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 第8章

作者:晚风 标签: 玄幻灵异

谢忱闻言僵了一下,从alpha的怀里出来了,哭润的眼珠一错不错地看着对方。大概突然意识到自己是指挥官,不是柔弱的omega了,又马上板起一张脸,不许自己哭了。

秦褚安眼见自己的宝贝omega挂着一脸泪痕,用命令的语气道:“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还有鼻音呢。

“我说什么了?”alpha装傻道。

“你说”omega着急地想要重复,又在意识到对方故意装傻后有些生气,“你就是说了!”

“我说什么了?”秦褚安笑起来,“你重复一遍,我忘记了。”

omega有点委屈了,他重复道:“你说你爱我呀。”还撒起娇来了。

“是啊。”alpha承认得有些出乎谢忱的意料,秦褚安很温柔地替他擦着眼泪,“我说,我爱你,你听到了,也要好好记住。”

“嗯、嗯。”omega长官难得有些无措地低下头,又矛盾地很想保留自己作为指挥官的面子,用公办公事的语气自我检讨:“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犯那样的错了。”

怎么办,这样撑面子的谢忱也好可爱。

秦褚安来不及问这一切是为什么,就像谢忱也来不及问他的假身份目的何在他们从无法撒谎的情绪中感受到了对方的真心,这比一切都重要。

“那你爱我吗?”秦褚安微垂着头,温和地看着面前的omega。

谢忱屏住呼吸,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他是指挥官了,不能那样理直气壮又软哼哼地撒娇说爱了,那样的姿态太不应该。

可是,真的不可以吗?那些真的全是他为了讨alpha欢心的假装吗?

这些思绪莫名让他紧张起来,他不确定秦褚安爱的是哪个自己了,甚至不确定从前和秦褚安在一起的自己有几分是扮演,有几分是借着扮演的名义放下架子……总而言之,现在这样的自己,秦褚安说爱,是真的吗?

“你确定……爱我吗?”他有些迟疑地问道,“我……也许不是你认识的谢忱的样子,我是、操纵机甲比你还厉害的omega。”

“好了好了,全联邦都知道我输给你了,两分而已,下次我一定不让你靠近我。”秦褚安捏捏他的脸,重点完全错。

“不是!”谢忱有点生气,怀疑alpha又在装不懂,“我是说,我根本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擅长烹饪、温柔贤惠,那都是我……一开始想要和你在一起装的。我是军校出身的omega,按官位,还比你高半级,根本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他觉得嘴里苦苦的,无法继续说下去了。

秦褚安还是一副没抓住重点的样子:“半级也没有很多吧。”

谢忱又想跟他打一架了,还没继续说出什么贬低自己的话。

“唔……”

又被亲了。

这个吻比刚才那个来势汹汹的温柔好多,alpha缠绵地吸吮着他的舌头,发出细密的水声,安抚信息素像一张柔软的网,将他包裹起来。谢忱不自觉将那些不确定放在一边,喉咙里发出长长的哼声,好喜欢和他接吻,好喜欢。

omega被亲得舒服,腰也软在对方手掌里,alpha松开唇,抵住他的额头:“还有呢?比我高半级,还有什么?”

谢忱的视线朦朦胧胧的,还没想出作为指挥官的自己的特点,又被alpha亲住了,像是根本不许自己说出什么不聪明的话一样。

亲吻间omega已经被压到了单向玻璃上,后腰被alpha滚烫的掌托着,两人的胯部隔着制服紧紧抵在一起,他莫名想到了交尾这个词。

再松开时两人都十分情动,秦褚安吻他的颈,谢忱和以前一样,十分敏感地颤抖一下,压抑不住呻吟。

脖子喷洒着alpha笑出的气息,他用生气伪装自己的颤栗:“不许亲了。”

“就要亲。”秦褚安啄了一口他的耳后,清晰无比的话传至omega得耳畔,“你机甲操纵得比我好虽然我觉得一次比试不能定胜负官也比我高半级,是联邦特勤组的指挥官,在军校的表现想必也十分出色,确实都很出乎我的意料。”

谢忱还没来得及有反应,alpha便接道:“但是不擅长烹饪,我是早知道的了,小蛋糕是在隔壁街区的蛋糕房买的,平常的饭菜也是外卖机器人送的,你不会觉得自己瞒得很好吧?”

omega不敢置信的样子将秦褚安逗笑了:“笨。”

“你都知道?”谢忱没那么容易被他戏弄了,“知道了也不戳穿我。”

“为什么要戳穿啊?”秦褚安说,语气全是谢忱难以理解的满足,“那么可爱,为什么要戳穿?”

“我才不可爱。”谢忱不上当,“你不要有滤镜了,我一点也不是、大部分omega的样子。”

“为什么我非得喜欢大部分omega的样子?”秦褚安着实有些疑惑,“其实我也不太懂,你为什么觉得装成贤惠的omega,我就会喜欢?”

谢忱不怎么高兴地说:“你问你自己啊,你相亲网页上的标签,在取向上选的全是温柔贤惠、擅长厨艺、娇小可爱……之类的,除了娇小,我都努力过了。”

秦褚安简直要被他闷闷不乐的样子可爱死了,失笑道:“我根本没选过这些啊?那个账号是我的omega父亲敦促我相亲开的,也是为了避免相亲对象因为元帅的身份对我另眼相看,才注册了‘楚安’这个身份。不过我觉得他也不会选那些标签,大概是系统默认的?”

谢忱更郁闷了:“那我那么努力都干什么了?”

秦褚安没忍住亲亲他的嘴巴,笑道:“你努力什么了?饭菜也不是自己做的,点的外卖。温柔贤惠也浮于表面,确实是不会用指挥官的命令语气和我说话,但撒起娇来难道都是装的?最近更是,尤其是发情的时候,娇气得不行,半困半醒都记得吩咐我躺好给你当枕头,这么大的脾气,你说你努力什么了?”

谢忱竟然无言以对,一时间相当迷茫地顿住了,秦褚安受不了他这副又傻又可爱的样子,没办法似的亲他的脸,几乎是祈求了:“别折磨我了,宝贝,快说爱我。”

寓家整

“我、我当然是爱你的。”谢忱莫名很紧张,这好像不是从前任何一次爱了,他在替自己说爱,是完整的谢忱在这里接受爱、诉说爱,再也不用纠结alpha爱的是谁了,心中涌上一股整颗心突然完整起来的悸动,“我只是担心你不了解真正的我。”

“怎么会?”秦褚安又在亲他了,谢忱仰着脖子,随着吻的深入哼出声来,alpha却突然松开了他,金色的眸子满是爱意,“我爱的就是你,会因为和我深吻舒服得哼哼的娇气omega,他是叫谢忱吗?”

他在哄自己,谢忱意识到这点,但是,他的爱也是真的。

“是的。”谢忱有些鼻酸,他发现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根本隐藏不了什么,秦褚安早就用爱剥掉了自己拙劣的伪装,甚至溺爱出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自己。

omega搂上alpha的脖子:“他叫谢忱,你不要弄错,是我,不是其他人。”

“我当然知道。”alpha叹息道,“你是我的宝贝。”

他们额头贴在一起,没有再说话。

窗外天光大盛,D220404星的白天彻底降临了,今天是一个清朗明媚的好天气。

也是他们的两周年纪念日。

第10章

出会议室前两人都认真整理了一下着装,毕竟打了也亲了,制服都皱得不像样子。

“转过去我看看。”秦褚安轻轻掐住谢忱的腰,很新奇地摆弄自己的omega,“背面怎么也乱了。”

谢忱莫名有点不自在和害羞,低声抱怨:“还不是你刚刚压着我。”

alpha轻笑一声,帮他把衣服下摆抻平:“怪我。好了,出去吧。”他察觉到了谢忱微妙的情绪,话里话外都有哄的意味。

冷静下来的omega好像很不适应自己“指挥官”的身份,一副想多看几眼秦褚安又不乐意表现出来的样子,还要拿腔拿调地安排:“我还要写今天的会面报告,等会儿直接去办公室了。你去参加启明仪式的舞会或者展览吧。”

“报告写什么?”alpha明知故问,“写你跟我打了一架,亲了半小时?”

谢忱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不想重新整理制服,大概会毫不犹豫地一拳砸过去。

老婆瞪人也好漂亮……秦褚安咳了一声,煞有介事地说:“其实我有别的安排。”

“什么?”谢忱下意识代入能在一定程度上“管理元帅”的角色,“明天黎明你要给新星命名,别耽误了。”

“我的易感期到了。”alpha也一副跟上级请假的姿态,“需要和我的omega交配。”

他还是被揍了。

谢忱收回拳便十足懊恼,谁来救救他吧!

到底要怎样和秦褚安恋爱啊,他真的不想打人,可那是总和他对着干的A区元帅啊!从前也没觉得他说话这么欠揍……不要再对自己笑了!

他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在因为对方的真实身份感到极端羞耻,即便十分钟前两人才凑在一起说了许多爱,整理好彼此的制服后,谢忱还是难以将眼前这个气势凛人的alpha和自己温柔多情的alpha联系在一起。

即便秦褚安每一句话和每一个表情都与从前的宠溺毫无分别,甚至更甚,但他就是很别扭。

或许也有坦露身份的不适应,他们这些年在不知晓对方的情况下实在是结下了太多梁子……自己刚刚还哭了!这一切都太戏剧了。

不知道alpha怎么适应得这么好,谢忱因为这个想法更添几分郁闷。

两人踱步到走廊一端,特勤组的那位联络组员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二位出来了,还顺利吗?”

不苟言笑的指挥官一如既往地对不重要的问话装听不见,另一位元帅倒丝毫不认生地笑了一下:“当然。”

组员也朝元帅大人礼貌笑了一下,又问起自己装不存在的领导:“组长,您的机甲停在地下,我带您过去吧,不是要赶回首都星吗?”

“回首都星?”秦褚安看向身旁目视前方只知道走路的omega长官,“不是要回办公室写会面报告吗?”

谢忱:“……”

omega板着脸朝组员道:“你下班了。”

“好的。”组员颔首离开了,腹诽组长方才的话怎么听怎么像“你下岗了”。

原地留下这对交往两年,又仿佛初见的伴侣。

“嗯?”alpha凑过去啄了一下omega的脸颊,“骗我呢?不想和我待在一起吗。”

谢忱挡开这个一点也不懂害臊的人,愠怒道:“在外面,不许亲。”

“不要转移话题。”秦褚安眯了眯眼睛,“你还是介意?”

“介意什么?”谢忱不解。

“介意我是你最讨厌的那种alpha,身居高位、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秦褚安似玩笑似认真,“会因为这个少爱我一点吗?”

“当然不会。”谢忱答完便咬了咬自己的舌头,有些懊恼,最终也不躲闪对方的眼神了,陨黑的眼眸十分透亮,“我只是有点不习惯,从前和你说的那些讨厌……也只是我的刻板印象。”

“事实上,在遇到你之前我大概就是这样的alpha。”秦褚安和他对视着,“在感受到你对那些军官alpha的厌恶后才渐渐反思自己的言行,我从前可以说是十分……嚣张跋扈的那种alpha,你不会喜欢的。”

omega不以为意地说:“你是说两年前吗?那个时候你确实很讨厌,不过是说一句剿匪策略太低级,就要追着我打一个星区还追不上,白白浪费燃料。”

秦褚安差点忘了,这个人哪里没见过自己最狂妄的那几年?他看着面前这个omega云淡风轻地说出类似“到底也只是我的手下败将”的话,那股无名火又涌了上来,他觉得这不应该称之为愤怒,而更像征服欲。

“是吗?”秦褚安将谢忱拽进自己怀里,低头看他,“我怎么记得,有位指挥官居然连高维漩涡都能看不见,如果不是我把那个漩涡点炸了,差点就要没命呢。”

“是吗?”谢忱因为他禁锢的姿势莫名更想吵架了,竟然略带讽刺地笑了起来,“我怎么记得,有位元帅只知道狂轰滥炸,每次安置工作都虎头蛇尾,要特勤组擦屁股。”

“难道不是你们抢着要干?”

“你们做好了联邦何必派我们监督,你当特勤组很闲吗?”

“是啊。”秦褚安也笑了起来,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的那种,“毕竟隔三差五就要出差采访,去哪里了啊我的宝贝?A区B区,还是千里外的前线啊?”

谢忱像被掐住死穴,一下就噤声了,又很不服气,大有“你不讲武德”的意思,脸色冰冷地朝着这个讨人厌的alpha。

“不说了?”秦褚安真想亲他,又觉得不该温柔地吻过去,应该想做点更凶狠的事,好好管教这个不乖的omega。

“刚刚说要回首都星,回去干什么?”

谢忱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噘着嘴将脸撇开了。

老婆被欺负得委屈了,秦褚安想笑,却板着脸继续问道:“换个问题,等下有什么安排?”

omega默了默,最终转回脸,恶狠狠地说:“陪一个讨厌的alpha度过易感期。”

“那走吧。”秦褚安还是笑了起来,“谢谢宝贝。”

谢忱往前迈开步子,心道有什么好谢的,闻着味道就知道没打抑制剂,易感期这么难受还要和自己吵架,真是不知轻重,亏他还是……元帅的信息素是几级来着?S级?是了,也亏他是S级alpha,易感期欲望更强烈、心情更躁动,自制力在也磨练下超乎寻常,不然哪里能和自己说这么多。

两人沿着谢忱手环的“无人路径”一路通往地下,秦褚安的常用飞艇停在那里,直到驶入临时基地都没遇到其他人。

alpha将飞艇停稳后领着omega往基地内部走:“从这里,是高阶军官的专用道,直接去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