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变成了两个 第13章

作者:七层君 标签: 破镜重圆 娱乐圈 HE 近代现代

“舒城在哪?把舒城还给我!你个狐狸精,你用什么邪术把他勾走的?!要不要脸,他才十八岁!!”

“……”

清楚她是什么德性,卫然对她会说这番话并不觉得意外。当年季莹莹找上门时只有自己在家,卫然以为她在人前至少会装装样子,不暴露本性,没想到现在连最基本的脸面都不要了。

但是当年他会忍会妥协,现在不可能了。卫然语气平静地回道。

“我不知道他在哪。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打电话问本人吗。不要拿片场里的道具撒气,这样显得你很没教养。”

“……你说什么?”

“还有,”卫然四处看了看,“这些布景是属于影视城的公共财物,弄坏了请你照价赔偿给园方。”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谁先犯贱勾引我儿子!”

季舒城母亲那张脸,气到五官都扭曲变形。原本涂得精致的大红唇色,此刻吐着恶毒的话语,像是张开了血盆大口。

她脱下了高跟鞋,就往卫然的身上砸。卫然没完全躲开,好在厚厚的戏服挡住了,没有被打到的感觉。他不想和季莹莹起争执,更不想屈服,何况和以前不同,这次他什么都没对季舒城做过。他只想把对方赶走,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然而季莹莹不可能这样善罢甘休,冲上来就想扇他的脸。卫然下意识地用手臂去挡,他已经忍无可忍,就算瘸着腿也准备还手,就像对方从未承认过他的存在,他也不用再顾虑这是季舒城的母亲了。

“!”

有人比他快了一步,拉住了季莹莹的胳膊。

第15章 小狼狗想一起睡

“妈,你做什么?”

小季舒城拧着她的手腕,毫无保留的力道,使得中年妇人哀叫了起来。“你,你快放开妈……”

卫然呆呆地看着,他还以为年轻的季舒城恢复记忆了。很多年前,他被季莹莹找上门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季舒城。卫然觉得没有说的必要。

但是这一刻他才知道,他不是不想说,只是不想给季舒城添麻烦,挑拨母子关系。他的心底深处,始终对那件事情有丝丝介怀,卫然跟任何寻常人一样,会觉得委屈,会想要扑在爱着的人怀里撒娇诉苦。

他只是连自己都不喜欢的性格使然,想做却做不到。

少年放开了,眉头却拧在了一起。“你再动他一下试试,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舒城,你怎么这么跟妈说话……”

就算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小季舒城心里也隐约抗拒被这个女人管着。因此他离家出走的时候没有分毫犹豫。现在看到她欺负卫然,更是冒火,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

是不是她以前就对然然做过些什么?小季舒城不记得了,难怪然然不要自己了。

小季舒城心情雨隹木各氵夭次更差了。人家的父母都是加分因素,他却倒霉地摊上这么个不讲理的母亲。他沉下脸,往外驱赶着季莹莹。

“出去,这里是拍摄场地。不要再丢人了,可以吗。”

他为了能让剧组里的人对卫然留下好印象,这几天都自告奋勇地帮剧务的忙,今天趁着卫然去化妆,帮忙搬盒饭回来,没想到半路上就被一通电话叫回来了。

“有什么话离开这里再说。”

“舒城,”季舒城的母亲发了疯似的朝着他吼,“你为了这个狐狸精,连妈都不要了吗?!”

“这些演戏的要多脏有多脏,他比你大那么多岁,都不知道是几手的了!!”

“……”

“别被他鬼迷心窍了,跟他断干净,跟妈一起回去,那么多清清白白的女孩子你不要……”

小季舒城突然一把拽起他母亲,朝着片场外面拖。他忍不了了,不想再让她继续出言侮辱卫然。

最初的那一阵发懵过后,卫然终于缓了过来。眼前季莹莹还在哭着闹着不肯离开,他却是真的有些不明白了。哪怕现在他和季舒城之间的一切关联都不存在了,季莹莹也总能将他配不上季舒城的意思,说得那么难听又伤人。

卫然觉得胸口很闷,一转头看见左思羽朝他们走了过来。就在刚才吵吵嚷嚷的工夫里,附近已经不剩什么人了。

“季女士,”左思羽举起手机,上面显示着110的电话,“我是剧组的制片人。我们选择报警了,你现在说的话都会被110录音。”

“再这么闹下去,就算是季导来了也救不了你了。”

*

“陆择”连隔壁的片场都没有能够进得去,周围已经拉了线,陆续有人出来,就是不见卫然的身影。

季舒城很是烦躁,他清楚自己的母亲有多难缠,但也实在没想到她会闹到工作场所中来。

几近辗转后,被收买做眼线的工作人员慌慌张张出现在了“陆择”面前。“让我进去片场。”

后勤组长终于有幸目睹了追求卫然的金主的风采,仅仅为了几条情报就可以使劲砸钱。不过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里面清了场,制片人报警了,现在谁都进不去。”

“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他眼珠一转,想到了讨好的办法,“要不我带您去他们出来的地方,至少能碰见人。”

……

过了一会,季舒城便后悔了。卫然是在冒牌货和左思羽的簇拥下出来的,微微低着头,脸上满是阴霾。

季舒城心里很疼,他记不清上次有类似的感觉,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卫然并没有注意到他。就算是再不合适,季舒城也想要冲动地上去安慰他,老婆却被身边的另外两个男人挡住了视线,最后匆匆上车离开了这里。

季舒城失落落地站在那里,直到发小询问的电话打过来,才回过了神。他现在连找个正当的名头接近老婆都不容易,更别提安慰了。

*

因为牵扯到破坏影视城的东西,一行人被请去了派出所进行协调处理。等到全部尘埃落定后,半天都过去了。

卫然和左思羽还穿着戏服,脸上已经脱妆了。程彦带了卸妆水过来,他在派出所的洗脸池旁简单卸了妆,素白的脸和戏服一起映在厕所门口的镜子里面。卫然感慨,人生还不如活在戏里,戏里的角色心中只有家国情怀,现实中却是一地鸡毛。

“我只有一个要求。”

季莹莹不闹了,这里是外地,不是皇城根下熟门熟路的地方,她想闹也闹不起来,乖乖赔偿了园方了事。但她死死拉着小季舒城的胳膊不肯撒手。

“我要把我儿子带回去。他还是学生,要回学校上课,不能跟着坏人跑了。民警同志,你们要帮我做主。”

“……”

卫然莫名有点想笑,他望望锁紧了眉头的少年,其实他还是希望他回去,就算对做导演不感兴趣了,也不要整天围着自己打转。

“回去吧。”他小声地劝了一句。

“不要。”

小季舒城气鼓鼓地,紧抿着唇,甩开了母亲的手,浑身都散发着抗拒的气息。他在生然然的气,怎么能在这种节骨眼上,不跟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呢?竟把他推了出去。

“这就对了。”季莹莹得意地睨了一眼卫然,“舒城乖,今天是妈不好。你就是头脑一时发热,他那么大岁数了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

卫然看都不看她一眼,对着民警问道。“可以让我和他单独聊两句吗。”

……

“我不回去。”小季舒城明明个子比自己高那么多,此刻看起来就像个小孩,“你也看到了,她那个样子,回去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我失忆了,更不想跟她相处了。”

“乖,别任性。”

卫然很想像对待狗狗那样,摸摸他的脑袋,顺顺他的毛,这样他就会听话了。他曾经想要养条大狗狗的,类似于萨摩耶那种大白狗,可惜常年在外拍戏照顾不了放弃了。

“你现在待在剧组,肯定是不行了。而且我一开始就不赞成你跟着我。这次你必须回去,你家里也不止你母亲一个,其他人也会担心你的。”

卫然态度坚决,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年轻的季舒城再留在身边了。

“你不是因为讨厌我。”

“不是。”

小季舒城满心的沮丧都写在脸上,他不吭声,卫然也没有催他,等着他自己做出决定。

“我可以回去,”少年终于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但是有一个条件。”

“你说吧。”

“我今天不走,要在你的房间里过一晚。明天再走。”

“……我的房间,是什么意思?”

第16章 季舒城捉“奸”

卫然的表情里隐含了一丝怒意,季舒城的得寸进尺他最了解,答应了自己什么就要讲个条件。放在年轻的那时是情趣,顶多两人折腾得太久,或者季舒城在他身上玩些坏心眼的新花样,第二天精疲力尽得起不了床,他并不会真生气。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就是,睡在套房的沙发上。”

小季舒城很敏锐,立刻发觉他为什么而生气。他倒是想做坏事,可惜根本没有机会。上次的强吻得逞也是嫉妒冲昏了头。他有一种感觉,失忆里会拍电影的自己是曾和他做过那种事的,而且不止一次。亲吻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两人身体的契合程度。

小季舒城又开始吃起那个自己的醋了。什么时候他才能恢复记忆,等恢复了记忆,卫然是不是就能接受他了?

“你刚刚一定是想到那方面去了。”

他斜斜勾起嘴角,一脸坏笑的模样让卫然觉得窘迫,原来是自己想多了误会他了。

卫然别开了视线,以前这样笑的季舒城会让他心动,可能别人来做这个表情就显得腻歪,季舒城却是无比适合,会让人心口小鹿乱撞。

卫然听过这样一种说法,心动是藏在基因里的,他也曾经相信季舒城就是自己在茫茫人海中找寻到的分开的另一半。

“你要睡就睡吧。”

他又将视线转了回来,看着巴巴等他回应的少年。“明天必须走。”

*

回去的路上,卫然差点都要靠着车窗睡着了。这一整天的折腾,比起拍戏还要累得多。

他们在酒店门口下了车,将戏服归还给剧组,季舒城的母亲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先一步离开返回了京城。她本想继续留在这里,被小季舒城赶走了,他实在怕她搞出什么事情节外生枝。小季舒城难以想象,没失忆的自己是怎么忍受控制欲这么强的母亲的。

卫然一进房间,就扔掉单拐去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终于是一身舒爽,今天发生的不愉快都洗去了大半。

他坐在沙发上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忽然间意识到今晚这又成为别人的床了,尴尬地挪到角落里。

“你快去洗吧。”

头发半干、小脸因为热气变得绯红的卫然,不自知地具备了某种勾人想入非非的色气。小季舒城还在盯着欣赏美色,下次看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就被赶去了浴室里。

站在蓬蓬头下,少年特地停留一会,观察着自己的身体。他之前就困惑,他觉得这副刚刚成年的身体尚未历经情事,跟然然亲热的默契感究竟从哪来的?还有更令他觉得不解的,即使失忆中的那个自己擅长拍电影,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又能拍出多少作品来?

小季舒城在网上查阅了很久,都查不到相关的信息。他的人生,跟叫卫然的演员根本找不到交集。

上一篇:沉默样本

下一篇: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