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 第6章

作者:晚风 标签: 玄幻灵异

而特勤组过于保密的性质,在民众眼中也引发了一些争议和“不安全感”,也不知道联邦会如何解决这点。

秦褚安近年来,准确而言,和谢忱在一起后不想上班只想回家陪老婆以来,对特勤组的意见倒是少了不少。仔细想想,有这么强力的一个组织在,战役进程直接开倍速,对他而言是好事啊!至于共同作战的龃龉,秦褚安也比以前能忍了,他在会议上边走神边想,这就是成家之后一个沉稳的alpha该有的修养。

他没想到,这次出差居然能让自己对特勤组原本稍微回暖的印象,直接跌入谷底。

“元帅,联邦想让您在12号上午和特勤组组长进行一次机甲的友谊赛。”

他着实没料到自己出差以来,利用职务之便兢兢业业敦促进度想把仪式定在12号之前的结果是,刚好空出时间,用来被联邦安排,和那个狡猾、阴狠、好大喜功的指挥官进行友谊赛。

另一边,谢忱刚从临时设立的会议通讯室出来,也听到了这个噩耗。

“什么?”他紧皱着眉头反问道。

“12号上午,联邦想让您和秦元帅进行一次友谊赛……”来传话的组员望着领导阴沉的神色不敢大声言语,“赛后您和对方会有一次短暂的会面。”

谢忱抿着唇,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隔壁会议通讯室也走出了特勤组方才参加会议的地质专家,是位富态的女性beta,她听到这个消息也愣了一下,接着掩面笑道:“联邦脑子抽了?让组长和元帅友谊赛?可怜的D220404星,大概会在12号当天还没启明就化作灰烬吧。”

那位传话的组员想笑又不敢笑,他还得确认组长的意思呢。omega长官果然问道:“一定要比吗?”

“是的。”组员点点头,“您其实也知道的,联邦有意拉近我们和各星区的距离,友谊赛的事之前也提过。”

确实提过,可没想到会是12号啊,谢忱知道这件事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他烦道:“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要12号。”

“您那天有事吗?”组员也不等待一个详细的答案,而是解释道,“联邦的意思是,正好秦元帅也在这边,刚好把你们二位的友谊赛当作启明仪式的开端,寓意各星区和联邦共同创造人类美好的未来……”

谢忱冷哼一声,beta专家听罢笑得更开心了:“联邦真的好幽默啊。”

谢忱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也不想看组员们的反应继续给自己添堵。他当然知道那群政客的心思没这么简单,换成星区其他元帅这场友谊赛可真打不起来。自己能完虐那群没用的alpha是一回事,联邦表面上对特勤组的极端严密性进行一定程度的让步,潜台词却是:够强,强到像秦褚安那样,才有和特勤组平起平坐的资格。

其他时候,还是老老实实接受特勤组,或者说联邦的干涉吧。

纵使明白这次比赛和会面的用意,谢忱也做不到心平气和昨天晚上和楚安视频的时候还答应了12号尽量赶回家,这下子根本不可能了。

出差的日子里他总是要和alpha视频,得知12号不能回家后犹豫了很久才将视讯拨过去。

omega早早换好了柔软的睡衣,垂着眼睛有些心虚,担心自己不能及时赶回来会不会像在逃避,又因为一天工作下来想alpha想得紧,眼睛还是不由自主地对上了电子屏上英俊的恋人,目光几乎能用“眼巴巴”来形容了。

“宝贝。”秦褚安见omega如此贪恋地看着自己,因为要延期回家而产生的愧疚更深了,眼神温柔得几乎能掐出水,“很抱歉,我有个不好的消息,12号那天我不能准时赶回来了。”

“什么?”谢忱张大眼睛,“怎么了?”

“因为”

“等等!”omega像是松了口气,连忙接道,“我也要和你说来着,我这边工作出了点问题,刚好也要晚回来一天。”

秦褚安闻言也放松不少,揶揄道:“你看上去很高兴啊。”

“不是单方面爽约,当然高兴啦。”omega看上去真的开心极了,他一点也不想自己在恋人那里的信誉度受影响,此时已经舒舒服服地抱起了自己的枕头,专心看向自己的alpha。

“不会是因为不用马上告诉我你的小秘密,才这么开心吧。”alpha金色眸子里的宠溺几乎能在屏幕上化成实体,谢忱自然乐意恃宠而骄,反驳道:“明明是你先说要晚点回家的,真正有鬼的是你吧。”

秦褚安才不热衷于说赢他,三两句把omega哄好,看见对方衣领间微晃的锁骨竟有些口干舌燥,他的易感期快到了。

“宝贝,叫声老公好不好?”

谢忱也察觉了气氛突如其来的微妙,有些耳红,他们从前可没有在视频的时候……omega难得有些害羞地错开了屏幕上alpha的目光:“老公。”

“嗯,宝贝好乖。”秦褚安眼眸沉沉的,全是压抑的情欲,“老公好想你。”

“我也想你。”谢忱回应道,又有些任性地抱怨,“都怪我的一个……竞争对手,非要在这时候横插一脚,让我不能按时回家,和你过纪念日。”

alpha低哑的笑声化作电磁玉 烟髓波,震颤在屋内,谢忱喜欢极了,说出来的却是:“笑什么呀?不准笑。”

“好”秦褚安望着自己甜美得不像话的omega,哄道,“宝贝一定能处理好,我相信你。”

“那当然,我比他厉害多了。”谢忱丝毫不懂谦虚,得意洋洋的像只小狮子,让秦褚安觉得可爱,omega又问道:“你呢?工作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还好。”alpha顿了顿,“和你差不多,也是一个对手,不过我能处理好。”

谢忱点点头,不想聊这些了,他倒在床上,小声唤着:“老公。”

“嗯,宝贝。”

“……亲亲我。”

秦褚安几乎在一瞬间就起了反应,他苦笑道:“是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易感期快到了。”

谢忱不承认也不否认,眼睛弯弯的:“那你亲不亲嘛。”

“亲。”秦褚安拿他没办法,嗓子几乎要烧干了,“亲你的额头、脸颊,嘴唇……有没有好好喝水?嘴巴干不干?”

omega在被子里摇摇头,头发温驯地垂落着,他觉得自己好爱这个alpha。

“困了?”秦褚安没有管自己硬挺的性器,他的omega看上去很辛苦,已经快睡着了,“睡觉吧,宝贝。老公爱你。”

“晚安,”谢忱半眯着眼睛,低声回应,“我也爱你。”

第8章

6月12日黎明时分,D220404星的启明仪式会场已经聚集了许多官员和技术人员,以及随机抽选的联邦公民们,都翘首等待着仪式开始。

启明仪式会从当天黎明持续到第二日黎明,一整天的仪式有着纪念新星“一日”时长的含义,毕竟每颗星球因其自转速度不同有着自己的一日时长。仪式在黎明开幕后并不是枯燥的领导人讲话,漫长的白日有着各种舞会、新星各方面的信息展览,可以说是一个氛围十分快活的交际场。

等到夜幕降临,篝火会在会场中央的地面上冉冉升起,人们饮酒歌唱,为新星加入联邦喝彩。

秦褚安则会在次日的第一缕光辉抵达这颗覆满新型植被的星球时,为它命名。

人群不约而同地频频查看手环上的时间,新星的启明仪式可不是活着就能见到的,无论男女老少,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之情。

后场忙碌的工作人员自然没有这些好心情。

西蒙急得满头大汗,一头红毛都要因为急躁竖起来了:“我的元帅大人!你干什么去了!?他们说联系不上你,我打你电话也占线,谁的通话级别这么高?快快快,换好衣服进机甲。”

秦褚安被他搡到了更衣室门口,有些不耐地回应道:“这么急做什么,我来不了你上也一样,联邦白养你了?”

“我的工作可没有对战指挥官这项任务,我可不想在几万人面前挨揍。”西蒙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快点啊,得赶在黎明呢。”

“知道了。”元帅大人有些不满地嘟囔,“我跟我老婆过纪念日都没联邦这群人有仪式感。”他迟来就是因为和谢忱打了通短暂的电话,两个人黏黏糊糊隔着手环道了纪念日快乐,亲了也爱了,还定好回家上哪里约会了,哎呀,想到这里秦褚安又笑了起来,易感期让他格外想念自己的omega。

“知道你有对象了!”

西蒙极其不爽地将这个非单身人士踹进了更衣室。

机甲是结构可变程度最高的新型军用武器,联邦全境也不过万艘,体积较小,驾驶难度非常高,打击力度的上下限同样相差巨大,十分考验驾驶人的能力。机甲的驾驶舱不比庞大无比的军舰,而是只能容纳一人的座位,驾驶人面前是眼花缭乱的各种面板和按钮,必须穿着贴身特制的作战服才能避免误触、静电等不必要的麻烦。

旁边跟进流程的文官对耳麦另一端负责特勤组流程的人员道:“元帅大人已经准备好了。”

西蒙纳闷:“这不刚进去吗?这么着急?”

文官像在隐忍什么:“您知道的,这场比赛虽然名为友谊赛,实际上大家都在等着看……总而言之,我不希望是A区和元帅的笑话。”

“连准备速度也要争个第一?”西蒙好笑地叹了叹气,“真是热闹啊。”

文官点点头,又在耳麦里确认赛后的流程了:“……位置已收到,我会在赛后通知元帅的。”

西蒙猜到是秦褚安和那位会面的事项,心里不免忐忑,考虑起要不要准备好医疗小队,以免出来后有人受伤……好吧,真的不是他对秦褚安有所偏袒或过度自信,那位指挥官也许能在机甲比赛上和秦褚安分庭抗礼,可是在徒手搏斗上,西蒙很难想象实战成绩常年断层第一的元帅会输给谁。

“我好了。”更衣室走出穿好战斗服的alpha,贴身布料勾勒出他壮硕有力的身材,“走吧。”

文官头一次见这样的元帅,仅一眼就因为alpha优越的身体条件盲目自信起来,连语气都昂扬不少:“好的,请跟我来。”

“赛制是什么?”秦褚安边走边问。

“和常规机甲比赛差不多,按击打率和受损率综合得分。”

……

另一边,换好作战服的谢忱也跟着组员前往入舱的地方,omega劲瘦的躯体裹在作战服里,随着走动的动作展现出几分难以言喻的优美。

为了比赛的观赏性,两台机甲已经在会场中就位了,倒是驾驶它们的人要沿着封闭的长桥进到舱内,谢忱嫌弃道:“花里胡哨的,穿着作战服走这么长的路太奇怪了。”

两人已经走到了上下紧闭的金属门前,外面就是机甲了,负责跟进流程的组员比起元帅那边的文官显然轻松很多,他闻言笑了一下,接道:“元帅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赛后您还是从这个门下来,我带您去会面的房间,已经布置好了。”

谢忱哼笑一声,陨黑的眸子此时已充满战意:“让他准备好医疗官。”

……

暗金的机甲反射着黎明的第一抹灿色,嚣张地露出獠牙,与之相对的陨黑色机甲也晕开新星的晨光,仿佛不甘隐匿在夜色中。

仪式主持人的声音徜徉在气氛高亢的场内:“量子保护屏已经开启,距离D220404星启明仪式的正式开始,暨A区元帅与特勤组指挥官的机甲友谊赛正式开始,还有十秒”

所有人一起呐喊着:“十!九!八!七!”

两扇厚重的金属门从中开启,谢忱和秦褚安分别踏进自己的机甲。

西蒙朝自己的长官敬了个礼:“大捷。”

特勤组组员也朝指挥官立定行礼:“等您的好消息。”

“六!五!四!”

兴许是易感期为数不多的正面影响,秦褚安觉得自己状态很好,一想到对面是和自己较量已久的特勤组组长,战意也汹涌起来,他朝西蒙回了个礼,进到自己陨黑的机甲中。

“一定。”谢忱的语气压抑着上场前的兴奋,头也不回地踏进自己暗金色的机甲,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欣赏那位元帅狼狈的身姿。

“三!二!一!”

“比赛正式开始!”

两艘机甲从场馆两侧飞跃而出,主持人刚准备说“首先让我们欣赏元帅大人和指挥官大人的对称俯冲”,出口却是一声惊呼:“指挥官首先向元帅大人发射散弹,他甚至懒得瞄准!元帅大人躲过大部分!看面板上的数据,还是挨了几颗子弹!”

他连连擦汗,心道怎么不按流程来呢!谁来管管这两个人!

秦褚安“啧”了一声,操纵机甲完成一次高度旋体,收缩双翼躲过了大部分攻击,这已经是绝大多数驾驶者做不到的极限操作了,心里仍觉对面狡猾,竟然丝毫不顾友谊环节就开炮虽然他也打了这个主意,下一击来了!

暗金机甲已经盘旋至上空,秦褚安不用猜都知道对面想在高处用激光切割,封锁自己的走位,在观战人看来,几乎是自己被对面压着打,秦褚安都快气笑了。

他已经失去了第一击先手,如果还不拿回节奏即便赢了也并不漂亮,激光切割蓄好力了!切割柱几乎绽放出刺破黎明的光芒,陨黑机甲迎面而上,场内爆发出阵阵惊呼。

“元帅大人危险!”主持人不免捏了一把汗,又马上赞叹道:“机翼分离!天哪,这个操作极其考验机甲本身的性能,对驾驶者的能力也要求极高,如果不是有着强硬的技术和对时机的精准把控,根本不可能完成。”

只见陨黑机甲的左侧机翼和主体迎着激光分开,又在躲过后马上合并归位,雷鸣般的尖叫和掌声爆发在场内。

接着,它飞到暗金机甲上空,极尽嘲讽地准备用出快蓄力好的激光切割。

“哈哈,元帅和指挥官交流得真是有来有往!”主持人觉得自己这辈子的演技都搭在今天了。

谢忱读懂了对面的嘲讽,他当然也会机翼分离,但那样实在太无趣了。

omega按下面板上浅黄的按钮,精准操控的离子炮,在激光切来的瞬间离子炮飞速突出,银光和烟屑飞扬在空中。

如果说秦褚安刚刚展示了卓越的架势技术,此时对面的谢忱,则践行着以暴制暴的强势。

“指挥官打散了激光!真是极其自信的举动啊。”主持人惊叹完解释道,“大家有所不知,离子炮只能打散一秒内发射出的激光,也就是说指挥官几乎在瞬间就预判了元帅的操作。”他又强笑着补充道,“可见特勤组和A区军部在实战中也一定配合默契呀!”

场内发出心照不宣的笑声,两艘气势汹汹的机甲在几句话间又完成了数次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