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 第5章

作者:晚风 标签: 玄幻灵异

秦褚安也想到了之前和omega谈论过军事方面的话题,他发现自己的omega不像大部分O一样,会对军部的士兵们有憧憬之情,偶尔秦褚安说起来这方面的事也是一副平淡的表情。久而久之,一方面为了不讨老婆厌,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持军阶一般的人设,秦褚安也当起了“军事白痴”。

殊不知对方脑海里想的都是:好无聊,这个知识点真的有给我科普的必要吗,不过老公认真的样子还是蛮帅的。这里该展开重点说的,怎么不继续了?难道老公也不清楚?在战场上可怎么办呀……要不下次偷偷买本军械指南放在书房吧,好担心老公被星盗欺负啊。

回到现在,心里有了猜测的谢忱也不显露:“好吧,看来确实是真的军人。”只是职位要往下挪挪,大概是alpha的自尊心作祟吧,谢忱倒觉得这没什么,如果真是那些高军阶的目中无人的alpha长官,自己倒是很难喜欢楚安了。

事实上,他完全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在全联邦的ID系统里检索“楚安”这个名字,就是军队保密系统里的ID也能查,但谢忱没这么做,他愿意等楚安主动和自己坦白。

他也不想最后让对方意识到自己的omega是个“权势滔天”这么形容确实夸张,但相对中校来说却也并无不妥可以左右alpha的生活,窥视伴侣一切隐私的人。自己在联邦的名声并不太好,尤其是军部,他是知道的。

比起谢忱的盘问,秦褚安对于omega的隐瞒看上去要释然许多,在得知谢忱没有生病后,他好像真的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那日约定好在纪念日相互摊牌后,秦褚安还是坚持带谢忱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

这件事其实压在他心底许久了,一来老婆虽然很好抱,身材修长有力,但到底是个柔弱的omega,加上记者的工作,到处外出跑采访,跃迁中难免被辐射影响,秦褚安甚至怀疑这是不是老婆最近情绪忽上忽下的根本所在。

二来正是意识到谢忱的体格几乎算得上健美,常常流露出疲惫才更让alpha更加困惑,按理说不用出差的日子不该那么累的,却经常和连轴开完会的自己一样,总是蔫蔫地没精神……

也许他心底,是有些恶劣地希望omega怀孕了的,怀孕能解释上述的一切。

也能让这个犹犹豫豫,不知道在顾虑什么的omega,能永远和自己在一起。

秦褚安认真查看起发送到手环上的电子报告。

姓名:谢忱

性别:男性omega

年龄:29岁

信息素等级:B

信息素浓度:正常

……

是否怀孕:否

……

“怎么?”谢忱拿起一块铺满芝士的披萨,瞄到alpha的表情,“看到我没怀孕,很失望?”

医院报告出来的这天,两人刚好在外面下馆子。

秦褚安把虚拟屏收了起来,没有否认:“是有一点。”

“怀孕了才不好呢。”谢忱顿了顿,“未婚先孕。”

这实在是没理由找理由,当今社会婚姻早就不算多么神圣的契约了,如今多婚都合法,未婚先孕几乎算得上“封建的批评”。

“知道你想和我结婚。”秦褚安递了块紫晶果过去,是克达星的特产,“别吃太快,吃点水果润润,你喜欢的。”

omega张开嘴巴接下恋人的投喂,还没反驳结婚的话题,又被对方冷不丁的问话吓了一跳:“不过说回来,宝贝的等级是B级,每次……的时候,表现得一点都不像。”

谢忱的发情期具有典型的高等级omega的特点:时长为居中的三天,但来势汹汹,十分剧烈。

omega面不改色地吃完紫晶果,软声答道:“你也不像B级alpha呀,每次都那么用力。”

很好,成功将陷阱话题转变为调情,谢忱觉得娇娇omega的人设未免太好用了点。

秦褚安咳了声,没有继续同他说下去。

老天,他的B级不是真的,毕竟全联邦S级alpha太少,要隐瞒真实身份根本不可能啊。

当初相亲纯粹是被家里看不下去的父母赶鸭子上架:你都三十岁了,真的打算和机甲过一辈子吗?舞会上那么多优质omega你都不满意,到底想要怎样的呢?过了三十岁还一个人度过易感期,身体会出问题的呀!

就差没说“老处男,再孤身一人,我们就必须带你去A科看看了”。

秦褚安还记得那段焦灼的日子,特勤组刚成立两年,自己就带着大队小队跟对方斗了两年,实在无暇管这些所谓的终身大事。是的,跟特勤组狡猾的兔子在星际中追逐竞技如果由西蒙转述,其实是你死我活的决斗在彼时的秦褚安眼中,确实比用交合的方式度过易感期有意思。

他从学生时代起就是最桀骜不驯的那类人,本就天资出众,在不擅长的领域也有一股傲慢的不服输的劲头,在军校的第一年就能在模拟训练场将高年级的学长学姐打得怀疑人生,要知道大部分一年生可是刚从书本上入门机甲原理。

另一方面,他也着实热爱伸张正义,没少在私底下“教训”一些以大欺小的军痞,连老师都敢揍,军校学生上下级森严的潜规则甚至是被这个alpha打破的,也因此收获了相当一批拥护者。元帅大人的父母虽然并不以此为耻,却也没少拎着儿子给同僚登门致歉。

直到三年级的一次实战,西蒙作为秦褚安的学长和他同队,牺牲了自己机甲的右翼替他挡下星际匪盗的一击,这位S级alpha的气焰才有所收敛,个人英雄主义的火苗也才没有助长下去。收到提前入编的通知后alpha也迅速在学校销声匿迹,不过秦褚安的传说仍然活跃在每一届学生中间。

秦褚安的青春期,以及后来长达数年的军旅生涯,都是在alpha堆里、在战斗和胜利中度过的,期间虽不乏出众的omega对他展开追求,这位卓绝的alpha也只会礼貌而坚定地劝对方早早放弃,自己心中目前只有星辰和星辰。

而随着特勤组横空出世,秦褚安的征途便成了星辰和那位指挥官。

随后迫于父母的压力,也有他自己意识到的,alpha的身体随着而立之年的来临,渐渐不能用只靠抑制剂安稳地度过易感期了,秦褚安半自愿地接触了一些经人介绍的omega。而那些舞会宴会甚至下了议事会认识的omega或者beta,也确实没有一个合他的心意。

他们大部分是奔着他的头衔来,哪怕不计较这点,耐心和对方交谈片刻,秦褚安也只觉得分外无聊。他想,也许早该在军校就结识一名omega士兵,不然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乏味。直到遇上谢忱,秦褚安才意识到自己之所以兴致缺缺,只是因为不喜欢,在真正喜欢的人在真爱面前,他才懒得浪费时间说老婆不感兴趣的军事话题。

至于相亲的点子,也是家里的omega父亲敷衍出来的主意:“既然不喜欢他们功利的样子,就扮成普通军官去相亲喽。”他当时已经对儿子孤独终老有了心理准备,因为秦褚安看上去真的不是恐婚或者厌O,他只是一如既往地争强好胜,想要最好,也就是说,他在等待那个命中注定的omega。

这确实是元帅大人的父母怎么也帮不上忙的了。

alpha自己或许都没有意识到,他骨子里的傲慢放在这点上其实是十分固执且浪漫的,并且终于在两年前的一个周六,夏季暴雨后微潮的上午时分,蒸腾在街道的细密水珠反射着太阳灿如金粉的光闪,他遇到了自己的一生所爱。

他对上那个百无聊赖坐在咖啡桌旁翻菜单的omega的目光,直觉告诉他那就是他此次相亲的对象,接着懊恼起自己为什么没有穿显得身材更为挺拔的军服。

毕竟omega他好像叫谢忱,对,谢忱。毕竟谢忱的眼瞳太美了,陨黑色,像他再熟悉不过的宇宙,随意瞥过来就让他产生了如置真空的窒息感。

扑通、扑通,心跳震声而来。

omega大概也意识到自己和网上约好的相亲对象完成了一次对视,他们的默契一向难以用语言形容,接着,秦褚安看到对方有些局促地站起身,面无表情的脸像是呆住了,接着不太自然地朝他笑了一下。

alpha迈步走了过去,穿越朦胧水珠的十几秒里,他恍然产生了自己正在穿越时间的错觉,那是比星际跃迁还要难以言喻的感受,明明终点只是那个omega的身边。

“你好,我是楚安,一名中校。”

“你好,我是谢忱……一名记者。”

他们一起喝了咖啡,总共只说了开头两句话。秦褚安每每想要主动说些什么,对上对方陨黑的眼眸后就不知道怎么张口,而对面那位美丽的omega,也总是十分局促地抿住嘴巴,很苦恼地错开视线。

真的好可爱。他想。

出了咖啡馆,两人便无目的地漫步在雨后微潮的日光下。

“我送你回家吧。”alpha打破了沉默。

“不用。”omega下意识拒绝,又咬了咬舌头,努力放松绷紧的身体,磕巴着改口,“也、也可以。”

秦褚安朝对方温和地笑了一下,绅士地送谢忱回到租住的公寓。

omega离开前,像是鼓足勇气的样子实际上,是谢忱本人学不来娇羞的姿态,相当鲁莽而直接地问出本不应该由一个温驯的omega该问出的话:“我们下次,还约会吗?”

秦褚安真想现在就吻他啊。

甚至此刻就把谢忱带回家吧,他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冲动。

最终礼貌地回答道:“当然。”

他伸出右手手腕,示意对方也这么做,两人的电子手环碰了两下,加上了好友。

这通常是不认识字的学龄前儿童才使用的加好友的方式,秦褚安从前一直觉得这项不能删除的触碰功能鸡肋无比,如今却要盛赞这项发明。在约会的结尾,手腕和手腕隔着手环敲击两下,竟然是自己和omega最贴近的瞬间,像隐秘而真实的两声心跳。

alpha从此有了新的想要征服的星域,却与此前任何一起战斗都不同,这更像一桩有关守护的宿愿,让他内敛起从前嚣张狂妄的姿态,第一眼就认定了拥有,生发从未有过的柔情。

而以“相亲失败”为任务的omega,也在看向对方的一瞬间,将任务不由分说地改成了“促成相亲,搭建新的社会关系网”,他甚至来不及思索如何收场。

总而言之,这是一次蹩脚的、近乎静默,却也命中注定的相遇。

第7章

距离秦褚安大捷回都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新星的安置工作也接近尾声,没问题的话月底就能开启下一阶段的星球部署工作了。

星球部署顾名思义,指确定新星在全联邦的定位,这直接关系到星球后续如何发展,居民星还是功能星,接踵而至的便是对新星本身的进一步开发建设……这些事说大不大,说小也绝不小,总而言之,特勤组要参与其中。

首都星彻底进入夏季,谢忱平日上班会将外套揽在臂间,露出底下硬挺的白色衬衫和皮质扣带。他依旧笔直地站在二楼阳台隐蔽的位置,拎着轻便的行李箱,微热的风夹杂着清新的粒子,吹起omega额上半拢的黑发。

陨黑的眼珠一如既往有些沉郁,好吧,因为马上要出差,指挥官的脸色是拟态机甲来接他时都要静音、静音,慢慢、慢慢靠近的程度,似乎连自动驾驶系统都能看出这位长官的不快。

实在是不想上班了,谢忱踏进机甲的时候甚至叹了口气,这么久了都没和楚安出门旅游过,就算不旅游,在家造孩子也好嘛。他如今也会在脑海里不着边际地考虑起这些事了,仿佛摊牌的事有了约定,两人谁也不欠谁,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了。

前些天得知伴侣要出差的秦褚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alpha关心道:“行李都准备好了?别又到最后一个晚上要我帮你装衣服。”

谢忱难得在清醒的时刻冒出委屈的情绪,他越来越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性格了,语气很有几分强势:“难道不愿意帮我整理行李吗?”

秦褚安瞄着他因为愠怒和不快微微红起来的脸颊,故意说:“哪有alpha喜欢做这种事的。”

“什么啊。”omega是真的有点生气了,“alpha不做这种事又做什么事呢?我是omega我我记者当得也很好啊!”

秦褚安不想真的让谢忱生气,认输道:“好,宝贝最棒了,我说错话了。”

“本来就说错了。”谢忱不满意他敷衍的态度,“你重新说一遍,认真一点。”

“我错了”alpha沉着好听的嗓音,金色的瞳孔一错不错地看着面前的恋人,“不该性别论,说家务事alpha做不了。”而且给老婆叠衣服其实好开心,指尖穿梭在会紧贴在对方皮肤的织物上,这多少有点变态,秦褚安绝对不说。

谢忱点点头,很满意的样子,没想到楚安又接道:“那宝贝下次可以继续骑我吗?毕竟床事也没有alpha天生主动的道理吧。”

秦褚安被谢忱打了,打在手臂上,很重。

这可是两年来的头一次啊,可恶的是,这样气呼呼、不容置喙的谢忱,秦褚安都觉得可爱得不行,简直没救了……当天晚上alpha爱够怀里的omega,半夜三更还起来把两个人的行李收拾好了。

他也要作为征战新区的元帅前往初步安置好的新星,实地考察、继续开会是一回事,等各项工作确定后秦褚安还要参与新星的启明仪式用来表彰在战役中有杰出贡献的军人、研究人员,成立有秩序的政府机关,同时也是新星正式并入联邦的标志。

此外,元帅大人还有一项特殊的荣耀,他要在仪式上为新星命名。

启明仪式还没完全确定时间,目前策划的官员只说安排在6月10号和12号的范围内。仪式结束后,新星的各项工作就算落成了,不驻扎在此的工作人员差不多都能返航。

6月12是秦褚安和谢忱在一起两周年的纪念日。

谢忱出发的第二天秦褚安也踏上了前往遥远新星的旅程,一个说外出采访,一个瞒报了目的地。

他们坐在不同的军舰上,窗外是细沙般散落在宇宙的尘埃和天星,这对伴侣不约而同地在跃迁的间隙争分夺秒地处理公务,都相信自己能在12号当天赶回来和恋人相见。

-

“D220404星根据我们的探查,G型离子含量稍高,不适宜长期居住,不过当前的研究也表明这个含量的G型离子在短期内有利于以下病症的治疗……”

“周边小型星球的矿物含量较高,可适当开采,稀有金属的分布如下……”

“这是交通部门给出在D220404星建立跃迁点的建议……”

各个领域的负责人滔滔不绝,3D画面在圆桌中间不断更替,展示着新星从地心到周边小行星的各项指标。

这是秦褚安来D220404星的第五天。作为元帅的他其实并没有听这些部署细节的必要,一来在这些方面他不是专家,建议可参考性低,二来他也没有决策权,只是作为首要功臣听个过场。拍板的还是那帮专家和政客,特勤组从旁监督协助。

不过也有风声说,联邦有意拉近特勤组和各星区的距离,秦褚安此次与会有监督特勤组之监督的意思。

实在是特勤组过于特立独行,权力集中、干涉范围大不说,在战役上那位指挥官的风格也太犀利了些,秦褚安尚且能和对方有来有回地分出胜负,其他星区的长官大部分都只有被抢功嘲讽的份,被诟病许久了。虽然秦褚安在这点上觉得同僚们打不过就靠嘴皮子,也不算堂堂正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