要是干起来肯定是吃亏的。

秦翰文一副摆明了欺负后起之秀的嘴脸,双方陷入了僵持。最后秦翰文找到了卫然。

“嫂子,你放心城子已经拒绝我了,他不肯帮我照顾小洛。嫂子……至少看在小洛的份上。”

自从季舒城的身份暴露,秦翰文又变成了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一个一口嫂子。

“我跟季舒城没关系了,你不要那样叫我。”

“我叫习惯了,改不了口。”秦翰文笑得极其纯良的样子,“我们撇开城子,不谈他。我也是因为你在,才把小洛塞进来的,圈里只有你我才放心,你不会欺负小洛,所以替我照看他好吗?”

“嫂子,你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弟弟,我很看好这次的综艺,火起来就能拉小洛一把。”

“……”

秦翰文的话在卫然听来都是借口,他手头的资源是左思羽的几倍,根本不愁捧不红秦书洛。

“我向你保证,假如这几个月城子来骚扰你,我帮你对付他。”

“……”

“小洛他也很喜欢你,听说你在这个节目里才来参加的。”

秦翰文忽悠起人实在太可怕,卫然本想拒绝的,最后昏头昏脑地就答应了。他好多年没见到秦书洛了,虽然那孩子从小被宠坏了脾气不好,很难相处,但本质是好的。卫然感觉他去了别的剧组节目,即使有他哥替他撑腰,也难免会有人给他穿小鞋。

“所以,你和他弟弟认识?”

连卫然都临阵倒戈了,左思羽选择向秦翰文妥协。至此,《花样哥哥》这档综艺,四名嘉宾就这样定下来了。

卫然模拟了一下商和秦书洛在同个空间相处的场景。觉得头都疼了。他之前想过影帝虽然不是热情的类型,但至少通情达理。最近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感觉商的情商可能也就比秦书洛高个一丢丢。……转换成狗狗智商的话,大概是哈士奇和阿拉斯加的区别。

卫然自己最不擅长人际关系方面的事情了,可他们接下来几个月都要共同生活共同行动。这个节目真的能按照进度表,顺利拍出来吗?

*

“哥,你不要回去。”

《花样哥哥》拍摄现场,一个穿着很潮、眉眼精致的男孩子在向秦翰文撒娇。“你多陪我几天。”

“宝贝,国内有突发的状况要处理。”

秦翰文在他弟弟面前永远是好哥哥的模样,笑容人畜无害。“卫然会替我照顾你的。”

男孩子不情不愿地同意了。秦翰文笑眯眯地问。“临别之吻呢。”

秦书洛踮起脚尖,在他脸上啵地亲了一口。周围一片寂静无声。正常二十岁的男孩子会这样亲自己的哥哥吗?难不成他们打着兄弟的掩护,私底下是那种见不得光的关系?

“你在这里要乖,不要给别人添麻烦。”

秦翰文在心里暗暗享受着宣示所有权的举动所带来的愉悦,他精心培养了这么多年,才养成的好习惯,剩下的类似晚上可以在一张床上睡觉的习惯,就不能随随便便展示了,否则别人会把他当变态。

卫然尴尬地向一旁的商解释。“他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哪样啊?”在拍摄现场看到这一幕,商似乎也被勾起了强烈的兴趣。

“他们虽然都姓秦,但其实没有血缘关系。只是从小一块长大的。”

“哦。竹马啊。”

卫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个字说错了,原本还在兴致勃勃看热闹的影帝突然掉转过脸去,不理他了。过了一会传过来一句。“我最讨厌竹马了。”

秦翰文离开后,秦书洛坐下来伸了个懒腰,毫不客气地叫唤他的助理去干活。他的好脸色从来是只给他哥哥一个人的。

“我要吃昨天买的冰激凌。”

“那家店离这里很远,”助理很是为难,“买过来都化了。咱拍完了回去再吃行不行。”

秦书洛皱了皱眉。“我只管吃,其他的你自己想办法。快去快回,待会还需要你呢。”

助理看起来像是被折磨惯了,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起身去跑腿了。

……

尽管卫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第一天的拍摄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

根据综艺的设置,他们每天旅行的资金是固定的,由一名嘉宾负责管理。这名嘉宾被其他人称为总管,按照写好的剧本,担任“总管”的人是卫然。也只有他适合这个职位,小爱豆是来打酱油的,商和秦书洛的话根本不可能。

卫然手握那笔资金,感觉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可是刚开始拍摄一个小时,商和秦书洛就因为这笔钱要怎么花吵起来了。

(*秦书洛是隔壁《你弟弟在我手里》主角,见末尾处作者的话)

*

小季舒城站在拍摄现场的不远处,眼巴巴地望着卫然在跟其他嘉宾说着些什么。他胡子拉碴的模样像个年轻落魄的流浪汉,惹得路人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一路追过来,在这趟三个人的追逐之旅中,他被彻底丢下了。

起初小季舒城还每天坚持给他留言,诉说着自己的爱意。卫然却一直没回。直到有一天,小季舒城发现自己被拉黑了。连留言都发不出去了。

小季舒城盯着红色触目惊心的发送失败,呆呆地看了很久。他不明白卫然为什么能做到这么绝情。明明一个月前的那天,他们上一秒还是情侣的关系,突然一切都变了。

他是那么爱他的,雨隹木各氵夭次为了他其他的什么都不要了。丧失记忆的人生里就剩下了他。结果到头来的确就像卫然说的那样。他不过是在跟过去的幻影谈恋爱,他眼里还是只有过去的那个自己。

而自己根本什么都不是。

小季舒城站了很久,终于迈开脚步朝着卫然所在的位置走去。

……

“你们搞清楚,一共就只有这么多钱。花完了就没了。”

卫然像个和事佬一样,在两名嘉宾中间周旋。他也觉得这场架吵得莫名其妙,而且首先挑起的竟是影帝。商似乎对秦翰文的弟弟第一印象很差,本来就都不是喜欢合作的人,现在连装得懒得装了。

卫然用眼神向场外求助,导演示意让他继续。吵架本身就是非常爆的看点。卫然明白了导演的意思,可这两个人是真吵不是剧本。

“你们别吵了,大家冷静下来,有话好好说。”卫然感觉自己快要词穷了。

商笑了笑,语气嘲讽道。“不吵了,免得别人说我欺负没断奶的小孩子。这段不要剪进去。”

秦书洛火了。“原来影帝喜欢倚老卖老?麻烦把这段剪进去,让观众看看他什么样子。”

“……”卫然实在拍不下去了。

“然然。”

卫然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转头,整个人都僵住了。那是被他狠心抛弃的狗狗,眼神没了原先的热烈清澈,好像一头要将自己生吞活剥的狼。

第37章 一切的真相,俩男人不争了?

卫然后退一步,想起了他们之间曾经甜蜜的点点滴滴。他对年轻人的愧疚,他为了不再收到短信心软而咬牙拉黑了他。他的确对他有所亏欠。

“终于找到你了。”

小季舒城的模样有些吓人,卫然第一次见到,随后他想起他们还在拍摄节目。“有什么事情,待会再说。”

他语气很生硬,落在年轻人的耳中,就是拒他于千里之外。小季舒城上去一把死死攥住了他的手腕。“跟我回去。”

“我不回国。”

“我的意思是,回到我的身边。”

“……”

“跟我走。”

小季舒城想要用蛮力拉卫然走,他要把他拉到只有他们两个的地方,狠狠地吻他,狠狠地缠绵。他觉得好像只要把然然艹哭了,让他在自己怀里颤抖个不停,他们之间就没有隔阂了,就能把话说清楚。

卫然感觉到了他的意图,开始害怕了,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真的害怕在年轻人的纠缠下自己会心软。

“别碰我。我在拍节目,有什么回去再说。”

一旁的商和秦书洛早就不吵了,带着些复杂的表情往这里看。秦书洛对这个人有印象,似乎在他哥哥的亲戚处听说过,就是样子有些邋遢让人嫌弃。眼看着卫然要被拉走了,秦书洛刚想上去帮一把的时候,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比他快了一步。

导演和摄像都是和左思羽比较熟的人,早就被打过招呼了,不准季家的公子靠近卫然。主要是那副落魄的模样,几个人刚才一时间没认出来。

“你不要靠近卫然老师。”

“我们在录制节目,你影响我们工作了。”

“滚开,别妨碍我。”

小季舒城一手抓住卫然的衣袖,一手跟他们拉扯。最后抓着卫然的那只手被迫松开了。小季舒城火了,一拳下去就撂倒了一个。这次节目的导演摄像年纪都比较小,气血上涌起来,很快场面演变成了打群架。

“别打了!住手……”

卫然冲进去几次想劝阻都没成功,原本商很漠然地看着热闹,最后也亲自下场和秦书洛一起拉架了。

好不容易众人拉住了架,大概是路人报了警,这一场节目组内的纠纷引来了警察。结果是打群架的小季舒城和导演被带去警局调查了。

卫然再也没想到事情会搞成这样。左思羽已经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他正好开拍这天不在,这会开始往雾都这里赶了。

“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

私事引发的拍摄暂停,还是拍摄第一天,卫然情绪非常低落,本来小季舒城的出现就让他心里混乱心生动摇了。

“我能去警局看望他吗。”

“你别去了,去了也没用。这事我来处理。”

听到卫然问电话那头的左思羽,商轻笑了一声。“刚刚不要人家,现在又想去看。”

“……”

秦书洛在旁边替他回了。“你这个人有点嘴贱啊,是不是心里缺爱?”

“你……怎么说话的。”

商明显生气了,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么没素质不懂礼貌的新人。卫然感觉他们又要吵起来了,他被弄得烦躁得要命,语气很凶。

“让我安静一会行吗?要吵等到拍节目的时候再吵,让你俩吵个够!”

*

小季舒城整个人蔫蔫地待在审讯室里,面对两个陌生的老外警官,也不知道最后会怎么定义这次的事情。他闯了祸,这下子卫然会不会更不要他了。

他沮丧地垂着头,过了一会,有名律师模样的女性进来,告诉他可以出去了。他从审讯室出来,就看见了陆择的身影。

上一篇:沉默样本

下一篇: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