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 第4章

作者:晚风 标签: 玄幻灵异

想等他一起睡呢。

秦褚安觉得自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第5章

首都星如今正处在春夏之交,早晚温度还是有些低的,秦褚安冲完澡还是哄着被窝里昏昏欲睡的omega换上了合身的长袖睡衣:“乖……听话,把手伸出来,脱掉了,小奶头是不是肿了好,我不说。”

谢忱撩起眼睛没什么精神地睨了对方一眼,发觉对方的笑意便回嘴道:“还不是你弄的……我不换了。”

“是我弄的,我的错”alpha含着笑,不太有诚意地道歉,又曲解恋人的意思,“这么舍不得老公的味道?”

谢忱烦死了,一挺身,把alpha扑倒在身下,困得脑袋都沉甸甸的,闷在对方颈窝里哼:“快睡嘛。”

秦褚安能感觉到谢忱光裸的胸膛贴着自己,两颗嫩红的乳粒在微凉的晨间稍稍挺了起来,随着omega撒娇的动作蹭着自己,再加上耳边缱绻的呼吸,alpha下面的性器饶是百般忍耐也不受控地硬了起来。

他轻叹道:“想睡就自己乖乖把衣服换好。”又半威胁地用自己跨间的硬物蹭了蹭谢忱的大腿,“还压着我?”

谢忱也不发小脾气了,倒是有点幸灾乐祸,闭着眼睛笑:“就压着你……我没力气了,你要换衣服就快点,快睡、快睡。”

秦褚安认命地抱住谢忱、翻过身,把人安放在床上,继续伺候他更衣。给人脱裤子的时候揉了揉omega挺翘的屁股,还要被骂“臭流氓”。

“越来越不乖了。”秦褚安轻声感叹,“再过两年是不是要骑着我上班了?”

谢忱已经穿好了纯棉的白色睡衣,闻言睁开双眼,混沌的眸子里没有太多情绪,让此刻的他很无辜,又很真实,像丛林里的小动物。

“老公不让我骑吗?”

竟是食肉类的。

秦褚安闻言一愣,像是惊异于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

谢忱则在沉默中缓缓过神来,顿时也散了困劲,他都说了什么!就算真的这么想也不能

“现在就让你骑。”秦褚安将他不由分说地抱坐在自己身上,金色的眸子充斥着欲望,叫嚣着占有,“是宝贝自己要的,不可以喊停。”

“我、我不……”谢忱吓清醒了,一时间竟不知道是在担心真实性格暴露,还是担心风雨欲来的疯狂性事,他急道,“我要睡觉!”

下身突然凉丝丝的,楚安……怎么就把他的裤子给脱没了!

“你过分……”他真的好想睡觉,可是后面的小穴也在对方信息素的引诱下不知羞耻地湿润起来,情欲就这样被轻易唤醒,谢忱几乎恼怒于自己对楚安的爱与痴迷,让他在昏沉间十足十地委屈起来,“太过分了,你怎么这样……”语气长长的,又可怜又可爱。

“到底是谁过分?”秦褚安按下他的背,让浑身因情潮发热却又困乏无力的omega伏在自己胸前,也好让自己吻他的颈,“明明是宝贝一直在勾引老公,我这么爱你,怎么忍得住。”

一听到那个字谢忱就没了拒绝的意愿,认输地放松绷紧的胯部下一秒就被顶到了深处,他呜咽一声:“嗯……好深,老公,太深了……”

“乖,乖……”秦褚安像吸毒一样舔吻omega馥郁的后颈,用尽全力控制力道,“知道你没力气,轻轻操一会儿就睡觉,宝贝乖……”

谢忱因为alpha危险的动作下意识颤抖起来,同时又能感受到楚安克制得有多不容易:大腿内侧夹住的腰身绷得像块硬石,硌得他都疼了,是alpha竭力在忍耐。

不想弄疼他,不想太欺负昏沉的自己,会不舒服。

欲和爱纠缠在一起,它们相互怂恿,又彼此制衡,谢忱在alpha蛮力而温柔的操干中读懂了这一点。

他是被爱的。

朦胧的晨光让这一切虚幻起来,谢忱突然分不清和楚安做爱的到底是哪个自己。

酸涩像一个个麻绳打住的结,梗得他喉头发痛,刺拉拉地划在心上。

“老公,老公……”谢忱终于不能用发情作为自己不安的借口,他是真的在害怕的,omega几乎无望地呼唤着,“老公。”

“我在。”秦褚安缓了动作,吻他湿润的眼睫,以为老婆是睡不好,委屈了,“好、好,不做了,我们睡觉。”

说罢便握住omega的腰想将他抱回被窝,谢忱却反常地坐得更深,让秦褚安吸了口气,几乎要顶进生殖腔了:“宝贝?”

谢忱四肢紧缠的动作几乎有些任性:“射完再睡。”

“那不哭了?”秦褚安低声问道,想去看他的脸。

谢忱不让,更用力地将脸埋在楚安的颈窝。

“哭怎么了?”他嘴硬,“我没有哭……”

alpha轻笑一声,继续动了起来,努力给omega舒服,专门挑对方的敏感点顶。

“哭当然可以,在老公怀里做什么都可以。”秦褚安吻他的耳垂,“我怕你不开心,还不告诉我。”

谢忱松开紧咬的嘴唇,说:“我、啊,慢一点……我有什么不开心呀?”

他没有不开心,他只是太幸福,也太害怕了。

秦褚安怕谢忱不舒服,没有吊着他,高潮因此来得很快,却不急促,而是钝重的,全在身体内里,好像真的被喂得饱饱的了。加上骑乘的姿势,谢忱几乎有种窒息感。

结束后秦褚安直接抱他去次卧睡,睡衣最终又换了套新的。

谢忱喝完楚安递过来的温水,等alpha也上床后蹭到对方怀里:“老公。”

“嗯?”秦褚安能感觉到自己的omega这些日子来心情不算明朗,总是心事重重的,难道是上次发情期自己哪里没做好,让他没安全感?

他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omega抿了抿唇:“如果、如果我有什么瞒着你……”

秦褚安马上翻身坐起来:“我琢磨好久了,你最近起色也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谢忱一时不知道回应什么,alpha看他沉默着,更加认定了内心的猜测,悄声道:“真的生病了?什么时候确诊的,严重吗?现在还要睡吗,要不我带你去军区的医院重新检查一下”他说得越来越急促,额头竟然冒汗了,边说边收拾收拾准备起床出门的样子。

谢忱忍无可忍地给了alpha结实的胸膛一巴掌:“我没生病!”

他太郁闷了:“你想什么呢!”

秦褚安看了他几秒,确定自己的omega没有骗自己,长出一口气:“吓死我了。”

谢忱都不知道怎么说他了,又气又好笑:“你一天到晚想什么呀?”

“我倒是想问你一天到晚想什么。”秦褚安躺了回去,将谢忱揽在胸前,“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娇气不说,还总是闷闷不乐的。”顿了一秒,“不会怀孕了吧?”

“真怀孕了怎么办啊?”余y言 u生谢忱都想翻白眼了。

“跟你求婚。”秦褚安回答得却很认真,让谢忱也屏息起来,alpha像想过无数遍,语气肯定得有些朴实,“跟你结婚。”

“我也不一定答应……”omega躲闪着,又好像很舍不得alpha眼里的认真与深情,他最终还是郑重地迎上对方的眼神,“楚安,我有一件事瞒着你。”

“嗯。”alpha不以为意地应道,“你刚刚说了。”

“但我还没说是什么……”谢忱靠近了些,想要强调这件事的重要性,语气却很虚,“总之,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也许,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不是我想的那样?”秦褚安为这个表述笑了起来,“那是哪样的呢?”

谢忱还在犹豫该怎么隐晦地放出信息,就被alpha完全搂紧了怀里,周身缠绕着意味着安抚的信息素他的alpha在这点上和课本上完全不同,很擅长释放具有安抚意味的信息素,这是许多alpha终其一生也学不会的。谢忱全身心地沐浴着楚安的味道,他真的好爱这个与众不同的alpha。

还未等他绞尽脑汁想出一个答案,楚安就给出了自己的承诺:“我爱你,宝贝。”

“可是”

“你真的没有生病,对不对?”

“没有的。”

“那就够了。”

谢忱听懂了。

他还没来得及继续感动,alpha犹豫的声音便传来:“其实,我也有一件事瞒着你。”

长居高位、惯于纵观全联邦大局的omega霎时竖起耳朵:“嗯?什么事。”居然还很严肃、很凶的样子,像只小老虎。

秦褚安觉得他可爱,笑道:“你的还没说呢,就着急盘问我的?”

谢忱有点尴尬,又多了点狡黠的心思,从前的他一定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有这样一面。

omega在alpha怀里蹭了蹭,手臂也亲昵地搂住对方的腰,两人腿几乎缠在一起,一张漂亮又纯情的脸仰起来:“告诉我嘛。”

老婆好漂亮,好可爱。

秦褚安吞了吞口水,不想让自己败得太彻底,板着一张脸:“不可以撒娇。”

omega便仰着脖子想要亲亲他,秦褚安掐着他的腰不让他亲到自己,谢忱便噘起嘴巴很努力的样子,alpha终于还是受不了,把讨好献吻的omega亲得晕乎乎的。

而谢忱喘着气,还不死心地问:“真的不说吗?”

秦褚安想了想,一拖再拖当然不是办法:“下个月就是我们在一起的纪念日了。”

“那天,我们交换秘密,怎么样?”

谢忱默了默,有种与方才的甜憨截然相反的沉肃,他还是回答道:“好。”

接着又是低落,又是任性地补充道:“……那这个月,你要多爱我一点。”

“好”秦褚安笑着吻他的脸颊,“过了下个月,也会爱你。快睡吧,我的宝贝。”

谢忱“哼”了一声,心道“你最好是”,接着贴着自己的alpha,终于沉进梦里。

这一觉他睡得很好。

第6章

延盐时

定好摊牌的死线后两人的相处并没有太多变化,倒像是多了一个猜谜游戏,隔三差五就会互相猜一猜对方瞒的是什么。

“你是不是根本不是军人?”omega这天傍晚狐疑地坐在沙发上,也不上前迎接下班回家的alpha,倒是盘问起来,“那你很厉害嘛,军装是哪里来的?还有模有样的。”

“哪里得出来的结论?”秦褚安哭笑不得,张开双臂展示自己的制服,“这还能有假?”

“就是不像假的才奇怪……”他仔细查看过了,绝对是正规的军服,“难道你是专门做这个生意的?制造高仿的制服或者奢侈品,倒卖、给诈骗团伙提供道具。”

秦褚安哭笑不得地走了过去,揉了揉omega的脑袋:“小脑瓜子倒是挺灵活的,很可惜,猜错了。”他又抄答案,“你不会根本不是记者吧?”

谢忱脸不红心不跳,展现着优越的特工素质:“那你说我的真实职业是什么。”

“嗯……让我想想。”alpha凑近,盯着他陨黑的眼珠,认真道,“难道是明星?”老婆这么好看。

“什么呀?”谢忱本来还提着一颗心,此时也被逗笑了。

“谁叫你这么好看。”秦褚安同他接了个短暂的吻,“还有什么要问的?”

“让我想想。”谢忱眨了下眼睛,“重型军舰驻扎开发塞维尔星系的话,要多久到?带多少艘机甲比较合适呢?”

塞维尔星系离联邦很近,也不存在反动势力,根本用不上重型军舰这样庞大、看重火力打击的舰艇,这个前提就有问题,看来老婆真的不懂啊。秦褚安想。

“塞维尔的话”他假意思索,“用跃迁的话一天内可以赶到,带不超过一百艘机甲吧,不过据我所知,那里没什么开发价值。”

哎,谢忱在内心叹了口气,大概猜到alpha瞒自己什么了都说了“驻扎”,怎么还用重型军舰!这么不敏锐,怎么当上中校的啊!他不会是偷了长官的制服吧?之前他就意识到了,楚安的军理真的不是很好的样子,连量子炮和激光的用法都支支吾吾分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