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 第7章

作者:晚风 标签: 玄幻灵异

秦褚安不得不感慨,那位指挥官操纵机甲的技术更为精进了,甚至因为这几年他们有共同作战的需要,对方对自己的每一步仿佛都了如指掌……他必须承认,在战术把控上,那个人比自己更强。

那就打回来!

alpha被激发了极强的胜负欲,他操纵陨黑机甲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从斜下方突进暗金色的对手,对方反应很快,但追逐战的局面已经造成,高强度的炮轰不好实施,看谁先在超音速飞行中失误了。

场馆早已不够二人“切磋”,大屏幕上传回飞行摄像头拍下的高空画面,主持人已然沉浸在这场高质量战斗中:“快追上了……指挥官侧飞转弯!这个角度的高速转弯很折磨小脑啊,距离拉开,元帅看样子准备开炮了,打中了!”

谢忱沉了脸色,显然被追着打影响了心情,那一击他是避不开的。同时也必须在心底承认,这个A区将领的机甲水平算得上不错,显然和机甲磨合得很好,操纵流畅、打击率高,也十分敏捷,平心而论,这个水平的操作会十分具有人机合一的观赏性。当然,自己也绝不差就是了。

两人再次拉开距离,开始用各种炮弹、激光进行轰炸,场馆的座椅都在颤抖,大屏幕实时更新着他们的综合得分。

最后五秒,谢忱用一次高速旋转完成了对秦褚安轻弹突进,命中率很高时间到。

“恭喜指挥官!”主持人高声说完便觉不妥,这可是友谊赛啊!他马上救场道,“以两分的优势略胜过元帅,两位的机甲操纵毫无疑问地展现了全联邦的最佳水平。总而言之,这是一次旗鼓相当的精彩对决,是彰显特勤组和A区友谊的一次比赛,让我们恭喜二位!”

“稍后元帅和指挥官会有一次简短的会面进行交流。”主持人微笑道,“祝二位会面愉快。”

-

谢忱耀武扬威地先玉 严石一步停稳机甲,迈步走出驾驶舱,组员已经在等他了。

“位置发在您的手环了。”组员领着他往外走,表情是与有荣焉的微笑,“恭喜。”

“两分而已。”omega长官半眯着陨黑的眸子,显然心情很好,已经想好等会儿见面要怎样嘲讽对方了,他想起什么,“开幕比赛后我没有行程了吧?”

组员摇摇头:“没有了,您有什么安排吗?”毕竟需要露面的交际场合都没特勤组的事。

“我要回首都星。”谢忱说,“我自己直接开机甲先回去吧。”于是从更衣室出来时只穿了外套外裤,作战服都懒得脱,显然是准备会面完就直接启程回首都。

组员有点无奈:“您好歹穿正式一点。”

谢忱装作没听见,心想又不是和楚安约会过纪念日,有什么好正式的。

另一边的秦褚安心情一般,说不上坏,他早已不似年少时轻狂好胜,但也的确被挑起了很强的胜欲,“差两分”的事实像根小刺,让他多少不算舒坦。

西蒙拍拍他的肩膀:“别放心上,说好了,也不搞斗殴那一套哈。”

秦褚安拂开他的手,说:“知道,我有分寸。”又在原地摇了摇头,像要把体内的郁燥甩出去,西蒙关心道:“要不来一针抑制剂?”

“不用。”秦褚安有些抗拒,这是有伴侣的alpha的正常反应,“等会儿我给我老婆打通电话就好了。”

西蒙心说他就不该问:“那你直接去会面的地方吧,我去座位上了。”

秦褚安已经换好了元帅的军装,点点头,直接过去了。

他沿着手环给的地址穿梭在场馆内,中途输了三次密码,进行了两次虹膜验证。输比赛和易感期让alpha有些烦躁,腹诽着,不知道的还以为特勤组藏了什么公主,搞得这么神神秘秘。

终点是一处采光很好的会议室,单向玻璃给晨光蒙上一层浅蓝的滤镜,朝外能看见场馆内正在进行的启明仪式,秦褚安随意坐在靠窗的沙发上。

为了掩人耳目,特勤组员领着谢忱走的路要绕一些,秦褚安在心底吐槽是不是连这也要晚到十五分钟时,大门再次被推开了。

组员首先开口:“组长,这位就是A区的元帅大人,秦褚安。”他像是料到会有冷场,准备替秦褚安进行介绍

“谢忱?”

第9章

组员一惊,望着已然起身的元帅大人:“您认识……”他下意识去看指挥官。

而身边谢忱早已瞪大双眼:“楚……”他抿住唇,像是不知道该发出什么声音,眉头也皱了起来,仿佛不敢置信。

对面的alpha还在找着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强笑道:“这是采访吗?”

“你们在”

“你先回去。”谢忱打断了一头雾水的组员,垂敛着眸子,不容置喙道,“关好门,没有吩咐不许人进来。”

“是。”组员颔首离开了。

门关上了。

沉默填满这间隔音极好的会议室,谢忱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他的alpha伴侣根本不是什么中校,是大名鼎鼎的A区元帅,刚跟自己打完机甲比赛的元帅大人,这太可笑了。

为什么不告诉自己?隐瞒军阶有什么必要?

谢忱不可抑制地揣度起这一切的目的,难道自己的身份早就暴露了?特勤组内部出了叛徒?楚安,楚安是假的吗?他们的亲密难道

“谢忱。”alpha金色的眸子俯视着他,“你在想什么?”

他也在打量着面前的omega。

和昨天晚上视讯里穿着棉质睡衣的柔软伴侣截然相反,面前的omega挺拔而坚韧,浑身都散发着军队出身才有的气质,秦褚安甚至能看到对方衣领里露出来的作战服。

omega半敛眼眸飞速思索的表情也是他从未见过的,那双陨黑的眼珠原来可以如此深邃,深到他几乎要看不清了,怎么,在想怎么圆谎?还是在猜测自己这两年是不是别有目的?秦褚安简直要笑出来了,如果不是看出了谢忱的提防,他也要觉得自己被算计了。

没有人在看到曾经的恋人用这样的眼神防备自己时,会不愤怒,何况是处在易感期、无时无刻不需要确认恋人的陪伴与忠诚的alpha。

“说说看。”alpha向前一步,压迫的气势迎面而来,“在想什么?”

谢忱很难不曲解秦褚安如此游刃有余的姿态,他在得意吗?得意用上好的演技瞒过自己整整两年,自己居然真的爱上……omega笑了起来:“在想,元帅大人此番筹谋,到底有何目的?”

他丝毫不畏惧alpha的人威压,反而坦然面对自己被诓骗的事实,极端冷静地分析道:“和特勤组做对对A区没有半点好处,还是说,你们在挑衅?”

omega冷然的语调让秦褚安的怒火烧得更旺了,他也笑了起来:“说得很好,再说说看。”

“事实上,我不理解长达两年的潜伏有何意义。”谢忱按耐心脏的坠痛,他的背部已经没有知觉了,麻木像苔藓一样,长满他大概再也不会被拥吻的躯体。

雨 严师

omega继续用平淡的语气说道:“想必观察了我两年,您也没有得到任何特勤组的情报。”

“是啊。”秦褚安有些讽刺地说,“你瞒得太好了,我真是一点也没看出来,还有呢?这两年我还得到了什么?”

谢忱在这对峙的压抑气氛中难得有些怔愣,楚安有这样和自己说过话吗?有露出过这样讥讽的表情吗?他天马行空地想,如果自己继续装作柔弱的omega,楚安是不是就不会消失?就会一直像以前一样哄自己,宠爱自己。这太荒谬了。

楚安得到了自己的爱,那秦褚安呢?

他自哂道:“得到了戏耍特勤组组长的快感?”

omega像是认命了:“这的确是值得炫耀”

他被吻住了。

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来自一个暴怒alpha的啃噬。

被最熟悉的味道侵略的瞬间并不坏,谢忱下意识间竟然想迎合,又在勾缠中迅速反应过来,羞耻和恼怒让他几乎有些手抖,用力推开alpha秦褚安没有让他成功。

秦褚安占着体格优势,不讲道理地深吻着对方,谢忱越是挣扎他就越是用力,直到被对方狠狠咬了一口,血腥味马上在口腔散开。

“咬我。”alpha眯起金色的眼睛,已经将omega的双手扣在背后,“你生什么气?”

谢忱瞪视着这个可恶的alpha,他眼角已经全红了,被气的,咬牙切齿道:“滚。”

“滚?”秦褚安重复了一遍,面无表情的样子很怵人,“谢忱,不要再惹我生气。”

omega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羞辱,现在还要吻自己,不是羞辱是什么?他猛然发力,挣脱了alpha的桎梏,拳头握紧,转瞬就要砸中对方的面门!

不料秦褚安机甲开得不怎么样,徒手打架倒十分敏捷,迅速躲开了自己的进攻,谢忱不甘示弱地扬腿踢过去,也被alpha交叉手臂格挡下来他用了十成十的力,可惜体格差距太大了。

一想到那双手臂曾温柔地搂抱过自己,谢忱就想杀了他。

omega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搏击力度,拳拳到肉,就是没打到alpha的脸,这个认识让他更生气了,当即又是一记勾拳!

实在是太荒诞了,他根本无法接受自己被欺骗的事实,omega几乎快看不清自己动作,完全凭本能在出招,指节已经全红了。

他的爱情没有了。

还想过要给楚安生宝宝呢,谢忱怒吼着给出最重一击,明明上个月自己就在着手为怀孕调整工作了。

alpha没有躲这一拳,受力之下闷哼一声,后退一步,谢忱能感受到对方接拳的胸膛因为自己这一击心脏都顿了半拍。

怪不得没有求婚,也许alpha根本也不在乎婚不婚的,那么希望自己怀孕,也只是omega沦陷到那个地步很可笑吧?或许也能以此要挟特勤组?谢忱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再不离开,就要在这个骗子面前哭出来了。

他们谁也不动了。

“到此为止吧。”omega褪去一身恨意,收回滚烫的手,面如死灰地维持着最后的尊严,“我们没什么要谈的了。”

他转身往外走,却马上被搂进一个炙热的怀抱,alpha像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你这样想,我很伤心。”

omega没有挣扎,方才的打斗已经耗尽了他的力气,他不想让自己更加不堪了,却也并不回话。

秦褚安发现自己真的很窝囊,刚才再生气,见到omega心碎的表情后也根本不知道朝谁发泄了:“告诉我,你刚刚到底在想什么?”

谢忱闭上双眼依旧不肯回答。

秦褚安替他答道:“你在想,这个人骗了我,骗了我整整两年,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不是为了特勤组的情报?是哪个环节泄露了我的身份?我们的相遇,是不是一次别有用心的安排?”

“谢忱,看着我。”

omega颤抖着转过身,如果有枪就好了,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崩了这个人

“我也有一瞬间这么想。”

他怔住了。

“可是爱这件事,怎么能装出来?”秦褚安释放出安抚的信息素,谢忱在熟悉的味道中稳定好情绪,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alpha接道,“等你防备地看着我,我就知道这只是巧合。”

他们的震惊明明如出一辙。

谢忱哭了。

并不是痛哭或抽泣,他一脸半梦半醒、失而复得的样子,怔怔地流出两行眼泪。

秦褚安觉得自己也要心碎了。

“宝贝……”alpha捧过他的脸,“不哭了,不哭了……我还没哭呢,被你那样想,你倒是委屈上了,嗯?”

omega本来咬着牙齿忍得好好的,此时听到alpha熟悉的哄他的声音,委屈得快要死掉了。

“我没哭!”谢忱怒目而视,又在看到楚又在看到秦褚安温柔看向自己的表情时,根本把持不住,有些惶恐,又有些痛苦地哽咽起来:“我……”

秦褚安把他搂进怀里,让omega可以不用顾及体面,好好地哭一场:“乖乖的。”

omega紧搂着他,也不回话,眼泪断线一样流,等到头脑稍微清明一点,又用闷住的嗓音控诉道:“你怎么这么坏啊,看我误会很有意思吗?”

秦褚安心里直喊祖宗,手依旧抚着对方的背:“到底是谁坏,不讲道理就乱猜的是谁?”

谢忱也回味过来秦褚安在气什么了,确实是自己先用不光彩的角度揣测了对方,怀疑对方作戏,在这点上是他有错在先,可情急之下这也很正常啊!

他狠狠咬了alpha的脖子一口,秦褚安还没打他屁股,就听到颈窝的小爱人带着哭腔威胁道:“你再耍我,我就不要你了。”

秦褚安觉得这人就是生下来克自己的:“我哪里耍你?我爱你还来不及”

此刻“爱”这个字显得尤为敏感,将一屋混乱的气氛拨上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