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变成了两个 第14章

作者:七层君 标签: 破镜重圆 娱乐圈 HE 近代现代

难道……他们两个是上辈子的交集吗?

水流打在精瘦的胸膛上,小季舒城突然有了一种漂浮在水面、失去了落脚地方的感觉,就像他起初发觉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那时的怅然若失又无措。

庆幸的是他还记得卫然。一定是他对自己太过重要,因此忘记了一切也将他刻进了身体的本能里。

……

卫然不明白为什么年轻人只是冲了个澡,出来之后看向自己的眼神变得更加炽热了。

但他跟着自己跑来剧组,胡搅蛮缠了那么多天后,不管是不是自己的意愿,今晚真的是最后一晚了。

气氛莫名变得含混暧昧。卫然觉察到了,转头不再看他刻意远离他。小季舒城也是满腹心事,想问清楚那些搞不明白的事情,话到了嘴边却欲言又止着。

“然哥,我来送晚饭了。”

在没人说话的僵硬气氛里,助理的出现算是救了场。程彦看了看两人,刚洗过澡、穿着浴袍的模样,还有空气中快要溢出来的凝重感,分手炮这个词渐渐浮现在了头脑中。他似乎是打搅了人家的好事。

“然哥,你们忙,我这就走。”

“……”

程彦带上门,心情复杂地同情着制片人。左思羽真是实惨,不过要是和季小公子分手了,下一个总该轮到他了吧。

以前怎么没感觉到,然哥原来是这么招桃花的吗?

……

小季舒城难得这么话少,一言不发迅速扒完了盒饭。卫然也有些不习惯,偷偷瞥了他几眼,心想这最后一晚,自己是不是对他太过冷漠了。

“我出去一趟。”

“做什么?”

“去买蛋糕。今天白天太累了,我买回来给你。”

卫然想起早上答应了他去甜品店的,没想到最后没能实现得成。他起身准备跟他一起去,他不是喜欢食言的人,换完衣服的少年却将他按回了沙发上,笑着说。“别了,你负责吃就行。”

他被那个笑容收买了,以前卫然就觉得,他总也学不会季舒城天生就那么瞩目的笑容,即使学习了表演很久之后他还是觉得做不到。

卫然的心跳微微加速,正走着神,走到门边拿了房卡的小季舒城又探头冒出下一句。

“现在人力这么贵,再负责给我跑腿的奖励吧。”

“等下,你说清楚再……”

话说到一半,人跑了。卫然开始胡思乱想地生闷气,他该不会真的想趁着今晚的机会,对自己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

陆择的车子静静地停在了酒店门口,像是在等候什么人出来。

可是“陆择”心里很清楚,并不会有他想要见到的那个身影,记忆里那般开心地小跑着一路朝他而来。

季舒城盯着车窗外看,夜晚的灯光照亮了每一个进出酒店的人。今天卫然离开片场后他就一直魂不守舍。之后发生的事情他都掌握了,直到卫然回了酒店,季舒城就像一个跟踪狂,跟着过来了。剧组的人说季小公子送走了母亲,和然然一同回来,然后进了房间。

受了这句话的刺激,白天插不上手的烦躁郁闷,在季舒城心里全部放大了。他一想到冒牌货取代了自己,在老婆身边转来转去,最后黏黏糊糊搞在了一起,就抑制不住地冲动,想要冲进去把野男人从床上揪起来扔了,然后告诉卫然,自己才是季舒城。

“少爷,”司机在前排望了望,“谭老爷子叫您回去吃饭了。”

“……再等一会。”

季舒城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他在冲动和克制之间反复横跳,这么一会工夫,手边的烟灰缸都已塞满了。司机时不时开窗透气,尽量很小心地不发出声响。原本陆少爷的车内从没有烟灰缸这物件,如今成了必备品。

“陆择”将最后一根烟头狠狠压进去,终于心灰意冷地准备离开。他太沉不住气,做着这般没有意义的事情,然然还没将衣服还给自己,还要拍他投资的戏,他们以后总有见面的机会。

“走吧。”

“陆择”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窗外投进的光线映着他冷白忧郁的脸庞,他转头又看了一眼,眼里的失望夹杂进了别的东西。他看见那个冒牌货走出了酒店大堂。

“等等。”

季舒城原以为冒牌货是和老婆一道出来的,观察了会发现只有他一个。冒牌货叫了辆出租,大晚上的不知是要去哪里。难道他跟然然吵架了?

“跟上去。”

季舒城吩咐司机,他倒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今天开出来的是辆外型比较低调的黑色宾利,否则陆择这些张扬的豪车跟在出租后面,难保不被人发现。

出租车开到了游客区,毫无征兆地就在路边停下了。季舒城只好让车子开过一点,然后有些拙劣地在附近停了下来。好在冒牌货下车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

季舒城皱起了眉,路边的小店挂着颜色艳丽的招牌,是家情趣用品店。这小子想做什么?然然不喜欢使用玩具,年轻那会精力和好奇心都旺盛,有时候季舒城恶劣起来,会半哄半骗地让他用了,再缠着问舒不舒服。当卫然眼角泛红地叫着他亲自上阵,季舒城觉得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假如不是玩具……季舒城似乎懂了。跑那么远的路,是为了避人耳目来买小雨伞的吧。

男人间的胜负心立刻就分出了结果。季舒城觉得自己赢了。他和然然办事从不需要那种玩意。

“!”

年轻人没有进情趣用品店,而是多走了几步,拐进旁边一家不起眼的门面朴素的店里。一家蛋糕店。

这下季舒城才彻底地明白过来。雨隹木各氵夭次

……

等到冒牌货买完东西回去,“陆择”没有选择再追上去。对方走了很久之后,他慢吞吞地下了车,站在大街上,看着对面那家店发呆。然然那么喜欢甜食。

他应该是记得的。可是却早就忘记了。

跟人一样,不放在心上了。

*

小季舒城拎着盒子进了房间,卫然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还发出了小小的呼噜声。

被他那个奇葩的母亲一闹,任谁都会扛不住,精神上的消耗太大。可他还有那么多要问的,这下又得不到了答案。

“会受凉的。”

他拿了被子过来想帮他盖上,很快站住了,注视着卫然的睡颜,在心里一遍遍描摹。真好看。小季舒城很守规矩,住在一起几个月从没擅闯过他的房间。卫然睡着时放下了所有戒备,给人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错觉。

小季舒城真的不想离开,不想让别的男人有机会。他现在一无所有,连记忆都没有,远离了他身边就失去了竞争力。

他突然从未像这一刻,如此害怕失去。

他改变了主意,扔下被子,将沉睡中的美人儿横抱起来,卫然毫无觉察,只是领口的衣襟被扯得大了些,一低头就望见了浅色的茱萸,在冰凉的空气中微微颤动着。

小季舒城的呼吸都重了,眼底下面是深不可测的欲望,如同平静水面下的漩涡,在即将迸发的边缘。

去卧室床上的路只有几步,两人贴得太近,能清楚地感觉到彼此的心跳体温。少年放下怀里的人时动作很轻,但身体覆上去的的瞬间又显得蛮横无礼。

……

第17章 事后清晨

卫然一觉睡醒,天已经亮了。

他竟对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这一夜无梦,睡得极其沉极其舒服。

就是被窝里有点热。卫然以为是春天一出太阳气温就变化得快,舒展了下身体,伸出去的手摸到了坚实肌肉的触感。

卫然脸色倏地发白,转头就看见少年躺在他的身边,双目紧闭,不知梦见了什么嘴角还带着傻傻的笑意。

“醒醒。”

他憋了半天才说出这两个字,掀开被子,使劲把他朝床的另一侧推了推。小季舒城显露出不情愿,似醒非醒间又缠了上来,两条长腿将卫然的腰夹在了正中间。

“……”

早上精神抖擞的那东西再次提醒着自己,他们昨晚睡在一起了。

卫然脸上一片滚烫,用力捏住他的鼻子强行让他醒。他现在整个人非常凌乱慌张,和年轻了十岁又失忆的季舒城发生关系,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感觉犯了很严重的错。卫然又羞又恼,气得连怎么发脾气都忘了。

“给我醒过来!”

小季舒城眨了几下眼睛,慢慢睁开了。他算是在装睡,刚才故意找个机会贴得那么近。然然推搡他推得也太狠了。

“早。”

“你,你说下昨晚怎么回事。”

面对他的从容自若,卫然都有些结巴了,他拉开自己的领口检查了一遍,发现几个类似吻痕的红点。又不能确定,也许是穿着的戏服捂得过敏。

“你有没有对我……”

小季舒城紧紧盯着他的眸子。“亲我一口,就告诉你。”

“你……”

年轻人居然在这种关键时候耍无赖,卫然说不出话,好半天才冒出一句。“给我滚下床。”

小季舒城不动一动。卫然提高了声音,终于发了飙。“滚下去!滚回家去,我不想再见到你。”

“我本来今天就要走。”

小季舒城的胸口有点刺痛,他就这么不配跟他温存吗?不过他的目的也达到了,故意造成些误会,在卫然心里留下了一道或深或浅的痕迹。

少年慢吞吞地起身,脱下睡衣时打了个喷嚏,昨晚他冲了半小时的冷水澡,最后还是在浴室里自行解决的。

卫然扭头不去看那线条紧实的年轻躯体,会让他想起曾经情事后季舒城总要抱着他入睡的习惯。他等着他换好衣服,然后离开。过了一会,没了动静,卫然忍不住抬头望望,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额头上。

“我走了,然然。”

最后一刻小季舒城还是对他笑了。卫然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了。

发了半天的呆,他尴尬地确认了某个事实,他没有那种进入后扩张不适的感觉。……但浴袍的带子被重新系过,还换上了一条睡裤也是事实。

卫然的心情被搅得乱七八糟,忍不住拿起手边的枕头砸向了门的方向。他这把岁数了,还要经受这般羞耻如同春心萌动的折磨。

他坐在床上捂住发烫的脸,觉得这样就能够掩饰些什么了。

*

小季舒城在酒店走廊上撞见了左思羽,原以为姓左的是看准自己一离开就去找卫然,没想到左思羽开口说。

“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

少年表情里的凶狠渐渐变成了夹杂着傲气的冷漠,私下里他根本不想搭理他。“快说,别兜圈子。”

“我送你一程,去杭城机场。”

左思羽的语气也很淡,说他是伪善也行,虽然弄走季小公子是他本意,不过闹得这么大,他想要做出一点补偿。

上一篇:沉默样本

下一篇: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