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 第9章

作者:晚风 标签: 玄幻灵异

临时基地是一栋大型的金属建筑,住的都是军职人员和研究所的专家们,进出要过门禁,饶是秦褚安领人进来也得让谢忱过来扫描一下面部。

他错开神身,示意omega上前做一下认证。

谢忱看了他两秒,随后从外套内层的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的磁卡,刷过机器时发出“嘀”的一声。

在秦褚安眼里,门禁锁近乎谄媚地亮起了放行的绿灯。

“指挥官大人。”他终于缓缓回神,有了自己的伴侣实在不是普通人的实感,“恕我冒昧,两年前你不是出首都星的手续都不太会办吗?”他还一直把老婆当笨手笨脚不会开油烟机、乘飞艇会头晕、没了自己简直活不下去的娇弱omega呢。

谢忱懒得理他,先一步进到楼内,眉头微皱,催促道:“快点。”再耽误下去自己都要被alpha的味道熏到发情了。

“好”

元帅大人的宿舍在顶层,视野极好,D220404星变异植被的巨型阔叶摇曳在远处。这里气候宜人,吹进屋子的风温和徜徉,还有一股清新的绿叶味。

谢忱甫一进门就看到客厅茶几上的几个相框,定睛一看,上面居然全是自己。酣睡的、微笑的,还有一张是他生日的时候被糊了半脸奶油,双手抱着alpha送的等身垂耳兔玩偶,说什么想他了就抱着睡,照片上的omega笑得傻乎乎的……两人一时都顿住了。

alpha不自在地挡住omega的视线:“渴了吗?我给你倒水。”

谢忱按捺心动,“嗯”了一声。

omega打量起恋人的临时住所,收拾得没家里整洁,倒也不乱,军服妥帖地挂在衣架上。茶几另一侧摆着的随行水杯和自己是同款,似乎挂了个铜制的铭牌,刻了字,谢忱拿起来一看……居然是自己曾在贺卡里写的“出入平安”。

……秦褚安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心底,此时此刻这个别扭的omega都说不出“他好爱我”这样的话,虽然他的心脏已经因为这些细节砰砰直跳了。

“宝贝?”alpha端来温水,察觉对方在看自己的水杯,难得露出尴尬的表情,“别看了,过来。”

谢忱接过温水,喝完问:“我和你是什么需要倒水招待的关系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客人呢。

“当然不是。”秦褚安连忙否认,又有些讨饶地说,“好了,我是想转移话题,别笑我了。”就是好爱好爱老婆啊,哎,好丢脸。

谢忱终于露出几分笑意:“那开始吧。”

秦褚安当然懂他的意思,马上上前将人横抱进卧室,还要说:“遵命,指挥官大人。”

被褥间传来接吻的水声和omega断断续续的哼,布满alpha信息素味的床铺让谢忱很容易就被勾起情欲。

制服外套连扯带拉地脱到地上,金属扣发出暧昧而沉钝的响,alpha吻到他脖子的时候突然顿住了。

谢忱想开口催促,回过神才发觉不对劲,糟糕!他十分窘迫地遮挡起自己的身体,下了比赛图方便没有换作战服,现在穿着好奇怪啊!

“挡什么?”秦褚安金色的眸子已经十分沉,声音都哑了几分,“很好看,我从没见过你穿作战服……”

alpha滚烫的手抚过omega被作战服包裹的脖子,随后是锁骨和胸膛,他近乎痴迷地望着谢忱被裹住的薄肌,一口咬住隔着作战服都战栗挺起的乳头,omega挣扎出声:“啊……你不要咬,那里!”

秦褚安不仅咬着他右侧的乳尖,甚至露出牙齿隔着作战服碾磨起来,还上手捻起另一侧被冷落的小粒,omega的声音都抖起来了:“别那么用力,隔着衣服好奇怪……别咬了,唔!不要吸!”

他伸腿踹了一脚身上的alpha,秦褚安闷哼一声,有些危险地释放出具有震慑意味的信息素,语气却是温柔的:“宝贝乖,让老公舔舔小奶头。”

谢忱突然觉得这个alpha坏得狠,明明说着哄人的话,信息素散发的信号却是“没得商量”。从前可没见他这样对自己,难道意识到自己不好对付了,就用强制那一套?相当双重标准地忘了是自己懒得装温柔,先踹了人家一脚。

“我就不。”这位omega指挥官最是讨厌alpha仗着性别优势耀武扬威,脸上的潮红都褪去几分,“我讨厌你的信息素。”

“什么?”已经完全陷入易感期的alpha用混沌的思绪回味了一下这句话,脸色马上变得阴沉起来,“讨厌我的信息素?”

“不要用信息素压制我唔”

秦褚安铺天盖地的吻堵住了谢忱不满的话,灼热的手游走在紧贴omega肌肤的作战服上,极为色情地用掌心按揉对方紧致的腹部,哑声道:“不可以讨厌我,宝贝,今天射到这里好不好?射进去,给老公生宝宝。”

接着分开谢忱的大腿,揉弄起对方被限制在衣服里的硬物,心情似乎回转了一点:“明明也这么硬了,怎么能说讨厌老公呢?”

再摸到下面时,alpha俯身压到omega耳侧,滚烫的气息几乎要将人点燃:“湿了没有,宝贝。”

“呃”

omega忍无可忍地用力将alpha掀翻,骑到对方腰间,裹在作战服里的臀部更显挺翘,颇具威胁地用那里压住alpha又硬又粗的肉棒。

谢忱不顾汹涌的情欲,用力将试图起身的alpha按在床头:“我说了,不要用信息素压制我。”

秦褚安的意识终于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回笼,几乎有些错愕地看着身上俊美而强势的omega。

易感期让他难以控制信息素,哪怕在此时,腺体也在不受控地释放出威慑的信息素,想要赢过挑衅自己权威的伴侣。

他汗液涔涔,咬着牙齿极力保持表面上的理智,刚准备道歉安抚自己的恋人,就马上皱眉,露出难忍的神色。

“还不收回去?”omega骑在这个被本能支配的alpha身上,“忘了告诉你,我也是S级。”

S级的alpha和omega有很小的概率进化出特别的能力,大多与信息素有关,也许是超常的信息素识别,也许是对信息素的自主屏蔽。

“我进化出的能力是压制。”

omega垂眸宣布。

这是只有alpha的信息素才具备的特点。

“哈。”秦褚安的喘息带着几分笑意,他将谢忱的肩搂住,让自己能平视这个过分迷人的omega,“宝贝,告诉我,你在军校的时候,用这个技能干趴了多少alpha?”

谢忱搂住他的脖子,凑近了,声音很轻:“所有。其实,不用信息素,他们也打不过我。”

他平铺直叙,有着比傲慢更精彩的不屑。

“他们会怎么样?”秦褚安和他蹭着鼻尖,像狼摩挲着另一头蜕去假面的狼。

“会很痛苦。”谢忱渐渐收回信息素,“所以你”

秦褚安领着他去摸自己被omega的屁股坐住的性器。

“不用收回去,宝贝。”alpha低喃,“我只会更硬。”

第11章

“嗯哼……”谢忱咬着嘴唇,不想以这样羞耻地姿势呻吟出声,显得他多舒服一样,太可恶了……

卧室里,穿着贴身作战服的omega骑在赤裸的alpha的胯上,用力颠着身子,啪啪的动静比起交合更像在较劲,被干到深处了还会用力抓住alpha硬邦邦的肌肉,一点也不怕手疼似的,毕竟操在身体里的那根深红粗壮的肉棒还要更硬。

秦褚安刚才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小型切割刀,竟把谢忱的作战服下面切开一个小口,他饶嫌不够,沿着口子用力撕开,好让omega漂亮的穴口完整露出来,偏偏又不开得更大。老婆的阴茎鼓鼓囊囊地包在里头,好可爱。

“宝贝的小穴是不是很想我?”alpha的嗓子已经哑透了,谢忱头一次有些害怕。

接着便毫不收敛力道地干了进去,谢忱的信息素一时间喷薄而出,他自己都分不清是挣扎间释放的压制信息素,还是被alpha干到深处难以自抑的情动信息素。

“哈、哈……”omega被顶到生殖腔的小口,他出于本能地恐惧起来,抱住了面前这个讨人厌的alpha的脖子,在对方耳边断断续续地威胁,“不许这么用力、嗯!轻一点,轻一点啊……会进去的,不要呜……”

越说越掺了点委屈,他又不想认输,硬生生地哽住了自己不争气的叫床声,后颈的腺体甚至还在十分努力地释放压制信息素。

“宝贝……”秦褚安的声音带上一点笑意,去吻omega时甜时苦的腺体,“怎么办,你越是这样,我越想用力干你,嗯……”

他被omega紧热的生殖道夹了一下。

“……闭嘴。”omega恨恨地说。

谢忱又被狠狠操了一阵,他实在憋得受不了了,真的很舒服嘛!又不能玉 严石叫出来!秦褚安喘得还那么好听,让自己趴在他耳边听得情动,力气都使不上来……他也好想叫床,整个人又爽又憋闷,最后竟然生起气了。

omega突然松开抱住alpha脖子的手,用双腿威胁性地卡出了对方一直在向上顶弄的腰,他甚至掐住秦褚安的脖子,“你不许动了!”

这个动作随之而来的还有生殖道紧紧挤压的力道,秦褚安被夹得又爽又疼,几乎有种要断在里头的极致快感,他一时间还真不敢用强,紧皱着眉头停了下来,双手掐住omega的腰不让这个要命的人继续往更紧的地方坐了。

谢忱满意地看着alpha克制不动的样子,他能感觉到身下的大腿肌肉绷得极紧,有些坏心眼地用内里缴了一下秦褚安的阴茎,对方几乎求饶道:“嘶,别吸了,宝贝……”

“我爽得要疯了……”

秦褚安闭上暗金的双眼,眉心淌过一道热汗。

谢忱有些着迷地看着这个沉溺于自己身体的男人,他觉得自己好像变成猛兽的一条项圈,或者更像征服了野兽的另一只兽类,这种快感要更甚于他第一次成功驾驭自己的机甲。

骑秦褚安要比驾驭任何一艘飞艇更有成就感,谢忱为这个认知战栗起来,血液流淌着和高强度作战时极像的亢奋,而越是亢奋,他偏偏越显得冷静。

“你要听我的。”omega亲了一下alpha的脸颊,语气漫不经心,又有种难以言喻的疯狂,“是你在过易感期,你需要我,要求我来……”

“操你。”

秦褚安呼出一口浊气,抬眼看着自己不可一世的omega,忽地笑了起来:“好,你来。”

两股S级信息素在卧室横冲直撞,秦褚安果真不再动作,任由身上的omega抬臀扭腰,一下下用紧热的穴道咬着自己,alpha尽全力才能克制抬腹的动作,太阳穴甚至突了两下。

“哈……”秦褚安仰起脖子,露出吞吐的喉结,发出声声低哑的喘息,双手扶住omega有力的腰肢,既是辅助对方动作,也需要一个支点控制自己的欲望。

“舒服吗?”谢忱微笑着,汗湿的刘海黏在额上,让他陨黑的眸子有种朦胧的慵懒,“哼嗯……被我骑得爽不爽?”

omega边说边还要用力坐两下,没有得到alpha的回应便直起膝盖,顶高上身,先用左手扶住秦褚安的肩膀维持好平衡,接着弓起背去看alpha的眼睛,右手则把玩着alpha汗湿的脸颊和鬓角。

秦褚安配合他动作,也曲起腿托住谢忱挺翘的屁股,一秒也不愿意自己的性器离开对方的穴道,任由这个张狂的omega俯视自己。

“当然舒服,”他迷恋地看着谢忱,觉得他美得毫无道理,“宝贝……吻我。”

谢忱心情很好地低头吻住秦褚安的唇,性交的频率随着这个缠绵的吻慢了下来,谢忱不自觉地扭着腰,alpha的手则色情地揉弄着omega弹性极好的屁股,两人的胯部过于靠近,蹭动起omega仍被紧缚的阴茎,有点不舒服了。

“唔,我想射。”谢忱软了点姿态,牵着秦褚安的手来摸自己下面,“你帮我弄出来、弄出来。”

秦褚安不厚道地笑了起来,他还没射呢,omega就先憋不住了。

“可以是可以。”alpha不怀好意地用力搓弄那团硬物,“叫我什么?”

谢忱轻轻咬了一口他的耳朵,佯怒道:“快点!”

谁知alpha已经随着omega软塌塌窝在自己胸膛的动作硬气起来,不服管了,托起omega的屁股,把自己滚烫的肉棒从生殖道里抽了出来,两人皆因这个分离的动作闷哼一声。

那根东西甚至反弹一下拍在omega的屁股上,谢忱愣愣的没反应过来,秦褚安就已经用阴茎磨起他被束缚的性器,两根硬物隔着作战服贴在一起,谢忱有些受不住,抖着身子想往后躲,秦褚安钳住他的腰自然不肯。

“宝贝,宝贝。”alpha极为温情地与他蹭鼻尖,语气又潜藏着疯狂,“想射就要说点好听的,小穴是不是空空的不舒服?”

“唔……”谢忱闻言缩了缩后穴,确实是空得不得了了,他想去抓alpha的性器,被擒住了手。

“不乖。”秦褚安亲他的指尖,暗金的眸子隔着omega的手,像潜伏在地平线上灼热的星,“叫我什么?”

一股热意从腹部直涌上omega的耳尖,秦褚安明明什么都还没做,谢忱就因他这副强势而温柔的姿态倒戈起来刚刚已经威风够了,想要被好好宠爱了。

“老公……”这一声呼唤极为羞耻,说出口却像开了某个阀门,让他浑身淫欲像滚烫的热油一样被唤醒,“老公,嗯,老公……”

omega无所顾忌地撒起娇来,搂着alpha的脖子想要被爱:“快一点,快一点嘛……”

秦褚安硬得都要发痛了,还要勾引他说出更无廉耻的话:“快点做什么?”

“干我……嗯!”omega后面又被填满了,舒服了,又哼道:“还有前面,前面也要呀。”

秦褚安就着操干的动作继续用力撕开作战服下面的口,omega漂亮的阴茎弹了出来,两人的手交握在一起,快速摩擦着谢忱嫩红的性器。那里真是好看极了,龟头也粉粉的,吐出浅白的腺液,秦褚安看了一阵便有些受不了,强迫自己去吻omega仰高的脖子。

“宝贝好骚啊……”他低喘着,“小鸡巴骚,后面的小穴也骚。”

“嗯、嗯……哼嗯……”谢忱眯着眼睛享受一阵才意识到对方说了什么,眼睛瞪圆起来,“什么呀!不准这么说嗯……说我……舒服,老公,好舒服啊……”

秦褚安要被他折磨死了:“哪里说错了,骚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