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 第13章

作者:晚风 标签: 玄幻灵异

“对了!”omega刚坐进帐篷就懊恼地蹦了起来,“哎,凌晨都过了,昨天是我和你的纪念日呀。”居然到现在说起启明仪式他才想起来。

“哈哈哈……”秦褚安大笑着,熄了灯,将谢忱搂进帐篷的软被里,“纪念日快乐,我觉得昨天即便没有好好庆祝,也同样意义非凡。”

谢忱闻言也笑了起来,又说:“你居然也忘了。”

“这不是太多……猝不及防的事了么。”

他们先比完了友谊赛,又在会面中一同目瞪口呆,接着回基地做爱到下午,晚上又赶来篝火晚会,实在是既独特又足够丰富的一天了。

“好了,休息一会儿,没几个小时了。”alpha催着omega闭眼睛,“晚安宝贝。”

omega原本睡意还不明显,随着alpha的安抚信息素环绕自己,又很容易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哝了句“晚安”便睡着了。

秦褚安轻轻吻了他一会儿,才拿出手环回复西蒙的信息。

「西蒙:刚刚视讯不方便问,你怎么还没提交新星的名字!联邦在催了」

是的,命名是需要提前审核的,虽然大概率不会有人拿这样庄重的事开玩笑,联邦也得走个流程、有个准备。

「秦褚安:一直没想好」

「西蒙:那你快点啊,审核人员在等着呢,实在没想法随便取取就得了」

秦褚安没回复了。

即便在篝火晚会上表现得很自如,alpha自己却很清楚,他一直在想傍晚时谢忱同自己说的话,按捺不住许多无用的担心:谢忱作为omega,朋友不多,那有没有被其他性别的人欺负呢?他那时候还那么小,远没有在军校时有强悍的能力保护自己,而在军校堪称“风云”的经历,又有多少来自天资,有多少是拼了命熬出来的?

“宝贝。”他在帐篷里低声唤着,像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帐篷不算宽敞,在广场间零星散落着,彼此隔得稍远,随着人们逐渐入眠周围也缓缓安静下来,天幕和草地的存在感便强了起来,让alpha有种自己在旷野守护自己omega的错觉。

他一直没有睡,只是坐在一旁默默看着自己熟睡过去的伴侣,偶尔亲一下他的脸,仿佛在徒劳地弥补某种遗憾。

不知哪里亮了盏灯,浅黄的光透过窗帘照在omega酣睡的脸庞上,alpha下意识伸出手想替他将光挡住。

触到谢忱安睡的脸庞时,秦褚安怔愣了一瞬,接着微笑起来,心中有了答案。

-

谢忱是被的说话声吵醒的,他眯着眼打量四周,天还未全亮,alpha已经先一步离开了,在手环上给他留了言,帐篷一角有替他准备的早餐。

简单洗漱后寓字证他吃完三明治,便和众人一样,走到帐篷外,望着渐渐亮起来的东方,等待启明仪式的最终环节。

随着熹微的光亮从地平线上升起,帐篷也依次在顶部变形出栏杆,载着观众们缓缓悬浮至高处。帐篷并不在同一水平面,高高低低的彼此隔着安全的距离,十分钟后场馆内便浮满了翘首以盼的观众,所有人都站立着。

主持人亮相时人群中传来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人们纷纷转身背对场馆开口,看向建筑内侧的主持人。

“大家久等了。”主持人微笑着,看上去也很期待仪式的最后阶段,“D220404星将在今天正式并入联邦,曾经这颗貌美的星球被星盗占据,囤积非法军械和药品……”

谢忱难得不嫌这些他早已熟悉的介绍冗长,耐心听主持人说完D220404星的曾经与未来,终于等来这颗星球的现在。

“让我们欢迎元帅大人在黎明、在此刻,为这颗将被和平与正义永远守卫的星球命名”

太阳在地平线上展露一角,谢忱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alpha穿着挺拔的军服,胸章闪烁着黎明的碎光,他踩上直径两米的金属磁板,面容沉静地等待悬浮台把他载上高处,晨光将他逐渐笼罩。

谢忱和他恰好处在同一水平面,不过在斜前方处,他觉得这个角度刚刚好,能目睹alpha的脸部骨骼随着日光渐移描摹出不同形状的阴影。

观众们都屏住了呼吸。

“很荣幸能为D220404星完成最后的启明。”元帅大人低沉的嗓音通过扩音器传至四周,“从征战到结束,一共耗时两个月,从现代战争的角度来看,这场战役并不短暂。

“首先要感谢为这次战役奉献自身力量的每一位士兵,感谢各领域的专家和提供协助的每一位工作人员,同样,也要感谢特勤组在关键时刻提供支援,加快了战役进程。”

人群传来心照不宣的笑声,都想到了特勤组和A区军部微妙的关系,谢忱听到这里也没忍住笑了一下。

秦褚安继续说着。

“我是一名军校出身的alpha,这是我从军的第十年,用任务和战役来计数的话,我自己也数不清这是第几场仗了。和大部分军人一样,这些年我和同僚们穿梭在各个星系间,拿下许多次胜利,也吃过败绩,我想我们选择这一职业,本身便是恋战的,也享受遨游在星际间的畅快感至少我是如此。

“眺望军舰外无垠的宇宙时,每个人都产生过对自身渺小的深切认知,随之而来的是难以抵御的无力感。对我而言,那种无力感只会让我燃起更加汹涌的斗志,想要去到更远,征服下一颗等待我的星球,拓展我所能抵达的宇宙的边界。

“我必须承认,那时的我是一个雄心勃勃、贪得无厌,目光只有远处的alpha。”

谢忱认真听着,他甚至能在脑海里描摹出秦褚安在军舰发号施令的模样,想起他们那段你追我赶、互不服气的日子,终究有些感慨。

悬浮台上的alpha顿了顿,目光逡巡在面前数百艘悬浮仪中间,omega如有所感,两秒后他们对上了视线。

“直到近年来我的同僚们常说我变了,我和所有上班族一样开始期待任务结束、期待返航,迫切地想要回家,见到自己的爱人。在面对舷窗外漫无边际的星云时,会感到遥遥无期的烦躁与孤独。”

人们露出善意的微笑,谢忱却十分紧张地等待着什么。

“说来惭愧,今天,是我头一次严肃地审视自己行军的意义,从前这一答案永远是宏大的:为了联邦与全人类。这当然是每一位军人的理想,然而就在三个小时前,看到我爱人熟睡的脸庞时,我对自己的军旅生涯和人生意义有了新的定义。”

秦褚安温柔地注视着此时同样沐浴阳光的谢忱,他的omega此时看上去有些傻,发梢被光揉得毛茸茸。

他说:“竭尽我全部的力量,希望他每晚都能安睡。”

“这同样是我对自己的提醒,作为元帅,带领军队赢得胜利是我天然的责任,却不是我们消耗能源、在外征战的最终目的,军校没有教我如何思考这一问题,我也无法给出各位一个普适的、具体的答案。

“借此次启明仪式的机会,我真诚建议各位同僚去找寻它,对我而言,他让我置身宇宙时产生了无法言尽的孤独,也给了我与之对抗的勇气。”

谢忱不知道秦褚安能不能看出自己红了眼眶,他更希望在注视间对方能看到他是微笑的。

“最后,请原谅我的私心,我将D220404星命名为‘安枕星’,祝在座的各位今夜有个好梦。”

alpha元帅关掉了扩音器,朝众人行了个军礼,太阳随着仪式落成已经完全显露,照亮秦褚安由战火和思乡之情共同淬炼的脸,金色的眸子在晨光中熠熠闪烁着。

掌声响彻广场,启明仪式就此结束。

秦褚安的手环震动两下,是特别提醒的消息,两分钟后他会看到omega给他的回应。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这不是来自一个只能仰颈等候的omega的情话,而是指挥官大人不可多得的承诺,秦褚安能去的地方,他一定也能赶到。

正文完

第16章 结1

启明仪式过后元帅大人的任务基本上就完成玉 严山了,新星的工作告一段落,他即将拥有一个不短的假期。

“不是说好要永远陪在我身边吗?”alpha半强硬半可怜地说着,“怎么又有任务?我想和你去旅行来着,咱们在一起两年多,还没一起出游过。”倒是在不知情间一起打了许多次仗。

谢忱已经收拾好大半行李了好吧,是alpha一边念叨着舍不得他,一边到了指挥官大人的单间宿舍,勤勤恳恳替omega把必需品一件件装了箱。被伺候的那个倒是被架起来了一样,又不干活,又要出远门,谢忱难得有点心虚和内疚,软着调子说:“对不起,通知得突然,我不能不去。你在家等我,我尽快回来,好不好?”

秦褚安不动声色地说:“光等也太没意思了,我决定自己先执行一下旅游计划,你有空了就和我打视讯。”

“……”谢忱一口闷气不由分说就上来了,“你自己去?”

“对啊。”秦褚安理直气壮,颇有几分没心没肺的样子,“紧急任务没办法推迟,但我都定好行程了,下次放假不知道什么时候正好我问问西蒙有没有空,大家难得有假。”

谢忱瘪瘪嘴,没接腔,有点难以说清的不情愿。他想,自己和纪兰是不可能一起出门远游的,而除了纪兰自己也没有其他人能算得上朋友了,秦褚安倒是一看就很受欢迎,也确实不能因为自己要执行任务就让alpha一个人干呆着,又不是没有别的选。

他们刚开始用真实身份相处,也初步了解了彼此真正的社交圈子,谢忱觉得这当然是好的,又在当下突然意识到这也意味着完全属于自己的“楚安”消失了,而“秦褚安”又是他不得不让渡一部分的。

指挥官大人知道自己这么想太霸道,于是也克制着没闹脾气。

“好吧。”omega干巴巴地应着,“那你和朋友玩得开心。”

alpha笑了起来,谢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整个抱上单人床,嘴巴被一下下啄吻着,是轻佻又怜爱的吻法,让omega有点生气,搞不懂这个alpha在发什么神经。

“唔要亲了。”他瞪着身上的alpha。

“怎么这么可爱?”秦褚安觉得omega因委屈和微怒皱起来的眉头都可爱,又亲了几下他的脸颊,才说,“怎么不发脾气了,明明看上去不想让我去。”

谢忱故作大度地说:“为什么发脾气?我以后要出紧急任务的情况估计还有很多,总不能每次都让你等我,难得休假,还是去吧。”

秦褚安说:“好吧,但是去之前我有一件事需要确认。”

“什么?”

“看看你的手指。”

omega狐疑地看了眼自己的手指,秦褚安眼见他陨黑的眼睛马上瞪得圆圆的,里头的惊讶马上变成数不尽的欢喜:“戒指!是戒指!”

戒指上镶着一颗透亮的钻石,随着角度变换会闪过暗金的光面。

“是的,这位先生,”秦褚安垂眸望着他,“你愿意和我结成伴侣、永不分离吗?”

谢忱被秦褚安一下要和朋友出行、一下求婚的节奏搞得头晕,迷迷瞪瞪地回应:“我愿意……那你还和西蒙旅游吗?等我任务完、我们度蜜月。”

秦褚安闷笑两声,他总容易被谢忱在某些时刻的笨拙惹笑,又发自内心喜欢自己笨笨的omega,语调也随之温柔下来,耐心解释道:“逗你的,根本没想过和他旅游,俩三十多岁的alpha凑一起有什么意思。还有,蜜月是结婚之后的事,宝贝好着急。”

“我没有……”omega的脸泛上红色,他也知道自己确实太不矜持了一点,又道,“怎么突然求婚,我还以为要回去之后,还想着你要是这个月还不行动,我就自己来。”

“本来也是想着回去之后和你求婚。”秦褚安牵起谢忱戴上戒指的左手,“这是D220404星安枕星的特殊矿产,我托实验室的人拿到材料,参与了一点打磨,原本想……嗯,你要理解alpha的虚荣心,原本想着靠这颗小石头让你知道,你老公还算有能力,就算讨厌身居高位的alpha,看到戒指也会原谅我一点吧?”

谢忱抿着嘴笑:“心思好多。”

“这不是怕你跑了么。”秦褚安轻轻拨弄omega的黑发,“结果状况一出再出,其实我都定好首都星的一家悬空餐厅的座位了,打算那个时候求婚……今天是不是太匆忙了?”

谢忱摇摇头,笑意就没从脸上下来过:“是我突然要走嘛……那旅行的计划?”

秦褚安想了想,道:“再说吧,等你回来我们再一起出游。”

“好。”omega的嗓子黏黏的,“亲亲我,还有五分钟就要走了。”

alpha缠着他的舌头把五分钟亲了个完整。

“最后一件事。”秦褚安其实很舍不得他,此刻唇与唇分开,两个人的眼神都蒙蒙的,情动与预支的思念交织在一起,想要更为亲密的欲望几乎怂恿着alpha,“宝贝……以后可不可以换个称呼叫你?”

omega懵懂地“嗯?”了一声。

“老婆。”

低哑的音色传至耳蜗,omega像是愣住了。

alpha也因窘涩顿了一秒,又马上发疯一样不断唤着:“老婆,老婆……和我结婚,任务结束我们就提交申请,我等不及了。”

“嗯……”omega被他拱着脖子,一时间全身都热了起来,真是没救了,他捡起两个人加起来都没剩多少的理智,嗓子也半干了,“好了,我得走了。”

心底关于秦褚安之前一直不这么叫自己的原因也有了猜测不过又是大alpha主义,没求婚不能叫老婆的,还很双重标准,要求自己叫老公。

他又觉得这样在意这些小细节的alpha很值得去爱。

“要想我。”秦褚安依然掐着他的腰,紧紧盯着omega,似乎喊出那个称呼后他能行使的权力也多了起来,“每天都要打视讯。”

“我会的。”

“回来就提交申请。”

“好”

“要永远爱我。”