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 第17章

作者:晚风 标签: 玄幻灵异

alpha啄了一下omega的嘴唇,像是正式标记前最后的温柔,撞击的力度逐渐攀升,一下下钝重地往里头的小花瓣干。

“唔……”生殖腔被顶弄的快感让谢忱发了一瞬冷汗,那里太深了,他难得捡起一点清明,有些惶惶地问:“要进去了吗?”

“是的,宝贝。”秦褚安搂上他已经汗湿的上身,“我会尽力不让你那么疼。”

“好。”omega因为本能的恐惧落下几滴泪,又有些突兀地说,“我很爱你。”

秦褚安愣了一瞬,不知道要怎么温柔才好,语气几乎带着恳求,边吻omega咸湿的颊边说:“我也爱你,你是我永恒的宝藏。”

谢忱低吟一声,将后颈弯了出来,这简直是他此生最温驯的动作。

alpha不再犹豫,尖锐的牙齿刺破了腺体。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僵滞半秒信息素完全融合的前兆让人心跳异常。

这对伴侣下体交合的速度越来越快,omega的呻吟已经连不成完整的字句,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哭音了。

月光几乎要被他们抽插的动作揉碎在卧室,窗也在因这场激烈的交合战栗着。

直到alpha的肉棒彻底插进生殖腔的壶口,谢忱闭紧声带,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秦褚安嘶吼一声,一只手掐住omega劲瘦的腰,一只手将omega的双手用力扣在床上,浑身肌肉都硬如烙铁,整个人发力绷紧,宛如一只咬合的巨兽。

精液喷薄而出,射进了omega生殖腔的最深处。

那里有了一个结。

-

完全标记形成后,至少要等十分钟alpha的性器才能从omega体内抽出来。

秦褚安一直在不厌其烦地舔谢忱,先舔着多了两颗小血洞的腺体,又辗转到脖子和胸前的乳珠,金色的眸子里全是满足。

谢忱却没什么动作,像傻了一样,全无平日精干的样子,呆呆地张着眼睛,任由alpha把自己全身都舔了一遍。

“宝贝。”秦褚安觉得他好可爱,含笑问道,“傻了?”

omega这才对焦上alpha的脸,张嘴却是“唔”的一声,眉头也皱了起来,哑着嗓子撒娇:“有点胀,不舒服。”

“我揉揉。”秦褚安宽大的掌覆上omega的小腹,脸也贴上谢忱的,“亲亲老公,好不好?”

“嗯。”谢忱痴痴地望着近在咫尺的alpha的脸庞,“亲亲。”

秦褚安笑了一下,很温柔地吻上他。

即便是被引诱进发情期,也得毫不含糊地过完,也就是说,这对新婚伴侣得交合三天才算结束。

谢忱在发情时有多粘人元帅大人是早就知道了的,然而这次他的omega又多了个磨人的癖好。

“射进来、到里面……”谢忱跪趴在床上,怀里抱着一个鼓鼓囊囊的枕头稳定姿势,饱满的屁股朝后撅着,“嗯、褚安……”

秦褚安发现自己现在也尤其喜欢谢忱单叫自己的名,语气却带上微妙的愤怒:“怎么这么骚?”接着狠狠往前一顶,龟头触到生殖口的小壶嘴时几乎就要忍不住。

omega轻哼一声:“不想射就算了、我也没有那么想……”

“我怎么敢?”alpha干了一阵便将他捞进怀里,两人又恢复成面对面的姿势,他在omega耳侧低声问道,“已经射了好多了,老婆这么喜欢被内射吗?”

“喜欢。”谢忱晕乎乎地点头,被彻底填满的感觉太过美好,他又牵过alpha的手,来到自己的小腹上,“你摸摸……有宝宝了吗?”

穴内的肉棒马上又硬了一个度,像是突了一下,将他撑得有些害怕。

“老公也不知道。”alpha的眼睛暗沉沉的,“可能还要多操会儿。”

“好,”谢忱被情欲操纵着,主动搂上秦褚安的脖子,“老公再继续操……”

一直到第三天晚上,秦褚安已经数不清自己射了多少回了,经常给自己和谢忱清理完,他淫虫上脑的omega还会继续缠着他要,穴都被干肿了。

“那换一个地方插。”发情期末尾的谢忱不再那样笨,强势的一面又露了头,“换我来操你。”

说罢便飞速钻到alpha胯间,像玩玩具一样揉起秦褚安刚洗干净的鸡巴。

那根东西飞快地硬了起来,omega眼睛一亮,很是好奇地看着这根滚烫的东西。

“好像比以前、颜色深了一点。”谢忱道。

秦褚安咬牙切齿:“谢谢,可以不用评价。”

omega轻笑着伏下身,在紫红色性器的顶端亲了一口。

马眼马上分泌出半透明的腺液,秦褚安伸手握上腿间的omega的后脑勺,低喘着释放快感。

谢忱很少给秦褚安口交,倒不是不愿意,而是在床上总容易被干到不太聪明,秦褚安不太敢让他乱来。

事实上这位指挥官大人很喜欢alpha在自己的亲吻、舔舐下受不住的样子,就像被插的时候会故意夹一夹秦褚安一样,他觉得这同样是一种宠爱。

大概是完全标记的缘故,从前觉得有些腥的性器此时闻起来竟也让人觉得十分亲近,omega挺翘的鼻尖在龟头上轻点了一下,像在确认雄兽的气味。

秦褚安认输般靠在床头,仰着脖子,眼瞳仿佛浮动着金色的丝绸,微喘着气,飘忽地望向玩弄自己性器的omega。

被谢忱口交的快感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要强过高潮的瞬间。

他漂亮又顽皮的omega似乎是嗅够了,又爱怜地用姣好的脸庞蹭着笔挺的柱身,腾出一只手自下而上地撸动起这根粗得过分的家伙,从秦褚安的角度看过去,自己的鸡巴就像在干着omega的脸。

“真的好大……”omega似乎在感叹,又有种难以言喻的痴迷,“好硬。”

秦褚安觉得自己要被他玩死了。

下一秒顶端就被omega毫无征兆地含进嘴里,alpha长叹一声,性感的喘息让谢忱涌上一股满足,努力放松起喉咙,含得越来越深。

秦褚安从始至终除了放松又绷紧的肌肉,再没有其他动作,也说不出多余的话,正如谢忱要求的那样,他一副乖乖挨操的样子,最敏感脆弱的部位被omega含在嘴里吸嘬,让谢忱满意极了。

“好吃。”深喉一阵后omega又重新舔上了龟头,撅起嘴唇吃走了alpha的腺液,似乎还不够。

“老公。”他神情慵懒,又莫名充满威胁,“射给我。”

“呃”

alpha浓腥的精液喷了出来,一股股地溅射在omega的脸颊上。

刚刚谢忱释放了压制的信息素,这让alpha分不清自己的战栗到底是因为高潮的快感,还是精神上被凌虐的爽感。

alpha眼瞳涣散,视野里方才猖狂的omega已经眯起眼睛,用手指勾下脸上的淫丝,送到嘴里吃了起来。

“宝贝……”秦褚安再也忍耐不住,将他抱进自己怀里,“饶了我吧。”

omega趴在他颈窝笑,有些得意。

又突然挺了一下胯,或者说用肚子蹭了一下alpha。

秦褚安难得在内心哀嚎,不会还要来吧?心底又是幸福,又是折磨。

“老公。”omega像说小秘密一样,“明天起来不吃避孕药了。”

秦褚安刚托住他的屁股,闻言愣了一瞬,马上反应过来:“你是说……但是工作上,这一年方便吗?”

“方便的。”谢忱懒洋洋地枕上他的肩膀,“给你的惊喜。我跟上级商量过了,今年备孕怀孕没有问题,暂时不会有紧急任务交给我了,特勤组今年刚进了几个新组员,刚好磨一磨他们。”

天呐,秦褚安在内心嚷着,天啊。

要说没有想过怀孕的事,那自然是谎话,但他总以为谢忱目前处在事业鼎盛时期,怎么也要等两年的,没想到这个说一不二的omega已经下了决定。

按照完全标记的概率,再加上他们的信息素等级,此时应该已经有一颗小芽在omega体内准备着床了。

这回换做秦褚安不太聪明地用手抚上谢忱的小腹,这个动作他做过太多次,却是头一次有些颤抖。

“我爱你。”他珍重地吻了一下omega的后颈,又补充道,“不是为了怀孕……我也不知道,但是宝贝,我爱你。”

谢忱微笑着,也吻了一下alpha的腺体。

那里已经有他的味道了。

第21章 结6

谢忱和秦褚安同居的小别墅随着omega确认怀孕的消息,迎来了第二次改造。

第一次是两人刚从秦雨楼和付域那里回来的时候,他们头一次用真实身份在这栋生活两年的别墅坦诚相见。推门时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看了眼彼此,无需多言,开始各自的整理。

秦褚安把用来掩藏身份的中校制服统统扔了,元帅的军装和勋章大大咧咧地挂进衣柜,偶尔线上的临时会议也不再避着谢忱。

而谢忱……则在alpha佯装镇定的注视下,把家里硕大的酒柜翻了个面,亮出一套相当完备的特勤组专用联络装置,更不用说藏在床底或壁橱的制服、光子枪、探测仪……里头甚至还有一套作战服。

他像只挖家当的仓鼠,哗啦啦的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东西在客厅堆出个小山丘,omega自己都有点吃惊地“唔”了一声:“好多呀。”

秦褚安是真惊着了,哭笑不得地搂过谢忱:“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住在战壕里,又指了指作战服,“难道要开作战机甲去上班?”

“那倒没有,”谢忱解释,“偶尔有很紧急的任务,换好作战服就能直接进机甲了。”

“这是什么?”秦褚安又拎起一套背带样子的衣装。

“……”谢忱撇撇嘴,算不上喜欢,“是我的制服,特勤组组长的服制,旁边的衬衫和皮带,一套的。”

身旁的alpha却是眼神一亮:“你们也有制服?”

指挥官大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元帅大人,特勤组又不是什么三无机构,当然有制服。”

秦褚安摸摸鼻子:“我只见过你上次出任务穿的衣服。平常都是怎么上班的?”

谢忱说起这个也有些闪躲:“就、等你出门了,换好衣服去二楼阳台,会有伪装成出租艇的小型机甲接我,从专门的通路去办公室。”

“喔”alpha点点头,没有在意谢忱从前为了隐瞒身份的煞费苦心,而是问,“那接下来的日子,你还要去特勤组办公吗?”

“当然。怎么了?你想去特勤组参观吗,你现在的权限应该能……”

事实证明元帅大人对神秘莫测的特勤组是什么样子并不关心,当天晚上就连哄带骗让指挥官大人换上制服……然后干了个爽。

omega身上挂着稀落落的衬衫,背带也散乱得不成样子,坏心眼的alpha甚至将一处牛皮带束在了谢忱嘴间。他的omega太凶了,将他的腺体咬了个小洞。

“老婆好委屈。”秦褚安将他按在怀里操,暗金的眼眸还要欣赏omega又爽又不服的样子,“明明舒服了,怎么还咬老公?”

“唔、呜”谢忱眼睛红红的,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操的,嘴巴卡着带子不能顺利合上,只能发出像呜咽一样的动静。

alpha难得这般欺负他,如今看到身着制服的omega被自己箍在怀里,刻在本能里的施虐欲还是冒了头,大掌抓住omega挺翘的臀部继续用力往胯间送,几乎要将生殖腔操开了。

腺液的水声甚至都闷钝起来,实在太深了。

谢忱有些害怕了,猛地挣扎起来,打起秦褚安硬邦邦的肌肉,发现没什么用,又说不出话,莫名觉得十分委屈。体内alpha的性器又大得吓人,越操越烫,像要将他从身体最深处点燃,濒临高潮的时候终于没忍住哭了起来。

生殖腔因高潮绞缩的力度几乎要爽死alpha,他低吼一声,将谢忱放倒在床上,还要就着对方喷涌而出的潮水继续顶!

“老婆……”秦褚安用力耸动下身,上身却能稳稳撑在omega上方,着实有些恐怖。谢忱觉得自己要被干死了,气愤又伤心地掐了一把秦褚安的上臂。

秦褚安闷笑一声,痴迷地望着身下泪水和涎水淌了满脸的omega:“高潮的样子好漂亮,眼泪好漂亮,连生气都漂亮……”

alpha越说声音越沙哑,低喘一声,发疯一样猛干着,还要继续说胡话:“好喜欢欺负你,骚老婆,夹得好紧,明明也喜欢,对不对?”

“呜”谢忱像被说破了心事,眼眶的红晕得更开了,又不想承认,呜呜咽咽的委屈劲更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